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7】
最美就在田野青草间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儿协)每年年底都会在彭亨佛教会举办“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教师研习营。自2007年至今,已经办了12届①。

自三年前开始,研习营每个晚上都会让几名参与的教师分享他们在各自的岗位带动儿童阅读的经验。为加强表达的效果,主办方仿效TED演讲,要求发表人预先彩排,精选演讲内容,以便在短短20分钟时间把自己的独特经验有效地传递给听众。

今年有九人上台分享②。第一晚的四人,大家听后将他们誉为逐渐走向神台高度的播种者。他们之中三人是资深教师,一人是学生家长,分享的话题包括阅读坊的设立、故事妈妈走进校园、带学生阅读一至三年的经验等。不约而同的是,他们都凭着强韧的毅力坚持带动儿童阅读,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逆境中并不埋怨,也不和理念不同的人搞对立,反之,他们都以宽大的心胸包容异见,最终赢得他人的信任。

第二晚的分享人则是初生之犊,他们在学院期间就很努力推广阅读,每年都参与研习营,也常协办各地儿童阅读营。他们分享的话题包括童诗创作、通过阅读巩固师生情谊、协办儿童阅读营经验、课堂内外的美学教育,以及绘本与日记的教学等。踏实的实践,令人感动。

十多年前我们开始推动阅读,希望以此作为切入口,提升教育素质,改进学生素养。虽然不是一项颠覆性的改变,但毕竟和传统的教育有差异,引起反弹是预料中事。反对的声音包括:阅读不过是学习的小部分,阅读不能换来会考成绩,阅读只是属于高材生,基础教育就是要注重识字写字,教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对于这些声音,我们始终坚持最好的回应就是建树,不必对抗,无需争辩,一切让学生的表现来说话。一晃十年过去,我们喜见田野间的青草茂密,沁人心脾。儿童的成长和转变,是最有说服力的数据。

感谢儿协成员的锲而不舍。相同的理念凝聚了一群人,为共筑的理想而奋斗,我们会坚持奋斗,给孩子们打造更好的教育生态。

注:
① 历届教师研习营报道可参看以下链接:
http://faqing.org/forum/viewforum.php?f=93
② 九人依上台演说顺序分别是:邱丽霞“童阅坊成长历程”,陈美每“妈妈团走进校园讲故事”,陈秋蓓“如何通过书与孩子们建立关系”,胡億晶“班级读书会点滴”,郑善生“班级童诗创作”,巫忆萍“师生情谊”,黄于芸“绘本与日记的教学分享”,谭琪颖“我和儿童阅读营的故事”,黄健壹“孩子都需要美术课”。


《星洲日报·东海岸》08/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8】
从改变教师做起


我的手机开启位置信息,近日收到谷歌发来我的时间轴,恭贺我今年已环绕地球一圈。原来沿着赤道绕地球转一圈约40,076公里,这么看来,我这五年可环绕地球六圈了。

我不是电召司机,也不是推销员,何以车行里数那么高?还去过56个城市,153个地点?其实近几年来,我南上北下给教师提供在职培训,不知觉间足迹已近遍踏全国各地。

最近出席一个座谈会,友人替我抱不平,说我做了那么多却没有被发现。很感谢他的发现,但我对此不置可否。我曾是政党中央教育局委员,也曾参与教育部各个部门的工作,后来发现真要使国家的教育做得更好,一定得从改变教师做起,而且要走到他们圈子里。教师是前线的工作者,直面学生和家长,他们才是教育成败的枢纽。他们的一个动念,为或不为,都可能影响学生的未来。因此我开始应邀四处演讲,号召有共识的人重新学习,打造新的教育生态。

有没有被发现,可从两个角度看。第一,社会是公平的,你要人家发现,就要让他信服;要他信服,就要拿出成绩。这个成绩是人人看得到的,并不只是我们脑子里的设想。我们的理想国可以建设得很美好,但那总归是理想,别人不一定会赞同;所以理想还得靠行动去落实。不是没有被发现,而是日子尚浅,教育本就是急不来的百年树人大业。

