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修顿悟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0】
哎呀!素食也有大鱼大肉?


到素食馆用餐,友人常会问:“怎么素食的人要搞那么多绰头?吃素就吃素,还要来什么糖醋小排骨、八宝鸡、糖醋素鱼、咖喱羊肉的,真是口清心不清。”

我说:“素食有多种,按照流传,有纯素派和以荤托素派;按形式也有宴席素菜、寺院素菜和民间素菜。寺院素菜必定是纯素派,不但不会搞这些花样,就连鸡蛋和葱蒜也不吃。以荤托素派则在民间流传,一般不忌五荤和蛋类,有些甚至还用海产品及动物油脂等。民间流传得高档一点的,就是宴席素菜。如果现在设个素的婚宴,我们就来个清炒瓮菜、水蒸豆腐、豆芽炒咸菜、包菜熬汤,你吃吗?就算客人不介意主家也会不好意思。民间推广素食是为了普及素食,让更多人可以接受,花点心思托荤做菜,有什么好批评?你若有心素食,到佛教会来,或到我家做客,不会这样款待你的。”

友人又说:“呵呵,现代人真是……”

我说:“不对,素菜荤作由来已久。佛教传到中国,是梁武帝才开始规定寺庙一律‘断酒肉’。僧人不肉食直接影响着在家信众,吃素的人增加后,素肴便有了新的发展。宋代已经有素食谱出现,我早期写过一篇文章考证过素食荤作的历史,可以参看。素食荤作和采用面筋做菜有关。面筋不会溶解,可塑性很高,可变化出各种‘加工’菜肴,早期的素鸡、素鱼都是面筋制成的,现在则有用大豆、蘑菇茎等制成。”

“其实啊,若根据文献,早在苏东坡的时代,就已经批评这种素菜荤作的做法了。他写过《僧自欺》,批评宋代僧人为荤菜取‘雅名’,说这是‘自欺而已’,是要教人见笑的。可见,素菜荤作早被古人骂了整千年,我们还要骂吗?”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一个问题便可困扰千年,岂不表示我们不分轻重,不知往前进的重要?再说,苏东坡文章结尾说:“然人有为不义,而文之以美名者,与此何异哉?”这不是更加值得关心的吗?就像现在政棍明明是违背民意,为私欲而夺权,却要美其名说是“救国”,这种美化不义行为的做法,不是更加可耻吗?

还是喝多两碗家乡素鸡汤吧!

06/03/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1】
防疫和恐慌那一线之别



13/03/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2】
疫情下人人平等



20/03/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3】
共业!可悲复可喜



27/03/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4】
终归还是不平等



03/04/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5】
别业可以转变共业吗?



10/04/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6】
知见的两面性


学校教我们“知识就是力量”,当学生的就要努力获取知识。

佛教却告诉我们知识是一种障碍,所知的往往会障碍我们学习。

这当然不是反智,而是提醒我们会被自己错误的知见断送了修行之路。

这种“知”佛教恰恰称为“无知”,唐普光的《俱舍论记》说所知障是“不勤求解慧,与异相法俱为因,引生彼同类慧,此慧于解又不勤求,复为因引生不勤求解慧,如是展转无始时来,因果相仍,习以成性”①,“不勤求解”“同类慧”“习以成性”是关键词。

佛教论典分析“所知障”乃“萨迦耶见”所引起,“萨迦耶见”即因身的存在而执着有我的“身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自己主观的成见。

演培法师说:“(所知)能盖覆我们所要了知的一切有为无为的理境,使我们不能正确理解‘境为何物’,同时又覆盖无颠倒的真如法性之理,使我们不能亲见诸法的真实性。由于覆此理境,障碍智慧不生,并能障碍菩提不得现前,所以名所知障。”②

简单地说,我们的知见,由于有着种种偏执和不完整,造成主观上有着很多成见,障碍我们正确理解事物的本质。

生活中最常见的所知障就是在议论世事时,模仿先秦的人用“诗曰”说话,动不动就来个“佛说”,搬出什么诸法实相,有相无相之类的,仿佛一下抬高了自己,自我感觉良好,但对事情的议论和启发,毫无助益。

