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47】
教育是一种关系


PISA之父安德烈・施莱贺受访时说:“学习不是交易,而在於关系。”①

这是深谙教育的话语。将这句话改为大白话,意思是:“教育要优先抓关系,搞好关系,教育就成功了一半!”

回顾我们教育失败的关键,往往是因为关系没有处理妥当。

教师和学生的关系如果是单向的,“我吃盐多过你吃米”的权威思想就常有,这难以使学生信服。在霸权下被折服的学生变得更脆弱,长期压制会引发爆炸的危机,或是自残,或是反击,造成难以收拾的局面。即使不那么激烈,学生因此而厌学却是普遍发生的。

教师和家长的关系若是互相猜疑的,“你当我是恐龙,我看你是怪兽”便一直发酵。孩子受教过程,大人却在找茬,去发掘对方的错误,推卸自己该负的责任。结果导致双方战战兢兢,唯恐犯错。“停课不停学”期间,有家长提出教师应该停薪,更彻底暴露一些人的教育观,把学校当成是看顾孩子的托儿所,没有服务便不该领薪。

教师和行政人员若只有管和被管的机动关系,将造成双方只会照章行事,办事只求不抵触黑白文字。结果出台的再好政策也不再高瞻远瞩,本该革新的旧观念将借尸还魂,消极的配合将取代主动的进取,KPI奴役大家的行动。

最近新科教育部长的发言,我倒是很赞赏,因为他善于处理关系,不会让各造精神紧张。他说国民都可上网,电脑虽还不普遍,但智能手机触手可及②。因此,除了偏远乡区要另设法外,网上授课是可行的,教师可自由选择平台和方法授课③。这种没有单一指向的指示,是一种信任,可让前线教师重新思考非常时期的最有效学习方式。学校和教师该投桃报李,不但实验学习方法的效度,也思考学生的需求,为教育重新定位④。

倘若官员错误解读教长的信息,采用各类方法监管教师,就要破坏了关系链。本该得到鼓励和帮助的教师,将采取消极的回应,有做便好的惯有心态便要萌生。如果家长也质疑教师的能力,教师就会一股脑儿的把习题丢给学生,要家长监督他们完成。教师若怀疑学生没有监管下会开小差,就违反远距离学习是以任务为导向的要求,忽略了学生交上的成果足可反映他们学习的过程。

且让我们都处理还这重重关系,在面对疫情中从容做好教育。

注:
① 原话作:“learning is a relational experience and not just a transactional experience.” Andreas Schleicher (2020),可参看《天下》的译稿,或本尊发言(约11分钟处):

https://flipedu.parenting.com.tw/article/580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Ol-E_Vc49k
② 新闻报道可参见《星洲日报》03/04/2020: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46629.html
③ 官方的文告:
https://www.moe.gov.my/pemberitahuan/ke ... pergerakan
④ 施莱贺在访谈中说:“在这个非常时期学习要成功,各国需要塑造一个开放的环境,培养一种鼓励老师创新的文化和制度,鼓励老师成为教育的领导者、创新环境的设计师、促进学习的人,同时也是学生远距离学习的教练。我们应该使用这个动能,面对危机,因为真正的转变常在危机中发生。不要想说等一切恢复“正常”,这次经验对教育方式具有破坏性的创新,疫情经验为我们怎么学、何时学、在哪儿学、学什么,找到新答案。我们如何回应,決定我们的教育会受到怎么样的影响、如何转变。”



《星洲日报·东海岸》26/04/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48】
为什么要靠边站?


