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初游

聊書話茶,挑茶選書。

版主: 閱星樓主

回复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西湖初游
黃智鴻

時值煙花之季,西湖移步,入小亭之林,登摺扇之梯。見美劍佈影,二石靜默,乃拂而坐。鳥鳴不傳,惟人竹之贊,從小亭出而聲穿葉隙。初悅之,再而煩,後棄石遷景。願叩盞問茶,然先過其處,故聊而窺之。見五六人,有灰鬢淡妝共圍一能簫者,吹者揚鬚三寸,旁有朱唇歌而和。然細水之響,不免洪波之淹,蓋旁有不速之客,身似鼓、鼻如鈡,裝腔作勢、抱譜爭鳴。是豈不教人耳枯,始知棄石之有因。

孤山憩矣,出中山園,跨檻入門。曰:西泠印社。有石一枚,與人齊肩。上守瑞獸,威而不怒,神似迎客,氣足噉邪。四邊皆人名,以志社結多年之慶。其後有樹,老幹新枝,沃土深根,瑩露猶墜。古木左望,有一廊,曰:印人書廊。廊有一序,其中似有一言,大義為:印人必善書故當有此廊。想昔人曰:入木三分,今知善刀者能不破紙而筆力雄厚,其理在玆。又其間有聯,曰:課子課孫先課己;成僊成佛且成人。印人之名非苟稱也哉!出廊已,上石臺,見石像,像者吳公昌碩先生也。或曰:“昔公與弟子會於此,公告諸生曰:‘頭甚疼’,眾皆不解。公乃指其像,但見一老婦對像拈香,如禱菩薩,公遂曰:是豈不教我頭疼。一時皆笑,乃傳佳話”。典故聼已,繼之披竹影、穿蘭室,隨風而游。後止於社之文軒,解囊得帖。復請社友,取印蛻落於帖書之左,朱底白文,心悅之。拜謝已,猶對望書廊,不忍疾去,乃三讀之而後別。

舉步不遠,別有藏印之閣。其間銅、鐡、玉、石,陶、瓷、骨、木,方方龍文,枚枚鳳篆,皆聚金石之氣,而傳古今之韻。氣韻怡人,良久方辭。此時,遠舟近岸,水色如茗;棲亭待月,觀山吞日。投一葉以戯魚,而悠悠然與倦鳥相問,默默哉共垂柳以相賞。縠水鯪光,層紅曡綠,翠地含英,桃扇拂風。閉目即見,思之猶新。想蘇堤徐步,白堤三過,近亭遠塔,古木新枝。柳絮乘風,而花草相偎;松鼠競食,而老幼咸趣。貌朦朧而不濁,色疏清而有致,噫!一一其將逝於目,惟盡在水月,與吾心長存可矣。

丙戌年春心弘追記於聚墨閣
上次由 閱星樓主 在 16-03-07 周五 10:31 pm,总共编辑 3 次。
头像
进汉
帖子: 460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3:11 am
来自: pahang

谢谢您。
对天下第一社,心更向往之。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进汉 写道:谢谢您。
对天下第一社,心更向往之。
此戯作耳,若因贅筆而壞“天下第一社”之美,還望指瑕賜教。

當天在印學博物館拿了好幾份帶有幾枚古印蛻圖片的簡介資料,有機會再遞交給您。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头像
进汉
帖子: 460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3:11 am
来自: pahang

指瑕赐教?呵呵,您太看得起我了。
我年虽长,但思想有时还很“小孩”的......

有关古印资料,先谢了。有机会的,七月之约。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进汉 写道:指瑕赐教?呵呵,您太看得起我了。
我年虽长,但思想有时还很“小孩”的......
嗚呼!吾赤子之心失於人前而不自知哉。 :cry: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回复

回到 “文圃茶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