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21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4月16日(星期五)

开始忙ISO的文件工作了。

11.00-12.00:补课,主修班的散文课,继续谈《赤壁赋》。

办完开车回关丹。
疫情好像又告急了,每天确诊人数破2千人了。
看来又会封锁城镇了。

“渐修顿悟”系列之118,准备写——事出必有因
想写此文不过是想把佛法落实到生活中。
因果一点儿也不神秘,就在寻常百姓家。
凡事都有因,无风不起浪,因果在在存在。


4月17日(星期六)

今天的文章倒是用了不少时间。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98——不教是为了教

这是近期来的想法,不要在课堂上有“教”的感觉,不管对自己活或是学生,应该都是如此。
是在学习,共同学习。
何德何能为人师?
不教之教,才是上教。

明天要讲课,下午开始准备。
“休息”了一段时间,反而不能熬夜了。
2.10am实在熬不住,躺在地上小睡一会儿,3.30am起来。
想继续工作,却又迷迷糊糊的。
4.30am过后才渐入佳境。


4月18日(星期日)

中午到佛教会去。
2.00-4.00pm:讲课,谈儿童文学。
图片

被拍到一张趣味照片:
图片

过后到办公室处理会务。
约5点离开时,上线参与菩提工作坊的结业礼。

今晚本来要开儿协的会议,不过因故展期。
8.30pm开车回立卑。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4月19日(星期一)

9.15-10.15am:在中华小学视察芳瑜教学。
10.15-11.15am:薇妮

和他们讨论后,1点钟回学院。

2.00-4.00pm:给海归上课,谈儿童观。

从这个星期开始,我每周的课增加到20小时。
扣除我出外看实习的时间,要给学生补课,估计每周至少会上25小时课。
图片

晚上回学院处理ISO的文件,清晨4.30am才回家睡觉。


4月20日(星期二)

下来三天是ISO auditing。这次采用EOMS的形式。
10.00am开幕。
图片

本来以为可以开小差上课,但因为是新的任务,要好多点时间看同事的文件,所以还是狠下心不上课。
11.00am-4.00pm:就在会议室看文件和见同事。这回我负责看的是伊斯兰和道德教育系的文件。
见了两位同事。
原来他们的节数也很多,难怪把道德教育推出来。

晚上8-10pm:补课,道德课,跟学生谈何谓价值(NIlai)


4月21日(星期三)

上午继续和伊斯兰系的同事谈文件的整理。

下午开始开会讨论结果。
奇怪的是,原本应该是马兹达讲师负责主持的,他却交给副院长主持。副院长是行政主管,是被audit的对象,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结果他不但出席,还当了主持。
图片

我提了一个“怪”建议,给中央一张红牌(NC),因为讲师人数实在不足,像伊斯兰组的讲师,每周22小时的课,还要兼任学生会训导组主任的工作。
其实这是马兹达暗示我可以这样提的,过后他们才斟酌是不是要这样做。
我提到后面时强调:工作一定要做好,但作为行政的也该注意讲师的健康与福利。同事们拍烂手掌。

不过最精彩的还是郑讲师提出的学员实习期间被召回来参加BIG课程。这个课题引发激辩,很多讲师都参与。但是主持会议的副院长一直袒护课外活动组,认为他们有权这么做。

最后两个课题还是不了了之。

会后,继续忙着补课。
6-8pm:副修班的,谈全握学习。
8-10pm:道德课,继续谈价值。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4月22日(星期四)

早上8-10am上课,听同学们谈《滕王阁序》。
8点半,被召去会议室开会,继续讨论稽查的结果。

11.00-11.10am:学院响应号召,进行10分钟阅读时间。当然是做样子的。
11.00-1.00am:道德课,学员报告他们的课业。

11.30am:到讲堂去参与ISO闭幕式。
图片

这回主席负责报告了。

下午继续上课,副修班,3-5pm。


4月23日(星期五)

可以出外公干了。
7.30-8.30am:在文德甲二校看欣婉上课。
9.00-10.00am:雪琳上课。

11.00-12.00noon:国小组的讨论散文,《滕王阁序》

今天到文德甲有让潘副知道,结果她准备了好些东西给我吃。南瓜粥、越南春卷。
翠瑛也准备了粽子和炒面。

本来早上在会议室想吃的,但两名护士来给学生做体检,不好意思在她们面前吃东西,斋戒月。
结果等他们离开,已经10点多了,我才吃“早餐”,“午餐”就留给实习生吃了。翠瑛叫食堂准备了咖喱饭。

今儿还真像在学院“野餐”,吃得太饱了。

1.30pm开车,2点在车上听学生报告《哀盐船文》。
3.30pm到关丹家里,开麦评课。

今天准备写“渐修顿悟”系列之119——我们理解的是不一样的


4月24日(星期六)

