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17】
表扬要适中


大型公开课后,有老师告诉我:“中国老师很会表扬学生,学生回答问题后,都会被称赞。相对的,本地老师就不会这样,好像很吝啬赞美的。”我和潘新和教授谈起这点,他不以为然。他说表扬要适中,太多便泛滥,失去它应有的意义,对学生没有帮助。我非常赞同。

表扬是针对学生的表现给予肯定,让他们有信心继续学习。如果不慎落入“过度表扬”或“不当表扬”的误区,变成毫无分寸的赞美,恐怕要形成反效果。不说孩子们听了虚假的赞美失去感觉,还会错误判断自己,不但会以非为是,泥沼深陷而不自觉,严重的还会失去抵抗不完美的能力,没有赞便失去了动力。

我在课堂上常看到的是学生一回答问题,老师就叫全班同学给予掌声,即使那只是一道常识问题,即使学生的程度本来就中上。其结果是:掌声时而夹带着发泄的声音,时而疏疏落落,有气无力。表扬不起效果。

某次一名师范生教《一只贝》,讲一只贝如何熬出珍珠的可贵过程。老师过后让学生分组讨论,读懂课文后会联想到什么人。分享时学生有的说想到父母,有的说老师,有一位男生却说是“男朋友”。老师感到好奇而追问,学生扭扭捏捏说不出个所以然。奇怪的是老师竟给予表扬,说他善于思考,有独特想法。真要这样吗?

教师的表扬,会使学生以此为根据,认定是可以努力的方向。常有教师投诉新课程推行以来,学生变得牙尖嘴利,言不及义。或许这也是教师的疏忽,在课堂上不自觉地释放出过度或不当的表扬,助长学生乱说话的坏习惯。学生胡乱发言,没有针对问题讨论,是不宜表扬的,免得他们养成不思考便发言的坏习惯。Critical thinking 和 effective communication不是这样训练出来的。

“表扬”和“鼓励”看似相近,却有区别。表扬是一种肯定,鼓励则是提高学生的信心,是他们勇于尝试。不值得表扬的便不应给予表扬,如果想勉励,可以这么说:“这个尝试还不错,不过……”把立场给说清楚,让学生学会分辨是非。

我个性严谨,即便是脸书上的帖子,我也不随便点赞,以免错误传递信息。某次看到一个帖子,很多人赞,发帖者说他是敢发他人所不敢发之言,但内容涉及民族间的敏感处,而且个人猜测多于客观阐述。这样的帖子不但不宜流传,点赞都不应该。所以我看到几个学生纷纷点赞,快点私信和他们讨论。

脸书是公众发言的地方,岂可发不负责任的言论?课室也是如此,是大家共同学习的地方,不要把它当成游乐场,疯言疯语,只求逗趣。

《星洲日报·东海岸》29/09/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18】
师范与大学


马来文报章日前报道“21所师范学院将关闭”,震惊各界。教育部长迅速回应,指这是假新闻,并指责报馆很不负责任,把前朝的议程张冠李戴,误导国民。

风波引起我的回忆。我是在马大教育学院(Fakulti Pendidikan UM)修读教育文凭(Diploma Pendidikan)后,才成为合格的教师。一年的课程,学习半年,实习三个月,还来不及适应便被送到学校就职①。若非自己的学识还足以应付,到学校难免有捉襟见肘的窘境。

后来我转换跑道,到师范学院当讲师②。最初的一年,主任安排我教现代汉语和文学,这是因为同是中文系毕业再修教育文凭的他知道,从中学过来的老师还没有能力教导教学方法。那一年,两位同道给我介绍了多本关于语文教学的书,让我恶补。可是,学生出外实习时,我还是得到学校视察。这时候我往往左支右绌,内心惶恐不安。还好学生年龄和我相仿,容易打成一片,不但接受我,还乐于和我一同成长。

