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09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主题积累了太多帖子,查找资料时很不方便,所以还是按年份切割。
以下是2007年5月19日开帖时写的一段开场白:
朋友常常亲切且关心地对我说:“拜托,请对自己好一点!”
我也知道应该如此,可是许多事情却不是自己控制得来的,所以总感觉无法对自己好一点。

说如是我活,也许正反映着如是我死。
因为我活着的方式,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慢性自杀?

不管这么多了,就那么记下自己走过的痕迹,也许激励一些人,也许警惕另一些人。
-----------------------------------------------------------------------

在太平山度假时(12月29日)接到学院的电话,通知1月2日早上开会。

嘿嘿,当然是拖到最后一刻才去。
2日凌晨4点半起来,5点出门。
关丹这几天都在下雨,1日傍晚开始,更是大雨滂沱。所以很担心去立卑得绕远路,怕途中遇上水患。
在马兰警察局查询Tembeling是否可以通车之后,才安心走这条路。

8点抵达学院。
搬了4大箱的书本进办公室,腰部又疼了。

8点半开会。
几乎是院长的个人秀。
他大谈他的宏图大计,如何要把学院办成一所教育旅游中心(edu-tourism)。他的观点是正确的——如果地处偏僻的森林学院自己不求脱颖而出,这所学院肯定要被人们遗忘。所以,他要把学院打造成最具特色的高等学府。1,2,3,4,……他说了好多项计划。
总结时,他不忘记补充说:计划是容易的,实践就有困难。所以,我需要你们的支持与配合,来发展立卑师范学院。

谈到学院内部的行政时,他宣布了几位重量级讲师的工作范围。不过听着他一再强调DG52级的讲师的重要性,说他们的思维应该是超越性的,应该比起DG41的要先进、要超前,老黄心里很不是味道。因为我这个DG41的不但可以做到院长所说的工作,有些还已经是做着、做过的。可是,我却还在等着DG44的委任。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165

院长也介绍了几位新讲师,据说总共有7位,但是没有华文讲师。
我的心又一沉。每周33小时的课,怎样应付?

10点半,会议结束。
回办公室处理一些琐务后,又驱车回关丹。
两个小时会议,车程六个小时半。
这就是老黄的命运。

回到家,赶紧把“走近古人79”一文修订好,发出给星洲日报。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25
上次由 老黄 在 15-04-12 周日 8:47 pm,总共编辑 2 次。
小周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10-07-08 周四 2:22 pm
来自: 吉打

老黄 写道:10点半,会议结束。
回办公室处理一些琐务后,又驱车回关丹。
两个小时会议,车程六个小时半。
这就是老黄的命运。

回到家,赶紧把“走近古人79”一文修订好,发出给星洲日报。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25
唉!孟子曰:“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老黄,多多保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4日(星期日)

学校还没有开课,老黄的古文班先开课了。
虽然停课好些时候,但主要的备课工作还是在昨晚进行,包括制作幻灯片,校对原文等。结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10.30-11.30am:续讲《大乘不共法》的修行方法——布施。这一讲可以独立进行,或许可给学院的同学讲讲。由于讲得痛快,而且有互动,所以超时了。
11.30-12.30pm:肚子饿了,去吃了一些东西才续讲古文,结果时间是比较短,只讲了高祖五年的史事。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40

1.00-3.00pm:在佛教会开五人特别委员会会议,协调佛教会与洗肾中心职员2009年度薪金。
3.00-4.30pm:留在佛教会处理好文书工作。

晚上接到同事Cik Saras(其实是我的直属上司了)的手机短信,告知从而连突经Tembeling到立卑的公路关闭,因为路面淹水了……明天得更早出门,因为要绕道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5日(星期一)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
昨晚本早就寝,但是猫头鹰难以入眠,结果四点钟不到便起床,四点半出门。
在甘孟警察局查询水灾情况,虽然警察先生告诉我没问题,但是他的查询方式叫我没有信心。
后来,我又拨电到立卑警察局,他们说不知情,叫我拨电州警察行动中心(Bilik Gerakan Polis Pahang)询问,拨了,对方说帮我查问,他离线一会儿,回头告诉我所有主要道路都可以通车,没问题。
我还是不放心,结果从斯里再也进入收费站,走东海岸大道,出加叻,进文冬,穿劳勿,到立卑,行程多了约50公里。到学院已经是8点正。
还好,现在的领导有爱心,还问我水灾情况,没有叫我写信解释(Show Cause Letter)。

晚上Dr Lam宴请所有华裔讲师(包括Dr Rita),大家在“新”开张的丰盛楼用了丰盛的一餐。
过后回住所,呵呵,找到新房子,和Dr Lam同居。

第一天,是在忙文书工作度过。


1月6日(星期二)

PISMP的时间表竟然还没有安排好。不能等了。
因为我一周有9小时的课,现在不上,改天补课可惨!
所以今天给大家上了5个小时的课。

下午,学生不累我累,在椅子上呼呼睡去。

1月8日(星期三)

今天还可以动用其他同事的节,给PISMP同学上了3小时的课。
2.30-4.45pm:Jabatan Bahasa开会。

图片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老黄 写道:1月6日(星期二)
PISMP的时间表竟然还没有安排好。不能等了。
因为我一周有9小时的课,现在不上,改天补课可惨!
所以今天给大家上了5个小时的课。
星期二了还没排好,效率的确太差了。
什么ISO,ISO都是骗人的。
所以我就常向好友说ISO教了我学会如何想办法做骗人的事。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杨遥遥 写道: 星期二了还没排好,效率的确太差了。
什么ISO,ISO都是骗人的。
所以我就常向好友说ISO教了我学会如何想办法做骗人的事。
我不赞同。
ISO是好的,只是我们这里执行的方法太过那个,以致变成了笑话。