90年代,我初出茅庐,常参与华青组织的会议。当时,我深为“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的口号折服,不但希望个人做得到,也希望把组织带向这样的集体行为。

公民社会的定义复杂,如果你谷歌搜索,恐怕会迷路。我所理解并信奉的是这样的:在执政党和反对党相对的立场下,崛起成为第三把声音的就是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可以是没有组织的个人,也可以是民间的结社。这一把声音会较客观、较理性,因为它不需服膺于政党的立场。

说来有点无奈,民主国家的政府虽然是由人民选出,但你心仪的代议士,却不一定能晋身执政,因为政府是由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担当。加入政党就没有个人立场可言,你得服从党的决策,只有党性,没有个性。即使是和政府对立的反对党,也摆脱不了这个游戏规则。

没有党的约束,个人或社团就可以就事论事,甚至监督和制衡政治的力量。要知道,由于党的利益,执政党和反对党的决策不一定利惠全民。

可惜近年来这样的一种声音逐渐销声匿迹。政治的对立局面依旧,民间组织乃至个人的声音却无法撑起公民社会的力量。人们放弃了自由意志,竟然选择靠边站,还巧立各种名目为对方标签:走狗汉奸、火粉不在话下,即使一些与政治没有直接挂钩的,也有中华胶、慕洋犬、亲共仇共、反马舔马的,阵营分明,两相对立,不惜撕裂社会结构。

能给对方贴标签的,自己岂不就在另一个对立面?于是我们的思考力和辨析力便有了偏颇,发出的声音不但有失公允,往往还很可笑,叫人感到犀利的言论背后,是在为自我辩护。前辈见虎而烧香,太子不惜诬赖套罪名,失去尖锐的社会批评,岂不痛心?

我真的很疑惑,为什么我们要放弃公民社会的努力,为何一定要靠边站?由于不涉身其中,我们拥有更大的空间冷眼旁观,好好思考美国的民主自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台湾和香港群众在奋斗些什么,以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为什么要给自己定个没有必要的位,以一叶来障目,模糊看事情的焦点?

我批判,不代表我反动;我不赞同,却也不一定就是反对。如此就事论事,提出有利于大众的见解和主张,不是更好吗?何必画地成牢,自我设限?

《星洲日报·东海岸》03/05/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49】
华文课上说方言


我的学生某次上公开课时,在课堂语中夹杂了一句方言。细心的老师听到了,交流时提出质疑。我的学生反问老师,有没有想过课堂上为什么不可以用方言?然后略述了当年“讲华语运动”对方言的杀伤力。

课堂是教育最常见的平台,师生必须在此构建良好的互动关系。有共同的密码是沟通的有效方式,这密码只要一提出师生便会心一笑,彼此都懂,旁人却不会有同样的那种感觉。这种用语可以是口头禅,可以是俏皮话,当然也包括不同的语言、方言、象声词。它或是云出岫无心,或是花落水有意,却为大家熟悉,无需赘言,就直通其意。例如我国首相在宣布行动管制时,一句ke sana ke sini便胜过千言万语。

若往上推,这种密码的凝聚力,可以上至一个民族。日前我给学生读《登楼赋》,我这样引起动机:今天你邀约阿里去登楼,他未必想去,邀约木都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你邀约一个读过中国古书的人去,他即使行动不便,爬也想爬上去。为什么?王粲登楼慨叹“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王勃临阁歌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不知烙印在多少文人心中,使登楼带有了不同的意境。

可惜这种文化密码随着反典故、反文言文而逐渐消隐。说“苛政猛于虎”,说“不能与不为”,说“醉翁之意”,新生代恐怕没几人听懂。这是一个民族离散的危机。

密码也是师生打造课堂文化的一种有效手段;密码的文化含量,则代表着这群人的内涵。试想孔孟、李杜、苏辛、梁陈王赵,林吉祥魏家祥,哪些是我们的共同密码,就反映着我们的文化认同感,以及思维的定向。

课堂上偶尔用方言,可增添情趣,乃至提高学习效果,但却不宜放大到要借此而捍卫方言。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从不局限人们的口头语言,强如始皇嬴政也只谈“书同文”。语言放运自然就好,说什么语言是各家的权利,但到了特定的场合,就要行使共同语。官方场合用国语,地方马来语暂搁一旁;华文课中使用标准华语,粤语闽语权且不用。这不但符合多数人的需求,也是对少数人的尊重。

不要太贪心,怕说华语会使方言被灭。看清场合,明白需要才为之。我国华社有些人对中共反感,进而反中国、反普通话,宣扬普通话是中共的政治武器,还真叫人摸不着头脑。

过之犹不及啊!

