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修顿悟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0】
观音名号非避讳


前些时候,友人在报章专栏写文章说中国皇帝很霸道,连神佛名号都得避讳,采用的例子是“观音”乃是避李世民讳而腰斩了“世”字。

这是不对的。我发我的文章给有关报章编辑,希望可以刊登。但他们的回应是报章不发学术文章,只不过是大众看着消闲的。潜台词是“这是各说各话的无谓争论”。

学术不是如此,学术可以有定论的,如果证据确凿,符合科学说法。读博期间,我读《高僧传》就常见“观音”一词,好奇下乃继续探索,故写下一篇短文《观音名号非避讳》。同学看了,很喜欢,说短文就把问题说清楚了;老师见了,帮我投稿,竟然刊在上海的《辞书研究》①,荣幸之至。

说观音名号是避讳还是有原因的。《汉语大词典》便说:“唐避太宗李世民讳,省称观音。”我以三个理由辩驳:

一、唐避讳令的重新认知。
按陈垣《史讳举例》所考,唐制本就“二名不偏讳”,如武德九年有“世及民两字不连续者,并不须避”之令。陈垣先生说:“唐时避讳之法令本宽,而避讳之风尚则甚盛。”官方没要求,民间主动避讳是当时的情况。彦悰和尚《佛顶最胜陀罗尼经序》记载一件趣事:“时有庙讳、国讳,皆隐而避之,即世尊为圣尊,世界为生界,大势为大趣,救治为救除之类是也。上(唐高宗)读讫谓行顗曰:‘既是圣言,不须避讳。’”(《大正藏》第19册)高宗因此令下诏“圣言不须避讳”。

二、唐前的佛教典籍,多有“观音”一词。
梁·慧皎《高僧传》用“观世音”有17处,“观音”则有7处。若说是后人校改,则其校改不彻底叫人怀疑。后秦·姚兴为《释摩诃衍论》作序云:“其为教也,于观音中乞眼手之暇,而瞩搜过恒之教门。其为义也,于尸迦中借珠网之功,而曜罗尘数之义理。”(《大正藏》第31册)这是讲究对仗工整的句式,“观音”对“尸迦”不是后世篡改。后秦·鸠摩罗什所译的《妙法莲华经》卷7(《大正藏》第9册)有一段长达520字解释观世音何以得名的偈文,其中用“观世音”3次,而“观音”则用了15次。偈是押韵的文字,更不可能被省略。

其三、翻译上的问题。
后秦·鸠摩罗什译《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说:“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大正藏》第9册)罗什高徒僧肇《注维摩诘经》中引鸠摩罗什解释“观世音菩萨”一词云:“世有危难,称名自归,菩萨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也。”(《大正藏》第38册)罗什翻译并非采用直译法,由此推测,“观世音”的译法当是取菩萨的修行方法与其悲愿而作。

唐·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三对“阿缚卢枳低湿伐罗菩萨”作注云:“唐言观自在,合字连声,梵语如上。分文散音,即阿缚卢枳多译曰观,伊湿伐罗译曰自在。旧译为光世音,或云观世音,或观世自在,皆讹谬也。”(《大正藏》第51册)玄奘大师所见的梵文当是Avalokitesvara一词,分由Avalokita(阿缚卢枳多)及isvara(伊湿伐罗)二词组成,根据梵文语法a+isvara 写成 esvara,所以他主张“观自在”才是正确的翻译。稍后的澄观在《大方广佛华严经疏》(卷57)中说:“梵云婆卢枳底,观也。湿伐罗,此云自在;若云摄伐多,此云音。”(《大正藏》第35册)澄观所指的二种梵本是Avalokitesvara与Avalokitasvara②,前缀Avalokita译为“观”没有争议,而后缀词当时即有二个版本:(伊)湿伐罗(isvara)译为“自在”,摄伐多(svara)译成“音”。由此得知,若从直译的角度看,“观自在”和“观音”才是正确的翻译,“观世音”反而是意译。

