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我和佛教的因缘
前往页面 1, 2, 3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老黄讲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0-12-05 星期二 6:56 pm    发表主题: 我和佛教的因缘 引用并回复

一切是从这里拉开序幕的——
Picture:Click to zoom

最早顶礼的佛像——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13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1-12-05 星期三 12:46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先发一篇旧作,1982年写的,虽然不忍目睹,但贵在真实。

《我学佛的经过》

前言
我来佛教会已四年了,但不意味我学佛已有四年。甚至到了今日,我还是少用学佛这两个字。每次提起这两字时,内心就会嘲笑自己——我是在学佛吗?人都做不好,倒不如说学人。但是,这些日子里,毕竟学到了一些好处,因此才决定提起笔来述说来佛教会的历史。

从前,我和儿时的玩伴都是虔诚的神教徒。或许因为我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也许是因这是华人传统的宗教信仰。我们相信老人家所传说的种种神话,相信归投神能得到平安,相信祂能主宰一切,只要诚心就能得到祂的庇护。

然而,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的信心动摇了,一则是我们喜欢有规律的青年团体活动及好探求知识,二则因为不满隔壁神庙的理事员,所过着每日花天酒地的荒唐生活。

在两种不同的遭遇后,我们分别加入两个不同宗教的团体。初时,我们还互相企图感化对方,但因所受教育不同及已存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我们都失败了。

当时,我是华教狂热分子,极排斥其他语文。因此,一个华教团体是最适合的了。我就是凭着学好中文的念头到佛教会的,继程法师的书法和荣兴同学的墨竹,也是使我加入佛学班的助缘之一。

第一课:
1978年9月,趁着学校红新月队停止了集会,我和同学尝试到佛学班上课。第一次是由黄增金居士所讲的“浅说信、愿、行”。当时,我所了解的只是很简单,来佛教会自然是“信”了,那么我们就得发个“愿”,希望时常能有机会来佛教会,发了愿就得实“行”。因此,不认输的心理,逼着我与自己战斗,每周到佛学班上课。

常到的原因:
我家环境复杂,住着好多户口,所以同年纪的小伙子不少。闲聊、赌博、看戏、运动等娱乐,或好或坏,我们都喜欢。但是我母亲却不喜欢我跟他们胡闹。因此,礼拜天早上我和同学出门,她自然不会反对。
我的自尊心强,讨厌被人轻视,所以自小就养成了好胜的心理,尤其是跟自己战斗。每当我们一班死党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时,总喜欢争辩,尤其最近我们已有人加入宗教学说行列。因此,我们四派(释迦、耶稣、神教、科学)时时都争得面红耳赤。为了成就辩才,说服他们,我就时常到佛教会找资料。

魔障:
自从听过学佛者会碰到魔障后,心理就做好准备。无论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都当成是一个考验,又是好胜的心性使我克服了它。其实,在学佛的过程中,我并没有遇到多大的障碍,只是碰钉子多和常被朋友讥笑而已。碰钉子是当我对人说法时,他们总不接受。当然一个没有真材实料,只会套人口气的人是很难叫人信服的。更何况我没有好好检讨自己的行为。
家庭方面则没有多大的障碍,因我一向功课好,十多年的学校生涯,只有一次考试不及格的纪录。加上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因此是家里的宠儿。虽然父亲曾叫我不要到佛教会去,要我先搞好学业;母亲也叫我不要“沉迷”在那儿,但是最终的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这是我的第一次叛逆。

