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22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7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主题积累了太多帖子,查找资料时很不方便,所以还是按年份切割。
以下是2007年5月19日开帖时写的一段开场白:
朋友常常亲切且关心地对我说:“拜托,请对自己好一点!”
我也知道应该如此,可是许多事情却不是自己控制得来的,所以总感觉无法对自己好一点。

说如是我活,也许正反映着如是我死。
因为我活着的方式,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慢性自杀?

不管这么多了,就那么记下自己走过的痕迹,也许激励一些人,也许警惕另一些人。
-----------------------------------------------------------------------
如果您感兴趣,可以点击以下数字,浏览我曾经走过的岁月……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7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日(星期六)

又一年了!
过去一年,相信很多人都感觉过得太快,因为疫情,行管令时而松时而严的,时间就这样晃过去了。我也似乎是在预先彩排退休后的日子。

下午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335——我的懦弱与无能

这是我针对小学华文课本的第四篇,也是最后一篇讨论。

晚上开始备课,休息了三个月,这个月重出江湖,准备讲三国的真假。

图片

可能是太久没有熬夜了,今晚有点撑的感觉。
没有睡觉。


1月2日(星期日)

天亮了,找些饼干果腹,继续备课。
1点半到佛教会,回到洗肾中心三楼讲课。

图片

讲完课,回家睡觉。

晚上到洗肾中心创办人之一的张世模府上去。他太太去世,我们去吊唁。
不过,由于他们采用基督教仪式,在那边坐了一个小时多,依然是牧师在说道。于是我先离开了。

据报道明天立卑会有水患,我申请三天假期,不准备回去。
星期四要去士拉央医院复诊。


1月3日(星期一)

虽然是请了假,还是在线上开会。
IPGM的会议。
图片

原本开会算是出勤的,上两周院长突然宣布不可以,依然要到学院签到。
所以我只好请假。
原因主要是因为星期二要去接种疫苗,打第三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7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4日(星期二)

CRT

接种的地点是关丹永春会馆,我还是第一次去呢!
骑摩托去。
11点半出门,12点多就回来,整个过程不像以前那么严谨,仿佛walk-in似的,不到5分钟搞定。

图片

回家后,又开车出门,先去洗车子。
然后送去轮胎店维修。


1月5日(星期三)

CRT

早上骑摩托出去打包。
但是营一、风味素食馆都没有开,绕个大圈去佛光3元店才买到食物。

9点15分出门,载阿照回学校。
打包了他的午餐和我自己的晚餐。

12点多到兴华。

过后到酒店check-in,明天复诊。


1月6日(星期三)

MC

复诊时间是下午3点。
由于上回医生叫我自行做CT-Scan,然后到来士拉央医院照X-光,我怕有耽误,所以早上便过去处理这些事务。

先去挂号。
护士说我可以直接去照X-光,因为医生填了表格。
蛮顺利。
护士说他们是digital的,所以不会给我X-光片。

我把CT Scan的CD交给柜台,以便他们数码化。
但是,护士不收,她说一定要医生签名才可以,但是我还没有看过医生,于是只好讪讪离开。

酒店1点钟就要退房,我到医院去。
找个清静的地方坐。医院依然是人潮汹涌。

2点钟进去挂号。
等到近4点钟才见到医生。

唉!失望透了。
医生打不开X-光片,却又不打电话去催他们处理。
又怪我没有提早交CT Scan的CD给他们。
他说根据CT Scan的报告,他要给我做去年做的手术(输尿管镜),要再装管(stent)。
https://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 ... 4#p1216494

但是今天来不及做了,建议我留多一夜,明天再来。
我说可以,他却改口说不行,要我先回去,星期二再来。

过后,他就忙着下班了。

我只好回关丹。
在武吉丁宜126老朋友处用晚餐。


1月7日(星期五)

MC

医生给我两天病假。叮嘱我自己小心,如果有疼痛就到附近医院去动手术。

今天全球疫情的确诊病例突破3亿人了。
https://www.enanyang.my/node/452684

下来的时间,就是忙着阅卷。
暂停“渐修顿悟”,有想法才写。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7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8日(星期六)

从昨晚开始,一直在赶着阅卷。
线上考试,真的不容易出题。一不留心,考生很容易从网上直接下载文章当答案。
我曾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过还是不透彻:
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2021/09/320.html

午间完成“当老师真好”系列336——称讲师有错吗?
其实要写这篇文章已经很久,因为一直听到有人说“讲师“是职称,没有人以职称当称呼的。传开了,大家以为然。就连泰忠有次也改口叫我”老师“(叫了10多20年也轻易可以改口),我想还是得说明一下。

重点是在说明称呼是要看具体情况,没有绝对或“绝错”的。
身为中文系毕业生,我们当然知道“老师”这个,称呼是很高尚的。
何居士生前不随意乱称人“老师”,他说:“要当我老师还得有斤两。”
但是,在师范学院,我们如果也被称老师,很多场合会身份混淆。

有些人觉得叫老师比较亲切,以职称代称号,有点别扭。
其实,亲切不亲切是个人的感觉。就像有些人叫”妈妈“,有些人叫”妈咪“,有些人叫”咪“,更有人叫”阿姨“的。据说西方还有人直呼名字。哪个称呼最亲切?
不要以自己的习惯去判断孰是孰非。一切称呼总有他的原因。

午夜12点才阅卷完毕,一整天下来没有怎么休息。
马上又转换工作,备课。
对《三国演义》我是熟悉的,要谈”蜀汉“两个小时,我用三五个小时准备,已经可以应付。但是,我现在的对象是从小学生到研究生都有,我希望可以紧扣听众的注意力。因此备课中,我还要查找影片,然后剪辑,再张贴在ppt。为了尊重版权,我在相关的ppt会注明出处(QR code)。

图片

有时兴起,还要制作一些特别的画面,像这个:

图片

美吗?我是觉得美。

结果就是一个晚上都是在亢奋中度过。
我知道我是一个废寝忘食的工作狂,一旦有任务,我一心就是要完成,可以不吃不睡。
所以我的备课,不只是通宵达旦,而是直到讲课时间。


1月9日(星期日)

彻夜未眠,精神还是很好。
9点多刷洗准备出门到佛教会去。
10点钟是周日佛学班的开课仪式,我代表佛教会对家长和学生说话。

图片

下午2点,在三楼上课。
图片

下课后到秘书处签署一些文件,回家才补眠。

晚餐后,9点钟开车回立卑,12点半到。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