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学术课程

做学问是件乐事,欢迎各位投入各课题研究工作。

版主: shaoshi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余曆雄履历表(Dec 2007)

余曆雄(ER LEE SIONG),1969年生,柔佛州拉美士人。

学历: 1987年,拉美士文西依不拉欣中学毕业,SPM
1989年,麻坡马哈拉尼学院毕业,STPM
1994年,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毕业,学士学位
1998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硕士学位
2004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博士学位

工作经验: 1994年5月-1995年12月,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文史教师
1998年12月-2001年1月,新纪元学院中文系,讲师
2004年12月至今,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著述览表

(A) 学位论文:
1. 学士论文:韩非子及其政治思想研究
马来亚大学(荣誉)文学士,1994

2. 硕士论文:魏晋玄学三理研究
南京大学文学硕士,1998

3. 博士论文:两《唐书》采摭韩愈古文之研究
南京大学文学博士,2004


(B) 专书:
1. 书名:《师门问学录――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问学笔记》
周勋初讲述审订、余曆雄笔录整理
南京:凤凰出版社,全书23万字,2004年12月出版

2. 书名:《初饮真露――余曆雄诗选集》(1994-2003)
余曆雄著
巴生:漫延书房,新诗72首,2007年3月出版


(C) 期刊/ 丛刊/ 论文集论文:
1. 《论李充〈翰林论〉的学术渊源与文学观念》
北京:《中国典籍与文化》2003年第3期,中国“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主办

2. 《论两〈唐书•阳城传〉的价值取向》
南京:《文学评论丛刊》第6卷第2期,2003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评论》编辑部、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主办

3. 《〈翰林论〉的作者与作品新探》
南京:《江苏文史研究》2004年第4期,总第44期,2004年12月出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主办

4. 《檀道鸾〈论文章〉“至江左李充尤盛”考辨》
南京:《江苏文史研究》2006年第1期,总第49期,2006年3月出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主办

5. 《“盗儒”与“贤臣”――两〈唐书〉对元稹、白居易立传异同之辨析》
八打灵:《洪天赐教授七秩华诞纪念文集》,2006年12月出版,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协会主办

6. 《两〈唐书〉本纪采摭〈顺宗实录〉之辨析》
北京:《中国典籍与文化》2007年第1期,中国“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主办


(D) 研讨会论文:
1. 《汉唐碑志辨体与韩愈“以史为碑”》
新山:第一届马来西亚传统汉学研讨会论文,南方学院中文系主办,2004年7月3-4日

2. 《韩愈〈平淮西碑〉与“国史之文”之辨析》
吉隆坡:第二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协会主办,2005年9月17-18日

3. 《中国文化与“文史之辨”》
吉隆坡:“文化记忆与华人社会”学术研讨会论文,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联办,2006年4月2日

4. 《两〈唐书•刘禹锡传〉同传人选与载文异同之文史诠释》
北京:中国唐代文学会第十三届年会暨唐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中国唐代文学会、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联办,2006年8月21-26日

5. 《两晋玄言诗与玄学关系之考辨》
八打灵:第三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协会主办,2006年12月9-10日

6. 《东晋王导“言尽意论”试辨》
加影:第四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新纪元学院中文系主办,2007年9月8-9日


(E) 其他:
1. 讲题:儒家思想与北宋人的“现代社会”
八打灵:第三届大马儒学座谈会,星洲日报、马来西亚孔学研究会联办,2005年5月8日

2. 讲题:师者与弟子
吉隆坡:“为师之道:立己、立人”讲座,马来亚大学语文暨语言学学院主办,2005年9月24日

3. 讲题:师说心语
爱极乐:柔州国中华文教学研讨会,柔州国中教师联谊会主办,2006年11月20日

4. 讲题:仁孝精神与现代社会生活
吉隆坡:“温馨家庭、和谐社会”讲座,马来西亚民政党中央教育局主办,2006年11月25日

5. 讲题:阅读与写作
加影:雪州乌冷县中华文化营,雪州乌冷县中学华文科课程委员会主催,加影育华中学华文组暨华文学会主办,2007年6月8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收到老师的课程大纲如下:

1。隋唐之际、高祖、太祖朝的政治与佛教(05-04-2008,星期六,6pm-9pm)

2。则天、玄宗朝的政治与佛教(06-04-2008,星期日,9am-12noon)

3。东晋与唐代的“沙门不敬王者论”(06-04-2008,星期日,2pm-4pm)

4。傅奕与韩愈(12-04-2008,星期六,6pm-8pm)

5。《旧唐书》中的佛教史料(13-04-2008,星期日,9am-12noon)

6。《新唐书》中的佛教史料(13-04-2008,星期日,2pm-4pm)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请问主办当局,有多少人报名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报名。
明天转账,然后寄出表格。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请问主办当局,有多少人报名了?
据说只有约十来个人报名。
佛教要和学术结合,看来还要一段时间。
我们还是停留在比较喜欢热闹的场合,听一些类似政治讲座的煽情话。

要冷静思考,学习如何凭证据说话,毕竟是很难的一件事。

老黄是周末爸爸,也牺牲两个周末的时间到吉隆坡参加。
只因为我相信余老师的讲座会给予我一些启发,不枉此行。
不去我才会后悔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敬致 黄先炳仁者

您好!我们已收到您的报名表格和报名费。谨此通知您已被录取为课程的参加者。

5/4/2008的课程将会在6pm 开始, 请您在515pm - 545pm抵达八打灵马佛青总会会所报到和领取讲义。另外,请您自备文具和笔记本。

如有任何询问,请联络苏伟贤(012-220 0329)。

祝 生活愉快。

佛教学术课程筹委会 合十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今天举家出动,还带上了光宏一道去吉隆坡上课。

6-9pm,听余博士讲了三个小时的课,兴味盎然,超棒!
可惜的是,出席的人数不理想,只有区区十来个人。
讲座开始前,先来个赠送纪念品,不过不是主办单位送纪念品,是主讲人送纪念品——余历雄《师门问学录》。

图片

主讲人一开始就说:
“我向来给讲座,是先写好了文章,有了想法才讲。这一回是应老黄之邀,先讲后写。现在只是列出一个纲要,日后一定要写成一篇文章。这是我个人的学术坚持!”