学佛前后的比较:
最大的改变是由一个不太敢说话的人成为一个敢说敢做的人。新到佛教会时,只要讲多两句话就会脸红,尤其是对女生说话。致使我改变的是“入阁”学生理事会。
1980年4月,我接下了学生理事会总务的职位,我就开始和自己做一次最大的战斗。其实在这方面我是一窍不通的,但为了学习,为了要负责任,我企图改变自己,时常提醒自己要大胆,没有什么好怕的。“不耻下问”这句话成了我的座右铭。在学习的过程中,获得旧生及佛学班主任的许多指示。
“自卑的后面就是骄傲”,我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人为何会自卑呢?因为他很会幻想,他以为每件事情他都会做得很好,但是事与愿违,想象和动手是两回事。就因为成绩不如想象中那样好,因此他就不敢献丑了。但是始终还是执著他是会做的。这是自卑还是骄傲?以前我何尝不是一个自卑的人,但经过学佛后,懂了这个道理,因此我不怕做错事,只要能把我那笨拙的技能都搬出来,结果还是会收到较好的效果。只有自己亲自动手做才可以学到所要学的。如今我不再存有自卑或自尊的心理,有的只是自信。我相信一切我都可以做到,只要我肯动手。
以前,我的人缘很不好,因为我不敢说话,也不会跟人笑。现在,在任何一个角落里,我都采取主动和人交谈。在佛法中,我学习到基本的心理学。我知道人都是爱说话的,只是他找不到对象。最好的对象,就是他的听众,一个肯细听他说话的人;有些正好相反,他不喜欢对着听众说话,他要的是有反应的对象。所以我把握着这点,来搞好人际关系。我深信佛教徒,一个正信的佛教徒,是能和别人融合在一起的,因他们明白无我的道理。我没有最要好的朋友,也没有知己;因为每个人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却不是知己。我要学习自立,同时却仍要有很好的人际关系,这对于今日的佛教发展极有帮助。
有许多恶习都已改了,譬如喝酒、赌博,我已断了根;脾气也改了不少,对五欲的贪求也在减少中。我相信神奇古怪的事,但却不执著它。佛教会成为我选择的宗教,并非它有神化的一面,而是它完美的法门,讲究真正的平等,万物唯心造。所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没有人能够改变我们,没有人能够主宰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正信的开始:
虽然1981年是我面临政府考试的一年,但也是我真正发心学佛的开始。事因我两年来荒废了功课,直到面临考试前几个月,才感到压力重了,唯一的办法是加倍努力,希望能及时赶上。就因为时常要读书,所以很少和人闲谈,减少了不少口业,心也比较平静了。因此,晚上能好好地自我反省。加上今年上了有系统的佛学课程——《成佛之道》及静坐班,使我发现了以往的缺点,这使我为自己的愚痴无明懊恼,不断的寻求忏悔。

我的慢心:
学佛者最难克服的是逆缘,我慢心的生起,不知毁了多少精进的学佛者。有一点的成就,误使我觉得佛法很简单,佛法离不开世间法,每一方面都可以去推广。在一次谈话中,我发现到自己的慢心,也使我想到继程法师的话,他曾说过佛法如果只需十年八年就算精进了,那佛陀还需花四十五年的时间说法吗?我也明白佛法在日常生活所拥有的密切关系。我开始发觉佛法的博大,愈觉得自己的渺小。

重新做人:
老师走了,我才发觉我们都太依赖他了,大家都想从他那儿学习,要现成的佛法,而不肯自己钻研。同时也发觉到佛教界的空洞和严重缺乏人才,佛教渐渐地走向腐朽的道路。这些以前都没有想过,只知道向导师学习;老师讲,学生听,就此而已。毕竟这是有限的,唯有亲自去研究,抱着极客观的态度,才可得到所要找的。否则一味只会听,而不起疑问,是很难激起正信的。但是,种种的借口,阻止了我的精进。
学佛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能把握好这短暂的一生,建立一个健全的人格,就已不错了。经过不少的磨练,对佛教已有较深的认识,这主要是有了正见。因此,无论在任何场所,任何情况下,我还是认定自己是佛教徒,一个学佛者。
1982年6月完稿

此文收录在太平佛教会青年团周日佛学班年刊《慧旭》第五集,这本刊物正好是我自任主编。图中黄色封面那本就是。第三集的主编是潘医生。
Picture:Click to zoom

呵呵,当年出版刊物,我们可是用传统的铅字排版打字机打字的,像这样: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16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1-12-05 星期三 3:0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1978年9月,我初中二。
有一天,和强华一同到太平佛教会去“开会”。
是陈慧玉同学召集的。
那是因为班上的“功课讨论小组”华文组(慧玉是组长)要策划活动。
在那边,认识了佛教会座办蔡天保老师。他盛意拳拳地邀请我与强华帮忙教周末补习班。
我们答应了,第二周“故事”便在这间课室开始。
(这是我上周回乡时拍的,太平佛教会在1984年开始启用新楼,这栋旧楼却保留了下来,景色依旧。)
Picture:Click to zoom

