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结石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020年10月13日,在维纶的协助下,我到劳勿Dr Ng的诊所去。

事缘近期常有胸口作疼的毛病,且有轻微呼吸困难的症状。
听同事们(我的系主任和教育系的Hj Mazda)都推荐Dr Ng,所以我申请一天假期,屠妖节前夕去看病。

医生看看我,很有耐心地和我聊天,他说以他的经验判断,我不是心脏病。
原来他是心脏科专科医生。一切设备都有。
他给我做心电图,给我做运动负荷实验(跑步机),最后再做超声波扫描(Ultra Sound)。

结果,果然如他所言,心脏没有问题。
但,最后扫描时,他顺便扫了其他内脏,肝胆都ok,偏偏最后左边肾脏被发现结石。

哈哈,这回修行有成,有舍利子了。
医生说要取出。
给我两个建议:
1)他推荐到士拉央医院去,最好的泌尿专科医生都集中在那边。但是政府医院可能会排期很久。
2)他有朋友的技术也很好,但是私人诊所价钱会很高。

最后,我接受他的第一个建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在老同学潘强华医生的安排下,11月20日,我到士拉央医院去。

6点就开车出发。
到了以后,在黄耀民副校长的介绍下,把车子停在对面的商场外面。
下载Smart Selangor泊车。

这个时期上医院是怕怕的。
不过这里还是比较严谨把关。
图片

等候好久:
图片

年轻男医生一见到我,都选择和我说华语。
有点纳闷。后来才发现我的T-恤可是写着中文。

医生建议我到外头做CT-scan,以便他们知道我的石子到底在哪儿。
他说如果我可以快点做到,就可以快点帮我排期处理。

好吧!我回关丹后,第二天就到DMMC私人医院去。
在Mr Tam和Dr How的安排下,早上9点便成功做CT-Scan,价钱很合理,不到RM400.
得让膀胱聚满水。

结果如下:
图片

看来修行真的得力,好多舍利子。
左边输尿管有一颗约2cm的,肾里还有6-7颗较小的,最大0.6cm。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再次和士拉央医院联系,排期12月1日过去。
潘医生吓我今年的生日恐怕要在医院度过了。

同样是6点钟开车,从立卑过去。
也是把车子停在Selayang Point。

医生不是上回当华人医生,是印度西施。
她看了Ct-scan胶片后,出去咨询大医生。
回来后告诉我:“你这个情况,我们建议你开刀取出石子,因为输尿管那颗石子很大,激光扫描击不碎。”
我当然只有听的份儿。

由于新冠肺炎肆虐,医院很忙,只好排期明年3月31日才住院。

过后,医生叫我去“订房”,准备住院的。是去麻醉部门安排的。
也要到楼下去上缴Ct-scan的胶片,以便医院将它转为电子存档。
最后则是去药剂部门拿药。

两种药,Utix利尿剂,每天餐后冲水喝一包,一天三次。
Tumsulosin hydrochloride,网上搜索,这个药物可以帮助肾结石排出,目前的证据显示对较大的肾结石效果较好,此药品是口服。一天一次。会有副作用,如晕眩、头痛、失眠、恶心、视力模糊及性欲减退,或姿位性低血压以及血管性水肿(angiodedma)等。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29日,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原本排期12月31日的手术,要挪后一周。
还好有电话来,我竟然忽略了这个写在簿子上的约会。

2021年1月7日,早上七点半便到医院去,照样上四楼看泌尿专科。
护士叫我到楼下日常护理部(Kompleks Rawatan Harian),准备做一个叫做stent的手术,只要1小时。

约10点,护士给我一套衣服换。
图片

不久,就直接上手术台。
这次,主治医生是印裔男的。他先跟我解释大概的情况。
图片

我的左边肾的输尿管阻塞了,这影响到左肾的功能。现在只靠右肾操作。按理是要尽快排出石子,但因为疫情,排期到3月尾。他们还是怕我的肾功能受损,所以给我装个支架stent,让左肾可以继续排毒。
医生说,待会儿是从我的尿道插入管子,会很不舒服和疼痛。

解释完后,手术便开始。我像产妇般被系着双腿,打开让他们安管。
一名马来女医生动的手术,印裔医生在旁指导。管子进入体内后,有扫描镜头,所以屏幕上是看到里面的情况。

被折腾得痛不堪言。不过还是忍住,只是尿液就忍不住,会不断排出。
约20分钟后搞定。我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医生告诉我可以回家了。
我去换衣服,排尿时全是血水,吓坏我。医生说正常的,过一段时间就好。
容淑维
帖子: 1786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黄讲师,照顾身体。
少熬夜,多喝水,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祝黄讲师早日康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3月9日,再赴士拉央医院的约。
今天只是去麻醉科见医生。

