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语文教学的迷思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教育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75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6-03-11 星期三 10:28 pm    发表主题: 语文教学的迷思 引用并回复

原载:《阅读与作文(初中版)》 2004年03期

女儿的作业
邹静之


过元旦时女儿的语文作业,有一项是把综合练习作业本重抄一遍,从题到答案一字不落地抄,大概有一万来字。此为三项作业中的一项,女儿学会了熬夜,元旦那天写到凌晨3点。女儿六年级。

昨日看到一幅画,题目是《陪读》。儿子深夜在写作业,父亲在叠高的椅子上,发悬于梁,满地烟蒂,苦熬等孩子作业写完,是个好父亲。现在一些教师的能力已经深入到了家庭。听一朋友说,家中电视从不敢看,曾遭到孩子老师批评,说孩子苦学,家长看电视,不是为父之道。这样的老师大概能使整个家庭都笼罩在苦读的氛围中。

我不是个好父亲,我先是没有头发悬梁,陪女儿深夜写作业的精神;再有,她的作业,我也大多不会,陪也帮不上忙。我没想到语文的教法已经深入细致到字典词典内部去了。女儿的作业要花很多时间来分析字,如:“翁”是什么部首,它的第七划是点还是折,它的声母是什么,它的韵母是什么,它有多少义项……我不知道学得好的同学是否已经是半个文字学家了。我曾对女儿说这没用,你学会查字典就够了,字典是工具,而你不必成为工具,女儿不听,她尊师敬道。

有一天,她问我“灰溜溜”怎么解释。我想了一会儿,问干吗解释这个词。她说是作业。我说这个词你会用吗?她说会,很快造了句子。我说这就可以了,关键是会用。解释“灰溜溜”这种词毫无必要,就像解释“馒头”这个词没有必要一样。女儿不屑,她认为我从没有学好过语文,连小学的问题都答不出来。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每个词是否都有再用语言来解释一遍的必要。如果不是,就该放孩子们出去玩玩。我想小到“灰溜溜”这类词,也要用书面语去说它一遍了,那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要学的东西就太多了,我们确实不必在“灰溜溜”面前灰溜溜。

每临考试,回家的作业,大多是做卷子。卷子很长,女儿她们称其为“哈达卷”,挺准确,像一条长长的哈达,从桌子上拖了下去。她吃完晚饭就俯在上边写,一条 “哈达”写完了还有—条。有时我路过她的房间,她的影子借台灯的光投在天花板上,那影子没有什么光彩。我从没有借这个影子想象出过什么杰出的人物来,没有爱因斯坦,也没有惠特曼。我的感觉是—个作坊里的小工在干她最厌烦的活。我曾看过她的数学作业,对格式和步骤要求十分严格,不厌其烦,明明可以综合列式子的,也要求分部:一个式子之后还要有语言阐述(干吗非要把简单的复杂化,他会做就证明他是明白,清楚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把聪明的孩子们当成白痴来教。他们其实非常灵动,他们比我们想象的机敏得多,但我觉得那种教学好像就是非要压制住他们的活跃。很多时候这样的教学像是想验证一下谁更按部就班,谁更能掌握僵死的程式。

有次经我检查过的语文卷子错了很多,不仅是家人,我也开始对我的语文程度怀疑起来。有两条错误是这样的:题目要求,根据句子意思写成语。有一条是“思想一致,共同努力”,女儿填“齐心协力”。老师判错;还有一条“刻画描摹得非常逼真”,女儿填“栩栩如生”,老师也判错。我仔细看了,不知错在哪里。女儿说第一条应是“同心协力”、第二条应是“惟妙惟肖”。这真让人吃惊,我不知道“齐”与“同”在这儿有什么区别。按新华字典“齐”字第三个义项就是同时、同样、一起的意思,并举例用了“同心”一词。该用“同心协力”时,用“齐心协力”谁能说这是错了。女儿说;标准答案是“同心协力”其它当然就错。真可怕,语文什么时候变得比数学还要精确了。中国语言之丰富,词汇之多,所谓同义词,近义词,相应的不止一条,怎么就会有一个答案呢。那第二条,我觉得题目的意思,栩栩如生甚至比惟妙惟肖更为准确,“妙”和“肖”与“如生”比,哪一个更与“逼真”这个词接近呢。关键争执还不在此,把对的说成错的,就不仅是误人了实是害人了。还不止害一个人,而是害了一代人。实际也这样,我反复怎么说这两条都没有错,女儿也不信,她视老师为绝对权威,老师以标准答案为圣旨。女儿把她原来活跃、灵动的心收起来子。从她心里把那两个词赶出去了,她将接受别人给她的标准,来谨慎地使用词汇,她以后可能会像收音机一样的说话。那天,她按老师的要求把那错改了十遍。我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词——残酷。