我还记得,第一次教的是三年级班的数学,有两名学生至今我仍记得的——萧月英和蔡美枝(佛教会后来的长住众阿姨的长女)。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
给小学生上完课,轮到我们自己上课。上一位法师的华文课。听他讲中国文学,真叫我们大开眼界。渊博的学识、生动的讲解,与学校课堂上所学简直是天渊之别。于是,心里头便生起这里将是我常来的地方的打算。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位年轻的法师是谁。回家后,还和朋友辩论邱宝光老师已经出家。呵呵,其实这是刚刚出家的周明添,法号继程法师。我们就只上他一堂课,因为第二周他便飞去台湾受大戒与参学了。

先是补习班,后是华文班,然后便是周日佛学班,我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踏前,与太平佛教会,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22 p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1-12-05 星期三 6:2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在上面那篇文章提到我当时常到佛教会去的一个原因是“好胜的心理”。其实那段文字有点语焉不详。

犹记得,我在中学时是不敢发言说话的,所以不会是“焦点人物”。到佛教会去时,是和强华一起去,他是个很会说话的人物,所以很容易成为聚焦点。1979年,我们中三了,在一次国文考试中,全班同学大多都不及格,我和强华也是。据说那一次强华被父亲狠狠地批评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没有每周到佛学班。我的“好胜心”促使我“独立”行动,自个儿风雨不改的前往。为的是证明自己是比他“好学”的。

得补充说明:太平佛教会的周日佛学班是每个周日上课,学校放长假时也不例外的。从79年开始,周六补习班取消了,与周日佛学班合并。因此,星期天我们是早上九点钟便开始上课,两堂学校的课业,另外两堂佛学课(佛史、佛理)。我在那边就只是教学校的课业,当然是教小学生。通常午饭就在那边吃,然后下午上精进班(给中学生的)。由于super star继程法师离开了,他的一班宝贝学生也都相继离去。本来他是教精进班和智慧班(成人班)的,他这一走,便留下了个后继无人的场面。结果,给我们上课的是陈金兰老师。她是没有信心的,所以上得很吃力,加上旧生的“不来”,更加叫她感到压力的沉重。当时,她有个好朋友甄慧妮(后来到高雄佛光山出家,依华法师是也),给予她很大的鼓励与帮助。黄增金居士是佛教会的总务,偶尔会“客串”给我们上课。陈老师教我们用的课本是《佛学入门手册》。我的佛学基础是从这个时候打下的。

周日佛学班除了有老师带,也训练着中学生。有个“学生理事会”的组织,是教职务理事会的羽翼。学生理事会的成员多是智慧班和精进班的学生。由于旧生随继程法师“入灭”了,因此我们这些“新人”顺理成章便被赋予重任。我是在那边学习到搞组织的,佛学班主任蔡天保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一开始就担任了“总务”的职务,多了不起。感恩!!

就这样,我在佛学班一边教学,一边学习搞组织,直到1980年底继程法师回来,才再掀开另一段的学佛生涯。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26-10-07 星期五 9:11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2-12-05 星期四 7:0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1980年底,继程法师参学回来。
他宣布将给大家开课——每个周日2-4pm上《成佛之道》,4-6pm上静坐班。从第二年开始。天!1981年正是我要应付SPM考试的一年啊!早上给佛学班学生上课(这时候我已经可以给中学生上数学课了,我在“我的求学生涯”说过,我们的数学是一级棒的,莫说教初中,同年龄的我们也是胜任的),下午又上课到6点,星期天岂不是要整天留在佛教会?