一开始就让老黄羡慕不已!
学术人该当如此,忠于自己,也忠于学术。
(当然,以他的学识,不准备他也可以讲上15个小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唐代政治与宗教

余老师的讲座分六讲,前三讲泛谈佛教在唐代的地位与发展情况,后三讲则从史书中谈佛教的史料,特别是新旧唐书的比较。

第一讲:隋唐之际、高祖、太宗朝的政治与佛教

余老师分析了隋代二帝(文帝、炀帝)与唐代二帝(高祖、太宗)对佛教的态度,详细说明他们对待佛教的态度与立场的不同。

在这一讲中,余老师较详细的分析了何以史书的记载没有让佛教占有应有的发语权。史书的记载固然不能等同佛教本身的发展,但是,史书的记载却代表着一种发言权。历代史书的记载都是按照王朝的利益来写,是以儒家为本位的。余老师强调了一个例子,史书中有“儒林传”,乃至没有什么大成就的儒生也有“文学传”,这就表示儒家的重要性。如果史书中缺少了这个项目,那就是值得关注的一大问题。可是偏偏史书却未曾让儒生缺席。相反的,佛教僧侣却未曾入传,佛教僧侣仿佛被排除在史书之外了。

老黄在这里故意挑毛病,提出魏书有《释老志》。
余老师回答,“志”在史书中的分量不能等同“列传”。

老黄又挑毛病说,《晋书》有鸠摩罗什传,而且作者对鸠摩罗什也充满敬仰。
这也不能难倒余老师,他说鸠摩罗什也不是编入“列传”(在“艺术”之中),地位也不一样。

至于唐代史书何以没有收录玄奘,这问题老黄曾经与余老师在南京时讨论过,而他也暗示现在有一些新的想法,将会在下来的时段详细说明。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6-04-08 周日 2:12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隋文帝,日本称为“海西菩萨天子”,可见隋文帝以佛作为代言人的形象是远扬的,并不止限于本朝。

至于史书中记载的种种瑞相(异相),则是历朝开国天子都会有的现象。值得关注的是《隋书》是唐太宗时期编订的,是否说明唐太宗也认同这点?

当然,隋代二帝的信佛,并非单纯地要发扬佛教,而是为了维护世俗的利益为出发点的。不过,隋代二帝在看待佛教方面,依然把王法和佛法分开来看待,唐太宗时期则不是这样了。唐太宗是有意将佛法纳入王法之下。因此,当时的杰出僧人法琳,最终难逃被流放四川的命运,并客死异乡。

历史有时候就是那么的奇怪:法琳可说是唐代最善辩的僧人。是他把唐太宗欲与老子拉关系的说法给驳倒的,所以最终才遭到皇帝以行政的权力把他流放。可是,这以后,王法凌驾于佛法之上,倒是显现了一片“祥和”的情况。然而,这种祥和是否意味着佛教的兴盛?这是值得探讨的。
皇帝常常要被那些炼丹的道徒给害死,而唐代更是僧道合作炼丹,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所以我们说:得道高僧被皇帝“整死”,皇帝却要被无道的僧人“整死”。历史就是这样给人们开玩笑。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有两则公案倒是值得关注的:

其一,余老师说有日本学者研究,发现隋炀帝杨广在天台宗经典中发现《大涅槃经》中有那么一段文字,是深为喜欢的。经文是说摩竭陀国的阿阇世王弑父频婆沙罗王是否有罪之说:
大王,眾生狂惑,凡有四種:一者貪狂、二者藥狂、三者呪狂、四者本業緣狂。大王,我弟子中有是四狂,雖多作惡,我終不記,是人犯戒。是人所作,不至三惡,若還得心,亦不言犯。王本貪國,逆害父王,貪狂心作,云何得罪?大王,如人酒醉,逆害其母,既醒寤已,心生悔恨,當知是業,亦不得報!王今貪醉,非本心作,若非本心,云何得罪?
这种说法有助杨广洗脱他弑父之罪,所以特别受他喜爱。

其二,法琳在回复高祖《问出家损益诏》的“沙门去发”的疑惑时,回答说:
于時達量道俗动毫成論者非一,各疏佛理,具引梵文,委示業緣,曲垂邪正。但經是奕之所廢,豈有引廢證成?雖曰破邪,終歸邪破。(《续高僧传·法琳》)
法琳的这番辩论,的确引人深思。
老黄不得不重新评定法琳的《破邪论》。
过去,老黄也赞同显正便能破邪,不必破邪来显正。
可是法琳这种观点,却让人深思。不是么?如果对方根本不信您的经典,您还搬经典来跟他辩论,这岂不是无意义?
记得去年有人著文谈七月是鬼月,马佛青找人写文章反驳。结果某法师搬佛典论证盂兰盆确实是佛教节日。这岂不正是犯上法琳所说的错误?
对方已经搬出萧登福,萧氏为文基本上就否定了许多佛典,现在再搬佛典来论证,不正是为邪所破?
回复

回到 “法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