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22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主题积累了太多帖子,查找资料时很不方便,所以还是按年份切割。
以下是2007年5月19日开帖时写的一段开场白:
朋友常常亲切且关心地对我说:“拜托,请对自己好一点!”
我也知道应该如此,可是许多事情却不是自己控制得来的,所以总感觉无法对自己好一点。

说如是我活,也许正反映着如是我死。
因为我活着的方式,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慢性自杀?

不管这么多了,就那么记下自己走过的痕迹,也许激励一些人,也许警惕另一些人。
-----------------------------------------------------------------------
如果您感兴趣,可以点击以下数字,浏览我曾经走过的岁月……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日(星期六)

又一年了!
过去一年,相信很多人都感觉过得太快,因为疫情,行管令时而松时而严的,时间就这样晃过去了。我也似乎是在预先彩排退休后的日子。

下午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335——我的懦弱与无能

这是我针对小学华文课本的第四篇,也是最后一篇讨论。

晚上开始备课,休息了三个月,这个月重出江湖,准备讲三国的真假。

图片

可能是太久没有熬夜了,今晚有点撑的感觉。
没有睡觉。


1月2日(星期日)

天亮了,找些饼干果腹,继续备课。
1点半到佛教会,回到洗肾中心三楼讲课。

图片

讲完课,回家睡觉。

晚上到洗肾中心创办人之一的张世模府上去。他太太去世,我们去吊唁。
不过,由于他们采用基督教仪式,在那边坐了一个小时多,依然是牧师在说道。于是我先离开了。

据报道明天立卑会有水患,我申请三天假期,不准备回去。
星期四要去士拉央医院复诊。


1月3日(星期一)

虽然是请了假,还是在线上开会。
IPGM的会议。
图片

原本开会算是出勤的,上两周院长突然宣布不可以,依然要到学院签到。
所以我只好请假。
原因主要是因为星期二要去接种疫苗,打第三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4日(星期二)

CRT

接种的地点是关丹永春会馆,我还是第一次去呢!
骑摩托去。
11点半出门,12点多就回来,整个过程不像以前那么严谨,仿佛walk-in似的,不到5分钟搞定。

图片

回家后,又开车出门,先去洗车子。
然后送去轮胎店维修。


1月5日(星期三)

CRT

早上骑摩托出去打包。
但是营一、风味素食馆都没有开,绕个大圈去佛光3元店才买到食物。

9点15分出门,载阿照回学校。
打包了他的午餐和我自己的晚餐。

12点多到兴华。

过后到酒店check-in,明天复诊。


1月6日(星期三)

MC

复诊时间是下午3点。
由于上回医生叫我自行做CT-Scan,然后到来士拉央医院照X-光,我怕有耽误,所以早上便过去处理这些事务。

先去挂号。
护士说我可以直接去照X-光,因为医生填了表格。
蛮顺利。
护士说他们是digital的,所以不会给我X-光片。

我把CT Scan的CD交给柜台,以便他们数码化。
但是,护士不收,她说一定要医生签名才可以,但是我还没有看过医生,于是只好讪讪离开。

酒店1点钟就要退房,我到医院去。
找个清静的地方坐。医院依然是人潮汹涌。

2点钟进去挂号。
等到近4点钟才见到医生。

唉!失望透了。
医生打不开X-光片,却又不打电话去催他们处理。
又怪我没有提早交CT Scan的CD给他们。
他说根据CT Scan的报告,他要给我做去年做的手术(输尿管镜),要再装管(stent)。
https://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 ... 4#p1216494

但是今天来不及做了,建议我留多一夜,明天再来。
我说可以,他却改口说不行,要我先回去,星期二再来。

过后,他就忙着下班了。

我只好回关丹。
在武吉丁宜126老朋友处用晚餐。


1月7日(星期五)

MC

医生给我两天病假。叮嘱我自己小心,如果有疼痛就到附近医院去动手术。

今天全球疫情的确诊病例突破3亿人了。
https://www.enanyang.my/node/452684

下来的时间,就是忙着阅卷。
暂停“渐修顿悟”,有想法才写。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8日(星期六)