几经挣扎,最终我还是决定把握这个学习的机会。幸好我珍惜这个学习的机会,因为继程法师“留学”回来的那段时间,真的是“士别三日”,《成佛之道》让我们更有系统地认识佛法(印顺法师与《妙云集》自此开始在我国宣扬),静坐班则让我们体会到修行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的他,严格得很,静坐班是不可以缺课的,虽然每周只是两小时,香板还是满堂飞。这一年,我们倒是精进不少。我也先后在1981年3月1日和1982年1月3日皈依三宝和受持五戒。可惜,好景不长,师父向学之心太重,第二年,他便宣布“闭关修行”,而且计划是三年。

“闭关”是什么?其实我们当时也不太知道的。只知道他将到槟城三慧讲堂去,找个房间把自己关起来,在里面打坐、阅读经藏。那一年年底,我们组织到新加坡旅游参学,曾经去听过演培法师弘法,他要我们转达继程法师,叫他别那么年轻闭关,先做好分内的工作。不过,师父还是闭关去了。我们又失去了导师。不过,师父闭关两年后,有和我们通信,还特别叫我们到槟城去给我们讲课呢!
Picture:Click to zoom

图中最左下角穿红色裙子的是后来出家的继尊法师。后面的不是照片,是在关房里头的继程法师真身 Very Happy。老黄不在照片中,因为抓相机也!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23 p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12-05 星期五 12:5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1982年的周日佛学班,与我初到佛教会时的佛学班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必须接受“没有继程法师”的事实。
1979-80年,我是初哥,一切都才开始,连最简单的会议记录也是从那时候学来的。1982-84年,情况却略有不同。经过多年的“磨练”,我对搞活动已经有更清楚的概念。这期间,我都担任学生理事会主席的职位,去带动佛学班。虽然只是“学生”理事会,但是我们承担的任务较“学生”为重,已完全取代了“教职务委员会”。这两三年的时间,周日佛学班没有像过去般走向低潮,反而是欣欣向荣的。不但人数多了,活动也增多,量多、样式也多。代替继程法师给大家上课的是蔡天保老师。看看当时智慧班的阵容——
Picture:Click to zoom

我在“求学生涯”中说,我上了中六后转入文科班,其中一个原因便是我在佛教会里“太”活跃,无法再应付繁重的理科。的确,中五过后,太平佛教会成了我的第二个家。我大多数时间都在那边度过的。平时在那边的图书馆看看书(继程法师为太平佛教会买了不少好书),搞搞活动,吃饭往往也在那边,和蔡老师一起用餐。除了蔡老师对我的支持与提携外,我还要感激的一个人是年龄较我还小一岁的女生——心冰(“无尽灯”的作曲人,照片中坐在我左边的即是)。她在佛教会的时间比我要久,思想与视野都要比我宽。记得有一次,和她在图书馆聊了一个下午,真有胜读十年书的感觉。若非她,我搞活动可能也不会有那么宽广的视野,不会那么“高瞻远瞩”。以下这张照片是1983年的学生理事会。中间坐着的三人是当时教师委员会的主席、秘书、财政。
Picture:Click to zoom

后记:没有心冰的消息,听说嫁到吉兰丹去了。谁有他的消息的请转达一二,茶酬致谢 Laughing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26 p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12-05 星期五 12:3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其实,继程法师闭关后,我们在佛学班的学习也有了很大的转变。
蔡天保老师的讲课方式是较灵活的,笑话很多,听众嘻哈绝倒,充满喜乐。但是若要更深一层探讨佛法,则恐力有不逮。因此,我们一批仍坚持留在佛学班的老生便另觅他径。在心冰的倡议下,我们利用星期五晚上进行“佛法研修班”。人数不多,但是却是挺用功看书的。我们重看《成佛之道》,搬出图书馆所有的佛教词典翻查,然后在每晚集会结束前作简略的阅读报告。研修班维持多久,我倒忘了,只记得当时因为不再是“听”,而是自己动手看、找,所以对佛法(《成佛之道》)是有较深的认识的。

古人是“学而优则仕”,我们没有“官”做,但对于为佛教的贡献,却一直寻求更上一层楼。除了周日佛学班,我们也涉身太平佛教会青年团了。以下图片是当年青年团新任理事宣誓的一刻,监誓的是佛教会财政黄和德居士。
Picture:Click to zoom