这段经历让我感受到大学提供的教育课程,和师范学院有很大的落差。大学是学术机构,偏重认知的学习领域,以培养独立治学能力为重点;师范却是个职业培训所,不但注重认知领域,还重视情感和行动力的培养。大学虽然也提供教育课程,但时间太短,学生得到的仅是知识,无法感受到教育的原生态。师范则不然,学生在三五年的培训期中,身置教育环境,亲身感受教育生态,常会思考教育的有效方法。因此,师范毕业的教师相对较快融入学校工作,有效执行人师的责任。

此外,大学录取讲师的最低资格是学术文凭,师范教师却必须有若干年的服务经验。前者因此偏重传授知识,却无法培训师德和交流教学经验,理论的阐述会予人离地之感;师范却不同,讲师有中小学教学经验,熟悉学校的操作,师范生也有很多机会直面中小学生,在不断地接触和熏习中,心理上和能力上都比大学教育课程占优势。

因此,我觉得师范学院有其生存的价值,报馆捕风捉影的做法应该被谴责。

注:
① 1988年初我在增江北区中学实习,5月毕业后上金马仑苏丹阿末莎中学执教。
② 1991年12月2日到关丹德伦敦师训学院报到。


《星洲日报·东海岸》06/10/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19】
离地的言论


有位朋友好评时局,却总给人不着边际、脱离现实的感觉。网民笑称他“离地”。我还真不知离地是什么意思,上网查询才知是香港人创造的新词汇,指想法或行为脱离普罗大众,不能客观反映民间疾苦的做法。

我不禁想到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典故。《晋书》记载天下荒乱,百姓没有食物吃,很多人都饿死,惠帝竟然问:“没有米饭,为什么不吃肉粥?”①生活养尊处优的社会精英,实际操作的劳动者,是两个阶级的群体,彼此若不交往,仿佛活在两个世界,难以找到交会点。观点之离地,由此而见。

我的工作是培训小学教师,并非终日与小学生在一起的前线老师,论经验、论体会和感受,肯定不能与他们相比。我的言论分分钟会“离地”,被戏称为 “讲”师。我不喜欢如此,于是我化被动为主动,经常走入校园,多与前线老师交流,希望从他们那边获取反馈与宝贵的经验,弥补自己的不足,让自己较为“贴地”。

古人强调“知行合一”,要知也要行,知中有行,行中有知,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离。我的工作,让我在知方面占优势,倘若不化为实践,用在真实的教育环境,那么我的知恐怕便是空中楼阁,离地数丈。

《传习录》载王阳明先生的话说:“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我是非常赞同的。又说:“世间有一种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一索。全不肯着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摸影响。所以必说一个行,方才知得真。”确是真知灼见。

我常警惕自己:知而不用,就无法让知得到考验和印证,这样的知是无法深透的。即使通过语言文字表达,言论恐怕仅是揣摸,难免离地。离地还强行辩驳,离真知便要更远。反之,行不以知为基础,很快便要进入瓶颈,难以突破,甚至落入自设的经验框架之中,欺骗自己,也让自己拘泥在一小格局之中。知和行一定要并行,才有真知灼见。

注:
① 《晋书·惠帝纪》:“帝文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


《星洲日报·东海岸》13/10/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0】
智慧比知识重要


小学五年级华文课本收录《智慧比知识重要》一文。原文出自中国培训讲师吴甘霖。文章提到孔子的马因误吃庄稼而被农人扣押,弟子们去索回的事迹。故事见于《吕氏春秋》:

“孔子行道而息,马逸,食人之稼。野人取其马。子贡请往说之,毕辞,野人不听。 有鄙人始事孔子者,曰:‘请往说之。’因谓野人曰:‘子不耕于东海,吾不耕于西海也。吾马何得不食子之禾?’其野人大说相谓曰:‘说亦皆如此其辩也!独如向之人?’解马而与之。”