从昨晚开始,一直在赶着阅卷。
线上考试,真的不容易出题。一不留心,考生很容易从网上直接下载文章当答案。
我曾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过还是不透彻:
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2021/09/320.html

午间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336——称讲师有错吗?
其实要写这篇文章已经很久,因为一直听到有人说“讲师“是职称,没有人以职称当称呼的。传开了,大家以为然。就连泰忠有次也改口叫我”老师“(叫了10多20年也轻易可以改口),我想还是得说明一下。

重点是在说明称呼是要看具体情况,没有绝对或“绝错”的。
身为中文系毕业生,我们当然知道“老师”这个,称呼是很高尚的。
何居士生前不随意乱称人“老师”,他说:“要当我老师还得有斤两。”
但是,在师范学院,我们如果也被称老师,很多场合会身份混淆。

有些人觉得叫老师比较亲切,以职称代称号,有点别扭。
其实,亲切不亲切是个人的感觉。就像有些人叫”妈妈“,有些人叫”妈咪“,有些人叫”咪“,更有人叫”阿姨“的。据说西方还有人直呼名字。哪个称呼最亲切?
不要以自己的习惯去判断孰是孰非。一切称呼总有他的原因。

午夜12点才阅卷完毕,一整天下来没有怎么休息。
马上又转换工作,备课。
对《三国演义》我是熟悉的,要谈”蜀汉“两个小时,我用三五个小时准备,已经可以应付。但是,我现在的对象是从小学生到研究生都有,我希望可以紧扣听众的注意力。因此备课中,我还要查找影片,然后剪辑,再张贴在ppt。为了尊重版权,我在相关的ppt会注明出处(QR code)。

图片

有时兴起,还要制作一些特别的画面,像这个:

图片

美吗?我是觉得美。

结果就是一个晚上都是在亢奋中度过。
我知道我是一个废寝忘食的工作狂,一旦有任务,我一心就是要完成,可以不吃不睡。
所以我的备课,不只是通宵达旦,而是直到讲课时间。


1月9日(星期日)

彻夜未眠,精神还是很好。
9点多刷洗准备出门到佛教会去。
10点钟是周日佛学班的开课仪式,我代表佛教会对家长和学生说话。

图片

下午2点,在三楼上课。
图片

下课后到秘书处签署一些文件,回家才补眠。

晚餐后,9点钟开车回立卑,12点半到。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0日(星期一)

由于学院行政人员要开会,副院长要我回去报道。
所以今天回到立卑来上班。
9.00am开Ketua Kluster的会议,临老入花丛,今年竟然被委任为Ketua Kluster 5,负责学院的Kecermelangan Akademik。

会议拖得很长,1点钟才结束。

3点半,出发去士拉央,明天复诊。
进入文冬的路不能通车,Waze带我走Mempaga路。
这条路我也常走,以为又要在垦殖区驰行了,却原来有新的大道。
后知后觉,原来这条路早就通车。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c ... /07/442711

6点钟到了酒店马上睡觉,太累了。
9点钟起来,用热水烫带出来的粥当晚餐。

过后继续工作,协助修订一些重要文件,至凌晨3点半才休息。


1月11日(星期二)

8点钟就到士拉央医院报到。

图片

今天又是另一名年轻医生。
他对着电脑看了我的CT-Scan,然后告诉Uncle说,我的石头还在,要做去年动过的手术一次。
我问还要全身麻醉吗?
他说是。
我说去年麻醉一次,智力已经消退,可以不要吗?
他说他去和主任商量。
结果,他说主任说不必,叫我再吃Tamsulosin,试看是不是可以把石子排出来。4月份再来复诊。
我要求看那天在医院照的X-光片,他也开给我看。
神奇的是,没有石子。
医生说X-光不准确,叫我回去吃药,4月来时,再带上最新的CT-Scan。

