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母语课堂

与《法情》有关的活动,让我们同甘共苦。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孔子论学习—听后感(二)
这一堂课,我记错了上课时间。于是晚上才看重播。

打开视频,和自己的预想不一样。相当吃力。于是,只能耐着性子听。

既然这一课是关于学习的事项,正好是反思自己的学习,倒比较排斥去思考教导学生学习的种种。关于学生的学习,主要是日复一日地努力将他们浸泡在有关学科里。要照顾学生学习的需求,也要照顾到哪些刻板的规定避免为自己惹麻烦。

身为教师,不得不注重个人的学习。其中教学方面的探讨,翰墨丹青也不敢懈怠。好像唯有学习可以支撑个人的存在。也许,也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就是平日生活中不间断的依据各种实际需求的学习与兴趣爱好的培养。

老黄讲课,我东捡西挑的听。孔夫子的一句话,历代的著名学者借以发表各种观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论是哪一个观点可以成立,与我何关?学了这些可能对于哪些敏于思辨的人有用处吧?也许是这一种思考和诠释,文学才能显现它的价值吧?就看完全部选取自己认为适用的就好。

话说攻乎异端有损于君子的学习。经验中,有些人就是讲道理讲不通,一讨论就情绪失控。于是,就看八卦的心态播放《分手擂台站》、《爱要大声说出来》、谢谢你来了》......等等节目,日复一日,三几个月后解开了一个十多年用理论解不开的节,说出他心里最终的感悟。有些人就是需要这些小道。这样的人不可能看一本书,就连别人看书也加以 阻止。“不要把时间放到异端”,可是异端显然也有攻坚之用。这就是四悉坛存在的必要之实例之一吧?如果,一味坚持正道,恐怕终其生也未必能达到目的。

赞同李泽厚说的不应该反异端,那样做自己会身受其害。“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是我这堂课学到的,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话。但是,我想弱弱地问一句,如果异端邪说被奉为圣典,大行其道,乃至自己因坚持正道而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和遭受白眼,也要甘之如饴,一味麻木的承受,不在机会当前时加以辩白、反驳和反击吗?就算忍了十年,还得再忍十年?忍到水落石出?

得再重播不晓得几回,才能真正消化。所以,平时晨跑的背景音乐也许是时候都得改成老黄讲课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8/6,我们上第三堂课,与孔子一起谈志向(理想)。

图片

今天看的是《论语》中记载最长,最有情节的一章,一般称为《侍坐》:
11.26: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论语·先进》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要怎样讲这一章?
这样可好?
教词语、教概括、教理解、教朗读?
图片

如果在中国,以上的方法或许可行,因为那是他们的“国语”,学生必修,就由掌权者决定教学的目标与方向。
我们这边则不然。我们是用教材教,通过教材思考。
我给大家提供的线索是:留意关键词,参考各家对这些词语的解释,我们因此而领会他们是怎样解读。过后,我们才来判断要不要接受哪家的看法,抑或,另外再做解释。
图片

如果是面对面上课,应该会很有趣,因为一些听众留言很有意思。
例如发现子路的“率尔”不该解释为鲁莽,他是孔门弟子中的老大,优先发言没有问题。其后,曾皙留下再问孔子时,孔子对子路的优先回答,也不过说他“其言不让”(此时孔子已经不复当年周游列国般雄心壮志,在某个程度而言,孔子妥协了,所以对子路的“大志”反而要哂之)。
又如发现哂很关键,影响着弟子下来的发言。
甚至还有人发现,按辈份(第一句说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应该是曾皙发言,怎么反而是轮到冉有第二个发言,曾皙最后?再有,何以曾皙这个时候会在鼓瑟?

发现疑点是对的。不过,这些疑点也必须中的,思考才有意义。要不然就落于戏论,不是critical thinking,不算是高思维、深度阅读了。
扫清文字障碍后,基本上是对这个“故事”有了想法,我们可以通过“对读”来深入理解。
今天“对读”的材料比较特别,电影。
我之前讲过艺术的不一样表现形式,因此这里就用电影(中国拍摄的“演说论语”,youtube找得到,一共拍了102集。这是第49集)来对比。
图片

明显,电影情节中的曾皙形象是100%正面的。大概无法贯通何以这时候他会在鼓瑟,所以,把这个动作给删除了。再来,弟子们离开时,是孔子主动叫曾皙留下。何故?原文是曾皙留下,再问孔子,又是何故?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现在的评论,都说曾皙说出来孔子的理想,天下大同的境界,不外就是如此。
这是受到朱熹先生的影响:
图片