《星洲日报·东海岸》10/05/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0】
慎防抵触情绪


我给两班学生讲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这是发人深省的好文章。世间最美好的是在那高深之处,可惜世人大多流俗,只滞留在表面而不肯深入①。

学生阅读后没发现这点,我点破后,大家兴致才来。和第一班讨论时,我很亢奋,讲了很多,把我程门立雪的经历都说了②。那是我求学路上破茧的关键故事。

读了十来篇散文后,我让学生三人一组,在线上讨论他们最喜欢的文章。结果我“吹水”过的那一班,只有一人喜欢介甫的文章,还有人表示最讨厌游山呢!反之,我点到即止的第二班,乐游褒禅的倒有好几人。

当下我警觉:我践踏地雷了,启动了学生的抵触情绪。

抵触情绪是一种逆反心理,人人都有,程度上有所不同,反应上也有差异而已。家长和教师如果对此不敏感,往往好心做坏事,帮不到孩子,还使他们对事物感到厌烦,严重的,还造成他们们逆向而行,背道而驰。

教师劝导学生是必须的,逾越了尺度,忠言就要逆耳,婆心苦口成了唠叨长气。家长给孩子推介优秀读物是好事,太过热情,孩子就要逆反,不但不喜欢,还厌恶了。

行管令期间,很多人上网讲课、读故事。不要以为你喜欢的,家人都喜欢。光宏日有所诵,忠哥讲故事,一播放就让全家人都听。孩子们一旦有抵触情绪,日后听到郭史光宏、张泰忠的名字就要发抖,避之唯恐不及。

很多人都有这种经验,你现在讨厌的东西,背后是“人为”造成的。小时候,我们都很讨厌粤语大曲,因为每天清晨就有人播放,声量大得72家房客都听到。现今有些青年很讨厌宗教,因为他们印象中的妈妈,每天就是往教会钻。

卢梭说的“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一到了人手,就完全变坏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很多观念,很多事情,很多行动本来都是好的,一旦落在人的手里,不管是执事者或受事人,往往都会搞砸。

教师和家长更要谨防孩子们的抵触情绪,凡事要把握好尺度,一越过界限就变质了。哪怕是在孩子们面前表扬某个人,抵触情绪会让他们迁怒那个人,蔡英文也会变成菜中文。

由上而下是如此,由下而上何尝不也如此?对领导说话,向上司反映问题,如果颐指气使,尖酸刻薄,领导就不会有抵触情绪了?

不留意抵触情绪,不但成不了事,往往还收到反效果。很麻烦是不?其实不是的,我们面对的是人,对待人便要人性化,照顾人的各种情绪。

注:
① 2010年我写过对此文的看法:

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2010/05/55.html
② 2002年我远赴南京大学读博,向张宏生教授学习。张教授是程(千帆)门第二代弟子。程先生弟子拜师学习,习惯称“程门立雪”(典故出自《宋史·杨时传》)。可以参看以下链接:
https://www.faqing.org/forum/viewforum.php?f=97


《星洲日报·东海岸》17/05/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1】
大侠学武功


英雄是人人向往的。

为侠立传,给侠定义源远流长。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史记》别具慧眼,特写“游侠”,他说的“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矜其能,羞伐其德”①,决定着后世对英雄的认识。

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做了新的尝试,写侠竟然从零岁开始写起,把他出世前父母的经历,往后个人的成长,一直到功就名成。郭靖在小说中的形象因此丰富饱满、是不断进化演变的。

或许金庸担心读者没有看懂他要传递的信息,最后一章插叙成吉思汗临终的情节,借此破题,点明英雄为何。作者借木讷愚鲁的主角大谈哲学命题,评述英雄该有的品德,却又自觉地强调“他生性戆直,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②,这或许是作品的瑕疵。不过,以成吉思汗临死之际,口里喃喃念着“英雄,英雄……”结束,还是叫读者回肠荡气的。

郭靖拜师学艺的过程写得最精辟。我们且留意他最初的师父——江南七怪和马钰。马钰的出现极为关键,他约郭靖夜里攀岩找他,但学艺十年的他,登山竟是苦不堪言。待马钰传授内功心法,郭靖依法修炼后,攀山崖才不是难事③。

何以诲人不倦的五怪花了十年的时间,却教不好学生?而马钰不过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把郭靖推向一般高手的境界?