天!折腾了一年多,怎么好像又回到开始似的?
最糟糕的是,前列腺也因此肿大了。

下午一点钟离开酒店回立卑。
走来时路,其实景色倒蛮别致的。

图片

3点半到住所后,处理一些厨务才休息。

晚餐自己弄些吃的,然后回办公室工作。
图片
头像
Yvonne
帖子: 83
注册时间: 01-01-10 周五 10:40 pm
来自: 吉隆坡
联系:

老黄 写了: 18-01-22 周二 12:42 pm 1月10日(星期一)


下午一点钟离开酒店回立卑。
走来时路,其实景色倒蛮别致的。

图片
驾驶中使用手机拍照,属于危险驾驶,要罚款哦~~~
教育他人之前,先教育自己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2日(星期三)

无事忙。
诸君,我经常用这个词,别误会我很得空,没有事情好忙。
意思正好相反。
“无事忙”指的是没有什么大事,却异常忙碌。

这恐怕就是当前身为教师的生活写照。

下午3时,开语文系的会议。
主任英明,没有召开实体会议。
图片

近期感觉国人对防范疫情都已松弛了,仿佛“与病毒共存”才是正道。
真是如此?
前天美国的单日确诊数字飙到130万,比1月4日破百万还高。死亡人数近2000人。我不知道当地的医院如何应付这些病人。也许一切都安排妥当,所以我们会乐观看待,认为再过些时候,病人数字达到饱和点了,一切便恢复正常。
图片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 ... -container

晚上照样回办公室工作,午夜才回家睡觉。


1月13日(星期四)

9-11时,学生考我的试卷BCNB1094.
10点半,我过去Bilik Relong,有个课程邀请我过去主讲。谈如何看课程纲要里的教学目标和软技能。当然是用国语演讲,11-1pm。

图片

回到办公室,感觉很累,疲劳也是积累的,所以决定回家睡个觉。
两点钟回学院。
检查考生的答卷。
还是犯上不会为文件命名的毛病,虽然我已经在群里提醒。这是很正常的,历届学生都是如此。心思不够细啊!
要知道,他们的一个不遵守规则,我们下载后无法有序排列。

图片

晚上依然是回办公室,无事忙。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4日(星期五)

又是无事忙。
昨晚感觉不适,应该是身体太疲累的关系,一直想睡觉。今天中午休息时间比较长,回去补眠。

傍晚开车回关丹。
近12点才到家。


1月15日(星期六)

虽然知道明天会比较忙,希望抓紧时间备课,晚上可以睡个觉。但是事与愿违,还是没有睡觉了。从孙权到周瑜、鲁肃、吕蒙、陆逊……江东才子真多啊!最后还是放弃了讲鲁肃、吕蒙、陆逊。

下午顺利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之337——我们需要大数据

写此文是带有宣传“法情学堂”的意图。
法情学堂的听众,从200降到40,实在无颜见江东父老。
大家都在问为什么。
是我黔驴技穷了吗?无法提供新信息?这很好,表示听众进步很快,一下就可以趴头。我可是花数十年的时间呢!
是题目不吸引人?不,我们都很努力,既要照顾学术,又要照顾通俗,很不容易定题。但是我们不会降格到卖柑的。
是时间点不对?或许。但,实在也找不到适合大家的时间。没关系,就让有缘人听重播,反正我们视频是挂在那边,随时可以听的。
不过,想到30-40人,比较担心的还是后台的工作人员热情降低,到时候,我只好用谷歌课室直播。


1月16日(星期日)

尽量赶在12点到佛教会去。
昱伸要录制一个特辑,让佛教会理事、职员向大家贺年。必须要支持。
要求先录制我的。
我和副总务素珊到儿童图书馆去录贺词。

过后还有一段是全体理事和职员的。

图片

1点钟上三楼继续剪辑讲义。
2点讲课。
图片

今天听课的人数只有36人,不过3点多是36,4点15分还是36。堪以告慰。
课后去处理会务,包括看昱伸他们剪辑的贺岁专辑。

5点半回家睡觉。
8点15分去Nirwana超市买菜,然后驱车回立卑。

12点45分抵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7日(星期一)

