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修顿悟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0】
顾好你的嘴巴



15/05/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1】
给学生介绍二大师


线上佛学课准备讲解《三宝歌》,先介绍填词和作曲人。

维基百科介绍《三宝歌》提供了一个线索:林培安早在1992年第5期《法音》发表过一篇文章——弘一法师与《三宝歌》①。林文质疑两个通俗的说法:创作时间当不会是1930年,且也未必是“先选定曲谱,再由太虚大师依照曲谱作歌词”。印顺法师编订的《太虚大师年谱》引用林子青的《弘一大师年谱》在1929年12月有那么一段记载:“(太虚)大师作三宝歌。时弘一住南寺,为之作谱。其歌曲颇为流行。”②

《三宝歌》作于1929还是1930年?是先有曲还是先有词?这是个饶有趣味的学术话题,容后再议。我们先关注活跃于同个年代的这两位大师。

弘一法师(1880-1942)较太虚大师(1890-1947)年长,都生活在20世纪初叶,见证过两次世界大战,感受到清朝末年中国的没落,也经历过民国初年的改革激情。当年革命团体的崛起和努力,八国联军的耻辱,知识青年的出走,新文化运动的变革传统,激进的五四运动,国共内战……耳濡目染下,对他们的人生带来不小的冲击。

“乱世出英雄”,这时各个领域都冒出了杰出的领袖。二大师是属于佛教的改革先锋。和世俗的改革一样,有破有立;改革总得有人破旧,也总得有人把旧的重振,昭示传统的价值。虚大师是破旧的前进着,弘公则振兴佛教律学。

佛教圈里若说也有“革命”,那就是虚大师所领导。他主张“教理、僧制、寺产”三大革命,涉及佛教的思想、组织制度和经济发展。虚大师致力倡导人间化的佛教,兴学办校,建设现代僧伽制度,努力阐释中国佛教使之与世界接轨,乃至费了不少心思建立全国性的佛教组织、创办佛教报刊等,都是在贯彻他的“三大革命”的宗旨。

虚大师重视教界革新运动,以顺应社会的快速发展,使佛教免于被时代所淘汰,可谓是用心良苦。若非虚大师的登高疾呼,佛教的兴革步伐说不定还要推迟几十年。但从事改革的人,面对的压力也相对大的,既要和利益单位对着干,还要承受种种的讥讽与诋毁。1937年虚大师写的《我的佛教革命失败史》,总结了自己一生的努力。他说:

“我失败弱点的由来,出于个人的性情气质固多,而由境遇使然亦非少。例如第一期以偶然而燃起了佛教革命热情,第二期以偶然而开了讲学办学的风气,第三期以偶然而组织主导过中国佛教会,大抵皆出于偶然幸致,未经过熟谋深虑,劳力苦行,所以往往出于随缘应付的态度,轻易散漫,不能坚牢强毅,抱持固执。”

虽然他公开表示自己是个“失败者”,但“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的人间佛教思想,却因他而不断开枝散叶,虽还不至于百花齐放,但至今还是花圃处处,蔚为奇观。圣严法师说:“太虚大师是一位卓越成熟而成功的宗教家,也是一位光荣伟大而崇高的失败者;他的精神是成功的,他的事业是失败的——这是我对太虚大师的结论。”③

弘公与虚大师不一样。他出身望族,父亲是盐商,也是银行家。虽然后来家道中落,他还是受过良好的教育,负笈日本。这样的背景,使一代才子而后转为宗教家的高僧,为人津津乐道。可是,走入佛门的弘一大师,却是甘守枯寂,精研律典,广布佛法,并身体力行,所以被誉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今天针对弘一大师的论述,大多还是他在俗家名为“李叔同”的风流韵事,毕竟李叔同年轻时实在是才华横溢,锋芒毕露。

二大师的交流记载不多。1927年弘公在杭州闭关期间,曾写信给蔡元培,主张佛教改革,整顿僧众,以解决当时佛教界存在的问题,并力荐太虚大师“英年有为,胆识过人”,且“久负改革僧制之弘愿”,特别“富于新思想”,是“最为适当”之人选,有利于“尽力提倡新派(即人间佛教)”。

