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学术课程

做学问是件乐事,欢迎各位投入各课题研究工作。

版主: shaoshi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精彩语录(如是我闻之后的想法而已,不代表老师的说法):

(1)学术研究是要探究真相,让学术还原;但是还原之后,却不是要否定之前虚构或想象的创作,否则学术就是一种霸权。我们要分清楚学者之文和
作家之文,学者不必去否定作家的创作。
实际上,小说家之言,往往造成更大的影响力,甚至“颠覆”历史的真实。学者的探究,让事件还原,则是一种责任。

(2)过去有人为了第一部《中国文学史》不是中国人写的而气馁。其实,这大可不必。“争第一”并不能够争出一个道理出来,如果真要争,就要争高度,比看谁做得最好。

(3)人的心理很怪。例如大陆学界有不少人在佛学的研究上都很有成就。从文章看来,觉得这人很有佛教的智慧。但是当得知作者并没有信仰时,态度却来了个180度的转变,认为仔细看下去,文章还是大有疏漏。为什么会这样的划分界限,为什么以这种心态看待问题?

(4)学术研究,不能够只取对您有利的材料。当我们有办法列出更多的材料和例子时,就等于承认我们的“结论”会有例外。这时候,我们不可以将例外排除在外,故意避开这些例外。对我们不利的材料,我们更加应该正视,因为能够化解这种不利的说法,我们的研究将达到更高的程度。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二天的课程上了5个小时的课。

在还没有进入第二讲之前,余老师先续讲第一讲的太宗朝的佛教。帮大家再梳理一些“传说的”“佛典的”和“历史的”记载的异同,并强调了资料比照的重要性。

第二讲“则天、玄宗朝的政治与佛教”是较短的。因为余老师尊重我们先前所说,不谈知识性的,所以省略了武则天与佛教的渊源。
他介绍的陈寅恪的几篇文章,倒是必须一看的,包括:
《李唐武周先世事迹杂考》《李唐氏族之推测》《李唐氏族之推测后记》《三论李唐氏族问题》《武曌与佛教》(皆收录在《金明馆丛稿二编》)

余老师也简略的给大家介绍了陈寅恪,论述他的治学与成就。

第三讲:“东晋与唐代的‘沙门不敬王者论’”

这一讲是比较特别的,因为余老师用了他的硕士导师曹虹教授在《慧远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的材料,给大家分析了慧远法师的《沙门不敬王者论》先后因缘,以及远师的文章内容。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让大家看清楚慧远与桓玄的论辩是在一个很高的层次进行的。尤其慧远的五篇文章,更是富有哲理论证,水平很高。
至于唐代,基于多种因素,王权至上,唐代僧人不再有那么富有思辨的成就,官方对佛教的质疑,也不再是思想层面,而是一些世俗的事项。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为了法情,出卖朋友,没有征得他的同意,把公开信贴上来:
师父及各位同修,

这课程的第一部分已经完成了。比想象中的还要扣人心旋,刺激了脑细胞 。。。。起了很短暂的一刻冲动 - 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念理工科?

想不到先炳师兄的效率依旧,当我还在回着去新加坡的路上(睡得迷迷糊糊时),他已经把笔记和心得贴上法情了:
http://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4420


除了让大家一赌为快,也想提醒大家这周末还有3个课程:

4。傅奕与韩愈(12-04-2008,星期六,7pm-9pm)

5。《旧唐书》中的佛教史料(13-04-2008,星期日,9am-12noon)

6。《新唐书》中的佛教史料(13-04-2008,星期日,1pm-3pm)
据闻新旧唐书是主讲人的专长,应该会更精彩。
别错过了,找多些朋友一起来“沾染”学术的“气息”;还是欢迎报名的!!

也很感激马大毕业生佛友会的鼎力支持!!

志伟合十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图片

以上这两张照片可是在不同的时间拍的,由于大家的表情很像,以致误会是同一张照片。
其实,看大家的神情,可知有多投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周末还有3讲:

4。傅奕与韩愈(12-04-2008,星期六,7pm-9pm)
5。《旧唐书》中的佛教史料(13-04-2008,星期日,9am-12noon)
6。《新唐书》中的佛教史料(13-04-2008,星期日,1pm-3pm)
据闻新旧唐书是主讲人的专长,应该会更精彩。
别错过了,找多些朋友一起来“沾染”学术的“气息”;还是欢迎报名的!!
没错!余老师的博士论文写的是
3. 博士论文:两《唐书》采摭韩愈古文之研究
南京大学文学博士,2004
他对两唐书非常熟悉,要从中发掘材料,是游刃有余的。

谈两唐书的佛教史料,这的确很吸引人。到底两唐书的史家如何看待佛教?他们如此看待的原因又是什么?
这正是我们期待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蠹鱼 写道:我們這兒本來就受漢傳佛教影響甚大,這是沒有甚麼好避諱的,即便是「中國的」或「馬來西亞的」,我們是受其他地方的宗教文化影響是單方面的.除非馬來西亞自創新興宗教,不然哪門宗教不是「外國的」.漢傳佛教,漢魏是一塊,唐宋是一塊,宗教結合政治老早就「現代化」.