我觉得有三点值得留意。

一是他们先入为主的判断。在大漠中寻找六年才找到郭靖,却因“郭靖资质鲁钝”,难过程度“只有比始终寻不到郭靖更甚”。郭靖是笨孩子的想法,一直萦绕五怪脑际④。

第二,不得其法。五怪总希望一股脑儿把他们毕生所学都传授给郭靖,这只可怜了忠厚老实的郭靖,即使加倍用功,也毫无进境。反观马钰,教的是“呼吸、坐下、行路、睡觉的法子”,却让郭靖脱胎换骨,判若两人。基础功到底在哪儿?这是发人深省的。

第三,目标所限。十年间,五怪授艺为的是比武,郭靖学艺为的是报仇⑤,结果习武不得力,徒在拳脚上白费工夫。马钰不同,他以实用为目的,传授心法,让郭靖在日常中锻炼。内功的修成,倒为郭靖打下很扎实的基础。

如果用郭靖学艺的经验来看我们的教育,您可得到启示?您如何看待学习能力较慢的学生?您可经常反思自己的教学方法?您教学的目标可是高瞻远瞩的,还是只为了考试?

注:
① 司马迁《史记》卷124,游侠列传64:作者罕见的写了长序说:“今游侠,其行虽不轨於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戹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② 《射雕英雄传》第40回“华山论剑”结尾处这样写:郭靖又道:‘古来英雄豪杰,为后世追慕钦仰的,必是为民造福、爱护百姓之人。以我之见,杀得人多却未能算是英雄。’成吉思汗道:‘难道我一生就没做过什么好事?’郭靖道:‘好事自然是有的,而且也很大,只是你南征北伐,积尸如山,那功罪是非,可就难说得很了。’他生性戆直,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③ 《射雕英雄传》第5回“弯弓射雕”写:“(郭靖)当下拔出短刀,在石壁上慢慢凿了两个孔,轻轻把足搬上,踏在一孔之上,试了一下可以吃得住力,于是又把右足搬上,总算上了数尺,接着再向上挖孔。这般勉力硬上了一丈多高已累得头晕目眩,手足酸软。他定了定神,紧紧伏在石壁之上,调匀呼吸,心想上到山顶还不知要凿多少孔,而且再凿得十多个孔,短刀再利,也必锋摧刃折,但事已至此,只有奋力向上爬去……”学武一段时间后,“他每晚上崖时,那道人往往和他并肩齐上,指点他如何运气使力。直至他无法再上,那道人才攀上崖顶,用长索缒他上去。时日过去,他不但越上越快,而且越爬越高,本来难以攀援之地,到后来已可一跃而上,只在最难处方由那道人用索吊上。”
④ 同上,五怪之一韩小莹一次教了郭靖习武后,“韩小莹思想自己七人为他在漠北苦寒之地挨了十多年,五哥张阿生更葬身异域,教来教去,却教出如此一个蠢材来,五哥的一条性命,七人的连年辛苦,竟全都是白送了,心中一阵悲苦,眼泪夺眶而出,把长剑往地上一掷,掩面而走。”可见,五怪一直都觉得郭靖太蠢,无法学好武功。
⑤ 江南七怪和丘处机有18年之约,前者教郭靖,后者教杨康,18年后让两人在嘉兴比武。郭靖自小受母亲李萍影响,长大后一定要找到杀父仇人段天德报仇。


《星洲日报·东海岸》24/05/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2】
教育新常态


抗疫期间,教育出现了新常态。新常态会延续到疫情后吗?或者疫情后,大众仿佛放假归来,一切恢复以前?