不过,平心而论,太平佛教会青年团的操作与运行,是比不上周日佛学班的。周日佛学班每个星期都上课,人气十足,所以活动时间也可以伸延到其他时间去。青年团则不然,没有定时的聚会,成员也多是佛学班的人,所以没有多大作为。唯一的就是“对外”,参与马佛青总会的事务。我虽担任过青年团秘书,但是自觉成长不若担任佛学班学生理事会主席。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27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4-12-05 星期六 6:5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感恩太平佛教会,它孕育了我的菩提种子,让我成长。
我在那边前后待了六年。1984年,我接到马来亚大学的录取信,便到吉隆坡升学去了。这一走,淡化了我和家乡的因缘。可是,没有料到的是后来却和太平佛教会开展另外一段因缘。

先说在马大的学佛情况。
进入马大后,最初是想参加其他团体,丰富自己的生活经验的。但是辗转之下,我却回到佛学会来。
最初参与马大佛学会的活动,应该便是周五佛学讲座。
由于黄莉明学姐比我早进入马大,所以她向佛学会理事们“通报”我的过去,因此,很快的,有理事怂恿我帮他们带一个宿舍的佛学班。那时的佛学会理事早发现进入大学的学生渐有英语不灵光的现象(我是第二届开始考SPM的,之前是用英语考MCE的),佛学会传统是以英语为媒介。这批理事极有远见,知道大势所趋,大学生必须要以华语学佛,才可以带动学佛风气。但是,他们却面对人手问题。第一宿舍(那时候马大共有七个宿舍)有位师兄带着佛学班。我去过,不过那时他请了依修法师进去。他很谦虚,自己不谈佛法,就只是传达法师的话。但是,法师毕竟是披着袈裟的,要进出校园是不太容易。所以这里的聚会是时有时无。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却圈定了第三宿舍为佛学会以华语讲佛学的地方。我更荣幸的被委为“带头大哥”。在那边有我太平的学兄颜文忠,有我中文系的同学毓梅、玉珍、惠贞,有理学院的慧萍、春兰。他们都很好,支持我每周五晚上到宿舍去“弘法”。我也因为这段因缘,自己加以进修,以便可以有效地向朋友介绍佛法。这是我第一次的“弘法”。

因为这样的因缘,我和马大佛学会的理事们混熟了。也较多的参与他们的活动。例如当年12月底所办的佛学营,我便参与了。这是第一次参加用英语为媒介的佛学课程。主持的是当时大专佛学会的主要弘法人员比亚西罗法师Piyasilo(今已还俗),从那边学到佛学与荣克(Carl Jung)的关系。地点好像是在Ulu Gombak的一个森林保护区。课程是挺轻松的,还可以郊游探险,以下是其中一张照片——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30 p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5-12-05 星期日 2:3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周日佛学班除了有老师带,也训练着中学生。有个“学生理事会”的组织,是教职务理事会的羽翼。学生理事会的成员多是智慧班和精进班的学生。由于旧生随继程法师“入灭”了,因此我们这些“新人”顺理成章便被赋予重任。我是在那边学习到搞组织的,佛学班主任蔡天保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感恩!!


这里得补充这么一段——

在承担起佛学班学生理事会的任务后,我不断激励自己要更勇敢些,要努力自我提升。因此,我敢于尝试新事物。中四那年,我报名参加了马佛青霹雳州联委会主办的“霹雳州佛学演讲比赛”。我的讲题是“为什么要学佛”,引用的材料主要是丰子恺的“人生三个境界”论。稿是自己写的,演讲的时候,虽然双腿抖得很厉害,但还是鼓着勇气讲完。比赛结果,我得了第二名,比提携我到佛教会的同学的排名还要好,就只输给来自Pantai Remis的演讲高手——黄清岚(现在的传闻法师)。对我来说是一项激励,让我更敢于突破自己。
现在回想这么一段事迹,觉得像佛学班这样的场合,是应该多办类似的比赛的。这的确是可以鼓励那些在学校没有机会上台演说的中小学生,让他们可以自我锻炼的。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5-12-05 星期日 3:0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说ULU GOMBAK的课程很轻松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就是在那个课程中把“第一届全国大专佛青生活营”的计划书写好。一出营我就把他寄给继程法师,不久便收到回复。就靠这一份手写的简章和报名表格,我展开了生活营的筹备工作。
Picture:Click to zoom