这样的例子非常的多。

我不知道“挤眉弄眼”为什么只能算神态类的词,而就不能算是动作类的词,神态和动作清楚的界线在哪儿。我也想不通“意外的灾祸或事故”的意思只能是“三长两短”。我最想不通的是考学生这个有什么意义。把一个词归于神态,或把一个词归于动作,对她应用这个词有什么作用。除限制别人的想象外没一点儿好处;古语说“文无定法”,如果真有那么死的标准,谁学会为“推敲”而推敲呢,诗人大概也不会再说“疑是银河落九天”这话了。

最奇怪的是,语文到这程度,女儿的作文反而越来越差。她的作文几乎成了一些儿童八股的翻版。我的曾写过“圆珠笔在纸上快乐地蹭痒”这样句子的女儿,开始为作文编造她的故事,她非常熟悉表扬稿,和思想汇报那类的文体。她的作文几乎是假话,假感想,假故事大全。她的同学几乎都写过,扶老婆婆过街,给老师送伞,借同学橡皮那类的故事。她们快乐地共同编着一样的故事,然后套上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这样的格式,去到老师那儿领一个好分。她们老师说“天下文章一大抄,谁不抄准是傻子”(我在书店看到过《儿童作文经典》这类的书,摆了一架又一架,我不知道经典这词现在已经变得这么随便。这些书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提高你的写作能力,它向你提供些应付考试的、可以改头换面的模本。女儿说她们班的同学,写作文常找来相应的一篇.改个名字抄上去)。这类的书在我家附近的一间新华书店占了有几张柜台,买者踊跃。那些父母并不知道真写好作文的人,并不是看这些书看的。那天,我同时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柜台上认真地读《高老头》,问她为什么不买回家去读。她奇怪地看着我,说这样的书怎么可以买回家呢。我曾接触过一些大学生,他们看过的经典比我在文革当知青时还要少,他们不看巴尔扎克,也不看冯梦龙,他们不看金斯堡,也不看白居易。谈到希望,再也不敢想十几岁的人能写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样的句子来了。好像是文化提高了,好像是上学的儿童很多了,但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模子里走出来的孩子。

希望工程是为了救助那些失学儿童的,而我发现很多上学的儿童他们极想失学,女儿说一想到作业就要发疯,他们厌恶把他们当做傻子来教。他们不想学那种一时有用(考试一时),一辈子没用的东西,他们讨厌那个把简单复杂化的教法。他们讨厌作业,讨厌考试,他们讨厌评分不公正和狭隘。他们厌学。

我也讨厌这样的学习法,我一直把家里深夜了还有一个在写作业的学生,当成是这个家庭的灾难(听朋友说,她高中的儿子,从没有12点前睡过觉,想想真可怕)。我真是对她的那些毫无意义的作业深恶痛绝。我已经多次地怂恿她不写那些东西,就是不写,那实在是对人的智力的污辱。

这是我在二年前写的一篇文章,现在女儿已经上初二了。她的作业量没有任何改变。我家住在六楼,她每天回家的脚步声非常沉重,我知道那声音一大部分来自那个书包,我曾经幻想过把一个快乐轻松的女儿放进家门,而把那个书包关在门外,但那样的日子从来没有一天来到过。很多有儿女还在上学的家长跟我说过,一家中最辛苦的是孩子,早上起得最早,晚上睡得最晚。但就是这样,别的科目我不敢说,就文学而言,我相信这些苦难的孩子们并没有学到什么。我的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外甥女,就基本没有写作能力,她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重点学校,她写作文就是为了应付考试,在她的文章中,我几乎没有看到过真正的心里话。很多人已经把文学看成是一个附属的令人厌倦的东西了。这与使人生厌的语文教育是分不开的,我坚信如果按教科书中的方法来写作或欣赏文学作品,那将离文学越来越远。