课文详细写了子贡索马失败,马夫却成功索回的经过;也写孔子给学生们解惑,解释何以子贡做不到的事,马夫却轻易做到了。课文带出的教育意义是——知识重要,智慧更加重要。

教这篇课文时,老师常总结成“子贡只有知识,没有智慧”。可怜孔门十哲以言语闻名的端木赐(子贡),从此背负了污名。这是浅层理解课文的结果。

其实,文中写孔子说:“最好听的音乐是韶乐,可是请飞鸟聆听,可能是噪音。光有学问和口才,并不能担保你事事顺利呀!”这段话其实是作者偷天换日的妙笔,把庄子的话让孔子给说了:

“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

庄子表达的是他一贯主张的自然法则,养鸟就要用养鸟的方法养,让他们回归深林,遨游江湖,如果用养人的方法养鸟,鸟反而死去。课文写马夫对农人说:“你不在东海耕种,我不在西海牧马。但两地的庄稼却长得一个模样。牲畜难以驯熟,不懂得人事,怎知那是你的庄稼不该吃呢?”这段话颇有哲学意味,让学生好好揣摩,岂不有助更好理解课文的教育意义?

我们的社会也常犯子贡的错误。论学识,无人可比,辩论起来有理有据,语惊四座;可是放到真实生活,却常把事情搞砸,弄得神憎鬼厌。智慧比知识重要,因为智慧使行动有结果(行必果),带来胜利;知识则不一定如此。

《星洲日报·东海岸》20/10/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1】
厦大学生的启示


某次我和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的中国籍学生闲聊,才得知该校中文系只有49%的课程用中文教学,51%得用国语或英语上课和考试。

该校中文系自2015年开办,已经栽培了一届本科毕业生,并获得马来西亚学术认证局(MQA)确认其学位。全校学生约3千人,六成以上是本地学生。中文系学生约150人。

当我听到中文系得用英文授课,颇感惊讶。我问他们师资成问题吗?他们说不会,欧美很多汉学专家都用英文授课,海峡两岸三地也有不少双语专才。

我好奇地问中国学生何以到马来西亚念中文系,是不是国内大学申请不到才做的后备选择。没想到这个不太礼貌的问题却没有令他们尴尬,他们表示是以第一志愿到这里来,看中的恰恰就是我感惊讶的用英文教中国的文史哲。他们志在四方,来马来西亚求学,是希望用相对较低的学费修完学士课程,之后再到欧美读研究所,成为中英双语都行的汉学家。

我听了惭愧不已。我和许多国内的中文专才一样,只精通一种语文,若要我们用英文写论文或授课,便感委屈,仿佛被“欺负”了。还真比不上新一代的中国青年,小小年纪便放眼国际,希望构建更多东西方对话的桥梁。

回想我初到师范学院就职,因人手不足,经常就是忙于上课,少与其他同事沟通。某次轮值主持内部培训课程,秀了流利的马来语,同事因此另眼相看。他们以为我也像“桃花源”里的住户,只沉浸在自己的母语世界。其后二十多年,我在学院一直都参与主要的工作,并没有因我的专业资格而被边沿化,靠的就是还吃得开的马来语。有时我会慨叹,当年若学好英语,今天说不定我走向的是国际舞台呢!

厦大开了个新局面,让本地中文专业的学生得以和中国学生一起学习,视野相信会因此拓大。对此多元的发展,我是欣喜的。传统中文系也该加把劲,协助学生建立更高的视野,走向国际。

《星洲日报·东海岸》28/10/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2】
从南京家长疯了说起


中国网民近日疯传《南京家长已疯》一文①。这是指向官方展开的减负行动的批判。

网文指官方:先是各种“不许”——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不许按成绩分班;接着是抵制各种作业本;最后还减少课时,下午3点就放学回家②。作者调侃说:“照这个趋势,南京市民的下一代有望成为率先进入世外桃源的第一批山顶洞人。”

结论是“家长面临这一浪接一浪的素质教育改革,喜出望外,泣不成声,已经高兴得走火入魔。也许,用不了多久各位的孩子就会成为一个活泼灵动、热爱生活、轻松愉悦、心智健康的学渣”。素质教育培养出学渣?讽刺意味何其重。文章批判“快乐教育”道:“今天你闹着减负,明天升学考试会为了你而降低难度吗?还是高考会因为看你快乐而特招你?”并直呼“砍掉作业,取消考试,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不仅不负责任,也并不制造快乐。”