早上去维修车子。
换了四条轮胎,也把那天撞破的后面大灯换了,耗了约1200令吉。

修车时在楼上写文章。
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99——介绍法情学堂

下午2点,到佛教会去。
面试一名申请会计工作的女子。
也和秘书处讨论GHL的事情。


4月25日(星期日)

11点到佛教会去。
和师父讨论卫塞节的流程:
图片

过后,和师父、会长、众理事一起去看工地。

4点45分才回家。

晚上8.30,儿协线上会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4月26日(星期一)

昨晚没有回立卑,因为今天准备到文德甲一带视察实习生教学。
5点半开车出发。
7.30-8.30am:到姚贞暖华小视察田慧晶教学。
10.00-12.00noon:在姚小图书馆给副修班上课。当然是用自己的data。
12.00-1.00pm:看欣融教学。

过后,去文德甲纯源素食馆吃午餐。然后下榻酒店。
2.00-4.00pm:在酒店给海归上课。
6.15-7.45pm:线上和实习生讨论他们的教学。

忙碌的一天结束。


4月27日(星期二)

7.30-8.30am:到淡马鲁启智看友霖教学。
8.30-9.30am:换课室,看嘉琪教学。
9.30-10.30am:启智梁佩菁副校长带我到学校附近的餐馆用早餐。
10.30-1.00pm:和学生讨论教学。

过后,懒得吃午餐,开车回立卑。
到家后煮方便面吃。
发现家里带来的糙米生了好多米虫。拿到外面晒太阳。
不搬出来还不晓得,米虫数以万计。
太多了,结果舍弃这些米。

8-10pm:回学院,给学员上道德课。


4月28日(星期三)

这三天其实学院在进行研究课题的报告,因为实在排不出空档,所以照样出外看实习。
图片

10点钟,再出外,去中华小学看实习生教学。
11.05-12.05pm:看薇妮教学
12.05-1.05pm:看芳瑜教学
图片
和她们议课后,回学院工作。

8.00-10.00pm:选修课补课,道德教育。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4月29日(星期四)

昨天确诊人数已经攀上新高,单日3142宗。
陆续传来学校关闭的消息。
实习的视察工作可就更加紧张了。

今天是公假,可兰经降世日(Nuzul Al Quran)。
原本的Inovasi报告,也展期到5月。
学校没有上课,不能出外视察。
但线上的课照常。

9.00-12.40pm:和主修班同学讨论散文《与妻书》。本来是到11点的,但同学们说继续讨论,不想再哭第二次。还真投入,读林觉民的信感动得哭了。好!就任他们继续谈。
11.00-1.00pm:用手机上线,听选修课的同学报告他们的计划书(课业之一)。

2.00-4.00pm:和副修班同学讨论识字的规律。这是最后一课,过后学生要求开镜头拍张照片留念。
图片

晚上回到学院出考题。凌晨2点半才回家。


4月30日(星期五)

早上5点半开车,去文德甲二校。
7.30-8.30am:视察欣婉教学
9.00-10.00am:视察雪琳教学

下午,校长约了几位副校长、导师、所有在这所学校实习的学员,到”四季“用餐。
图片
图片

3.00pm离开,不过我在文德甲留宿,因为明天要到士拉央医院去复诊。

”渐修顿悟“系列之120,准备写——事无不可对人言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月1日(星期六)

昨晚早睡,因为一早就开车,工作一天后累了。
今早提早起来,先写文章。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300——这是另一个开始
写作此文是应运教育部宣布取消UPSR考试而写。是喜也是忧。
喜得当然是我们一向都反对小学阶段进行这种总结性评估考试。
其实,这项考试对全宿学校最有用,其他不作升学用途,也不影响中学的去向(只有少数地区仍有控制性收生的做法),为的是什么?
我们更加提倡形成性评估,注重孩子们的学习。
让assessment作为learning的要求,而不是learning的定位考核。

忧的是之前我和教育部副部长办公室合作,在国内做了几场的讲座和培训。
我觉得在各个方面(学校、教师、家长)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很难接受这种改变。
许多学校把课内评估当成是另一种测量方法,换汤不换药。
一些教师则认为考试才会激发学生学习,没了考试,学生会因此失去奋斗的方向。
家长则在乎孩子学习的成绩,认定课堂评估无法让他们知道孩子学习的进度。

所以,到后期我有点意兴阑珊,光宏和诗蓉依然热情十足,并建议一种可操作性的模式来推广课堂评估。
我是不太赞同这种做法的。但还是和他们一道跑码头。我给校长们讲课,谈AI时代的母语教育。