其实,我那时候与继程法师并非那么熟络。之前,我只上过他一年的课——《成佛之道》和静坐班,没有正式交谈过。就像大多数学生对待老师一样,我对他也是既敬又畏的,所以只有远远看他,像欣赏山水画,不敢走近他的。对于那些旧生,和他说笑、打球,我只有羡慕的份儿。
参加ULU GOMBAK的生活营,正是马大的假期。我先回太平老家一趟。因为太平佛教会正举行着一项大活动——万缘法会(星云大师是其中的主持人之一),以筹募新会所基金。在那边,我碰上了甫闭关回来的继程法师。我们展开了这么一段对话——
“师父,我在马大了。”
“很好,那边的佛学会怎样?”
“现在大专生的英语程度不好,学佛较难投入。我们要不要来办一个以华语为媒介的大专生活营?”
“好啊!”
“要办多少天?三天?五天?”
“要办就办七天。你先策划一下。”
“哦!”

就这一声“哦”,掀开了我与佛教的另一段因缘,让我走向更广泛的群众中去,也学习承担更大的任务。其实先前我根本没有参加过生活营,只是旁听过在太平举行的一些佛学课程。对于生活营的筹备工作,我是一窍不通的。我就凭着一股热忱,去承担一个那么重大的任务!
有了简章和报名表格,我便展开宣传工作。骑着摩托,去过工艺大学(当时在吉隆坡),去过BANGI的国民大学,SERDANG的农科大学,SETAPAK的拉曼学院……令人振奋的是,一共有65人报名。
值得一提的是,大专佛青生活营的筹备工作,是在没有成立筹委会的情况下进行的。全部工作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当然有时遇上麻烦时,总有菩萨出现帮忙,我说的是承担工作)。就连讲义,也是我亲自操作铅字打字机排版打字的。这是当时的一份旧讲义,看看打字效果——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9-17 星期四 6:30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5-12-05 星期日 3:2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第一届大专佛青生活营是在1985年6月18日至24日,在太平佛教会举行。
报到的人数共有53人。呵呵,没想到男生占36人,女生才17人(可见老黄当年还是比较能电到男的)。其中马大21人、理大2人、国大10人、工大2人、农大2人、新加坡国大3人、拉曼学院9人、般若佛法研修班3人,另有一名会计师。当年黄学海(现在的白屋书坊老板)、戴碧发(现在的菩提书局老板)都在拉曼学院念书,所以他们也是学员之一。
呵呵,不是我的记忆力好,是那天回家,妈妈搬出一大堆文件给我,说是我的东西,结果看到这三份重要文件——红的是参加者的通信录,蓝的是讲义(课程主题:佛法与人生),白的是生活营筹备过程和进行过程的报告复印本(正本交太平佛教会)。
Picture:Click to zoom

课程内容主要是上继程法师的课,每天5个小时,晚上静坐2小时。此外,穿插的是佛曲和分组讨论。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5-12-05 星期日 3:4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第一届全营(这是现在大专生办此活动时对它的简称),我原本计划每天进行一些康乐活动的,不过这都被继程法师否决。他的意见是难得为大专生办佛学营,便要有自身的特色,这些活动在其他地方可以学习,我们只专注于传达佛法。结果,从凌晨的课诵、早操到晚上的静坐、回向,都是由继程法师亲力亲为带领指导,我只是“全陪”。 Laughing

因为大专生活营,我和继程法师建立了合作的因缘。我对于这段因缘,也是充满感恩的。由于法师的信任,所以从课程的策划到进行,一切的幕后工作都是我独立承担,没有筹委会,没有助手。就这样,我和继程法师便推动了一项影响马来西亚佛教发展的重要活动——大专佛青生活营。因为亲身经历一切的细节,所以我对生活营的操作非常熟悉,这对我日后的佛教工作大有帮助。