中午出去寄书,这是《三国演义》一讲时答应送出去的。
送出去的书,或许可以激励索取者阅读。

回来后收到信息:
RM0 MySejahtera 写了: Please be informed that you have been classified as casual contact. Please remain calm and perform home monitoring assessment in MySejahtera.
没有进一步消息,于是我自己去搜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后发现所谓casual contact,是因为我去过的地方有人确诊了,但并非和我有直接接触的人。

我还是去My Sejahtera的Help Desk填写信息传送出去,并到诊所买了自测器,准备自我检测。

据说我的Risk Status会转黄。


1月18日(星期二)

9.00-10.30am:华文组会议。虽然只有三人,还是要召开会议,分配工作,并记录在案的。下个学期,我们每人每周大概要上30小时的课。

2.30-4.30pm:主持Kluster 5的会议。今年学院终于“重用”我,让我坐正,所以要主持会议了。我底下有几个重要部门,包括时间表编排,实习,考试组,内部审查组等。不过,没有实权,只是协调工作。

其实学院不是不重用我,很多课程,特别是关于课程和评估的,都要我主讲或主持,只是没有授予职位而已。有些职位,虽然被提名,如“大学评议会”(Senatt),就曾被三任院长提过名上去中央,但是就是不被接纳,毕竟IPGM人才多。

晚上回办公室工作。


1月19日(星期三)

忙着琐事。其中一个就是编排时间表的讲师,观点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不愿意统计我们带学生写研究报告的时间。今年有34名学生要写研究报告,1位讲师肯定无法兼顾,所以我们三人都要带,平均一人带11名。这是合理的数字。但是他们说只能放一名讲师的名字。还有就是海归的校基学习,也说只放一个名字。

晚上,我对新任副院长解释为何我们要如此统计。


1月20日(星期四)

忙着批改学生的课业。


1月21日(星期五)

继续批改课业,分数得在今天输入。
虽然睡眠不是很充足,不过还是可以开车回去。
7.15-10.45pm:开车回家。路上用Youtube听演讲。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22日(星期六)

早上下楼喂猫,奇怪两大箱的猫粮不在长凳上。还以为太太移去其他地方放。找遍了也没有。发信息问家人,大家也没有看到。
神奇!猫粮也有人偷。
(前些时候倒真是有猴子来偷吃,但它们也不过就地取一包,不会整箱搬走。)

去买早餐时,发现MySejahtera变黄了。还真神奇,快一周了。
图片

于是,我再到Help Desk去填写信息,我告诉他们我的情况,一周了才转黄,该有什么后续活动?
马上也收到回复,要我回答几个健康问题。
回答后发出,不到5分钟,MySejahtera又转回蓝色了。

您说这个操作是不是“很好”?

写好“当老师真好”系列338——启动孩子内驱力

这是针对教育的情况而写。还是有很多人执着要“教”学生,而不是引导他们有“学”的欲望。教是站在大人本位,脱离了儿童的需求的。

过后备课,应马来西亚中学华文教师联谊会的邀请,作一场人文讲座。
一直再找相关的书看,尤其是重新把蒋寅老师的《学术的年轮》重新拿起阅读,真的会看得忘记备课。

7.30pm登录Zoom,8点开讲。
图片

图片

结果我只讲了一半,余下的一半没有讲,时间不够。
我喜欢和中学华文老师多交流,但是每次谈到话题都好像没有切入重点。
继旻法师曾在我的脸书留言,说谈这个课题在我国应该没有难度。可是我可不想老生常谈,我的重点还是在古代的学术,为什么今天我们还需要这个文化遗产?丢掉它,接受新事物不是更好吗?

过后,下楼和孩子们一起线上跟妈妈庆祝生日。
图片


1月23日(星期日)

中午到佛教会去。
先和新任图书馆馆长黄碧云谈图书馆的筹备细节。

然后和开健法师开会,讨论除夕的活动。
图片

当晚,我们将举行无尽灯,环绕新楼,师父洒净。

晚上8点半开车回立卑,12点多到。
车上“听”球赛,到了也看看切尔西和热刺的比赛,累了才睡觉。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