李泽厚看到这点是不妥的,所以他说:“宋明理学受释、道影响,大讲曾点的‘天地气象’,以此作为孔学准宗教的精神状态,所谓‘胸次悠然直与天地万物上下同流,各得其所之妙,隐然自见于言外’(朱注),等等,但朱熹毕竟晚年意识这一点而后悔了,‘易篑之前,悔不改浴沂注一章,留为后学病根’(《集释》)。本来,孔子只是一时赞叹,并没这层意思在内。”
和上一讲一样,我们看到的朱熹解《论语》,往往用力太大,过度诠释了。

其实,我们稍加思考,若曾皙那么有理想,何以在《论语》就只出现一次?何况他的儿子曾参的弟子,很有可能就是编订《论语》的人物。而孔子的72贤弟子中,曾皙不出现在榜内。
(这时有人质疑,曾皙所说的理想不是更像道家的理想吗?这是正确的思考方向,吾与之。)

曾皙是怎样的人?看看这段文字: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钱穆先生的《新解》虽然没有特别强调,但是他的注释却很棒,点出了一些值得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图片

早前杨树达先生的疏证,也“证”得特别有意思。《论语》有一章是孟武伯问仁,所提的孔门弟子正是侍坐章的三个主角(没有曾皙),而孔子的回答,正是三个弟子在侍坐中的说法。这两个“故事”,孰先孰后?孔子是未卜先知,还是引述弟子们自己的话?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听课反馈(一):

“如果只听你能够明白的讲座,那你听来做么?”

黄博士在“论语三讲”的最后,讲了这句话。
我听“论语三讲”,就是处于听着听着懵掉,听着听着又明白了一点,听着听着又有点质疑,听着听着又忘记自己想要问什么的状态。如果之前我听完一个讲座处于这样的状态,我下次应该就不会再听了,因为会感觉这块可能不适合我,会感觉好浪费时间。可是,听不完全明白的课是否就没有其价值存在?

要说明白,我中学上古文课可明白了。就是读然后翻译然后理解内容在说什么,最多最多,就是做一下人物解析。那时候每堂课完毕,我都很“明白”。但是,听“论语三讲”这三篇文章,我自以为的“明白”好像大风中的细沙,一吹就散。整场的内心os就是“哇!还能这样看的咩?” “呃......有没有过度解读哦” “厉害厉害,我都没注意到这点” “这样讲好像又通哦”。

当然,要我这个怕古文怕到要死的人仅凭几堂课就爱上古文或者看懂古文,显然是不现实的(说了啊,我没有听得很懂)。但是,从这几堂课中,我有没有汲取到适合自己的营养呢?有的,还不少。

比如说,老黄每次讲解古文都把各家观点都罗列出来,然后结合文本、时代背景一一讲解其合理性,而不是只给看主流看法。比如说,老黄会结合古文和现下的生活,引领我们去思考一些对我们来说挺切身的议题。因为有这一层的操作,我才能借机去思考一些我可能没兴趣思考或者逃避思考的问题。虽然老黄鼓励我们自己去读古文,但老实说,我不能,学古文跟学多一门外语的难度相等 😭

最后一堂课,他还提到好学的人远没有好玩的人多。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是,马斯洛需求理论里也有说,人是会想要追求完美的,就是我虽然蛮懒的,但是也有想要让自己更好的渴望。所以让我自己去读《论语》,不太可能,但让我听人讲解,我还可以。我一直觉得老黄的古文课就是这样的价值——给像我这样的人,多一个学习和思考的机会。这种机会,没了就是没了,因为不是生活必需品,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去自学的。“古文” “古代人” 虽然会被称为“经典”,但其实在很多年轻人的心目中,可能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领域(除了用来考SPM)。

我们推广儿童阅读,注重的是创造一个环境给小朋友。对我来说,线上母语课就是我的环境,在我跟古代文学没有半点相关的生活中,开了一道任意门,走进去体验一下不同的东西。要是没有这扇门,我可能需要跋涉几千里(自学),还有可能走了冤枉路,所以这一步也许永远不会踏出去,因为不是紧急的事。一旦有了这个门,我就可以开了走进去,然后收获一些东西。谁说上课只有明白到完才是最好的?我认为,不一定的,只要比之前好一点点,那就是莫大的价值了。

我不会只讲好话的。最后,想提出一点:学习古文,还能不能更有趣一点?每次自己上完课,做反思时,都会问自己,刚才学生不专心了,除了因为他们懒,还会不会有其他原因?虽然中学母语课的对象不是小学生,但是人大抵都是相同的,除了视频讲解和主讲人的讲解,是否还能多一些设计,让听众更能提起劲呢?像佛陀说法,也会因应各人需求。

最后的最后,我要说,我期待《史记》🤩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听课反馈(二):

听老黄讲课,真的不同人会注意到不同点的。

比如说刚刚那句:你平时说人家不懂你,不重用你。那么有人给你机会的话,你又要做些什么呢?

