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346】
可以不要闻风起舞吗?


脸书跳出一个视频,是一起媳妇和婆婆之间的纠纷。拍摄者是媳妇本人,录制过程不断在说明婆婆如何对她不好,还爆出其他家人如何如何的,长达数十分钟。最终是婆婆在情绪失控下被家人强行推进车里载走而落幕。

看了心情很沉重,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事情引发的后续问题。这起事件绝对没有赢家,只留给各个涉及人士的遗憾和悔恨。

没想到第二天多家媒体竟然把它当成“新闻”报道,还转发有关视频①。当事人最初可能要出口气,却演变成让家庭纠纷公开给世人论断,而且是永不磨灭的画面记录,受伤害的何止是一两人?

这样的事情不断在社会中上演,我们从中学习了什么?又该做些什么?

去年年底,王力宏事件②烧出了多少的网络判官、多少正义之士?结果又如何?人家的家事我们全听信一方面的说辞就做出判断,若是用以警惕自己还好,用以否定他人则太急进了。

我们是不是该冷静反思,在这“无边界”的世界我们该如何面对社交媒体,以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受到保护?

30多年前我偶然下听到电台午夜的叩应节目,辅导员在给听众解心锁。知名辅导员在节目中聆听妇女陈述家庭的纠纷后,给予劝慰。过程中妇女始终愤愤不平地讲述她的遭遇。可能是因为节目是直播,辅导员不断安抚她,却不自觉在“肯定”她所说的一切。

我对这样的辅导是产生疑惑的。其一,任何人在讲述自己的事件时,一定先设想好说对自己有利的话,以便以受害人的身份寻求安慰。其二,在寻求安慰的同时,又会不断寻求他人的肯定与支持,以确认自己是没有错的,甚至用来当下次争吵的“资本”。如果是这样,事情是否能解决?抑或是助长某方的气焰,却又激起另一方的自我防护意识,结果让事情往更坏的一面发展?最糟糕的是,结局还是让事情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话题?

以前只是电台广播,过去了可以不留痕迹;而今社媒普遍,不但痕迹不会被抹去,而且还把无数的吃瓜群众拉了进来。留言的一人一句,让事主承受言语的霸凌,成为众矢之的。这样带给各造的伤害岂不更大?

不累吗?我们何时可以改变这种风气?

注:
① 莫砺锋老师讲课时说过一个故事:古罗马时法庭审判一个盗墓者,定罪后,法官判词还规定不准任何一方写下被定罪者的名字。原因是罪犯没有资格后世留名。这起事件也是如此,不要再流传,所以我不提供链接。

② 事情发生在2021年12月17日,李静蕾全文“5000字毁灭王力宏”。

《星洲日报·东海岸》20/03/2022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347】
我这样教《草船借箭》


我曾在大陆给六年级学生上《草船借箭》①。整堂课“没有学生和老师声情并茂的朗读,没有历史人物的深度挖掘,没有天马行空的大胆想象,也没有学生精彩的课堂发言。”②

我略述了故事的梗概后,便让学生细读课文,各自写出一道他对课文感困惑的问题。过后他们在小组中讨论,尝试解决同学提出的问题。小组要从中选出一个他们认为最“好”的问题,也就是阅读课文和讨论后仍无法回答的问题。问题要贴堂,然后全班一起讨论。这时候有老师的参与了。从中,我们再挑出最“好”的问题。

个人提的问题,在小组中往往得到解答。如“曹操为什么不用火箭?”“曹操调动六千弓箭手,为什么却有一万人射箭?”贴堂的题目也有一些是他组回答得来的,例如“周瑜给诸葛亮十天造箭,为什么他只要三天?”但也有一些是难以回答的,如“为什么鲁肃要帮诸葛亮?”

针对没有办法从课文中提取信息回答的问题,我让他们阅读原文。他们就如我设想的一样,可以从原文找到答案。原来改写疏忽了重要的情节,造成了破绽③。我这样布置教学,除了想培养学生对文字的敏感度,提高阅读力,也想让他们亲自感受到“阅读经典”的重要。经典是一座座高山,要善于从中汲取养分。④

我的课,还有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一艘草船承载五六千支箭,怎么还说离去时是‘船轻水急’呢?”这是一个好问题!我顺势带出“演义”小说和历史的差异,创作的想象还是会有纰漏;史籍反而不会出现出问题。⑤

这样的一堂课,看课的老师似乎不太懂,看不到激情四射,太平凡。一位随行的评课专家三个月后这样评论:“黄老师追求语文学习的本真,没有站在教师的角度给学生设定‘小疑’‘大疑’,而是把这个皮球踢给了学生,让学生在自主学习中分享着,体会着,不论多少年后,他们依然会想起这位来自马来西亚的老爷爷交给他们这个读书方法。难道这样朴素而富有深度的课没有它独有的味道,不让人拍案叫绝吗?”真叫我有知音难觅的慨叹!⑥那一声“老爷爷”倍感亲切。

我们常说教学要以学生为中心,要让他们当学习的主人,但是真要落实,还真不容易。这堂课,我真正做到“把课堂还给学生”,“师者”只是从旁协助,引领着学生自主学习,让他们早阅读中发现问题,再通过文本对读自己解决问题。这样的构最终被发现,是非常值得欣慰的。

注:
① 2018年6月15日,我受北京市延庆区教育委员会出席国际儿童阅读教育论坛,上了这堂公开课。报道链接。其后,三个月后,又受邀参与“云南大课堂”给学生上同一篇课文。报道链接

