壺 裏 說 書

聊書話茶,挑茶選書。

版主: 閱星樓主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念中文系有感——文心與琴心
黃智鴻



歐陽修的《六一詩話》開創了“以資閒談”的詩話體。如今小子不顧鄙陋,也想學學舌作一篇文琴心話,以資自娛。丙戌夏心弘於南京


曾經寫過兩次畢業感言。一次在馬來西亞,一次在南大。已冰藏在畢業刊上的,如今略加修改再寫道:

一段老調唱唐宋
一枚古月懷千江


我三世情緣
已逐漸展開
命中的浩浩卷帙
我的拈花是何意
恨莫過於不通《四庫》、《三藏》

即將被十年後的今天用以重溫的畢業感言,這樣寫道:

或問:小子學已,能謀幾兩金?答曰:唯芥子一粒。斥曰:磨去家中千萬兩,歸來不足五斗米,可乎?!對曰:早知書巢樂,何住銅臭屋。寧守文圃種芥子,不與蝮蝂爭糞土。見蚊睫而不見泰山者,聞蟻鬬而不聞雷鳴者,一笑置之可矣。琴心若無知音聼,拈香邀來聼古人。丙戌穀雨後心弘於文圃茶廬

或問:“文果載心,余心有寄”何謂?對曰: “世遠莫知其面,覘文則見其心”是也。古人論而後有序,何哉?小子以爲,前者論之以理,而後者序之以情。至理不離情,離情則非聖人之教。蓋夫子之教,以禮約人而以仁動人。大師之法,則慈悲以爲攝受,而智慧以爲明辨。教之以理、動之以情,始成教化。理虛之禮,非東土仁者成人之禮。出世而無情,非西天覺者轉輪之初。

焦頭爛額,但忙得不亦樂乎的畢業論文即將定稿。以上是拙作《柳宗元佛教思想中的人生取向與人間性質》的尾序開端。個人以爲學術應該不離情。父子、母子、師徒、手足、夫婦、朋友之情是情中之至純者。但還有情中之聖者。只可惜情聖一詞被濫用了。古來賢士君子那“憂以天下,樂以天下”的情懷,還有“不為自身求安樂,但願衆生得離苦”的仁者慈悲,這就是無我、無私之情,堪稱情中之至聖者。
上次由 閱星樓主 在 01-06-06 周四 9:26 pm,总共编辑 5 次。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古人沏茶,要選小橋流水人家。而王維則“獨坐幽篁裏,彈琴復長嘯”。君不見“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而柳子“投跡山水地,放情詠《離騷》”。試問“孤舟簑笠翁”何以“獨釣寒江雪”?曾經這樣想:

古来贤士无不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刻,仰天对月发一番怀古之情,以寄托心中那份亘古不变的悲天悯人情怀,柳宗元更是如此。柳宗元“时时举首,长吟哀歌”并不是纯粹的为了自怜,他“舒泄幽郁”而后藉此“取笔以书,纫韦而编”的作品,主要倾诉的并不是简单的个人哀怨,而是为了寄托他那份“为问经世心,古人谁尽了”的感慨深情。严羽《滄浪詩話》说:
读《骚》之久,方识真味。须歌之抑扬,涕淚满襟,然后为识《离骚》。否则如戛釜撞瓮耳。

柳宗元有“独钓寒江雪”的人生经历,自然便能“识《离骚》”而后深情地去“投迹山水地,放情咏《离骚》”。因此,严羽才接着说“唐人惟柳子厚深得骚学”。屈原蒙冤被逐而高歌“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柳宗元无辜受贬而誓言:“然苟守先圣之道,由大中以出,虽万受摈弃,不更乎其内”,如此异口同气,这便是生活在不同空间的仁人志士所体现出的相通精神。