我自己听了是很深的感触的呀。以前常说教育体制僵化,那么现在给你机会带班了,可能带个三年或六年,你能做些什么?你又想/能把你的学生带到什么境界去。

mco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好像是松懈下来了,但是过没几天就看到朋友写的“你mco怎么过,你的人生就是怎么过了”(大概是这样的句子啦,原文忘了)还真的有警惕的作用。

平时都说忙,抽不出时间来好好备课/思考/学习。现在有时间了,你又怎么用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听课反馈(三):

如果就今天的内容而言,还是听得很爽。之前在pismp上课时(我们也有上《侍坐》这一篇)没搞清楚的一些问题,现在解开了。

也很开心认识了郑玄、何晏、皇侃、刑邴、朱熹(这个本来就认识可是不太喜欢他😅)、杨树达、李泽厚、钱穆、李零这些名字😂

最后还是想讲一句,我以前念本科时问过老黄要读古文读什么好,他告诉我读《史记》。

我用我中学的方法去读了几篇,虽懂了情节(很多情节对我来说有点莫名其妙),却feel不到好在哪里。

所以期待下个星期的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听课反馈(四):

看着博士信誓旦旦地在群组保证:“这次讲的肯定不一样”,对于论语第三讲我期待万分,兴致勃勃地坐在电脑前,看着《论语·先进》的《侍坐》,我的内心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不是又又又讲过了吗?!!那2018年的第一堂课??!

图片

事实上,距离上一次讲《侍坐》过了两年半,我对这些文章的看法并没有多少改变。对于《侍坐》,我并没有觉得谁对谁错,谁好谁坏,尽管孔子已经明确地表达他更赞同曾皙。确实,子路的志愿宏大,甚至自大,而接下来其他人也有越讲越小,越来越虚伪的嫌疑,但每个人的志向可大可小,无对错之分。就连道家的庄子也说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孔子更赞同曾皙,更多的是因为他的生活阅历。一生坎坷,周游列国的丧家之犬,要保留像子路那样的热血和赤子之心确实太难。每个人的成长,阅历,对生活的感悟都不同,就会产生不同的志愿。何况,孔子最后也没有否认其他三人的观点,孔子笑子路,兴许还有“年轻真好”的成分呢?

曾皙所提出的观点,被后人分析成和平伟大的大同世界,能让孔子如此认同,必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吧?但曾皙在论语只出现了101次,却是耐人寻味。而从其他的文献看来,曾皙的品德、个性可以说是不尽人意,尤其是用大杖打昏自己儿子。打昏也就罢了,竟然就把儿子留在那里,毫不关心。放到现代绝对是可以得牢狱之灾的。曾皙在《侍坐》中的完美表现,私底下却是个暴力的父亲。若是研究不彻底,就会像博士所说的“瞎子摸象”般,摸什么是什么。

对于这堂课,我没能有太多自己的想法。博士把课程编排得无可挑剔,对于每一项解说都能给出充分的证据。这让学生能从中获取很多正确资讯,却也少了几分思考空间。毕竟学术研究不是科学,真相只有一个。博士在网课里的教学,更像是带我们看清每一个文献背后的真相,道理反而不那么重要了。对于论语三讲,博士要带我们看清的是历史上的真实,艺术和道理只是陪衬。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听课反馈(五):

老大,我心里有疑问😁孔子四子侍坐,老师和同学们在说话讨论时,曾点怎么会一个人在鼓瑟呢?这不会打扰到其他人吗?其二“居则曰:不吾知也!”您说这主语指向君王。那是学生们平日认为没有人没有君王赏识他们。那曾点的回答不就答非所问了?😅而且孔子点名回答,跳过曾点,会不会也是有他自己的原因呢?子路说过了自己的想法,夫子哂之。接下来的志向都越说越低,那不是违背了孔子开始发问的意向吗?因为未必是他们原本想说的回答,会不会是他们误解了老师的“哂之”?😂最后的“吾与点也”我的理解是孔子心里感慨,也想有这样太平盛世的情况,可以和友人出游。是曾点误解孔子的回答,以为孔子认同他的志向,所以留下来发问。孔子的回答也表露出他对他的学生们的理解,最后的那句: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力之大?孔子是不是认为公西赤太过于自谦呢?

P/S
偷偷跟你说吧~我很多年没有这么积极了,昨天晚上回到家里差不多12点才开始预习,也开始找《丧家狗》出来看。只是没有把握能不能看完而已。😂我因为您的课开始觉得古文没有想象中的恐怖。🙂
回复

回到 “我们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