-------------------------------------------------

  邹静之,祖籍江西南昌,北京长大1969年赴北大荒上山下乡,后转河南汝阳插队。1982年开始有作品发表,现有诗集、散文集、小说集等著作十余种出版。曾先后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意、西等国文字。所创作的歌剧《夜宴》(郭文景作曲)已在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澳大利亚、香港、美国等地上演。自1995年开始影视创作,作品有《吹笛人》、《大地》、《琉璃厂传奇》、《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爱情宝典》、《因为有爱》,以及为何群写的《平原枪声》(2001年拍峻),还有《衣裳》、《少年行》等。现任《诗刊》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18-03-11 星期五 6:24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75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6-03-11 星期三 11:0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tyzxxx.cn/ReadNews.asp?NewsID=530

读邹静之《女儿的作业》想到的
发表日期:2010年6月7日
出处:江苏省滨海县通榆镇中心小学
作者:陈峰

我今天在研读《有效教学》这本书时,读完书中一篇案例《女儿的作业》,感触很深。

一是我们要改变重复、低效的作业观

文中写道:“过元旦时女儿的语文作业,有一项是把综合练习作业本重抄一遍,从题到答案一字不落地抄,大概有一万来字。此为三项作业中的一项,女儿学会了熬夜,元旦那天写到凌晨3点。女儿六年级。”

凌晨3点学生还在做作业,这一定是老师没有想到的。这就要求我们在布置学生的作业时,能讲究一些科学性,克服随意性,在布置学生作业时减轻硬性统一的作业数量负担,配置可选择性的作业负担。

我们在布置作业时常会本着面面俱到,多多益善的原则,实际上把学生当作知识的容器。我们认为学生做得越多,记得越牢,将来学生的能力也就越高。有时甚至是整段整段地抄写课文或者生字,把学生变成了抄书机器。另外,我们在布置作业时,常会搞“一刀切”,不管是差生还是优生,他们所做的作业都是一样的,缺少选择性。造成某些学生,特别是那些接受能力相对较差的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样做增加了学生的疲劳度,导致学生对学习产生厌恶心理,对教师产生依赖心理,丧失学习的主动性,失去了创新精神的培养。合理地配置学生的课业负担,应当针对每个学生的接受能力的不同,增加作业的可选择性。避免了某些学生负担过重,也避免了某些学生负担过轻、吃不饱的现象发生。

文中写道: “每临考试,回家的作业,大多是做卷子。卷子很长,女儿称其为“哈达卷”,挺准确,像一条长长的哈达,从桌子上拖了下去。她吃完晚饭就俯在桌子上写,一条“哈达”写完了还有一条。有时我路过她的房间,她的影子借台灯的光投在天花板上,那影子没有什么光彩。……”

“有一次,经我检查过的课本卷子错了很多,不仅是家人,我也开始对我的语文程度怀疑起来。有两条错误是这样的;题目要求,根据句子的意思写成语,有一条是‘思想一致,共同努力’,女儿填‘齐心协力’,老师判错;还有一条是‘刻画描摹得非常逼真’,女儿填‘栩栩如生’,老师也判错。仔细看了,知错在哪里。女儿说第一条是‘同心协力’,第二条应是‘惟妙惟肖’。”

记忆和思维是构成智力的两个重要因素。记忆是巩固知识、领会知识和运用知识的基础,青少年正处在记忆最佳时期,趁着这大好时光,让他们多记忆一点,多积累一点,这对学生将来的发展是会有很大好处的。但是,学生有相当大部分的精力被浪费在机械记忆标准答案上了。学生遵循老师的“谆谆教导”,整天忙得焦头烂额,而最终能力提高并不显著。他们面对着稍微有些变化了的题目,便会不知所措。所谓的标准答案,压制了学生的灵性,扼杀了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记忆能力仅仅是基础,思维能力才是智力的核心和关键,而尤其是创造思维,更是一个民族永葆青春的不竭的动力。为了平衡学生的负担,促进学生创新精神的培养,必须减轻学生机械记忆的作业负担,适当增加学生创造性思维的负担。