看到这里,您是否感觉也在说着我们?这里推动的快乐学习、减负政策,迎来的也不是喝彩,而是更多负面的评价。

细究事件的前因后果,恐怕还是我们的教育生态使然。社会早已习惯精英式的教育,你教出5A,我就培养出8A人才;真要改变,恐怕不是官方的几条减负政策就做得到。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若不以有效的替代方案改变大众的教育观念,民间对官方的政策改变若不是敷衍应对,便是静观其变,始终提不起热情。

教育观念改变不像电脑系统重置那么简单,它与正施行的教学模式、方法、目标,还有评估成绩的体制,乃至教师和家长的心态、职场整体环境等问题息息相关。如果废除低年级考试,却不知高年级怎么做;如果谈减压,却没有学习方向的新导向,再好的新政策恐怕最终也沦为口号。

只有体制的真实变化,大众的教育观才会逐渐调整过来。我们或许也该从南京的事件吸取教训,加强官方的改革力度和面向,做更周详的通盘计划,不但推行新政策,也加强像相关利益者(stake holders)讲解说明,以得到他们的支持与协助,群众一心,力求改变。

注:
① “格十三”微信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p-6vjR60JrbcMGND_07rLA
② 据悉,最新引发争议的是与江苏省并列的教育重镇浙江省教育厅的指示:“10月28日,浙江省教育厅会同省委网信办等14部门联合起草《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规定小学生到晚上9点,初中生到晚上10点还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经家长签字确认后,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教师不得对有此类行为的学生进行惩戒。”


《星洲日报·东海岸》03/11/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3】
别开生面的毕业礼


上周六(2/11/2019),我应胡億晶老师的邀请,到霹雳州冷甲华侨小学参加了六年级学生的“点亮课堂的一束光”分享会。这活动其实是展示胡老师三年来带这班学生阅读过程中制作的成品。师生参加了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办的班级读书会①,三个月读一本儿童文学名著,至今读了十一本。

学生展示的有初读时的成品。例如他们摘录书中精彩的句子,写在自制的书签或小饰物上;有时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画出书中的人物;有时制作精彩语录本,保存书中感动自己的句子,并排版配图;有时制作流程图,把故事情节勾画出来。

随着阅读量的提高,学生制作的成品也越复杂、越精彩。例如第三期读《俄罗斯娃娃的秘密》,学生如八仙过海,各自制作阅读记录,按内容自选课题,自选材料书写。例如一位学生编订的目次是:内容思维图,故事简介,我比较喜欢哪一个家庭,人需要安静角吗,我的读后感等。

这里头有老师的方法指引,有学生的配合与再创作。这样的阅读记录,远甚于每周被规定书写的读书报告(NILAM)。不过,胡老师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浅层阅读,她还会引领学生深度阅读。

学生可能会写一封信给作者或书中的人物,把自己想对他说的话写下来。内容有安慰、劝勉、鼓励、谴责、询问等等,都是他们感受故事后的反应。他们有时进行话剧表演,并在表演后书写报告,例如报道导演的工作、演出时犯的错误、对不起我的组员、我们用的道具等。

他们也会制作书腰,用三言两语推介书本,夹在书本封面。他们也会给书中人物的好坏分等级,并详细写明原因。他们甚至延伸到讨论社会议题如:如何防止家暴?家庭里不能有太多负能量!我喜欢/不喜欢学校的五大原因等。

观展的家长都很受感动②。他们不但聆听了学生充满自信的讲说,还见证他们成长的来时路。他们是怎样展开阅读,是如何从阅读中受益,过程中他们思考了一些什么问题等等,在这场分享会中一一展示③。

相对于一般在衣著和形式上下功夫的毕业礼,这岂不是来得更具意义?