第二,我不认为我的学识足以领导,我更相信团队的力量,所以我的责任不过是个组织者。我们不断打造平台让教师相互学习,共同成长。尤其是每年年底在关丹举行的教师研习营和高阶儿童阅读营,更被我们认为是年度核心活动。他们这样形容关丹的聚会:“关丹是总发电厂,但我们不可能永远腻在一起,希望大家可以回到自己的学校/社区,在不同的地方做着相同的事!每年回来分享,也反思自己的努力,再次充电。”每次看着参与的教师的心得,感受到他们的进步,足以欣慰;更令人欣慰的是这个圈子还不断扩大,一些家长也积极参与,儿童长大后也回馈,参与了工作①。

多年前,光宏告诉我:“这样的团队,没有什么是办不成的。”今年他更说:“这是我最轻松的一年,即使营会期间离队,一切都还是那么好的操作。”其实,我比他更早感觉到轻松,成为赋闲的老人了。薪尽火传,您要看的是火的传递,无需执着已燃尽的干柴。当老师们的能力已成形,他们能做的、可做的,肯定比我们所说的要更好。要被发现的,不是个人,而是这股力量!

注:
① 参与者的心得,可以登录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脸书阅读: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64697170309089/

《星洲日报·东海岸》15/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29】
为什么学甲骨文


华小教甲骨文?没有。甲骨文的辨识是大学问,只有通古文字的人堪学习。更何况殷墟出土的文字,尚未进入“书同文”时期,一字多形在所难免,若非专家恐难辨识,怎么可能叫小学生学习?

华小课本是否出现甲骨文?有。两种情况下会出现,一是识字教学时,二是知识性的课文,如说明文字演变过程①,或说明汉字的特色②的文章。

汉字是表意文字,每个字的形、音、义紧密结合。华小要求学生认识约2500个汉字,若不掌握识字规律,死记硬背是学不来的。掌握规律可以举一反三,识字量远超所规定的。例如学了形声字,知道汉字有形旁声旁,那么会“氧”后便知道凡气体都用气字头,见到氮、氟、氯、氦……虽不认识,却可望文生义。

识字教学要求“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也就是不止知道一个字的意思,还尽量做到知道其原因。历来很多专家在探讨不同的识字教学法,以掌握汉字构字的规律。以前有“溯源追本法”,也就是对一些特定的汉字找源头,从造字法来理解字义。这种方法后来开展出更为专精的“字理识字法”。

例如兔字,为什么第五笔要先写横,关了门才撇出来?如果看回篆体,原来象形字画的是兔子的前腿,从身体长出。又如父字,《说文》解释是“从又举杖”,意思是手拿着杖,象征父权。篆体勉强看得出,甲骨文则更明显③。

汉字数千年来虽经多次字体的演变,但却一脉相承。溯源追本是为了培养自觉识字。小学生不是学甲骨文,是看甲骨文识字。

曾有人主张文字演变最终必然走向表音,所以倡导汉字罗马化。赵元任先生的同音字文章如“施氏食狮史”④等,虽然是游戏文字,现实中不会这样写文章,但此例却可以作为汉字罗马化的不可行的参考。倘若当年汉字罗马化成功,我们今天就不需再溯源追本了,小学生学汉语也不必再辛苦学汉字,qingsong xue hanyu就好。

所幸“倘若”没有兑现,汉字保存下来了。

注:
① 例如中国人教版小学语文课本五年级收录《我爱你汉字》

http://www.ruiwen.com/jiaocai/yuwen/ren ... gce89.html
② 例如马来西亚马文化版小学华文课本三年级第九单元收录《图画文字——甲骨文》
https://www.dropbox.com/s/c48atr8g1g9qp ... .pptx?dl=0
③ 网上词典汉典是个很好的参考资源,所列的“字源字形”很有参考价值。
④ 原文:“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施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施氏始试食是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百度认为赵元任本意不是如此,他并不是希望用这个例子来证明汉字拼音化带来的荒谬。其实,正好相反,‘一般认为’的观点违背了赵元任本来的意思,或也是可以说作者找了一个非常失败的例子。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96%BD% ... E%E5%8F%B2
不过,也有不同的看法,维基百科收录两种看法,包括美文网的文章《施氏食狮史》——原文、翻译、出处
https://www.wenjiwu.com/doc/hvgani.html