二是在学生学习过程中,我们要理解家长的难处,不要过分要求家长的参与

看到文中《陪读》,以及作者对此的感受,我能体会作为家长的无奈。在我们的教学中,诸如此类要求家长参与管理学生学习的方面也有不少。如要求家长每天对学生作业完成情况检查签字等。而许多家长从事的工作无法能按此要求完成。如有次学生犯了错误,我打电话让家长到学校来。家长来校后,我准备向他详细分析孩子近来在学校的情况,可发现该家长显得很着急。问他才得知,原来他在私人企业打工,只能请假半个小时,要是超过时间,这个月要扣掉好多钱。有些家长在外打工,孩子本身就是留守儿童,依靠爹爹奶奶而生活,学习上根本无法指望爹爹奶奶加以管理。

所以,我们应当尽量减轻家长对学生学习管理的要求,增强服务意识。可根据实际情况,采用电话或登门家访的形式和家长交流对学生的共同管理,以让家长更好的配合我们做好学生的教育工作。

三是在教学中,我们要从应试教育中解脱出来,真正从提高、培养学生学习能力方面思考教学

文中大篇幅提及老师教死书的现象。我想这也不光是我们教师的错,现实社会的考核模式也逼着我们教学中光考虑应试,而很少思考学生的实际需求了。

想要改变这社会的考试管理模式,看来不是我们能做到的,也不是一时两时社会能做到的,我们只能这样思考:“我无法改变应试教育模式,但至少从我做起,开始思考对学生真正的素质教育”。

最后, 文章中这么一段,我希望能读给更多的人听,希望能引起更多人的思考。

“希望工程是为了救助那些失学儿童的,而我发现很多上学的儿童他们极想失学,女儿说一想到作业就要发疯,他们厌恶把他们当做傻子来教。他们不想学那种一时有用(考试一时),一辈子没用的东西,他们讨厌那个把简单复杂化的教法。他们讨厌作业,讨厌考试,他们讨厌评分不公正和狭隘。他们厌学。”

我想,如果我们的教学让孩子到“厌学”这个程度,教学一定是失败的。反之,我们教学就一定会取得成功。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75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6-03-11 星期三 11:26 pm    发表主题: Re: 语文教学的迷思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原载:《阅读与作文(初中版)》 2004年03期
女儿的作业
邹静之



以上是根据cnki搜索看到的,我以为是最初出处,但不是。
真正的是——1997年第11期《北京文学》

廖雨兵(泉大木) 写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7bb0201009wyi.html

德性教育——语文学习(一)

……

1997年第11期《北京文学》推出一组三篇文章,邹静之的《女儿的作业》、王丽的《中学语文教学手记》、薛毅的《文学教育的悲哀》,集中批评了中国语文教育存在的严重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全国性的强烈反响。

羊城晚报1998年3月27日号头版头条刊载了洪禹平、杨东平文章,《误尽天下苍生是“语文”?》。文章在历数语文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时,引用一位搞了半个世纪文字工作的老编辑的话说,这已不是误人子弟的问题,而是“一件误尽天下苍生的大事”,所有的教师、父母、孩子都在为语文教育的错误付出宝贵的生命。

在这里,“天下”其实只是我们中国,被“误尽”的“天下苍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

我们自己在误自己,灭自己。

语文教育是如何误尽天下苍生的?

虽然每个父母都有孩子在上学。但是对于大多数父母来说,自己就根本不知道语文是怎么回事(这也是以往语文教育的恶果,畸形的语文教育已经“成功”地培养出两代语文盲了,我相信这里面甚至包括许多语文教师)。因此他们对语文教学中存在的严重错误导向本身毫无感觉。我们先来看看一个有感觉的父亲所写的文章,获得一些感性的认识之后,再来展开讨论语文教育的错误和错误的语文教育引起的严重后果,以及谈谈我对听、说、读、写的理解,和我是如何教我儿子学语文的。
……(请点击阅读原文)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好小子



注册时间: 2009-03-20
帖子: 1310

来自: 森美兰瓜拉庇劳Kuala Pilah, Negeri Sembilan

帖子发表于: 31-03-11 星期四 11:39 pm    发表主题: Re: 语文教学的迷思 引用并回复

邹静之先生的文章很贴切地说出作业考察制度的弊病。
只是我对以下说法是有点意见的:

引用:
女儿的作业要花很多时间来分析字,如:“翁”是什么部首,它的第七划是点还是折,它的声母是什么,它的韵母是什么,它有多少义项……我不知道学得好的同学是否已经是半个文字学家了。我曾对女儿说这没用,你学会查字典就够了,字典是工具,而你不必成为工具,女儿不听,她尊师敬道。


关于部首,我认同它并不是识字里最重要的,也许只是帮助查字和了解词义。但笔画、声母和韵母的概念对于写字和语音教学来说的确重要,应该是很普遍的考察范围。与其老是查字典,那不如每次学生字时把相关的新知识和旧知识进行一番思考和联系而后记忆,这不是更好地培养独立的识字习惯吗?会不会变成字典,就要看是活用还是死套了。
_________________
信心、毅力、勇气三者具备,则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心不难,事就不难。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75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1-04-11 星期五 11:22 pm    发表主题: Re: 语文教学的迷思 引用并回复

*好小子(金津) 写到:


关于部首,我认同它并不是识字里最重要的,也许只是帮助查字和了解词义。但笔画、声母和韵母的概念对于写字和语音教学来说的确重要,应该是很普遍的考察范围。与其老是查字典,那不如每次学生字时把相关的新知识和旧知识进行一番思考和联系而后记忆,这不是更好地培养独立的识字习惯吗?会不会变成字典,就要看是活用还是死套了。


金金,考察和考查是不同的概念,不要混淆了。

不要用这样的思维看问题,尽想从一头极端跳向另外一头。
有人说笔画笔顺、部首偏旁、声母韵母不重要么?
过之和不及都不是正道。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小周



注册时间: 2009-07-24
帖子: 2822

来自: 农林园

帖子发表于: 01-04-11 星期五 11:4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语文教育的本质是读书和生活

文/ 王永保


语文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未必每个人都能回答。是教学生识字写作吗?是教学生会读书看报吗?是教学生能发表文学作品当作家吗?……是,但又不全是。这种从表象认识出发去教语文往往是不恰当的。

只有弄清语文教育的本质,教起书来才会有的放矢,运用手段才会心中有数,得心应手,教出来的学生才可能真正有用,那么,语文教育的目的与手段是怎样的关系,怎样才能使学生学有所用、学有所长呢?我以为,读书、生活和做人应该是语文学习的全部,好多教语文的人总是错误地认为,学语文就是读课文做语文练习,岂不知几十年语文教育的失败不能说与此没有关系。语文教育丢掉了根本,怎么能不失败呢?

说白了,阅读是一切学习的基础,或者说阅读是最基本的学习形式之一,因此,新课程标准才说学好语文是学好其它功课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语文课上的教学生读书,就是要教会学生学习,教会学生逐渐脱离老师的教,自觉自主地去学习,这难道不正是语文教育孜孜以求的长远目标吗?

那么生活和做人的关系又在语文教育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呢?有人就要问,难道语文教育连作文都抛弃了吗?其实,作文是读书的延伸,也可以说是读书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阅读活动进一步深入发展的体现。再说,作文始于阅读,或者说,作文就是读者将阅读中与自己体会有同感或曾达成的某种默契,由于冲动而诉诸笔端的必然行为。从读书走向生活,是语文学习的深入,同样,在生活中反观读书,又是高一层次的读书。

奇怪的是,我们目前的教育正好存在着两大错误,一方面是现在的学生本身就不读书也不爱读书,另外,当前好多学校好像也不大鼓励学生,好些老师也不愿指导学生读书有些老师为了使学生“快”出成绩,出“高”成绩,索性放弃了让学生读原汁原味的书,甚至放弃读书的过程,一味地以教辅书代替真正意义上的读书,这就失去了语文教育中教与学的本意。