由于这段办营的经验,我算是“露了锋芒”,不但马大的学生认识了我,其他参加过营的大专生也认识了我。我猜想,马大佛学会84/85的执委后来会找上我接棒,与这段办营的经验是有关系的。

领导马大佛学会是另一个挑战。但是,我一向就是敢于向抵抗力最大的途径走,所以还是勇敢地去执行自己的任务。当时除了语言上的障碍外,我的交际手腕也是一大问题。印象最深的是与一位来自马六甲的文科生——罗尼的接触。他是受英文教育的,据说在马六甲释迦院非常活跃,会弹会唱,甚至马六甲州的卫塞节游行他也承担过任务。所以这样的人才我们是得去三顾茅庐的。可惜,俺毕竟不是刘备,又没有关羽、张飞的陪同,结果三顾茅庐失败,而且还给他留下不太好的印象——这个主席cemerlang(这么烂)。

在担任佛学会主席这段时间,学习到的是非常的多。许多东西都在执行任务之中转化为自己的经验与能力了,现在要具体说明还真不容易。那时候既要搞好理事之间的关系,又得不断吸引新会员来参与我们的活动,忙得不亦乐乎的。当然,期间许多理事的配合与帮助,给予我极大的力量。我是非常感激他们的。我们理事的交情是非常好的,好到卸任后出了两对半情侣(另一位是和当时活跃于学会的会员谈恋爱)。呵呵,学生会的人揶揄我们是“婚姻介绍所”,我们却不以为然,因为能够因此而成立佛化家庭,不也是一桩美事么?
Picture:Click to zoom
图中最左边蹲着的是副主席安德鲁医生,后面的是福利组主任欧阳碧合,安德鲁的太太。左边第二位是汤茂强医生,副秘书,后面的是秘书彩珍,现在是汤夫人。

在我们的努力下,佛学会成了马大的最活跃团体。当然,我们扮演的仅是接引的角色,接引不同的大学生来学佛。至于方法,则由他们自己选择和决定。因此,我们尽量让我们的活动多样化,南传、北传我们都接受。我们一直努力到学期末,眼看就要卸任了,我却还是不“识趣”地搬出25周年纪念的系列庆祝仪式。虽然大家不太愿意,但最终还是接受了(庆典请看我的求学经验——大学本科篇)。这是1986年8月22日,马大佛学会银禧庆典文娱晚会后,全体理事与继程法师的合影——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30-12-05 星期五 4:10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12-05 星期五 3:4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第一届生活营期间,继程法师还拨出时间给一位居士讲演。营后,我检讨课程,觉得不足的地方有两处:一是分组讨论很散乱,二是客串讲演者的水平不够。于是,我提出了建议:请郑良树博士来讲课,每天给予一小时,讲足七天。继程法师同意后,我便去邀请郑老师。很意外的,郑老师答应了。

于是第二年,我们课程除了把主题定为“佛教心理观”之外,还有副题讲座——“中国通史”。我为了加强宣传效果,闯到南洋商报去见总编辑张木钦先生。我的意思是请报馆协办,张先生认为没有此必要,报馆协助我们作宣传就好。更意外的是,张先生本身在营期间也到太平去听课。也许是郑良树老师的魅力,加上南洋商报的极力宣传,这个营的人数飙升到近二百人,让我们慌了手脚。结果淘汰了不少人,特别是那些参加过第一届的都被我们割爱(后来这些被割爱者和我们“吵架”,继程法师遂决定以后多办一个给毕业生参加的“大专佛学研修班”),最后只收120人参加。

第二届营基本上进行是顺利的。郑老师每个晚上讲课,但时间实在太短了,所以他并没有很好的发挥。郑师母也来了,她早晚负责教导学员瑜伽运动。分组讨论方面,我也临时招来几位“辅导员”,让他们在听课的当儿设置题目,于讨论前把题目交给学员讨论,辅导员并负责在讨论时作引导的工作。