国际伊斯兰大学校长祖基菲里皇家教授①昨天在线谈②的观点,非常有启发性。他直指“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一词不当,身体可以保持距离,社交却不可被忽略③。抗疫期间,大众更深切感受到防疫并非个人的事情,身边的人的行动将牵扯着我们。人类是生命共同体。疫情教训我们要紧密合作,但现实中的各个领域,却无法实现合作,依然尔虞我诈。我们将会为此买单。

我国教育长期来是迁就社会的需求而设置,其实,身为教育工作者,我们应该教育社会,引领社会前进④。应试教育是社会需求的惯性,是障碍教育改革的阻力。教育该进入一个整体要求的时代,跨学科,不能再局限在一个特定的课程纲要推行。国家教育哲理阐述的全人教育是最好的指南,应该严格遵守。

大专教育受到国家学术鉴定机构(MQA)的监控,课程须符合所设定的目标⑤。停课以来,涉及交际和领导素质等目标难以落实。如果教育注重整体,而不是个别科目的执行⑥,相信这问题可以化解。

大学校长谈教育新常态,没有提技术性的问题,毕竟这些有很多单位都可以处理好。他谈的都是教育的大方向。如果焦点只是什么时候复课,复课后如何保障安全,抗疫期间有没有进行网课,这显然是不够的。

如果我们留意社媒,自行管令施行以来,网上的教学资源倍增,大有“网上自有黄金屋”的兴叹。这是好现象。但是质从量中求,有了数量,我们该进一步要求品质了。须知:书本出版要经费,网上授课却不需要;相对于出版书籍,录制视频、音频更加简便。于是,网上资源很容易造成泛滥,如果不妥善处理,反而会造成学习的负担。

网课是新常态的表现之一。我们该认真思考网课要如何进行才有意义,其中一点是如何结合线上和线下的学习。如果把网课简化成通过网络给功课,制作多媒体教材,不重视内容的演讲,这样的“新”常态恐怕是换汤不换药,并不“新”。

注:
① Prof. Tan Sri Dzulkifli bin Abdul Raza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zulkifli_Abdul_Razak
② 优管完整视频:
https://youtu.be/6AyQRHNjo78
③ Istilah 'Penjarakan Sosial' silap. Sepatutnya 'penjarakan fizikal'. Ini mengelirukan sebab sosial tak boleh dijarakkan. Sebab akan banyak menyentuh soal kehidupan.
④ Di Malaysia kita terpaksa ikut kehendak masyarakat untuk mendidik, sepatutnya kita yg mendidik mesyarakat. Itu cabaran kita untuk jadi pemimpin pendidikan.
⑤ MQA设定的五大领域是:
i. knowledge and understanding
ii. practical/work skills
iii. interpersonal/communication, ICT and numeracy skills/entrepreneurial skills
iv. leadership, autonomy and responsibility
v. personal skills and ethical skills.
⑥ Pendidikan mesti melahirkan manusia yang mempunyai multi disiplin. Dalam keadaan sekarang kita tidak boleh hidup jika tak boleh menghubung kepelbagaian ilmu. Disiplin mesti merentas bidang. Ini cabaran pertama dlm dunia VUCA. Di negara maju sudah tidak ada silibus. Kita masih lagi dengan peperiksaan. Stigma masyarakat tetap tidak berubah.


《星洲日报·东海岸》31/05/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3】
华文不只是一个科目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13年小学毕业生469,079人,其中约两成是华小毕业生,有93,020人。2018年报考SPM华文的考生有52,754人,除了辍学、另谋升学出路之外,约有半数的华小毕业生是不报考华文的。

主客观因素都有,错综复杂。我们不谈中学生不能决定的因素,只从学生的自由意志来说。他们何以放弃学习华文?

有人说是因为华文考试很难。我对此颇感纳闷,华文科考试怎样才算容易?是否要问猫是不是有一张嘴,两个耳朵,四条腿?还是理解题找关键词照抄?又或是作文考常见题目如海边野餐记?该如何解决学生宿构的问题?再说成绩在哪个等级,也不是考试分数决定的,何以怪华文科难考?