另外,社会时代潮流的影响,“读像”的势头猛于读文的劲头。读书曾经作为生活的重要内容的美好追求似乎成为历史,飘散在曾经的记忆中。 另一方面,当今学校和家庭共同剥夺学生的自主性学习和自主性生活的权利,他们怕学生学坏将会带来无法挽救和弥补的损失,而尽可能地把学生禁锢在教室或家里 仅有的狭隘空间,这就形成了目前语文教育面临的又一大困惑,学生失去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最为正当的权利——读书和生活,语文学习因此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成了脱离生活的枯燥乏味的无谓的折腾。语文课本里的课文只是别人神话传说般的精神历险,距离自己的经验太远而发生了理解和想像的障碍,这如何能让学生对阅读对语文学习产生兴趣呢。学生既没有对生活产生真切独特的体验,也没有真正尝到读书的甜头,又如何能写出具有真情实感的文章呢?由此可见,离开真正意义上的读书和真正意义上的生活,而去向所谓的教研课改要质量出成绩,是注定要失败的。


(作者系武都区城关中学教师)

http://www.qaxjy.com/ssyd/ShowArticle.asp?ArticleID=4752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好小子



注册时间: 2009-03-20
帖子: 1310

来自: 森美兰瓜拉庇劳Kuala Pilah, Negeri Sembilan

帖子发表于: 03-04-11 星期日 10:26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不要用这样的思维看问题,尽想从一头极端跳向另外一头。
有人说笔画笔顺、部首偏旁、声母韵母不重要么?
过之和不及都不是正道。


老黄先生,您没看清楚我的意思。我提出意见的重点不是“重要”还是“不重要”,我也没说有谁说那些东西不重要,您过虑且把它放大了。

引用:
女儿的作业要花很多时间来分析字,如:“翁”是什么部首,它的第七划是点还是折,它的声母是什么,它的韵母是什么,它有多少义项……我不知道学得好的同学是否已经是半个文字学家了。我曾对女儿说这没用,你学会查字典就够了,字典是工具,而你不必成为工具,女儿不听,她尊师敬道。


我的意思是邹先生认为花时间分析字的组成要素是没用的,应该直接翻查字典寻求答案,显得他不了解学习分析字的重要性。我说“那些东西很重要”的意思是“应该学习独立分析”,而不是您说的“某人说那些东西不重要”。如果说a的反面就一定是b,是不是极端了一点?
_________________
信心、毅力、勇气三者具备,则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心不难,事就不难。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75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6-12 星期一 9:0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巡回各地演讲“阅读教学”时,把《女儿的作业》作为引子,希望借此激发同道们的思考——语文教学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模式。

上帝很公平,给每个人一天24小时,不会厚待祂的选民,也不会剥削不听话者。我们做事也是如此:您选择做A,就等于不能再做B。教学亦然。您可以选择这样教,也可以选择那样教,没有人会说您对他错。其实,重要的不是您怎么教,而是您在过程中得到什么,会如何反思,如何调整,如何再出发。

因为《女儿的作业》,我发现在那个时期,对语文教学提出批判的,原来不是独立事件,更不是个案。王丽编了一本《中国语文教育的忧思录》,里头便收录了不少的语文教学反思:

Picture:Click to zoom

王丽在序文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引用:
在我看来,语文课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教给孩子某种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它通过一篇篇凝聚着作家灵感、激情和思想——代表人类创造的精神财富的文字,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个人的情感、情趣和情操,影响一个人对世界的感受、思考及表达方式,并最终积淀成为他精神世界中最深层最基本的所在。


我建议大家不妨找这本书来看看,多几个角度去反思、调整:

王丽:《中国语文教育忧思录》,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8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75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2-12-14 星期五 9:5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41212/

硬著頭皮上的語文課
作者:邱克威
December 12, 2014

馬來西亞近年的華文教育在「技能訓練」的泥沼中越陷越深,乃至於華文教師都成了純粹口傳「技能」與「標準」的機器,學生也成了復述「技能」與「標準」的機器。「工具」終歸只是工具而已,若已發展到當下華文老師竟說出「華文課不教技能,還能教什麽」的地步,則迷失的又豈止是學生而已?