《星洲日报·东海岸》22/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0】
少点折腾,多点务实


群里有人转了一篇文章,是针对中国教育界的一些弊端的论述。转贴的人问大家的看法。好些人看了之后,回应是:所说的是事实,我们都已知道的。现在的问题不是论述得如何,而是要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喜欢这样的群组,赞赏这些务实的朋友。我认识的中国教师大多都是具有这样的专业操守和正面价值观的。群里有400人,没有互道早安,没有转贴问候图片,没有人谈论香港事件,有的就是每晚一人主导的阅读分享。

我在中国留学期间,就发现当地的读书人有种特有的品质。他们不会在琐碎事务上折腾,会把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在一般人眼中,他们可能是不识时务的书呆子,但是地球公转几圈后,世人会记得的就是这些书呆子和他们的研究成果;热血青年却不断新陈代谢,没有多少人会再被提起。

我的老师那一代,都经历过文革。谈起文革,他们却轻描淡写带过,就仿佛事不关己。事实却是,他们住过牛棚,戴过高帽,是被批斗过的一群。对于这段我们认为鬼哭神嚎的历史,当事人却以“过去了 ”,“该说的人家都说了,再说也没有新意”带过。他们不会咬牙切齿话当年,痛批时代对他们的不公。

莫砺锋教授在评述他的老师程千帆先生时说:“在那风雨如磐的漫漫长夜中,有多少人不堪重压而对人生失去信心,有多少人虽能隐忍苟活而不再坚持对真理的追求?”程先生就是如此不同,“经过将近二十年的磨难以后,仍能重新恢复学术研究、且取得非凡成果”的学者。他没有谈过去,也没有恨,只知道要“追回丢失了的十八年,惟恐时间不够”,他选择回到大学教书,好好栽培学生,完成他的学术论著。

我们生活在相对安逸的时代,却常常闻风起舞,把宝贵的生命耗在不必要的人和事上面。当我们在为一些事折腾的时候,时间却不待人,再回首已时过境迁。与其折腾,不如务实点,做该做的事;只要认真付出,成就还是在望的。

《星洲日报·东海岸》29/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1】
AI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在一次人工智能(AI)的研讨会中,一位发言人突然说:“其实我们怕什么人工智能时代?就像手机,以前大家都不会用,现在连阿公阿婆都用个不亦乐乎!”结果引起欢呼声一片。

这是典型的消费人心态。

人类托工业革命的福,生活不断改善,哪怕是第三世界国家,同样享有这种福利。第一波的机器发明,第二波的电力使用,第三波的网络技术,哪项不是我们今天的日常?我们该思考的,不只是会不会使用,跟不跟得上潮流,毕竟这的确是既来则安的;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改变会带给社会怎样的冲击,新生代的教育又该怎样应对。

如果只从消费心态看,就会出现类似今天低头族的危机,只会使用,不会开创;更糟的是,使用层面还是停留在消磨时间、损耗生命里头,和人文的发展更是南辕北辙。

第四波的人工智能,将会颠覆人类的生活。就因为人工智能将普及到人人可用的商业产品,这才可怕。自动化将取代大量人力的工作,运算能力超过人脑的机器也将取代高学历的白领工作。这将“撬开更大的贫富差距,引起大范围的技术性失业”①,如果不趁早做好准备,我们的社会结构将被撕裂,人格的尊严也将被践踏。

如果说第一波的机器从根本上改变了体力劳动的性质,第三波的信息通讯技术改变了认知的劳动,那么第四波的人工智能将同时影响体力和智力的任务。人工智能将以远超人类的速度和力量执行各类工作,大大提高生产力。如此一来,目前的许多行业如销售员、出纳员、险损估价人、市场分析,乃至放射科医生等,都将一一消失②。

面临这样的一种颠覆性的改变,我们的教育岂能停留在过去的灌输和填鸭之中?若不规划种种的应对策略,却把时间耗在诸如爪夷文、该不该考试、用英文教数理的争辩中,我们该如何迎向人工智能时代?