“樂至則無怨,禮至則不爭,揖讓而治天下者,禮樂之謂也”。《禮記樂記》是這樣說的。而國學大師錢穆先生說:“中国文学亦可称之为心学”又說:“文心即人心,即人之性情,人之生命之所在”。可見文學離不開生命的體驗。先生還說:“西方文化主要在对物,可谓是科学文化。中国文化则主要在对人对心,可称之为艺术文化。中国人重礼乐,即是中国人之一种艺术。中国人重道义,其实亦即是中国人之一种艺术”。中國人很早就已經明白超越物質而重視反觀内照之學的深意。“立於禮,成於樂”孔子的這句話歷久彌新。人不應該是絕對的理性也不可以極端的感性,人必須中庸、中道。中國禮樂是中道的,是人性的。中國音樂不必苟同西方音樂,更不應該被一時一代的流行音樂所迷惑。中國古代音樂是講究人性化而重視教育的。熏陶性情是中國古代音樂的特質。所謂文道,不正是熏習人性的意思嗎?文心與琴心有差別嗎?
上次由 閱星樓主 在 31-05-06 周三 8:29 pm,总共编辑 1 次。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讀《中國古典文學圖志》有感——文心與琴心。本來是想以此為題的。但後來決定不限于這本書而談心得。此書中提供了幾條有關古代文人琴心的資料。且留待後文再分享。中華文化離不開儒、釋、道三家思想。梁漱溟先生說:
“儒、佛、道三家之學均貴踐履實修,各有其當真解決的實在問題,非徒口耳三寸之間的事。不掌握此點,不足以言三家之學”。彈或者談中國古代音樂是離不開文化本源的,離了便成了電子琴。文心、琴心是一不是二。離了文心便沒有琴道。

論文寫多了人也累,論文有時不如散文好。此無他,想到哪兒寫到哪兒,思緒放鬆、情感自在。人生無常,這次重聼《憶故人》感受到了《憶故人》的憶故人之情。當時這樣想:以琴音來代替花果之祭不也很好?琴心文心不也人心?於是截紙和墨寫下這篇祭文:

維丙戌年四月初五日值故友三七之祭 晚生心弘追思 陳門周氏淑萍居士之靈 以文代清盞庶饈之祭 心香再爇願遙聞 苗之漸長兮 露之初潤 筵之早散兮 席之頓缺 嘆三世之故人 懷此生之並肩 因緣之聚散 水月之圓缺 能悲已悲 能言已言 慟之再三又有何益 唯以轉經之功德 期破皮囊之相而安法身之命 惟願雲樓風順 此去莫躊躇 噫嘻 莫念父子三人之相依 自有衆善之相扶而不憂近鄰之無人 若要相見或可夢裏去 或可化蝶來 善哉 想君之有正見而安祥枕逝 必自在於蝶夢之事而不失彼岸之路 若已登法船自是可喜 倘未捨遠而暫住人間亦不足哀 蓋是乘願之因而來續法情之緣 不贅愁思 謹托憶故人一首 聊以折柳 萍姐 尚饗

剛剛提到的那本書《中國古典文學圖志》,它說:
     蘇軾也體驗琴的意趣,在《次韻子由彈琴》中說:“ 琴上遺聲久不彈,琴中古意本長存。
苦心欲寄常迷舊,信指如歸自著痕 ”。


懷古是中國人永恒的主題。什麽是“琴中古意”?古琴是有氣節的。對牛彈琴是無奈,苟同俗人而彈至清之音則是悲哀。《高山》無知音《流水》也自得。自得其樂不是孤傲,而是超脫無奈的不苟於俗的氣節。操琴時拈上一炷香,或許有著相邀古人的意思。琴,代表了賢士君子之志。
上次由 閱星樓主 在 21-04-08 周一 12:55 pm,总共编辑 4 次。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書上接著說:

     蘇軾説琴,精神牽系著陶淵明,《稍遍》序曰:
         陶淵明賦歸去來,有其詞而無其聲。余既治東坡,筑雪堂於上,人具笑其陋。
       獨鄱陽董毅夫過而悅之,有卜鄰居之意。乃取歸去來詞,稍加穩括,使就聲律,以
       遺毅夫。使家僮歌之,時相從於東坡,釋耒而知之,扣牛角而為之節,不亦樂乎?
     詞曰:
       噫!歸去來兮,我今忘我兼忘世,親戚無浪語,琴書中有真味。
     又有《集歸去來詩十首》,其中有句:
         與世不相入,膝琴聊自歡;
         亭内菊歸酒,窗前風入琴;
         擕琴已尋壑,載酒復經丘;
         琴書樂三徑,老矣亦何求。
     他尤其推重陶淵明的“無弦琴”,有所謂:
         君不見抛官彭澤令,琴無弦,巾有酒,醉欲眠時遺客休(《和蔡准郎中見邀游
       西湖三首》之二)。他以琴為媒而與陶淵明精神相通之處,是上承歐陽修下啓黃庭
     堅的。歐陽修有《夜坐彈琴有感二首呈聖俞》:
         吾愛陶靖節,有琴常自隨。
         無弦人莫聼,此樂有誰知?
     黃庭堅也說:
         拾遺句中有眼,彭澤意在無弦。(《贈高子勉》)
     又說:
         朱弦已爲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登快閣》)
     一把清雅絕俗的琴,成爲陶淵明其人品、其詩品在宋代升溫的溫度針。