「工具論」是這半個世紀來中國大陸語文教育的主流思潮,經葉聖陶、呂叔湘、張志公等將之發揮開展;如張志公直接了當說:「培養和提高語文能力首先是一種技能訓練。凡屬技能訓練,都要有一定的規格,明確的標準和要求。」

這種「技能訓練」的語文課,對本地華文課師生來說應該都不陌生,如「啊」的音變、主謂賓、名句精華、成語背誦,乃至於作文也都一律是技術性操作;再加之魏書生「知識樹」式語文教育所提倡的各種「枝」、「杈」的操作,如閱讀與寫作技能的六個枝中「表達」項的「五個杈」:記叙、說明、議論、抒情、描寫;其下更分小杈:景物描寫、人物描寫;其中「人物描寫」再分「動作描寫」、「心理描寫」、「表情描寫」、「語言描寫」等。

這一切我們的華文老師們未必知其所以然,甚至於不盡知其然,但却肯定都當是理所當然的操作。不明白背後的指導思想,也許不影響個人技術操作;反正誰也不規定鋼琴家一定得瞭解鋼琴的構造。但若是規定指導連自己也不明所以、甚或未能掌握的技能,比如劃分詞類、分析句法結構等背後的操作原理,那就是硬著頭皮上的「技能訓練」;學生也如聽著瞎子摸象的口述硬著頭皮畫「大象」。這好比捧著「電腦使用說明」教導學生們如何修理電腦;注意啦,你手裏捧著的還不是「電腦維修手册」啊!

這種「工具性」語文教育觀,在大陸90年代以來就備受爭議,甚至針對「淡化語法」問題召開過研討會。再進入21世紀,錢理群提出:「把語文課定位爲工具課的主張越來越多地表現出弊端來。這種主張把人文教育排除在語文之外,使語文變成了一門技術性的課程。」於是2002年中國教育部制定的《全日制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實驗稿)》就强調「人文性」,說:「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是語文課程的基本特點。」

反觀馬來西亞近年的華文教育在「技能訓練」的泥沼中卻是越陷越深,乃至於華文教師都成了純粹口傳「技能」與「標準」的機器,學生也成了復述「技能」與「標準」的機器。若說在大陸語文教育的技能式操作仍是在閱讀經典文章的基礎上進行,即對於經典文章及其藝術的解析,可如今本地華文教育的「技能訓練」則純粹是「標準答案」的操作。

畫虎不成猶類犬,畫犬不成又將如何?若已發展到當下華文老師竟說出「華文課不教技能,還能教什麽」的地步,則迷失的又豈止是學生而已?「工具」終歸只是工具而已;一把提琴的構造講得再清楚,學生就能拉出一首動人的樂曲嗎?我們難道是該請個工匠來教提琴課嗎?

當初這套「拿來」的「技能訓練」式語文教育,究竟是「拿來」者們清楚評估分析後的措施,還是純粹的「拿來主義」?反正本地各大機關拾人陳腐的牙慧而置入口內胡嚼一通的事也是司空見慣了。

於是不明所以的華文老師們都只能是摸黑執行的「標準操作」。這正切合一位大陸語文教師的描述:「我們的教育是—個黑屋子,老師、家長和學生都在那個黑屋子裏面拼命掙扎。」但他的教育職責,是「把想要擋住窗戶的人—脚踢開,告訴每—個人窗外有多麽美好的景色,幷守住這個窗戶。」

海德格爾說「語言是存在的寓所」,我們還有多少老師能爲孩子們的人生寓所守住一個美好景色的窗戶?

錢理群說過:「語文教育有其特殊性,許多人在回顧自己的一生時,都會發現對自己影響最大的往往是語文教育,或者是語文教師。就我而言,决定我一生發展的是語文老師。」多少代人記憶中那些美好而生動的華文課,反觀如今却是硬著頭皮上的語文課,惟有師生們「技能性」地摸黑「標準式」操作著「語言」機器。

半個世紀前,本地學者許雲樵就曾警告說「母語的教育」,「不當太早要他分別詞品、主語、謂語、賓語、受辭等等語法上的術語,否則他們將望而却步,不敢說、討厭學、甚或攪成口吃」。我們如今學生的語文現狀,實在是堪憂的;若是大學中文專業學生除了複製講義,連寫一篇完整通順的文章都感吃力,那我們距離「口吃」還有多遠呢?

無可否認外部條件不利於華文學習,但多少年來的艱辛如一,只是當前每况愈下的語文現狀,包括老師、包括學生,關鍵或許更在於內因。願只願長城不會傾於自己手中。

(編按:本文爲2014年華教節特輯文章之一。今年的特輯主題是「華教的新時代挑戰•族群認同與民主轉型」,由林連玉基金組稿。)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教育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