第二届营,还是没有筹委会,仍是我一人包办全部工作。因为有了第一届营以及协办静七的经验,我是较从容了。

以上文字转自:http://www.mba.net.my/Discuss/bbsxp/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12-05 星期五 4:3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因为大专生活营,我和继程法师建立了合作的因缘。我对于这段因缘,也是充满感恩的。由于法师的信任,所以从课程的策划到进行,一切的幕后工作都是我独立承担,没有筹委会,没有助手。就这样,我和继程法师便推动了一项影响马来西亚佛教发展的重要活动——大专佛青生活营。因为亲身经历一切的细节,所以我对生活营的操作非常熟悉,这对我日后的佛教工作大有帮助。


1985年,我协助催生了“大专佛青生活营”,其后又接任马大佛学会主席一职,可见是超忙的。事实上,还不止于此。因为和继程法师合作推动了全营后,他马上又告诉我他的另外一个计划——主持静(坐)七,要我帮他。我对这活动是完全不懂的,但还是协助师父把这个活动给落实了。1985年12月22日至28日,第一届静(坐)七在太平佛教会举行。黄学海、丘富坤、宗玉媺担任护七,我当“总干事”,处理一切的行政琐碎工作。嘿嘿,静七开始时,我还临时奉命,担当了一个大任务——指导没有学过静坐的三名拉曼生静坐方法。本来静七是只给学过静坐方法的人参加的,但据说这三人态度恳切,加上当时报名参加的人也不多,所以师父破格录取他们,而我则被点中当“助教”的任务(从此开展我指导静坐的一页)。
继程法师在课程结束后说“这是一个圆满的静七,学员们皆能得欢喜,并分享他人的禅悦。有鉴于此一静七的圆满完成及纪念性,故决定将心得报告结集成书。”呵呵,我的报告也被选中了(不忍一睹),就是这本小书——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39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12-05 星期五 5:4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在马大,扮演的是接引大专生入佛门;在太平,则协助继程法师指导有心人学习佛法。就这样开展我和佛教的不解之缘。
我是个不易满足的人,所以和继程法师建立起这样的一种合作因缘后,我又不断地提出合作的计划。我们联合办了第1-4届大专生活营(第五届开始交给在学大专生轮流承办),第1-3届大专佛学研修班(给参加过全营的同学参加的),第1-?届静坐七,第1-?届精进静坐七,第一届加行静坐七,般若佛法研修组……
1985-1990年这段时间,我和继程法师的关系非常密切,也是众多人眼中的最佳拍档。我几次“请”他到吉隆坡来,他都答应。他来后,我带他见过马大中文系所有的老师,也一起去拜访过不少名人,印象中有柯嘉逊(当时华研主席)、张木钦(南洋商报总编辑)、刘鉴铨(星洲日报总编辑)、陈友信(INTI创办人)……其中,从刘长发那边“骗”到一副牛角型的茶具,其后开展了继程法师喝茶的因缘。其实,我俩的个性并不同。继程法师很好动、活泼;我却严肃得僵化的。他和我在一起时,也得正经八百地讨论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的课题。1988年我上金马仑教学后,极力向陈耀德“介绍”法师(当时他不敢亲近善士),他后来也加多和继程法师相处的时间。这两人性格非常相似,在一起可乐呢!因此,我离开继程法师后,耀德便自然成为法师的助手,协办一切的活动。
我的严肃可以从创办“般若佛法研修组”看出。
“般若佛法研修班”是继程法师开创的。这是他落实向“为大马佛教开拓新境界”研讨会的承诺的大计划。这个计划其实是想按他的方式来指导有心人学习佛法,突破佛学院的正规教育。他开班时,我便很担心,因为我国的气候是否已成熟到有人会放弃一切来随他修学佛法?因此,他的计划让我想到一个折中的方法——寻找业余的研究人员。我在筹募这个计划的时候,找过很多人谈,包括那时还在语文学院进修的陈耀德。1986年农历新年期间,我回太平时,更缠住师父和几位佛友谈此计划。大家都表示新年没有mood,我却不管。最终大家坳不过我,才在太平佛教会三楼谈论。呵呵,年初一谈那么严肃的课题,这家伙真欠揍!!
就这样这个计划最终落实——
以下图片是第一届般若佛法研修组的理事,以及当时秘书发布在《大马佛教研究第二集》的报告——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老黄讲古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1, 2, 3  下一个
1页/共3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