“與世不相入,膝琴聊自歡”正是中華文化裏自得其樂的傳統。“無弦人莫聼,此樂有誰知?”與其以“醉翁之意不在酒”來説明這一句,不如參照“拾遺句中有眼,彭澤意在無弦”這一句,以“有眼”來闡明“無弦”的音樂内涵。如此說並非否定音樂形式、樂器技法等樂理,而是先求其大體精神,如此來學藝才不會泥于表層而不見琴心。有琴心不怕學藝遲,但專攻技巧而丟失琴心便是本末倒置。

再來看看書中提到的有關古人的文心與琴心的話題:

歐陽修每作琴弈樽酒之會,家藏三琴,即張越琴、樓則琴、雷氏琴,自稱“余自少不喜
鄭衛,獨愛琴聲,又愛小流水曲”(《三琴記》)晚年更號六一居士,家藏書一万卷、集錄
三代以來金石遺文一千卷、琴一張、棋一局、酒一壺,加上老於此五物之間的“吾一翁”
(《六一居士傳》)。六一之中,有一琴赫然其中。他與琴意會,旨在陶冶情趣”。


書中接著還引了歐陽修的一首詩:

《彈琴效賈島體》詩云:
古人不可見,古人琴可彈。
彈為古曲聲,如與古人言。
琴聲雖可聼,琴意誰能論?
……乃知太古時,未遠可追還。
方彼夢中樂,心知口難傳

“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昨日還在懷古人的人,今日卻成了我們所懷的古人。錢穆先生曾引孟子的話“充实之谓美”說: “中国人论美,在德不在色。”先生又說:“可以见中国人之心,乃可以见中国人之巧。非以其巧迷他人之心以求售,乃以己心感他人之心而相赏。”、 “王昭君之出国琵琶,蔡文姬之归国胡笳,非即琵琶与胡笳之吹弹为艺术,亦非即琵琶声与胡笳声之为美。此两人之人生艺术之美乃在其心”。可見文學是心學,琴學更應該是心學。正因爲“心知口難傳”,所以除了以文會友外,免不了要以琴寄心。琴音寄托了古今千萬顆文心,離開文心如何識得琴心?
該書又說:

與歐陽修的“六一”相呼應,蘇軾有“三一”之說,《行香子述懷》:“雖報文章,開
口誰親?且陶陶樂盡天真。幾時歸去,作個閒人,對一張琴、一壺酒、一席雲。


蘇軾有詩云:“九死南荒吾不恨,玆游奇絕冠平生”。可見“作個閒人”中的閒人是指經歷生死而後能真正體悟文心、琴心的人。

中文、文心、琴心。說到這三者,又想起了一本中文系學者(郭平)所寫的一本琴書:《古琴叢談》(山東畫報出版社)。書中第35頁内容是《彈琴的講究》。寫道:

從史籍文獻裏可以清楚地看到,古人對會彈琴的人是相當尊重的,言辭口吻裏能讓我們
感到他們也認爲彈琴不是件容易的事。文獻中有名有姓的彈琴者,基本上都是精神不凡、學識
過人的高人。這個道理很簡單,琴的製作那麽講究,古人用重金買琴、用數十畝良田換一張琴
的事情不少見……


今人因不能體會古人的操守,所以難免要錯解“不苟於俗”的意思,以爲古人書讀多了老是愛自命清高發牢騷。其實,正因爲古人用心來讀書,所以他們自然免不了要比常人多生出一隻觀照現實的眼。柳宗元的《蝜蝂傳》能夠讓讀者明白什麽是不苟於俗。《中國古典文學圖志》引蘇軾《琴詩》:
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
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與君指上聼。