注:
① 李开复语。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8年12月刊。摘要版可看以下链接文章: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992
② 李开复根据牛津大学、麦肯锡、普华永道、创新工场研究报告综合整理了365种人类工作的消亡概率。其中又按体力劳动和认知劳动划分出危险区、安全区、结合区、慢变区四类工作,极具参考价值。


《星洲日报·东海岸》05/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2】
重建巴别塔


杨澜在制作人工智能的节目时,提到了《创世纪》的一个故事:大洪水后,人们要建造一座巴别塔以通天扬名。耶和华见了说:“看哪,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说着同一种语言,如今他们既然能做起这事,以后他们想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功的了。”《创世纪》11.1–9)于是,人们的语言被打乱,不能知晓别人的意思。

杨澜走访各地的人工智能成果后,惊呼“巴别塔已悄悄构建”,因为现今人们可以轻易地通过语音转换器,听懂各自的语言。

“谷歌翻译”经常为国人嘲笑,可是那是早期词对词翻译出的差错。我们永远不要低估人的智慧,技术专员会不断完善翻译的系统;有朝一日,文本翻译,语音转换都会达致化境。语言将不会造成不同族群的人沟通的障碍,学识和能力才会阻隔人们的沟通。

记得我们的社会闹哄哄在吵着爪夷文课题时,我们的同事在手机群组里,却不断用各种文字沟通。只要熟悉翻译网站,我们都可以把想说的话,转换为其他文字;如果看不懂,也可以复制在翻译网站求助。准确度高达七八成,理解对方的话语是不构成问题的。您不会奇怪,一位不懂泰米尔文的人,可以用泰米尔文字发言;一位不懂阿拉伯文的,可以看懂一段阿拉伯的文字。

巴别塔已近在眉梢,我们的教育是否还要墨守成规,依然注重语文的学习而不是语文的应用,教学生长大后再也用不上的技能?

人工智能时代,基础教育不该再停留在读写算(3R)的指导中,而更该注重诸如批判性思考、有效沟通、互助合作、创意、好奇心等一辈子带得走的能力。要让小学生培养起这种能力,该让学生用他们日常使用的语文学习。我看过一幅图,左边画着三人各站在一个一样高的木箱子上看球赛,可是矮个子看不到;中间的图画着高个子不站木箱子,给了矮个子,结果三人都看到球赛,右边的却画着木篱笆换成了铁丝网,三人不站木箱子,都看到了球赛。语文往往就是那个木篱笆,障碍了一个人的学习。

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积极响应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号召,推动MTB-MLE(mother tounge based-mutli lingual education, 以母语为基础的多语教育)。我在想:他们不过是一个起步,便叫全球关注了。他们可知马来西亚早就如此?我们的小学向来是双语或三语并重的,我们有国小、华小、淡小,用母语学习各科知识。我国岂不是世界的领航国家,足于傲视全球?

《星洲日报·东海岸》13/01/2020(星期一)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3】
让学术普及民间


去年耶诞前夕看到一则通告,优大校长尤芳达教授将巡回各地演讲,谈AI与教育。尤教授学识丰富,是国际知名学者,难得他抽空赴各地演说,是该大力支持。纳闷的是:关丹竟然不在名单内。

我发短信给尤校长,要求他到关丹来。他说行程很密,不过农历新年前还有一个空档,只是担心年关将近,听众会不方便。我二话不说,马上和他敲定这个档期。

跟着是和主办单位接洽。原来陈嘉庚基金会发起教育大讲堂,是希望聚合民间组织力量联合办讲座,让教育普及,学术民间化。他们承担主讲人的经费。这个概念很好,应该予以支持。于是,我联络彭亨董联会和校长职工会彭亨分会,希望他们和我们联合主办。两个组织的领导人也是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这实在是社区教育的大幸!

