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歷史慕羽:沈慕羽國際學術研討會”有感

做学问是件乐事,欢迎各位投入各课题研究工作。

版主: shaoshi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诸位同道:

我们支持敢怒敢言的作风,也支持理性的讨论,但切莫只是为了批评而批评,在没有论据下就批判某人如何如何,乃至用过重的字眼给某人定罪。
咱都是读书人,批评他人该有个分寸,不要落个泼妇骂街,人身攻击的卑劣作风。
希望大家自制。

谢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勁草 写道:对于弟子是否必然尽如师的问题,我还是不能认同彼得兄的见解。我仍不愿意认定当贼的老爸生出来的就必然是贼子贼孙。这种类似以血统来判定个别人学品的认知方式,应该谨慎堤防,以免错怪良人。
我同意这种说法。
彼得兄的论调太过情绪化,有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之嫌。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这点相信大家都同意。
勁草
帖子: 4
注册时间: 25-12-09 周五 3:50 pm
来自: 魔域

楼主所言甚是。在下发表的帖子中或有用语过重的情况,只因在下年少无知,不懂拿捏分寸,所以才有过火的言论,以后必会更加谨慎小心遣词用字,以免成法情的诟病。
疾風知勁草,版蕩識誠臣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勁草 写道:黄氏近期确实为马华前总会长黄家定著书站台,此举对于我这种见着马华中人就展示自己有“中指”的人来说,当然是不以为然;然而,正值此时马华党内牛鬼蛇神各展神通之际,黄氏贸然为前总会长说话,当中是否另有意图,就真的不得而知了。反正,黄氏的那本著作我是提不起劲也不舍得花钱去买来看的,由于没读过,也就不能再多说些什么。
这个说法,我也同意。
我国向有一种陋习——一犬吠声,百犬吠影。
劲草兄的做法比较客观公允,既然不屑看相关著作,就保留批评,让那些有看的人去批评吧!
头像
清輝
帖子: 22
注册时间: 19-12-09 周六 8:21 pm
来自: 在動物園上班、娛樂圈兼職

勁草 写道:……对于弟子是否必然尽如师的问题,我还是不能认同彼得兄的见解。我仍不愿意认定当贼的老爸生出来的就必然是贼子贼孙。这种类似以血统来判定个别人学品的认知方式,应该谨慎堤防,以免错怪良人。
我贊成這點。弟子必如師,有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味道,遇羅克《出身論》反對的,就是這個。
我甚至妙想天开,怀疑公开指责黄氏论文的清辉兄,会否就是黄氏门下仍有学术坚持的一份子?不知这一点,清辉兄方不方便出来澄清证实一下?若真如我所想,便证明了良知未泯者仍大有人在,事情应该加以区别来看待。谨此议论一番,下次再续。
勁草兄這真是太幽默了,我雖在個別場合見過黃氏,但沒上過他的課,怎麼能算是“黃氏門下”呢?這絕對沒有甚麼“方不方便”的。
“理解……是要有意識地檢驗和承擔歷史事件賦予我們的重任——既不否定它們的存在,也不卑順於其沉重性質,似乎事實上發生過的一切都衹是歷史的必然。總之,理解意味著不先入爲主地、認真地面對並對抗現實——不管它可能是甚麼,或曾經是甚麼。”
头像
清輝
帖子: 22
注册时间: 19-12-09 周六 8:21 pm
来自: 在動物園上班、娛樂圈兼職

老黄 写道:诸位同道:

我们支持敢怒敢言的作风,也支持理性的讨论,但切莫只是为了批评而批评,在没有论据下就批判某人如何如何,乃至用过重的字眼给某人定罪。
咱都是读书人,批评他人该有个分寸,不要落个泼妇骂街,人身攻击的卑劣作风。
希望大家自制。

谢谢!
老黃先生教訓得是,清輝若有不妥之處,萬望海涵。
“理解……是要有意識地檢驗和承擔歷史事件賦予我們的重任——既不否定它們的存在,也不卑順於其沉重性質,似乎事實上發生過的一切都衹是歷史的必然。總之,理解意味著不先入爲主地、認真地面對並對抗現實——不管它可能是甚麼,或曾經是甚麼。”
头像
清輝
帖子: 22
注册时间: 19-12-09 周六 8:21 pm
来自: 在動物園上班、娛樂圈兼職

我国向有一种陋习——一犬吠声,百犬吠影。
劲草兄的做法比较客观公允,既然不屑看相关著作,就保留批评,让那些有看的人去批评吧!
此句讓我想起陳寅恪先生的風骨。
“理解……是要有意識地檢驗和承擔歷史事件賦予我們的重任——既不否定它們的存在,也不卑順於其沉重性質,似乎事實上發生過的一切都衹是歷史的必然。總之,理解意味著不先入爲主地、認真地面對並對抗現實——不管它可能是甚麼,或曾經是甚麼。”
板荡
帖子: 8
注册时间: 29-12-09 周二 5:29 pm
来自: 夜郎

本國學術界的種種現象,或可寫成另外一本『學界現形記』。前年閻連科在他的《風雅頌》中不無戲虐極盡調侃地暴露了大陸學界的怪現象,看完後,衹覺得裡面的很多描述,均適合在本國移用。

至於本國政治,本國的所謂華人社團的代表,雖然不盡人意,惹人詬病,然而,這一切,衹能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代表)。所謂知識分子的良心嗎?關乎切身利益的才有良心可談,不然,一切免談,尤其在這學術政治化的年代。從小婊子玩成大婊子後,就可以立牌坊了。
头像
清輝
帖子: 22
注册时间: 19-12-09 周六 8:21 pm
来自: 在動物園上班、娛樂圈兼職

板荡 写道:從小婊子玩成大婊子後,就可以立牌坊了。
?此句何解?
“理解……是要有意識地檢驗和承擔歷史事件賦予我們的重任——既不否定它們的存在,也不卑順於其沉重性質,似乎事實上發生過的一切都衹是歷史的必然。總之,理解意味著不先入爲主地、認真地面對並對抗現實——不管它可能是甚麼,或曾經是甚麼。”
Petertan
帖子: 11
注册时间: 31-08-09 周一 6:13 pm
来自: 臺大

總之,黃文斌此人附庸政治,向那些政客獻媚就不是什么好東西!這樣的人干脆去搞政治算了,不要再做這些垃圾文章來貶低馬來西亞學術界了。 聽說他過去的老師還是一位儒家的倡導者,不知老師看到教出來的學生變成這樣一個沒骨氣的家伙時會什么感想? 我不是要對人,而是人和事往往分不開,不會做人,自然也不會做事,更甭說做什么學問!給他教到真是家門不幸,這種人等馬國的那個XX黨倒了也該一并被批斗!

彼得君我就是看不順眼那些政壇的小丑!很惡心,大家心照不宣,也不必為黃XX辯護了!無需假情假意,真性情些唄!
回复

回到 “法情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