然後接著說:
  這可能是受了《楞嚴經》所說“譬如琴瑟、箜篌、琵琶,雖有妙音,若無妙指,終不能
   發”的啓發,這已經可以看出,宋詩融合包括佛典在内的各門學問而書寫理趣的藝術追求,
   以達到脫口而出的自由境界了。


蘇軾這首詩無疑地道出了“無弦琴”的旨趣。而“無弦”與“妙指”的關係卻又是如此地耐人尋味。這也是文心與琴心微妙關係的所在。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哐!哐!哐!銅鑼三響,卻道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忙忙碌碌、三餐溫飽,不知不覺這壺裏説書已非新鮮事。看來啊,說完最後一個故事也差不多了……

上回答應客官要說說老和尚與大將軍的故事,今天也該了結這自我虛張聲勢的“千呼萬應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小故事了。沒啥人氣我也沒啥勁,今兒不給您兜兜轉轉了,養好聲帶他日好學柳宗元“投跡山水地,放情詠《離騷》”。提到《離騷》嘛,就想起屈原,憶起屈原就得……就得什麽?吃粽子去唄!不對不對!想起當年含冤的偉大詩人還吃得下粽子嗎?還真別説,今年在南京真的沒吃過一個粽子。不是沒人賣,可能是少了媽媽的聲聲吹促吧。你看看你看看,不說不說卻說了一籮筐。

算了算了,既然說了就不在乎多繞兩圈花園吧。談起這吃粽子嘛,前兩天到外頭吃飯,桌上有份殘缺不全的報紙,順手一抽,一看呵呵呵呵……再看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有個小故事裏頭有個小謎語……滿有趣的。

話説一家人吃粽子,起初各吃各的沒啥話題。就在粽子快吃完而剩下兩三個時,其中一位成員為營造茶餘飯後的氣氛,於是說了一個冷笑話。烏鴉飛過也確實是冷了些,但烏鴉的抛磚畢竟也還是引出了玉。這塊“玉”(她名字還真有個玉字)她提出說:“要是誰能猜中我出的謎語,這粽子就歸誰吃,猜不着誰也別想吃,只能是歸我一人吃 !這謎語是這樣的……好了猜吧!”

嗯……啊……唉……哦……大夥沒猜得出來。後來睿智的媽媽說:“你們死心吧,就算猜得出來,這粽子也還是沒你們的份”為什麽?身經百戰的爸爸搶著說:“這謎語不早說過了嗎?‘皇宮裏的廁所,猜一句話’”幾個兄弟姐妹還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客官你會心一笑了嗎?需要我把答案告訴你嗎?都那麽聰明,想必無需我來説穿了。
上次由 閱星樓主 在 04-06-06 周日 1:04 am,总共编辑 1 次。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好,這扇子一開,這水滾茶靚,鑽進壺裏又給您說書來了。還記得上回給您介紹過茶館分幾種嗎?上回提到茶館有清茶館、書茶館、酒茶館。《茶館》還說:“除了清茶館、書茶館和茶酒館之外,還有棋茶館和野茶館。棋是象棋和圍棋,棋盤是畫在茶桌上的,似乎就是直奔主題了,還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下棋是紙上談兵,紙上是書生意氣,談兵就是面紅耳赤的你爭我奪了。”

接著看《茶館》裏的老和尚與大將軍在“棋茶館”裏發生了什麽事。話説:


棋茶館裏多的是業餘愛好者,卻也有藏龍臥虎高深莫測的高手。歷史書上記載,從前有個帶兵奔前綫的將軍,路過一家棋茶館時,準備進去討一碗水喝。裏面三人一組五人一群地在那兒捉對廝殺,獨有一桌棋局前孤零零地坐著一位老和尚,老和尚面前的棋盤也是與衆不同,棋盤不是刻畫在桌上的,而是單獨的一面,棋已經放在上面,紅的一方空在那裏,等候坐下來的客人。

將軍是個水平不俗的棋迷,而且也不是太急著趕路,就手一揮吩咐勤務兵,要大家原地休息,自己就在老和尚對面坐了下來。

老和尚的確是個高手,卻也不是高不可攀的那種,中盤的時候將軍有了一絲絲疑惑,將軍揮“馬”將軍時,老和尚只是挪了一下“帥”,這是一手四兩撥千斤的好棋,但他卻將深入敵後的“車”硬生生地拖了回來,直挺挺擋住了對方的“馬”路。