二大师合作《三宝歌》后,虚大师还特别作偈相赠:“圣教照心,佛律严身。内外清静,菩提之因。”弘一大师60岁生日,虚大师又重书此偈相赠。这是两大师惺惺相惜的见证。

弘一大师出家后,不再以他的才华现世。虽然他没有坚持出家时“封笔”的意愿④,但他重执毛笔,给我们写的却都是佛言慧语、洗尘脱俗。弘一大师出家后,流传了很多他的严谨生活,坚守戒律。这是有针对性的,因为其时佛教戒律松弛、毗尼不净、教界价值失范,他不但重视出家戒律,也兼顾在家律仪,编订《南山律在家居士备览略篇》等。虚大师给予弘公斯举很高的评价:“弘一律师在中国僧伽中可说是持戒第一;其道德与品格为全国无论识者不识者一致钦仰,为现代中国僧伽之模范者,这是我们表示不胜欢迎的。”⑤

两位大师虽然走着不同的路线,但是却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振兴佛教而努力。《三宝歌》最为珍贵的是,这是两大师给我们留下的合作成果,耐人寻味。

注:
① 有兴趣阅读此文的可以下载:

https://www.dropbox.com/s/9w49vj87xf4f9 ... 9.pdf?dl=0
② 印顺《太虚大师年谱》,台北:正闻出版社,1992(修订一版),页301
③ 圣严法师《太虚大师评传》刊于1963年《海潮音》四十六卷三及五月号.
http://bodhi.takungpao.com/sspt/sramana ... 72011.html
④ 弘一法师决定出家后,把他俗家所有的东西都分别赠送给师友。其中笔砚送了给书法家周承德等。丰子恺的回忆录也写了最后见老师的情况。详见陈戎《李叔同:圆月天心》,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页135-136.
⑤ 转引自陈星《李叔同图传》,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5,页89.


22/05/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2】
《三宝歌》,你唱懂了?



29/05/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3】
念念不忘唐僧西行



05/06/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4】
悉檀一词的错译与诠释


为了讲“四悉檀对教学的启示”,我在优管搜索四悉檀讲座的视频。结果发现几乎所有讲者,都把“悉檀”解释为“普遍的施予”。大意就是说这是个华梵结合的词语,“悉”是汉语,意思是“普遍”,“檀”是梵语音译,“檀那”,即布施的意思。

可是,现今网络科普网站如维基百科,都说“悉檀”是梵语siddhānta的音译词,意译作成就、宗、理等。其中,维基还引用了陈寅恪的一番话说:“隋智者大师天台宗之祖师,解悉檀二字,错得可笑。好在天台宗乃儒家五经正义二疏之体。说佛经,与禅宗之自成一派,与印度无关者相同,以不要紧也。”陈先生是近代大学者,多篇佛教考证的文章都很有份量,如曹冲称象、华佗、莲华色尼等的考证都广受关注。因此,他如此嘲讽佛教界极为尊重的智者大师,可见“误译”和“错解”的问题是存在的。

“四悉檀”最早见于龙树所著《大智度论》,鸠摩罗什汉译,其后在中国影响极大,开创几个本土佛教宗派。由于有文献明确记载,四悉檀的内容是没有争议的,即:世界悉檀、各各为人悉檀、对治悉檀和第一义悉檀。

称“悉檀”是华梵结合出自《法华玄义》①,智者大师是根据他的老师南岳慧思所说。我觉得把四悉檀解为“佛以四法遍施众生”是非常好的一个说法,而且并不违背原文的意思,不管是南岳慧思也好,智者大师也好,他们并非信口诠释。

最近看一篇中国人大博士生的文章,提到“借由‘释名’而赋予名相新的意义,逐渐成为了僧人诠释经典、阐扬己意的津梁”,我非常赞同。作者对南北朝时期的翻译做了详细的爬疏,并说“天台智顗对译词的重新界定和灵活运用,既呈现了汉译佛典中对siddhānta的翻译状况,也体现了不同解释背后的意图”。

作者的结论是:“四悉檀对于智顗来说,并非只是《大智度论》里对八万四千法门的解释框架,更是还原佛法契于听法者的根性,使众生‘随类各得解’的重要途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智顗所倡导的siddhānta新解,虽然不符合梵语原本的语意, 却贴切地反映了智顗释经和立教的根基。”因此,作者认为译师们的努力,“既反映了中国佛教学者对佛教理解的成熟和完善,也张显了一个异文化宗教在中国扎根、发展和壮大的过程”。

我同意这样的一种考证和结论。陈寅恪先生的说法,不过出现在《与妹书》③,并不像他考证莲花色的文章那般论述严谨。将这种“闲话”出版,我觉得是对逝者不恭敬的做法。至于现代讲四悉檀的大德,我觉得该说清楚词语的原意,不该过于“俗讲”。