陈嘉庚先生是万众景仰的慈善家,一生捐献的教育经费,比他的全部不动产还多。他深信“教育不振则实业不兴”,所以“于兴学一事,不惜牺牲金钱,竭殚心力而为之,终日孜孜无敢逸豫者”。有志之士希望传承嘉庚精神,于2013年成立基金会,通过“嘉庚学堂”办课程,“教育大讲堂”办讲座,“纪念堂”作为定点宣扬嘉庚精神。这是以行动普及学术,推广教育的可敬志业。

这让我想起90年代中期,我亦曾在关丹办过“清凉社会大学”。当时,我在阅读季羡林教授的回忆录时,深受他提到的德国教育启发。德国早年便做到人人都可以上大学,听专家演讲。但若要文凭,大学把关则很紧,非得下工夫做研究不可。这样的开放大学门户,有利于提高人民的认知水平,鼓励学者走出象牙塔讲课,则有利学术和知识的普及。

“清凉社会大学”办过五次课程,每个课程10小时。林水檺、林纬毅、林心光、何国忠、章维新等教授学者曾应邀到来讲专题。为了普及教育和学术,我们只收费RM50;但我们却也不能不尊重学术,所以我们给予讲员1小时RM200演讲费,交通和住宿另予津贴。

可惜这个活动后来因社区的反应不积极,停办了。现在看到更加有势力的组织承办这样的活动,内心的喜悦是难以形容的。

多以行动来代替批判和谴责,将有利提升民众的素养,促进国民的团结与和谐。

《星洲日报·东海岸》19/01/2020(星期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4】
鼓励中学生读金庸


我问中学生看过金庸武侠小说吗?他们竟然不确定我问的是什么,对金庸二字仿佛很陌生。再问他们听过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吗?他们却非常肯定地点头。原来信息时代的青年,有大数据却缺乏深度学习,所知的多是浮光掠影,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坊间流传“凡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在我们那个时代确然如此。那时金庸小说最为盗版书商喜爱,就连租书店也供应山寨版图书。可是,随着时代的变化,金庸笔下的人物愈发普及,人们认识他们大多通过电影、电视剧,再来就是电玩。

21世纪初,中国境内境外纷纷把金庸小说纳入中学教材,北京选《雪山飞狐》,港澳台、新加坡都选《射雕英雄传》。与其说这是金庸小说的“被发现”,不如说这是一种趋势,一种要抗衡庸俗化的趋势。

小说人物家喻户晓不一定就是好事。孙悟空是华人社会通用的代码,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孙悟空。但《西游记》是如何构建人物,小说用了哪些表现手法,其价值又是表现在哪里,却少有人问津。结果,大圣爷莫名其妙上了神台,为众人所膜拜。有趣的民俗学对民智的发展不见得有贡献。

通俗文学固然俗,背后却有特殊的创作意识和文化传承。金庸小说是做到形象与理念结合,阐发着不同的人生境界的。郭靖、杨过、张无忌恰好代表传统思想中儒、道、佛的侠义理念,这岂不耐人寻味?

把金庸小说纳入教材,教师可引领学生怎样读经典。它可以教得很“大”,如探究小说的人物形象和叙事手法;也可以教得很“西方”,例如从文艺复兴和古典美学的角度,探讨金庸小说的艺术手法;还可以教得很“实”,例如追问“你喜欢小说中哪个人物?”“如果你来创作,你会让乔峰死去吗?”等。

AI时代,我们要给学生的不只是大数据,更要帮助他们学会深度阅读,以打开视野,建立实用的三观。

通俗文学的价值之一,就是可以被如此利用。

《星洲日报·东海岸》27/01/2020(星期一)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5】
我的母语是客家话


我宣扬母语教学法,会有人问:“我的母语是广东话,不是华语。”我想他是对的,母语的确就是妈妈对孩提时的我们所说的语言。

接着,有人倡导要多讲方言,认为方言的推动不只是家庭的责任,学校也该扮演角色,再下去有人质疑华语的地位,认为那不过是中共政权下的产品,不该盲从。

看着这些斗士,我很是钦佩,也希望附顺民意,在教育部争取开办广东、福建、客家、潮州、海南等“母语”课程。就只怕原本每年招收20人的华文班,会面对生源不足,老师也不知往哪里找。

诚惶诚恐下,下点工夫查找语言和方言的定义。语言学家说“语言就是有着陆军和海军的方言”① ,但这句话的实义到底是什么,大家似乎又说不出来。议论纷纷后,语言与方言之间还是无法划分界限,但大家都确定的是判别语言和方言的标准是政治性的。难怪有人要判普通话是中共的了。

我这个学古代文学的人,倒是摸不着头脑了。中华民族的核心文学形式是诗歌,诗是有韵的文字,用福州话写的诗,广东人会不会欣赏?可是,诗经收录的是北方文学,南方人竟然看得懂;楚辞是南方文学,北方人竟然也赞赏。还有李白、杜甫、杜牧、柳永、苏轼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家乡的人,所以写出来的作品彼此会欣赏?又或者是中共统治九州已有数千年历史?