從這個時候開始,老和尚的棋走下坡路了,在過了幾招之後,老和尚投子認輸,將軍也客氣地說了一聲承讓。但是將軍在起身離開的一瞬,發現老和尚的“帥”竟是釘死在棋盤上的,對於下棋的人來説,這幾乎是一個壯舉了,實在棋高一著也下不了這個手,敢于將“帥”釘死在棋盤上,簡直就是獨孤求敗了。但老和尚的棋似乎還沒有到獨孤求敗的份上,將軍只是笑一笑說,這位師傅真是性情中人啊。性情中人比較大的可愛就是我行我素的自說自話。

數月之後,打敗敵人勝利班師回朝的將軍,在回家的路上又經過了那一家茶館,想到了打仗前的故事,將軍就走了進去,卻發現老和尚依舊獨個兒坐著,桌子上依舊那一面棋盤,將軍上前去動了一下“帥”,發現那一枚“帥” 依舊是釘死在棋盤上的。輸了棋還好意思將“帥”釘死,將軍差一點笑出來,只是表面上還是假模假樣地提出來再下一局。老和尚點了一下頭,兩人在棋局前坐定了。

將軍本來是個棋迷,茶館中的對局剛好是在打仗前後,再加上這麽一位有趣的老和尚,應該就是一路上的花絮了,所以將軍意氣風發。但下著下著,卻覺得越來越重,是邁不開步子的重,將軍實在想不出下一步應該走哪裏,他所有的棋都被老和尚牽制著,也沒有明顯輸掉的跡象,只是寸步難行吧。將軍突然想到了不戰自威,老和尚的高明就是不戰自威啊,將軍有一點慚愧地投子認輸了。然後想到老和尚怎會一下子提高了怎麽多呀,那一天不也是輸得有點難看嗎?

老和尚說,那一天你要上前綫,我的棋是為你鼓氣,增強你的自信心,今天你得勝歸來了,我的棋是告訴你不要得意忘形。老和尚說的是棋逢對手的意思,指棋茶館裏桌子上方寸之間的棋逢對手盤也是另一番廣闊的天地。

另外的野茶館顧名思義就是野外的茶館了,道理上說野外的茶館更加不拘小節、不拘常理,是由著性子的沒規沒矩,是不著邊際的沒大沒小,實際上野茶館的顧客倒是性情十足的大俗大雅人士,他們有去郊外的心情,有和農家說一些家常裏短的興致,看著田園風光,在慢條斯理地喝著茶,他們是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


好個性情中人!就有人說:對啊!何必有規矩,不如做個打破詩書的自在人!時下年輕人就愛這套,時髦嘛,“壞男人”、“野蠻女友”這就是“只羡鴛鴦不羡仙”嘛!何必背負那麽多。有個不識趣的人,此時卻説:講究學識修養的性情中人才是真性情中人,膚淺浮誇廢書不讀的,只能是披著羊皮而濫竽充數的假性情中人,或不客氣地直接斥之爲野蠻霸道者!哎呀呀我說老兄啊,你這套過時了,老掉牙的你就甭再回味了,留著雲淡風清時再和月亮姐姐說去吧!直道是:衆人皆醒我獨醉,蟬聲四壁聼古人。玉壺知音若可得,再醉千年又何妨?客官您怎麽說?

書說完了,給您播一首舊曲……你說過兩天來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三百六十五個日子……客官多喝兩口茶再走吧……不好過,你心裏根本沒有我,看今天你怎麽說……對了,有空別忘了來陪樑上的蜘蛛姐姐談談心。後會有期,再見……把我的愛琴還給我……把我的哀情還給我……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文圃茶廬——壺裏説書特約 白天説人夜半挑燈開棺
夜月墦间如怨诉,阴风冢畔动悲啼…… 

月色朦胧,荒草萋萋的墓地,倚着坟头,以哭嗓来唱着生前老调的“夜客”,正怨诉着她无处投靠的孤独哀伤;飒飒阴风吹向残冢,牵动着尸骸生前未绝的悲歌,絲絲縷縷的游魂夢、斷斷續續的黃泉音,又有誰願意來當他們的知音?和你挑燈一一去叩開,看看塵封已舊的冷棺……。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头像
进汉
帖子: 460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3:11 am
来自: pahang