综上所述,非常确定的是观音一词早已有之,与观世音一词同时通用,并非是省略之称,更不是为避唐太宗之讳而产生。

注:
① 此文可以在中国期刊网(CNKI)找到: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 ... daWVI4ZVg=
② 根据Lokesh Chandra (1984)的 The Origin of Avalokita-svara/Avalokitesvara ,Avalokitasvara才是最早的梵文名称。此文收录在 Indologica Taurinensi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anskrit Studies XIII (1985-1986),页190.
https://www.dropbox.com/s/aq8h0vy3jv7sk ... A.pdf?dl=0


27/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1】
慎防救世主心态



03/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2】
雪地撒种的痴汉


早期读江灿腾老师的著作,意外发现附录了印顺导师的一篇回应文章——冰雪大地撒种的痴汉①。导师对江文谈到“理想与现实的差异”深表赞同,并说:“(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佛教改革运动,我原则上是赞成的,但觉得不容易成功。出家以来,多少感觉到,现实佛教界的问题,根本是思想问题。我不像虚大师那样,提出‘教理革命’,却愿意多多理解教理,对佛教思想起一点澄清作用。‘理论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写一本书,就想‘台湾(或他处)佛教界广为接受’,我从没有这种天真的想法。我只是默默的为佛法而研究,为佛法而写作,尽一分自己所能尽的义务。我从经论所得到的,写出来提贡於佛教界,我想多少会引起些启发与影响的。不过,也许我是一位在冰雪大地撒种的愚痴汉!”

读后心有戚戚焉。印老说“大师是峰峦万状,而我只能孤峰独拔”,太虚、印顺两位大师对佛教贡献很大,思想深邃博大,我辈难以企及。但“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②“雪地撒种”的坚持和傻劲,却是我辈不可不学的精神。

我14岁接触佛法,“蜀中无大将”的机缘促使我当了廖化。太平佛教会周日佛学班的运行,马大佛学会的宿舍弘法和学会的运作,大专佛青生活营和相关课程的创办,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的努力,乃至彭亨佛教会的道场维持工作,我都亦步亦趋地学会了担当。

知天命后回顾,我还是觉得这些工作,如果换着别人来担当,应该会做得更好。我这廖化可贵的地方是在忠诚与不变的信念。当年读到圣严法师的一段话:“我深深觉得佛法这么好,然而知道的人少,误解的人多,非常可惜,于是我开始钻研佛经,而且照着去做,希望能多懂一些,并让大家分享,那是十四、五岁的事情。”③我便立愿效仿,希望能够把正信的佛教更加普及开去,利惠更多人。虽谓不自量力,却也不是螳臂当车,而是冰天雪地播种的那一股傻气。

曾有一位不同信仰的同事为我的努力发出赞叹:“先炳做事很坚持,十年如一日,所以这个活动我捐助一百令吉。”他的确看到我“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但我的努力其实已经接近半个世纪。

“勇于承担,敢于负责”是何振森居士教会我的。这份勇气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您真会得罪不少人,众人皆睡你独醒的时光会很孤独难熬;当然您也学会妥协,如何更加圆融处世,否则偌大的一个团体要如何操作?

现实和理想是有距离的,我们在努力中会和现实妥协,却始终不会放弃那底线。如果回顾过去,不管是在佛教界或教育界,我都是雪地撒种的那个痴汉。

注:
① 此文收录在江灿腾《人间净土的追寻——中国近世佛教思想研究》,台北:稻乡出版社,1989。其后亦收录在印顺导师《华雨集》第5册。
② 原文出自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之太史公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司马迁继承传统,曰“诗有之”,但《诗经·小雅·车辖》原作:“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四牡騑騑,六辔如琴。觏尔新婚,以慰我心。”是喜气洋洋的新郎官在快乐地吟唱娶亲之事。司马迁把它与德行挂钩,成了千古传颂之句。
③ 圣严法师《圣严法师学思历程》,台北:正中书局,1993


10/01/2020
上次由 老黄 在 05-04-20 周日 9:52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3】
修行莫向外求



17/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4】
禅悦从禅悦开始



24/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5】
深层了解佛教的布施



31/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6】
随缘是大智慧



07/02/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7】
疫情下的众生像



14/02/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8】
自力自依止



21/02/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2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9】
不是说无常吗?