② 这段话引自隆阳区板桥镇中心学校的董会平老师在微信上发布的课后观感。

③ 原文写周瑜派鲁肃去见孔明。孔明一见鲁肃就说恭喜,因为曹操中了周瑜布下的离间计,杀掉了精通水战的蔡瑁、张允。孔明要求鲁肃回去后,不要告诉周瑜他知道这个计谋,但忠厚的鲁肃回去还是说了。这是周瑜想杀诸葛亮的主因——这个人太厉害了,于我军不利。课文一开始说周瑜妒忌诸葛亮的聪明,有点太过了,缺少“剧情”的张力。诸葛亮答应三天内交箭后,周瑜又派鲁肃去探听虚实。诸葛亮一见鲁肃就说鲁肃害我,让鲁肃深感有愧,于是过后才在不损己方利益下帮助孔明,包括不照实禀报、借船只等。毫无疑问,这样的情节安排是非常巧妙的,不但面面俱到,而且人物的形象更加突出。改写的课文失去了这些神韵。

④ 经典不是平地冒起,也不是吹嘘出来的。学生如果不阅读经典,只是看改写过后的文章,不但无法感受原本的故事的巧妙,也错失体会名家的神来之笔。这是非常可惜的。幸好就是有改写的篇章,让我们有机会借此引导学生去看原文,通过比较感受原文的珍贵处。

⑤“草船借箭”是《三国演义》虚构的情节。不过,这个虚构有迹可寻。《三国志·吴书·吴主传》裴松之注引《魏略》曰:“权乘大船来观军,公使弓弩乱发,箭着其船,船偏重将覆,权因回船,复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还。”这是“草船借箭”的故事原型。主人公是孙权,“大船”受箭尚且“偏重将覆”,要调转船头让另一面受箭,可见草船是无法承受五六千支箭而又轻松离去的。

⑥ 这篇评论可参看注②的微信号链接。我真的很感动董老师看懂我的课。邀请我到北京去的吴琳老师,以及之前希望我可以到云南给教师培训的俞群老师,似乎都没有看懂我的课。吴琳老师说我失去了《最后一头战象》时期的魅力,向大陆老师看齐了;俞群老师说她还是喜欢《最后一头战象》。我自己倒觉得《战象》有点哗众,踏实度不如《借箭》。[


《星洲日报·东海岸》27/03/2022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6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348】
教育要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是王阳明提出的主张①。

他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②

虽然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不过便于理解,我们还是会划分二者:“知”是虚的,要通过“行”来落实;就因为“行”,所以可验证自己的“知”,使知更为完整。

何以要提出这个主张?王阳明说:“只为世间有一种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一索,全不肯着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摸影响,所以必说一个行,方才知得真。”③

近代中国教育家陶行知,本名文濬,因欣赏“知行合一”的说法,故改名行知④,并据此推广他的教育主张。

我认同教育不是“做就对了”的事业,要有一定程度的认知⑤。历来专家所提的教育理论,我们要“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不要“懵懵懂懂任意去做”。这个说法是对前线的教育工作者而说。

教育也不是“知道就好了”的事业,不是因为你把握多少新的教育主张、教学理论,能言善道就好。没有躬行实践,这些理论也只会让自己“茫茫荡荡”不感踏实。这是偏向教育官员而说,当然也包括我们师范讲师。

回顾我的教学生涯,很感谢命运的安排,让我一直朝向“知行合一”的道路。初执教时,对教育理论不甚了了,因为大学提供的教育文凭课程时间过于仓促,半年就完成。中学教学四年,靠的还真是“做就对了”的蛮劲。

进入师范学院,面对五花八门的教育理论,仿如刘姥姥进入大观园,方觉自己对教育依然多有不解,实属门外汉一个。亡羊补牢未为晚,恶补一番还是跟得上。此外,培训师资也不能只是空谈理论,还得实践,要不然师范生难以接受我们的“指导”,会认为我们只是“讲”师,但懂理论上的正确而已。因此我们也要沾湿双脚,和实习生一起下水,示范教学。最初我不便在学生实习时参与教学,怕违反职业守则,挫败实习生的士气;后来找到“公开课”一法,才可以和学生一道钻研课例,寻求理论和实践的结合。

就这样一步一脚印,不知不觉也走了二三十年,希望可以影响后来者注重教育的“知行合一”,不要“懵懵懂懂”,也不要“茫茫荡荡”。

注:
① 难易、先后与合一是儒学“知行论”发展的三个重要议题。“难易论”早在先秦就已提出,“先后论”则是宋儒所论述,“合一论”则出自明代王阳明。

② 以上一段话出自《传习录》,是王阳明的讲学语录,由他的学生徐爱、薛侃和钱德洪等收录编辑而成。今收录在《王阳明全集》,吴光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卷。网络版可以看链接

③ 出处同上。这原本是王阳明回答徐爱的提问而说,前面有句“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又说一个行者”,回应徐爱认为“知行”有先后的疑惑。

④陶行知原本改名“知行”,即因王阳明说“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缘故。后来他主张“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又改为“行知”。这已经不是“知行合一”的哲学讨论,是教育理想中所持的一种立场。

⑤王阳明所谓的“知”含义较广,包括良知的知。我这里是偏向陶行知在教育实践中所倡导的“知行合一”论述,不是哲学上的讨论,所以把“知”锁定在“知识”的“知”而已。


《星洲日报·东海岸》03/04/2022

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