就像职员每年的工作表现评估,本来也是很好的,但是落在我们这个万能的国土,就要变成笑话了。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老黄 写道:我不赞同。
ISO是好的,只是我们这里执行的方法太过那个,以致变成了笑话。

就像职员每年的工作表现评估,本来也是很好的,但是落在我们这个万能的国土,就要变成笑话了。
对,没错,我知道ISO是好的,但人为的因素导致大家听到ISO都摇头叹气。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9日(星期五)

10.15-12.15pm:给PISMP同学讲《诗经》,讲到大部分同学晕头转向、不知所云,还真成功! :P :P
下午,老黄做ISL,把《关雎为何不是情诗》写好。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40

宏爷好像有事要商量,看我在用功,他也便在办公室外看书。
却原来他以为明天补课。
知道摆乌龙后,他随我和Ms Goh一同到关丹去,他想下瓜登看看热闹。

回到关丹,已经是10点半。感觉是很漫长的路程,因为在Jengka垦殖区时遇雨。那时候是晚上8点钟,是天色最暗的时候,加上大雨,可视度大概只有100米,车子走得很慢。


1月10日(星期六)

早上本来有四大宗教协调委员会的会议,但是我彻底忘记了。
秘书也没有提醒,所以接到电话时,没有赶去开会了。

中午倒赶得上佛教会五人小组的会议,是要讨论佛教会所有职员的工作状况及新年薪金。

本来答应孩子们去海边玩儿的,但是回到家实在疲倦,只好跟孩子们说抱歉了。他们都很棒,都表示无所谓,明天才去。


1月11日(星期日)

因为要上课,所以还是熬夜加早起了。
无法熬通宵,因为这几天来都睡不好;所以选择早起。

把大乘不共法的“持戒”和“忍辱”梳理好,也做好了课件,才准备《高祖本纪》,计划讲高祖六年至九年的事。

学智、学慧八点半就去上佛学班了。
学观要上马来文课,所以没有去佛学班。10点钟他自己爬起床了。
载他去补习,但是两父子都成仙,滴水不沾。

10.30-11.30am:讲“持戒”。
11.30-12.30noon:只讲高祖六年事迹。

今天的古文班特别多人听,所以也讲得特别起劲。 :lol: :lol: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40

过后,赶紧回家安排孩子们的午餐。

然后,又回到佛教会来,会见所有的职员。长达3个小时的见面与交流……

6点钟,回到家里,再累也要陪孩子们去海边了。
“曾子杀猪”的故事当然要上演,不可常常对孩子们黄牛。

月圆日,涨潮,海浪较急。小朋友们都尽兴。

晚上原拟工作,但是实在太累了,12点半便就寝。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2日(星期一)

实在有好多东西要做,所以三点钟又爬起来了。

这一则要写的是“有惊无险”的一个经历。

今早在Jengka垦殖区时,差点也成了撞罗里后部的鲁莽司机。
其实,不是我鲁莽,而是罗里司机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
夜里开车,车尾没有灯不说,就连反光石都没有。

那时候,我的车子走在比较陡的一段路上。车速100km左右。
我根本没有意会到前方有辆卡车。
可是却是很幸运的,我那时候走得比较靠右边,虽然发现卡车时已经是100m内,但是还是侥幸地越过了它。
我越过卡车时,愤怒的按笛,当然,也许司机也不知道什么一回事。
那段路雾气很重,罗里没有灯没有反光石,上斜坡时,黑烟直冒。烟和雾混在一起,卡车后部又是10年没洗那种,黑漆漆的,根本无法看到……

其实,类似这样的车子,更加要取缔的。
可是当局比较注重的是系安全带,连后座乘客都要。然后还会积极取缔。
可是公路上的这种违规巨无霸,谁来取缔?

上周三立卑才有三个大好青年因为路边罗里的突然驶出而丧命,他们都系好安全带的。

老黄如果不幸撞上卡车,警察局的纪录可能会写“讲师夜里赶路,打瞌睡撞罗里尾部”呢!
小周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10-07-08 周四 2:22 pm
来自: 吉打

老黄 写道:1月12日(星期一)

实在有好多东西要做,所以三点钟又爬起来了。

这一则要写的是“有惊无险”的一个经历。……

那时候,我的车子走在比较陡的一段路上。车速100km左右。
我根本没有意会到前方有辆卡车。
可是却是很幸运的,我那时候走得比较靠右边,虽然发现卡车时已经是100m内,但是还是 侥幸 地越过了它。……

老黄如果不幸撞上卡车,警察局的纪录可能会写“讲师夜里赶路,打瞌睡撞罗里尾部”呢!
真是为老黄捏了把冷汗!

如果您睡眠不足……真是不堪设想!

除了重型罗里,马路上很多摩多骑士在黑夜或凌晨喜欢穿暗色衣服,戴黑色头盔,摩多的后灯也坏了,路上又无街灯……

很多时候我们在马路上是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可其他公路使用者却非常潇洒不知危险为何物?

所以,还是要自己保重。
若开远途车,睡眠充足精神饱满是必须的。

希望老黄在开车前一晚别当猫头鹰,因为不是每一次都那么侥幸的。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