华文太难该是个假议题。年前有高官还向兔子开枪,结果考试局召见我们时解释说:“我不知道华社在吵什么,华文在我国华小是媒介,不是一个科目。我们要对比参照的是大陆、港台等地的华文水平,不是新加坡。”这位马来官员的说法,我至今一字不忘。

也有人说华文很枯燥、乏味、不好读。如果这个论点成立,我支持华文被遗弃。那么没用的东西留着干嘛?可是,现实却是我所接触到的中学华文老师,大多都很努力编订更好的课纲、教材、评价方式,甚至还致力改进教学,以让华文的学习更加实用有价值。如果不去看这些前线工作者的努力,却抱着20年前的观点评定华文教学,无异桃花源内的村民。

中学生不报读华文,将直接影响华小的师资。去年师范学院要招千多名华小师资,人数竟然凑不足①。此时此刻,我们还在高喊什么政治打压的,恐怕是浮泛无根之言。

培训华小师资,近年来都是根据科目培训。师范生按申请时的主修科定位(如华小科学、华小体育),然后再自由选择一个副修科。如果师范生不了解华文在华小是媒介语,也朝华文很难、很乏味的说法看齐,在学期间不选修华文,不止也成了避世的秦人,日后教学恐尚得历经浮沉。

华文在华小是媒介,不只是一个科目。

注:
① 新闻见链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 ... /16/287152


《星洲日报·东海岸》07/06/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4】
“水性”和“扬花”


看好,我说的是水性扬花,不是杨。

“水性”和“扬花”是我最近两堂中学华文课的譬喻。第一堂在行管令前应吉隆坡中学华文教师联谊会邀请,给中二学生上公开课,读《太阳语》①;第二堂则是行管令期间的线上讲座,谈《诗经》②。

前者是直面学生,我用“水性”教学,不预设具体目标,顺应学生的反馈给予指导。我不用我的理解来讲《太阳语》,以免强塞硬灌,变成了物化教学,只传授知识。我让学生看单元收录的三篇文章,然后按序排列所喜爱的。过后学生四人一组讨论,寻求共识,却不一定要有结论。在小组中学生是比较敢发言的,他们会企图影响他人赞同他们的选择。

有了这样的讨论垫底,我们才进入班级讨论。学生有话可说后,教师就得适时矫正、提点、启发,让学习的意义建构起来。这时候,教师若主导性过强,学生将失去发言兴趣;教师若随波逐流,什么都好,学生也会迷失。水性的教师,自身的内功要更加深厚,备课要更加严谨,预测种种的可能。

线上教学是开放式的,我选择采用单向式教学。“中文母语课堂”的目的是“带你游走生命画廊”,我得像天女般散花,让大众见证多彩的生命,所以我称之为“扬花”似教学。我的《诗经》课不会停留在一个点上讲解,我把中华文化的内容顺势带出,也把人类的历史、哲学、文学的常识带出,像摆地摊式地尽展精华,让顾客自己挑选所需。在技巧上,我不但讲,也广泛搜集和剪裁网上的材料播放,包括音频、视频和文字素材。美学家蒋勋、大学教授李山等,于是成了我的助教。

这样的方式其实是我的“母语课堂”的上课常态。特点就是内容丰富、烧脑。我故意避开可能给予学生的压迫力,不要他们处在“学习语文”的状态,而且之后还有很多功课“增强”。我要他们在很自然的状态中接受自己祖先的文明熏陶,体会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学会尊重古人,珍惜传统,继往而开来。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在直接示范学习的方法。学生听课后,都可以依样葫芦,从网络中获取学习资源,学会辨识真伪,判断好坏,把别人的精华转为己用。

注:
① 这堂课在今年3月8日假文冬武吉丁宜温泉度假村上。详细报道:

https://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f=90&t=10004
② 线上中文母语课堂从6月7日开始,详细报道:
viewtopic.php?f=16&t=9480&start=180


《星洲日报·东海岸》14/06/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5】
鸭子不会飞是常态吗?


由于新冠肺炎,人类的生活常态被打破了。有幸活在2020年的人都见证了,原来天空可以那么蓝,河水可以那么清澈,公路上可以没有车子川行,不必打卡上班也可以挣钱,学校停课儿童照样可以学习……

近日,我国疫情暂脱离了紧张时期,政府也宣布防疫进入复苏期。虽然“新常态”一直被提起,但是更多人心中所想的却不是那样。大部分人认为行管令期间的一切是“非常态”,是会过去的,一切将恢复原来的样子。专家此前所说的“无法回复过去的常态”,不过是危言耸听。果真如此吗?过去的几个月,是上天赐予人类休息的时光?