“无常”((巴利語:anicca,梵文:anitya)是佛教常用术语,也是流传最广,最常为群众引用的一个概念。

佛教认为,宇宙间一切现象,都是“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的相互依存关系,没有永恒的实体的存在,所以说无常。据说,佛教的无常说,是为反对婆罗门主张宇宙的最高主宰---“梵”是“永恒常住”的理论而提出的。

无常本就客观存在,由不得我们的意志主宰,也不是我们所能决定。佛不说,日后也有人会提出,关键不在“是不是创见”,而是佛陀为什么说和怎么说。既然是否定有主宰,就该让生命由自己的行动来书写,我们的“业”(行为)决定着我们的未来。这种自觉式的说法,不但揭示无常的意义,也给予生命更大的自主性和可塑性。因为无常,就不该太过执着,看事看物总是一成不变的;因为无常,更要珍惜相互依存的因缘,善于把握,为自己的生命谱上自己选择的曲子。

中国传统哲学把无常演绎得最精辟的,我觉得是《吕氏春秋》。<察今>篇载:“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对于这个耳熟能详的故事,中国教育界曾有人做过调查,发现不同年龄的人对故事会有不同的体会。例如二年级的理解就像乌鸦喝水的故事一样,是“做事情要动脑筋”;五年级理解的是“行动要迅速,不要拖拖拉拉”;中学生的理解则像一般词典所言,是“不懂事物已发展变化而仍静止地看问题”,不一而足。这就是哲学命题的可贵处,可以让您终身学习,随着自己的生活历练诠释。

我的理解是把它与无常挂钩的。水在动,船身却看似不动。楚人只看到船身,没有看到水,所以他在船沿做记号,希望靠岸后才去打捞宝剑。这不正和我们常人看事情一样?我们被自己的眼睛欺骗,把“变”与“不变”简化了,总抱着永恒来看事物。船身其实也在动,随着动的流水在移动,警觉力不够的人误把它看成不动;船靠岸了,才惊觉“已过万重山”,却再也找不到宝剑。这时候才来慨叹“无常”!其实无常早就发生,只是自己抱残守缺,智慧不足,有看没有懂。

佛教徒虽然常把无常挂在嘴边,但所建立起到价值观,却不一定符合无常的道理。例如评定政治人物(因为他们曝光在大众眼下,最容易聚焦),总喜欢用“常”态来看待。509政坛颠覆性的改变,马哈迪肯定扮演重要的角色。可是一些佛教徒却也要扮演起酸民,把他过去22年来的劣迹搬出来嘲讽一番。安华的烈火莫熄,是我国政治氛围改变的里程碑运动,一直到希盟政府垮台,他还是对着大众强调,马来西亚是个多元民族、多元宗教的国家,不适合走单一种族、单一宗教的路线。酸民看着他可能会接任首相,却要搬出当年他任教长和副首相时的一些污点来放大,说他和家人只是恋权图利,毫无廉耻。

人,不是一直都在变的吗?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对象,我们的说话不也会有针对性的阐述,不能作为普遍真理来看待的吗?何以我们一边讲无常,却又一边用常的观点来看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并非不能移,而是不易移。以刻舟求剑的做法评断人物,不但对他人不公,也反映我们的智慧不足。

倡导无常的同修们啊,我们该更加认真地用无常观来看世事。不要迷信英雄,不要期待救世主,也不要三岁定八十,根据过去来看人。我们可以就事论事,就当前而评论是非,将佛法落实到思想和言论之中。这不是更好的实践佛法吗?为啥要情绪化发言,不理会我们的言论可能带给身边人的影响?

29/02/2020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