一阵阴风吹过,那是小弟。
小弟第一个来看......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进汉 写道:一阵阴风吹过,那是小弟。
小弟第一个来看......
人家說葫蘆收鬼,我說壺中自有老友鬼鬼 :D

感謝陰風吹來一位老友鬼鬼。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twisted:  挑燈開棺 :twisted:   “緣起”

聽説過取“敗棺之木”來製造古琴嗎?那一晚買了本《古琴叢談》,讀到一段:
“斫琴者除以唐代雷氏造琴選用新材以外,多傾向于選擇舊材。趙希鵠《洞天清錄》:‘論選擇材者曰紙甑、水槽、木魚、鼓腔、敗棺……’”。
看累了,又順手從書架上抽出《古今筆記精華錄》翻開卷二十一鬼怪部,有一篇題爲:《鬼傳書》寫道:
“……是夜二更以來,忽聞墓上清嘯數聲,良久有人云:‘冥司趙相公遣使送書。’展開數幅,並無文字。鬼使曰:‘但
挑燈半滅看之,即可見也’……”
未及讀完,一陣風吹開了清人袁枚《子不語》,翻到了〈鬼魂覓棺告主人〉這一頁停住了。寫道:
“……忽然,窗戶哐噹一聲巨響,豁然大開。接著,就聽見那口空棺材的蓋兒格嗒格嗒地亂響了一陣。姜先生不禁毛骨悚然。然而,那股子書生耿直氣還是促使他擧著蠟燭走到了那口空棺材前。他
開棺擧燭一照! :shock: 發現……”
待要往下看,啪!桌燈爆坏了,可能是燈泡過熱的緣故吧。躺下蓋被沒一會兒,昏昏沉沉……朦朦朧朧……

這是什麽地方?雜草叢生,四處無人……隱約有人影……莫非真遇上了“城外土饅頭”裏的“居民”?此時有腳像無腳,不自覺地被一種莫名的意識招呼,半拉半推地步步接近了不該來到,但已無路可退的一個可能是預先安排好的位置。聼不到呼吸也察覺不到心跳,無力抗衡疲倦,又抵擋不住好奇的驅使,介於思維躍動與含糊默默之間;想放鬆身心但氣脈綳緊。突然,眼前!身後!舉起!抛下!床?不是床!冰冷而逼迫,腥穢而乾爽,來不及反應,烏雲一口吞噉了朦朧月色!漆黑、隔絕、密閉、孤寂,無法翻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聲此時格外枯羸……累淚、淚累、累淚、淚累……頭髮從後腦門逐漸攀爬至雙頰,不是我的!猛力握拳躍身而起,
:evil: :twisted: :evil: :twisted: :evil: :twisted: :evil: :twisted: :evil: :twisted: 鏡中者誰?!翻身跳下撞到一櫃書。挑燈拾起
《驢雪奇冤》 《奇鬼傳》
《秦中墓道》《替鬼作媒》 《才鬼記》 《夜叉傳》
《屍媚傳》 《記縊鬼》 《鬼乖乖》
《周將軍墓二事》 《醫生遇鬼》 《靈怪錄》
《鬼媒人》《賣鬼》《僵屍鬼》 《鬼昏迷穀》 《靈鬼志》
《痴鬼戀妻》 《鬼母傳》 《物怪錄》
《鬼多變蒼蠅二則》 《鬼差貪酒》 《空心鬼》
《破面鬼》《衣服鬼》《鬼生子》 《述異記》
《道人袖鬼》 《海潮鬼》 《怪婢》
《藏鬼壇》 《竹葉鬼》《鬼門關》《琵琶墳》
《鬼孝子傳》 《魍魎》 《靈壁女借屍還魂》 《算命先生鬼》
《鬼借筆》 《鬼妻》 《與鬼語》《鬼乞婿》
《骷髏報仇》 《妖夢三則》 《梁朝古冢》 《牙鬼》
《鬼……》 《……鬼》 《…鬼…》《……鬼》《鬼……》《…鬼…》《鬼……》

書鬼一一歸位,就是少了油炸鬼。有時間再約你一起去慢慢推開……看看裏頭……
朋友,怎麽樣?有興趣參與挑燈開棺行列嗎?靜候報名,人數一旦足夠,就馬上為您開講!
上次由 閱星樓主 在 19-06-06 周一 1:35 am,总共编辑 2 次。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回复

回到 “文圃茶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