注:
① 有关读书会的报道,可以参看以下链接:
http://faqing.org/forum/viewforum.php?f=94
② 例如有一名家长说:“记得孩子开始读第一本儿童文学书时,他是多么地不情愿,次次都哭喪着脸向我投诉……三年之后的今天,孩子亲口对我说:妈,我心里非常感谢老师教我华文,让我爱上了阅读并明白如何去读好一本书。在点亮课堂的一束光分享会上,看到了孩子们展示他们三年来的作品时,我深感欣慰也很佩服他们的学习能力。感恩老师辛勤的培育,给孩子们播种知识,让孩子们在童年里留下了如此美好的一幕。”
③ 一名学生说:“我们6K班遇到了这样一位特别的老师。她特别在哪里?她就是特别在她不只是阅读,她还悦读。她把阅读与读书会这两件看似平淡的事织成了美丽的梦,传授给了我们。” 字里行间看到孩子们从读书会中得到的启发和成长。


《星洲日报·东海岸》10/11/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4】
教育要主动作为


有时我会想:我们何以受政治人物影响那么深?他们一个喷嚏,全城便要大伤风了!白鞋换黑鞋,讲了几个月还方兴未艾;统考认证,成了华社的主要争取议程;考不考试,化为教育主轴……这是正常的吗?

正规教育其实不过是教育的一环,真正的教育决定在生活,取决于家庭。经验告诉我们,一个人的成败,并不是学校教育(尤其分数和成绩)所决定的。成功的企业家,多少位曾是学校的尖子?成名的艺术家,又有哪几位考过前三名?成绩考得好的,就只能回到学校当老师。

我们早该反思教育的作为,尤其是对学生的评估。不会答题的学生,真的是智力比别人差吗?语文的障碍,真是学习成败的关键?考试真考在重点上了?

深圳有老师让一年级学生创作故事。我们的老师听了,一定哗然!一年级?豆大的字都不认识,笔画笔顺还没有掌握,哪可能创作?于是,我们的教学始终重视执笔写字,三两年下来,学生的创意早被磨灭,炼成了考试精英。另一边厢,深圳学生却通过手机,用语音创作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如果真考量孩子们的未来,我们就该以学生的成长为专注点;如果真关心孩子们的教育,我们就该化被动为主动,为他们打造更好的学习条件。非正规教育得以和正规教育并行发展,教育才取得平衡稳健。

直凉一批教师和家长明白这个道理,主动组织起来,拟设立图书馆。他们希望通过书香环境,普及亲子共读的理念,让阅读走进孩子们的童年。他们憧憬有了图书馆后,通过故事会、知识讲座、荐读活动,让大人及小孩不断学习,共同成长。

为了落实理想,他们今日办了一个“加油站小市集”,让大人和小孩发挥创意,展现各种活动,以筹募资金。募资是其次,出席人数和投入程度,无疑给发起人打了强心针。活动还得到扶轮社赞助的共享书箱。这是该社自林明华小创设书箱以来的第12个书箱,为乡区带来更多的好书。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也受邀出席,在致辞时侃侃而谈地方阅读计划,可见当官的也深知民间的教育活动。

祝愿直凉的社区阅读计划早日落实,主动出击取得成果。

《星洲日报·东海岸》17/11/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5】
有阅读,有成绩


我一向冷看待成绩放榜日,就算是我家的小孩儿,我也不会追问他们的成绩。可是今年的UPSR放榜,几位老师发来的成绩,却引起我的关注:

乡区学校的老师说:“参加读书会的学生27人,华文书写25个A,2个B;理解19个A,6个B,2个C。”城市学校的老师说:“37人参加读书会,书写24A,10B,3C;理解9A,24B,4C。”大都市的老师说:“我的48位阅读班的学生,41个书写得A,26个理解A。”

我感受到老师们的喜悦,更理解他们发成绩过来的原因。多年来,他们坚持带儿童阅读,只因坚信阅读才可培养正确的学习观,不但可拓宽一个人的知识面,还可促进读者思考,往更深邃的人生探索。养成阅读习惯的孩子,将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能自己去体会生活。