美国病情放缓,但每天还有一两万人确诊,数百人死亡;南美洲如巴西,单日确诊人数突破五万;北京突告急,重开的学校又再关闭……我们真可那么放心“回复过去”?万一病情再爆发,是不是再放假?生活可以那么写意?

人类史上面对过不少类似的灾难。灾难过后,生活都会有改变,出现新常态。这告诉我们,人类不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还善于调整;在逆境中不但求存,而且愈斗愈强。

“新常态”应该是“旧常态”的改进版。这是因为人类善于吸取过去的经验而改变,求取进步。

动物界可能就不如此。比如说,鸭子。今天我们熟悉的鸭子是经过长期驯化后,才被培育成肉用型、蛋用型的家禽。科学家告诉我们,这些鸭子源自绿头鸭①,本来是会飞的,而且每小时可飞65公里。绿头鸭自由觅食,能振翅高飞,生活在野外本是生活常态。被人类圈养后,它们进入新常态生活。饭来张口的生活是写意的,适应了新常态的绿头鸭,变了家禽鸭。新常态比旧常态好吗?家禽鸭的结局如何,大家心里有数。

人类不同于鸭子,我们该更主动开创“新常态”,不能甘于被驯养。我们目前看到的新常态是被动的,病情逼迫出来的。这种新常态也许很快又会打回原形。

但若我们细心观察非常态时期的作息,敢于检讨旧常态中的恶习弊病,把正面的纳入新常态,生活将迎来更美好的阳光!

注:
① 绿头鸭物种概述:

http://www.iltaw.com/animal/111


《星洲日报·东海岸》21/06/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26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56】
阅读教学的转变


2011年教育部推行小学标准课程,语文科就特别注重阅读,占课时的40%。这是顺应国际教育发展趋势。进入21世纪,PISA和PIRLS先后推介阅读力测试①,作为引领青年学习的新方向。

他们发布的文件指出,阅读必须摆脱过去过于注重技术层面的习惯,要进入理解和深度理解的层面。技术层面的学习包括识字、积累词汇、发音、朗读、分析句和段等。深度理解则涵盖获取信息、推断解释、整体感知、评价鉴赏、联系现实等。

如果注重技术层面的培养,阅读材料不过是个例子,只要有文字组织成文,就可以利用。90年代我们培训老师,阅读课就按这样的规律教:默读、找生字、解词、造句、习写、问答、朗读。

现今谈深度阅读,教材就不能只是例子,它必须是值得一读再读、耐人寻味的文章。课堂上教的,也不是照本宣科,死抠课文,而是要教会学生读书的方法,激发他们阅读的兴趣,并培养他们成为热爱读书、喜欢思考的人。哪怕是一个字,一个句子的改变,可能也会误读文章。当然,这不是说每篇课文都要深阅读,有些时候浅阅读、速读也是一种乐趣。

最近我在网上搜索唐诗“枫桥夜泊”的教学视频,觉得大都犯上刻板解读或过度解读的毛病;要嘛解词、解句、讲大意,再不就是把诗讲得太绝对,像是自己写的那样。

其实,诗歌充满意象,读者可想象的空间是很大的,从“月落、乌啼、霜满天”到“寒山寺、钟声、客船”,从看得到的实物,可读出作者所在的地点和时间,还可思考时空是定点还是动态,然后去揣测作者的心情。

我试过让学生读了诗歌后,让他们看四幅图,问他们哪一幅图比较像读了诗后,浮现在脑际的画面?过后,我让他们先在小组讨论,才综合交流。这样的阅读,学生更加像是读者,直接参与到文本的理解和诠释中,体现更自由更自主的阅读活动。

注:
① PISA 官方网站:

https://www.oecd.org/pisa/
PIRLS(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官网:
https://timssandpirls.bc.edu/pirls-landing.html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6/2020
图片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