我想余先生必定會傾力於則天時代,讓別人讀書來給您分析,多好. :twisted:
呵呵,这回鱼兄可错了。
余先生对武则天没有什么兴趣,所以虽然有个专题是“则天、玄宗朝的政治与佛教”,但余先生只是蜻蜓点水似地带过。
毕竟这个课程不是宗教讲座,不是要告诉我们唐代的佛教有多兴盛,也不是要勾划出唐代的佛教王国,因此,这个课题不是重点。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课程的第一部分已经完成了。比想象中的还要扣人心旋,刺激了脑细胞……起了很短暂的一刻冲动 - 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念理工科?
感谢志伟的回应。

您的感慨我能够领会的。这样的学术交流是很有意思的,可是为什么那么多标榜要从事佛教学术研究工作的人不来听课?
那天听到更叫人喷饭的理由——不少同学要考试。

上了大学研究所,竟然为了考试而忙碌。我没有话说。

也许有些人会说:讲座而已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与其听,不如读,我把时间用在看书上,岂不是多吸收一些知识?
原则上这句话有对的一面,如果有关人士善于选书读。
可是事实却不然,很多时候我们都把时间放在读没有必要的书上面,蹉跎岁月而不自觉。
但是,如果叫他们去支持什么大型讲座,什么so call的研讨会,他们却会乐此不疲。

俗话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当然,这么精彩的一句话已经称为“俗”话了,当然就要俗个彻底。
有一回我给一项辩论赛作总评。下台后,一名老师趋前便对我说了那么一句俗话。
我愕然!
我刚才不过是即兴而谈,没有什么特别。真的抵得上十年的功力?
老黄的话若真的那么有力量,何以每周给大家开讲,反而落个小锚三两只?
所以说我的话可以“胜读十年书”云云,我是不相信的。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出处也并没有那么光彩,不过是一位穷书生得到屠夫的启示,考中状元后的慨叹。
可是仔细玩味这句话,却发现其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忘言还是要言:
知识是可以积累的,看书不过是吸收知识的管道。把知识转为可以运用的智慧,却不是单单看书便可以做到的。古往今来,通过看书边可以得到智慧的人毕竟是少数。像印顺法师当然是个中的佼佼者。我们要将所积累的知识转为智慧,要靠人家“点”。如果真有能够点石成金的“名嘴”,您真会由衷发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慨。

当然,“点”有两种。
如果您积累的知识厚度够的话,那么这一点,也许您便要开悟,从此豁然开朗,万里晴空。
但是,如果您积累的知识还不够,您也需要“点”,因为这一“点”,可以激励您,也可以让您看清楚方向!

余老师的讲座,启发性是很大的。那晚,有人回到家后,给我发了个手机短信:
余老师的课很有启发性,在获得那具体的研究法之余,也对其态度印象深刻,总算不虚此行。谢谢您的大力推荐。
我现在再大力的推荐,特别是那些有志于从事佛教研究的同道,不要再犹豫了,来吧,您绝对不会后悔腾出这七个小时的。
学者讲学最忌重复,多讲几回便要索然无味了。
第一次是最真诚原始的。
那些等待下次的人,也许等不到余老,只能够盼到老黄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 当然,“点”有两种。
如果您积累的知识厚度够的话,那么这一点,也许您便要开悟,从此豁然开朗,万里晴空。
但是,如果您积累的知识还不够,您也需要“点”,因为这一“点”,可以激励您,也可以让您看清楚方向!
有人问:这样高水平的讲座,我去听,不知道听懂吗?
我笑笑告诉他,余老师是讲华语的。
呵呵,如果现在叫您去听德国大师讲课,法国大哲论学,您说听不懂,那当然有道理。再不然,您就是在侮辱余老师,猜想他说话语无伦次,前句不接后句,所以才会“听不懂”。

学习要敢于接受新事物,敢于吸收新思维。
要做到这点,就不要放过那些足于“点”您的谈话。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 我现在再大力的推荐,特别是那些有志于从事佛教研究的同道,不要再犹豫了,来吧,您绝对不会后悔腾出这七个小时的。
学者讲学最忌重复,多讲几回便要索然无味了。
第一次是最真诚原始的。
那些等待下次的人,也许等不到余老,只能够盼到老黄了。
这不是谦卑的说法。
许多学术观念,老黄懂的,也会说。
但是说出来的力量不够,因为自己的学术功力还不够深厚。

余兄不然,他的学术基础扎实,文献掌握的力度够,所以由他来谈学术,随时可以佐以实证,说服力强得多!

再一次,看此帖的人,别忘记我们星期六有约!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别忘了我们今天晚上7点钟有约:

佛青总会秘书处:
No.9, Jalan SS25/24, Taman Mayang,
47301 Petaling Jaya, Selangor, MALAYSIA.

一同探讨傅奕和韩愈二人的反佛有何不同。
回复

回到 “法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