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学术课程

做学问是件乐事,欢迎各位投入各课题研究工作。

版主: shaoshi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呵呵,今天的课帅呆了!

诚如余老师所言,上个星期谈的是佛教典籍的材料,这个星期则是谈世俗的史书里头的佛教资料。
由于谈的是余老师专业的东西,所以他讲得口沫横飞,神采飞扬!
当然听众也听得陶醉其中,浑然忘我。
会后老黄说:这堂课余老师说得精彩,不但因为是他的专业领域,更因为他下足了准备功夫。不但丰富了大家的知识,还“金针度人”,给大家提供了不少学术研究的概念与方法。
然后,老黄要求大家来个合影: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今天的课,余老师先引述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范毓周先生的话与大家共勉:“不要迷信古人,不要迷信老师,不要迷信自己。”这其中尤以“不要迷信自己”最为警惕。

我们在看古书,会因为对古人了解而向往,因了解而同情,因同情而迷信,乃至处处袒护他。结果要因为迷信古人而迷失在资料里头。这是应当引以为惕的。

学习当然要有人引导。但是,却也不可以因为有人引导,我们便迷信老师。当然,老师授业是诚恳的,他必然是把他所知道的倾囊相授,希望传递学问。可是,老师对某个课题,却可能没有意识到有问题。所以,我们要思考,不要全盘接受,更莫要迷信老师。

老黄按:佛教界许多人迷信印顺法师,仿佛印老就代表一切,提出印老书中的观点就认为万全了。我们的确该学习“不要迷信老师”。

至于自己,这一关最难过。
因为下了功夫,自己便要相信自己的研究是对的,一些细节就没有仔细去审查检核。结果往往就是这种迷信而犯了错误。
我们不是常常犯这样的错误么?一个常见的汉字,也许我们会写错、读错数十年呢!这就是过于迷信自己带来的。

余老师特别欣赏“不要迷信自己”这句警言。
他说,他讲课也会引此为惕。
话说出来了,因为是自己思考过的,所以便要相信自己。但是过度的相信自己却可能要犯上迷信自己的盲点,看不清事实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 由于谈的是余老师专业的东西,所以他讲得口沫横飞,神采飞扬!
呵呵,有图为证: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两个星期,15小时的课程。
老黄都赶那往返五百多公里的路程,为的就是听余老师的课。

在南京求学期间,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我们的“好”就是建立在论学之中。
老黄的底子没有余老师的扎实,所以许多事情都得向他请教。
每回请教,他也不厌其烦地给予讲解。
最喜欢听他说学术动态、学术人语、治学方法与态度,听后总是获益良多。
坦白说,老黄的理解力不会太差,孺子可以教,所以余老师传授的,老黄大致上都能够吸取,只是等待时间来考验功夫。也许就因此,余老师更乐意和我谈学问。

回国以后,这种“耳提面命”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渐渐的,自觉也越来越面目可憎,没有了学术的感觉。现在真要去找个题目来写,恐怕也心有余力不足。

我学的是硬功夫。硬功夫需要时间的磨炼。老黄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在腾出时间去练功夫。
所以,面目可憎是必然的结果。

这一回,得以静静地坐在一旁听课,时而还冒充点评人点评一下,还真享受。
享受之余,真有拾回南京求学时候的感觉。
余老师的课,深有启发,引人思考的问题很多。当中也启示老黄不少可以再进一步探讨的学术课题,以及可以采用的方法。

与上周回来时一样,身体虽累,心里却还是暖洋洋、炽热的。
很想丢开学生的作业,丢开驾驶盘,把自己书架上的书搬下来研读!
回复

回到 “法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