一早过去,也是要等候。
10.30am终于见到医生。
她拿出一份文件,跟我解释麻醉的情况。
有半身麻醉,全身麻醉。
她说依我的情况应该是半身麻醉,也就是在脊椎骨注射,下半身会暂时失去知觉。

不过,一切还是要等医生做最后的决定。

签署了同意书后,我便会立卑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3月29日(星期一)入住医院。
车子交给侨民华小副校长黄耀民。
他还给我准备了早餐和两个水果。
车子开到我的学生谢月宝家里去停放。

9.00am入住。
图片

公务员的福利甚好。
我被安排住在单人房,一个床位,有浴室,没有电视。
对我来说,真是最好的“关房”。
一天四餐,早上7点,中午12点,下午3点,傍晚7点。
图片

糟糕的是,护士多次量血压,都是偏高。
上午竟然是182,下午145,晚上162.

住院后,医生马上给我做拭子检测(Swab test)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二天在医院。
护士到来的作业:
1)注射anti-biotic,一天四次。手掌背。
2)配药,一天三次。包括我忘记带出来的Utix和Tamsulosin。
3)量血压,也是一天三次,早上七点、下午四点、晚上十点。

第三天,医生决定给我吃降血压的药——氨氯地平(Amlodipine)5mg
这是我最不想的,这时期却乖乖就范。
新冠肺炎的报告通过网络告诉我是阴(negative)。

第四天,本来应该动手术的了,医生前两天一直说士拉央医院因肺炎的关系,(泌尿专科)手术室比较紧张(之前曾有医生打电话来叫我改期,我问是什么时候,她说8月。我不肯,这次是“赖死”“硬闯”的)。目前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四进行手术。这个星期四有个大手术,估计会4-5小时,因此我的手术应该派不上,要等到下周二。不能回家,要不然防疫措施得重新开始。

第五天,留院。降血压的药,份量提高到10mg。
医生来巡房(每早都有,一名大医生,跟着很多位年轻医生)时,说明天可以动手术。医院特别安排星期六加班,半天。
晚上医生来跟我解释会动的手术。但是又说明天一切交给操刀的医生决定。

第六天早上9点换衣服躺在病床上被推去手术室。
被告知会全身麻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昏迷失去知觉了。

12.50pm醒来,已经回到病房。
但是还是昏昏迷迷的,继续睡觉。
3.30pm才醒来,发现身上有两个管。一个是输液的,一个是输尿的。不能自由走动了。
取回手机跟家人报平安。

第七天早上10点,再被推去照X-ray。
11点回到病房,全部管都拔掉。护士动手,简易。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八天,4月5日,早上医生到来跟我解释这次的手术。
我似懂非懂。
过后谷歌搜索,才知道是做了一种叫“输尿管镜”的手术。
大概就是这样的:
据医生说,他们前天用激光击碎输尿管的石子(约2cm),吸了部分出来,但有些回流到肾脏。
肾脏里残余的石子,会再排期取出。下一次是不会损伤我的身体的。体外手术,叫ESWL。
医生也告知我,里面的支架管换了。
谷歌之后,知道早前的支架是肾到膀胱的输尿管的替代;现在的是尿道。所以,这段时间,我的尿液常常会失禁,如果你们看到我突然跑厕所,其实就是因为尿液要出来了。

医生也给我一封信,要我到附近的医药中心测试高血压。
其实,我每天吞降血压的药,有副作用,全身会发痒。
在潘医生介绍下,我到药剂坊买了止痒药 Cetrizidine,傍晚吞食一颗。有效。

当天下午,我办理出院手续,便开车回关丹。
医生给的病假到9/4/2021,看来是要我好好休息。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士拉央医院排期2/5/2021再回去做ESWL(Extracorporeal shock wave lithotripsy)。

ESWL是这样的:
中文称“体外冲击波”击石术是一种无创性(就是不用开刀,也没有从尿道插入)和手术疗法的新型运动系统。
常听人说用激光击石,然后让碎石随尿道排出,就是这一种方法。

我2号(星期天)入院,3号下午去做第一次,4号照X-ray后,医生要我5号早上再去做第二次。
每个疗程大概1小时。
治疗时,我仰卧,手放在头部上面,耳朵一直听到敲打声音。
执行工作的医护人员在控制室内操作,可以透视我体内。第二次的男士还给我看屏幕,了解他要击石的地方。
疗程大概是这样(视频1分20秒处,我穿插另一个视频,那种声音就是疗程中我要聆听的仙乐):
医生说石子排出时,或许会刮伤输尿管和外道,因此尿液会带血。
但到目前还是没有这些症状。
下午要再照X-ray,医生再决定是不是要用其他方法取出石子。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