世界上每个民族、国家的族群,按居住地区必然产生方言。国家和民族若没有共同语,恐怕基本的沟通也难以达致,更妄论发扬共同的思想和价值观。

在我国,吉兰丹、柔佛、霹雳、玻璃市的马来民族应该都有各自的方言,何以他们没有吵着要捍卫方言,却接受国家语文局的规范要求?即使有规范的国语,吉兰丹、霹雳各地区的方言还是通行吧?

民族间有共同母语,不至于就是要消灭妈妈的话吧?为什么我国华裔要冒出那么多专家,挑那么多话题来吵?喧闹之后,我们是不是更加进步了?为什么不能更有共识同步迈进?

耳际突地响起邻居婆婆对小时的我说:“俺丟嘿客家人,唔好同福建人捞咪一起。”

注:
① ‘A language is a dialect with an army and navy’ was popularized by sociolinguist and Yiddish scholar Max Weinreich, who heard it from a member of the audience at one of his lectures.


《星洲日报·东海岸》03/02/2020(星期一)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36】
扁鹊三兄弟的启示


《鶡冠子》记载一个典故:

魏文王问扁鹊:“你兄弟三人,谁的医术最好?”扁鹊说:“大哥最好,二哥其次,我最差。”魏文侯说:“怎么说呢?”扁鹊说:“大哥看病,病害还没有成形他就消除了,所以他的名声只有行家知道;二哥治病,病因一萌芽就被消除了,所以他的名声传不出闾巷;像我这样的,用针刺血脉,喂病人吃烈药,用药膏敷肌肤,名声倒是在诸侯之间传开了。”①

武汉年轻医生李文亮病故,许多人用这个典故悼念他。李医生是其中一位最早发现新冠病毒来袭的医生。当局若听取他最初的报告,一场流行病的肆虐或许就可避免。②

我们当老师的,何尝不也可划分为这三个等级?防范于未然,迅速解决问题,着手处理严峻问题。第一类教师是明师,可以在问题发生前便消之于无形,乃至没有人发现;第二类教师是良师,他们可以在问题一发生,便采取相应措施化解它,使问题不至于扩大;第三类教师是名师,他们在问题发生时有能力处理,所以为众人所瞩目。

世俗的价值观,造就师者的取向,都崇尚名师。君不见我们的周遭常有“救亡”的运动?救亡的固然是英雄,可敬可佩,但我们的目光却不该只放在这里。无名英雄的事迹,往往更加可歌可泣。他们默守岗位,坚持教育,让学子踏实学习,健康成长,将众多社会问题化之于无形。

华社经常出现的问题是讳疾忌医,再不然就是病急乱投医,期待民族英雄的出现。例如新生代不想读华文了,我们晓之以大义,劝勉鼓励,这是名师之举;受命于危难之间,挺身协助教中学华文,这是良师;孰不知能采取良好策略,让新生代自觉报考华文,学习母语,这才是明师。又如关怀学困生是名师,助他们克服学习障碍是良师,有能力让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则是明师。

我只说优秀的老师。那些问题出现后,束手无策又怨天尤人的;又或者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经常制造问题的,则不在讨论范围,实也不必费神讨论。

注:
① 原文出自《鹖冠子卷下·世贤第十六》:
(庞)暖曰:“王独不闻魏文王之问扁鹊耶?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魏文侯曰:‘善。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曰桓公几能成其霸乎!’凡此者不病病,治之无名,使之无形,至功之成,其下谓之自然。故良医化之,拙医败之,虽幸不死,创伸股维。”
古代家、比、闾都是计算单位,《周礼·大司徒》:“令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爱。” 上文没有直译。
② 详细报道可看链接: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207 ... c-opinion/


《星洲日报·东海岸》09/02/2020(星期日)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