注:
① 天台智者大师说《妙法莲华经玄义》卷一:“南岳师,例《大涅槃》,梵、汉兼称。‘悉’是此言,‘檀’是梵语,悉之言遍,檀翻为施。佛以四法,遍施众生,故言悉檀也。”
② 向慧《对悉檀(Siddhānta)一词的翻译与解释——以南北朝时期的讨论为例》,刊于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宗教研究》2015年6月。

https://www.dropbox.com/s/y6hpn6khqyfkp ... a.pdf?dl=0
③ 陈寅恪先生《与妹书》收录在金明馆丛稿二编第356页,三联书店2001年4月北京第一版。

12/06/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5】
真假佛陀



19/06/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6】
妓女也能证道



27/06/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7】
三转法轮


印顺法师在《印度之佛教》中提到“释尊成正觉已,欲出其所悟之正法以化迪有情,实现现乐、后乐及究竟乐。然鉴于时代根性之积重难返,实与言正觉之本怀,乃於五十七日中(或云三七日、一年等),度长期独善之行,而思所以应化之方焉。”

我是老师,这段话特别吸引我。如果常态是如此,而您体会到的“真谛”与常态是不一样的,您会不会坚持去改变常态?改得好您带动了新常态,改不了您就要被判为变态。所以大多数人是选择安于常态这个“舒适圈”(comfort zone)。

释迦成道时期的古印度,不管是宗教观念和行持都非常丰富。修行的习惯略可概括为苦行和祭祀。佛陀体悟的涅槃寂静,却源于对缘起的深刻体会,是生活的一种内省和观照,有违一般“修行”的观念。要改变常态吗?佛曾有“我宁不说法,疾入于涅槃”①“辛勤我所证,显说为徒劳”②的慨叹。但是最终还是“莫忘初心”,前往鹿野苑对五比丘说法,并由此展开了长达四十多年的说法生涯,使佛教流传世间。

这段开悟后的“挣扎”记载,其实是非常具启发性的。祖师们大都提到,藏经收录也很多,可是在我接触佛法后,甚少听达者提及。若非看书,还不知道有这个典故。最近在网上看英国BBC拍摄的释迦牟尼佛纪录片(documentory),竟然拍摄了这一段,可见他们也异常重视这个典故。

紧跟着,我们关注的就是佛陀的决定会辅于什么行动。他会如何说法,跟众生说些什么,怎么说?由是,我们才真正感受到佛陀的伟大。

佛对五比丘初转法轮,《转法轮经》有流传下来。其时阿难未出家,因此如何流传是一个疑问。我觉得南朝求那跋陀罗翻译的《杂阿含·转法轮经》要比后汉安世高的《佛说转法轮经》要好。杂阿含相等于南传佛教流传的《相应部》,应该较契合原始佛教的精神。

佛初转法轮,讲的就是“四圣谛”。可是,如果佛只是说“苦集灭道”,也不过是知识性的,五比丘的知识架构里可能本就拥有。我更加重视佛的教学法,他说的不只是知识,还有劝行和见证。所以佛不是一转,而是再转、三转。一转是“此是”,告知世间和出世间的道理;二转劝要实践,“当知、当断、当证、当修”是情感认同后的奉行;三转劝体证,告知弟子我“已知、已断、已证、已修”,言必信而行必果。

前两转揭示了佛法本就是要解行并重,才不会沦为说话的素材。第三转不但提到了修,还要有所证。这也正是我们现今不太注意的。很多知识我们搞懂了,但是因为欠缺躬行,考验不够,无法转识为智,始终还是停留在话头,以盲导盲的成份依然浓厚。

我告诉你的,不只是我知道的,还是因为我曾经就是这么做过,而且亲身体证了其真实性的。这是佛教的存在价值。

注:
① 《妙法莲华经》卷1《方便品》(CBETA, T09, no. 262, p. 9, c16)
②《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15《第三分初受戒法上》(CBETA,T22,no. 1421, p.0103,b22)载:(释迦)过七日已,从三昧起,作是念:“我所得法,甚深微妙,难解难见,寂寞无为,智者所知,非愚所及!众生乐著三界窟宅,集此诸业,何缘能悟十二因缘,甚深微妙难见之法?又复息一切行,截断诸流,尽恩爱源,无余泥洹,益复甚难。若我说者,徒自疲劳,唐自枯苦!”


03/07/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8】
八正道的译名


10/07/2020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79】
三法印的启示


17/07/2020
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