说另一个开始,是提醒大家要认真看待这次改变,寻求教育的突破。

9点钟出去吃早餐,顺便打包两个粽子,准备午餐吃。
回到旅店把文章写好发出。
12点离开,赴士拉央。
先下榻医院附近的旅店。

过后休息一阵,便开始备课。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5月2日(星期日)

一早便过去医院。
把车子停在上回黄副校长停车处。
今天是星期天,没有门诊病人,有很多停车位。

上回一名印裔护士提醒我,今天是星期天,我得在紧急部门处登记才能住院。
但我到紧急部时,他们却叫我回去专科楼。
于是我又走过去泌尿专科部。
原来他们星期天照常上班。
登记后,我被安排住9B,上回是9A,同一层楼的另一方向。
房间倒是相似的:
图片

安单好才10点,可以继续备课。
上回入住后第一件事便是做SWAB测试。
我问护士,她们说已经打电话告诉医生,等他们来。

1点,我和智勇、阿豪试音。
阿豪建议我把ppt传送给他们,我依然可以遥控。
一切看来可行。
图片

2点,讲课。一开始就感觉不顺畅,怎么我控制不到ppt?
真糟糕,这会影响我的心情。

本来就是要让大家看看我最新潮的服装,不说破。
但后来护士竟然来量血压。
我和她的对话在空中播放出去。
(其实我有交待他们4点后才测量的)

图片

讲完课,因为不是在家里,无法马上就寝。
不过,毕竟是“病人”,躺在床上是特权。
所以就赖在床上,半睡半醒。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月3日(星期一)

昨晚睡着后,半夜被护士叫醒,取尿液样本。1.20am。
为什么是午夜取样本?

住院期间是要早起的,因为护士一早就会到来。
正好,作息正常,我就起来做早操。

7点就可以用早餐。
护士来量血压,还是偏高,160+

下午1点,护士叫我换上沙龙,披上手术服(后面系带),然后躺在病床上。
她们推我去手术室,像第一次住院时一样。
不过这次全程是清醒的。

在手术房外还得等候,护士会来量血压,这次降了,145,因为有吞药。
医生说血压必须在150以下才可以接受激光打击。

这次接受的是“体外冲击波”击石术(ESWL, Extracorporeal shock wave lithotripsy) ,仰卧在手术床上,接受激光击石约40分钟。不会疼痛,感觉就是像有人用金针轻轻刺腰部皮肤,滴滴滴响的。
详细说明请看:
https://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 ... 5#p1216495

3点半回到病房。
医生说石子排出时,或许会刮伤输尿管和外道,因此尿液会带血。
但我没有这些症状。


5月4日(星期二)

同样是大清早起来做早操,然后看护士整理床铺,清洁工来打扫,吃早餐。
11.30am,一名护士来带我下楼去照X-光。
住院的病人不必排队,所以很快做好。
自己走回去。我告诉护士,ESWL不必躺在病床上推去手术室吧?我可以走动。

我发现这次供餐的应该换了人,食物不好吃了。
护士说这是因为病人投诉,所以换了。
原来换是换个更不好的。

图片
图片

住院期间,带着电脑,可以继续工作。


5月5日(星期三)

早上8点,医生过来问我ESWL后如何,有没有感觉有石子排出来。
我说没有特别感觉,只是最初一两回尿液带血。
医生说他看了X-光片,石子有裂痕,但是还没有击碎。
他说待会儿再去一次,加大力度。

9点,第二度去手术室做ESWL。
这次是坐在轮椅上,护士推过去。
没有上回躺着被推去般恐怖。

这次果然是加大力度,感觉刺痛也比较大。

10点半回到病房,看嘉琪教学。
淡马鲁启智小学因为有确诊病例,学校关闭,实习生线上教学。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月6日(星期四)

早餐后吃了药,线上与学生讨论散文。
8-11am:讨论钱钟书的《窗》。
2-5pm:讨论余光中的《地图》。

中午12点半,到楼下照过X-光。

晚上,碧云帮我代课,给海归上儿童文学课。
以前都是她上的,所以驾轻就熟。


5月7日(星期五)

8-10am:给海归上课。
期间,大医生来过。他叫随行的医生给我展示手机上的屏幕,说石子已有裂痕。但是还得再敲击。他说我可以选择要不要再做ESWL。天!我敢选择不么?都来了。
于是医生说下午再去敲击。

10.30-11.30am:看慧晶上网课。
11.30-12.30pm:看友霖上网课。
12.00-1.00pm:看欣融上网课。
时间有点重叠,不过有电脑和手机,可以同时看。

2点半才坐轮椅去手术室。
不过,这次等很久。有个急病患插队。
还真担心做不了的话,下周还得在医院度过。

4点20分,终于可以进入手术室。
医生好像很急,仪器还没有安置好,就听到敲击声了。
这次只敲了35分钟,不过感觉是强烈得多,差点忍不住要喊停了(开始前医生说的,只要我举手,他们就暂停,可能会给我吃止痛剂),医生却从控制室出来,敲打也停了。