最近国人因为宅在家里,网络成了必需品。有天,我向学生请教应用程序的问题,他打哈哈说:“我们就是这样,以为多就好,结果苦了学生。老师用不同平台上课,学生要安装几十种不同的应用程序。知道中国为什么数码科技那么进步吗?人家什么都用微信,结果连农村不识字的安哥安娣都能驾驭。”

可不是吗,对中国的网络控制,我们嗤之以鼻,但在关键时刻,其优势却突显出来。微信注册要用实名,我们觉得是对言论的钳制,不好!脸书出现假账号诋毁人的帖子,就算你投诉当局也不会删除,他们坚持言论自由!武汉疫情告急,决定封城,有人冷嘲热讽,为一千万人口打抱不平,认为封一座城救几个领导不应该;可是现在却改口敦促各国封城封国。

这不都是“所知障”引起的吗?先有成见,再用成见来判断事情,不但有偏颇,还会障碍我们的智慧。如果发现错了还要拗着来,那就是无明了。

可见“知见”有其两面性,善用知见长智慧,错用知见生无明。不哈中,不仇中,不哈西,也不仇西,用平常心看待世事,才能更好学习。

注:
① 《大正藏》第41册,Cbeta电子佛典T41n1821_001 俱舍论记 第1卷

http://tripitaka.cbeta.org/T41n1821_001
② 二引演培法师《成唯识论讲记》卷九
http://yathasukha.blogspot.com/2014/04/75.html


17/04/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7】
感受世间冷暖



24/04/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8】
善用信息学佛法



01/05/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69】
从卫塞节到佛陀日


2020年的卫塞节过得特别不一样。由于新冠肺炎的疫情蔓延,政府颁布了限制行动令,群聚的活动一概取消。

彭亨佛教会改为线上庆祝。感谢开健法师的配合,答应主持这个仪式。根据脸书的记录,当天播放师父诵经时,覆盖面多达9万多人,点击看的(包括三秒钟内)也有4万人,线上跟随着的则是500多人。

下午2-3时,我通过Zoom聆听洪祖丰居士谈“卫塞节列为马来西亚公假的典故及其社会意义”。

晚上,我邀请心光做客,给我的线上佛学班谈谈“从卫塞节到佛陀日”。心光从90年代我们还在旧会所的时候便开始,每年卫塞节一定到关丹来。今年无法出门,我临时邀请他线上做客,他也爽快答应。

我们先聊“卫塞节”的名称。概要如下:

一、“卫塞”(巴利 Vesākha, 梵文Vaiśākha),并非如《佛光大辞典》解释般是“月圆日之祭典”。其实这指的是一个月份,印度历法一年也是12个月,不过每个月又分上月下月,所以佛诞到底是四月初八还是四月十五便成疑。汉传佛教国家根据文献(最早是《牟子理惑论》),一向以四月初八为佛诞,是日庆祝“浴佛节”。

二、把卫塞节定在阳历五月的第一个月圆日,是世界佛教徒联谊会(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 WFB)在1950年于锡兰首都可伦坡举行的首届大会中所议决。当天也发布宣言吁请世界各国列这一天为公假,以示对历史上的一个伟人表示尊敬。1954年,世佛会在缅甸仰光开第三次会议,议决将卫塞日定为世界佛陀日(Buddha Day)。这是因为庆祝卫塞(五月),不只是佛教徒,而五月的庆祝也不等于佛的纪念日。

三、印度、锡兰佛教界早就有庆祝卫塞,根据文献,西元5世纪初叶,法显访问中印度摩揭陀国时,就记载该国将佛像置于装饰严丽的车辆上游行,以庆祝佛陀之诞生等三大事。世佛会定下日子为卫塞节后,汉传佛教国家并没有跟随。

四、卫塞是音译词,塞是多音字,这里应该念se(第四声),才符合读音。

传统庆祝卫塞节,除了游行外,还有放生。根据心光的记忆,80年代三慧讲堂仍保留这个仪式。这是因为那时候大家的观念里都认为这一天要放生,所以会捐钱。他曾被指示联系飞禽店买鸟。不过,这个活动后来被取消了。据称最早是十五碑的达摩难陀长老主张取消。我小学的华文课,也曾经读过“买鸟放生”的故事,当然是批判的。要移风易俗,可还真不简单。

08/05/2020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