可是,这个理想若没有成绩支持,说出来总要少几分底气,要被冠于“理想派”、双脚不着地之“雅号”。因此,他们的推广阅读旅程充满荆棘,夹杂着重重的阻力:来自校方,来自家长,也来自社会。

毕竟阅读的效果不是短期可见的,现代人崇尚速成:补习、题海战术、作答技巧指导等,起着立竿见影之效。于是校方和社会趋之若鹜,联合打造了功利的教育生态,学校成了竞技场,学生成了各造比赛的棋子。

我常感叹:没有人否定健康很重要,但总得用正确的管道换取吧?比如坚持运动,摄取均衡营养,有正面思考的习惯,生活态度积极等;如果不信这一套,选择食用健康速成品,短期内或许见效,长期恐怕后患无穷。最近朋友圈发现一种酵素功效神奇,引用者都赞不绝口,纷纷求购;有人拿去化验,结果发现类固醇含量过高,服用后会压抑免疫系统,使身体对病菌的抵抗力降低。

教育何尝不也如此?不求学习能力,却只重视成绩,只要什么方法有效便采用,速成便捷样样行,我们如何打造优质的教育环境,如何培养优秀的公民?

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说:“能做什么比学业成绩还重要”①,这是新加坡推动“终身学习”的主要概念。我们以培养孩子阅读的兴趣和能力为教改主旋律,何尝不是异曲同工?我们不是追求分数,但学习能力强调孩子,分数肯定还是可以得到高分的。

注:
① 详细报道可看《天下杂志》的这篇报道: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809


《星洲日报·东海岸》24/11/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6】
一个也不能少


师范学院明年施行新制度,讲师和学校行政人员一样,一年假期35天,不再像过去那样和学校一起放假。

放假前,讲师相互提醒“享受最后一次长假”。可是一放假我便到吉兰丹中华小学主持儿童阅读营的培训①,然后再去淡马鲁启智华小办同样的活动②。

一周过去,换来的是学校老师和学生给予我的喜悦和感动。这样的假期,比去一趟日本游玩还要有满足感。

半年前,我到这两所学校介绍阅读营后,即席调查谁愿意腾空四天办营的?结果人数都不达标。儿协办阅读营是为了推广阅读,而不是纯粹办活动;我们坚持校方一定要参与,以便在儿童阅读的热情被点燃后,得以保温持续。如果人数不足,只好挪后举办。

可是,这两所学校的校长意愿很强,还承诺将下水全程参与,加上部分老师的跃跃欲试,于是我决定破格接办,条件是:不可强迫老师参与。不参与自有他们的理由,我们该体谅;更何况老师们常被迫参与各种活动,身心都疲惫了,他们合该享有假期的休息时刻。工委人数若不够,就找邻校的老师和家长来帮忙。

少数人也该被尊重,这是我一向坚持的。我主持的活动通常准时开始,就是出于对早到者的尊重。迟到必有原因,无需谴责;但让早到的人苦苦等候,就等同惩罚无辜者了。同样的道理,既然有人那么想做,就把活动做起来,不要浇灭了他们的热情,也剥夺学生参与的机会。

正是出于这样的自愿心态,大家齐心打造了良好的阅读环境,极力给孩子们推介好书,陪伴他们阅读。结果是每个学生在两天内都经历了120-150分钟的持续默读,也在嘉年华中反被动为主动,给大人推介他们看过的书。

这样的场面,让老师们都深受感动:原来孩子真有无限的潜能!方法用对了,他们就会发挥所长。阅读并不是优秀生的专利,而是每个儿童都做得到的。通过阅读,更能帮助儿童的成长,完成教育的使命。

我们会坚持“一个也不能少”的原则,坚持让儿童的成长岁月有书相伴。

注:
① 哥打巴鲁中华小学儿童阅读营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971
② 淡马鲁启智华小儿童阅读营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974


《星洲日报·东海岸》01/12/2019
上次由 老黄 在 16-12-19 周一 10:41 pm,总共编辑 1 次。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