医生很高兴宣说这次石子击碎了。

回病房后,本来还想做些事情,但感觉不适,于是小睡。
起身小便,这次终于带血。
不过两次后便恢复正常,但没有感觉有石子排出。

晚饭后,也是躺着不起来,感觉发骚,哦,不,是发烧。
护士过来量了体温,37.3度,可以接受的体温。
我讨了panadol,但只吞了一颗便睡觉。

今晚最乖。

“渐修顿悟”系列121准备写——见山还是山


5月8日(星期六)

早上醒来后,感觉身子好多了,没有晕眩的感觉。
大医生到来,我问可以出院吗?他说可以,不过还得另外排期到来。
我没有带上本子,护士说过后电话和我联系。

中午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301——实习生怎样才算优秀
写作此文,是因为我推荐的两位可以给予特优表现的实习生,学院竟然还要安排其他讲师复核。这是前所未有的。我在师范学院30年了,对于实习特优还是抓得比较紧,也知道实习生该具备什么条件才算特优。我不是只凭一两堂课断定,也不是只从其他报告来判断。我相信除了假期班的学员,其他在我手上得过实习特优的,都是继续优秀的。

等到下午,才有另一名医生到来交待我出院后的事,例如若身体不适该怎么办,也给我一些药物。
4点钟才下楼办出院手续。
这次给我看账单:
图片

果不其然!如果不是因为公务员享有福利,这次钱包可要大出血。

自行开车回家。
在莪唛收费站路检,医生看到我的账单也吓了一跳。

回到家,晚饭后备课。
2点半倦极,小睡一阵,5点钟醒来继续备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月9日(星期日)

话说昨晚实在疲倦,2点半小睡了一阵。5点起来继续备课。
10点钟,到佛教会去。
约了图书馆筹备小组开会。
图片

丽霞找了一位学生家长帮忙设计。她的建议如下:
图片

不过我们不太同意。我们只想做靠墙的固定的书架而已。也就是设计柜台处。图书馆的另一端是放空,日后可以进行活动,需要的话,则用流动书架。
设计师也爽快答应尝试。
就那么巧,总务周帅玲的家里装修,内部设计也是她做的。

这边厢开完会,11点又赶赴会议室开理事会议。
图片

这是会员大会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了。

没有吃午餐,便上三楼上课。
谈寓言:
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开常务委员会会议,主要处理佛教会的工程事宜。
这段时间进行工程,可谓一波三折。还好万事有拿督扛着,可以顺利进行。
今天再讨论几个主要设备和地点的使用,包括图书馆、展示厅、直播室等。

7点半才回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65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月10日(星期一)

没有回立卑,因为疫情似乎又告急。
连日来确诊数字已从2000提高到3000,7-8/5还高达4000多了。
下午首相宣布全国再进入行管期。(3.0?)

图片
《东方日报》 写道:慕尤丁今日发文告宣布,全国禁止跨县和跨州,但紧急情况、医疗、工作、经济活动、接种疫苗和相隔异地夫妇,可以例外。

他也说,禁止一切形式的社交聚会,包括宴会,婚礼和订婚仪式、祈祷、晚宴、生日庆祝活动,以及政府和私人的聚会。

另外,他称,也不允许任何形式的研讨会、会议和面对面会议。

他表示,所有教育机构必须关闭,但是参加国际考试的学生除外。
2-4.00pm:海归合班上课,给他们讲解儿童文学的课程内容和评估方式,也谈童诗。
其他时间为开放大学准备考题。


5月11日(星期二)

今天给海归线上讲课4个小时(8-10am;2-4pm)。
也是合班,因为是我讲,他们听。
给他们谈的就是人工智能时代的语文教育。
目的就是要看看马来学生是不是也认同我的观点。
结果是正面的。

图片


5月12日(星期三)

8-11am:海归第二班的课,谈童诗。分班,方便和学生沟通。
11-12noon:海归第一班的课,也是谈童诗。

一连上了四个小时的课,用了午餐,还真需要午休了。

下午开始阅卷,某大学的。


5月13-14日(星期四、星期五)

从昨天下午开始,延续这两天,都是在阅卷。
线上批阅是比较耗眼力的,进度不是那么理想。

“渐修顿悟”系列122,准备写篇悼文凭吊慧海法师——敬悼慧海法师

图片

5月2日,也就是我住院那天,传来信息,慧海法师于清晨6点多安详圆寂。
认识慧海法师,也非常敬佩他的魄力,一心为佛教的发展而努力。
撰文向他致敬是应该的。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