壺 裏 說 書

聊書話茶,挑茶選書。

版主: 閱星樓主

回复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今 晚 和 你 談 心
——弘 學 佛 教 會 七 周 年 紀 念 晚 宴 講 話


大家晚上好,借著今晚這個機會,想和大家來談談心。今晚是我們佛教會的七周年紀念晚宴,紀念免不了要有所回憶,而回憶可以說是記憶中的再次咀嚼、重復涵泳。今晚就姑且從“記憶”談開吧。我們人都會有過去。人的過去,是由許多個“現在”逐漸串聯起來,而後形成的一種記憶。懷句話説,現在是過去的未來,而自然的,接下來的許多個未來也總會成爲過去。有句話説:活在當下。但無論你如何地去把握當下,當下的這一刻,很快地也將成爲下一刻的過去。活在當下,當然沒有錯,只是當我們運用這一句話時,更多的是在針對一些不切實際者而強調的,並非教人一切都捆綁在“活在當下”這句話裏。人不能不有所反省、有所展望。因此,無論如何當下總脫離不了過去與未來。人是不可能只活在當下的,人是不能夠脫離過去的種種,而單單抽取當下來過生活的。沒有過去,便沒有現在,只知道現在,那麽便不可能會有未來。

未來是需要你去儲備你的每一個當下的,而這些當下又必須能夠貫穿以往的記憶與往後的理想,而最終你的這些一個個的當下,將注定你的未來。爲什麽此處說你而不說我們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過去,自然地也有不同的現在,現在不同,未來也就各自有所不同,所以剛才說你而不說我們。但是我們大家都是人,這又是我們各自不同中,必定會有所大同的一個中心點。人人可以有各自不同的選擇,但我們同是地球人,換句話說,我們都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走在同一片土地上,總會有所聯係有所關聯。我們中華民族有句話説:四海之内皆兄弟。佛陀不也說別業中有共業嗎?今晚大家各自來自不同的背景,穿著不同的衣服,各有各的打扮,各具特色、各展風貌。但我們不會因爲今晚沒有穿上會服,就不能夠共坐在一起商討事情,或不能共同分享許多事情。我們這七年來,不就是由許多個不同的家庭,而同心協力建立起來的大家庭嗎?同中有異,異中求通,也有句話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的團結是同心協力,小人的勾結是各自盤算。

佛教的六和敬,儒家的謙和有禮,是要去要求人人都在表象上做同樣的事情嗎?還是彼此分工合作、各就其位地發揮各自崗位上、責任上的力量,去營造安祥無爭、和合友善的社會呢?正因爲我們有一些共同的想法,或者說我們大家都是佛弟子,正因爲這一共同心願,所以我們今晚都坐在這裡,個個不同而又個個相通,而我能夠站在這裡和大家談談心,不也正是因爲我們都有人性上的共同良知、人心上的相通情感嗎?不也正因爲我們都曾在佛教會認識,都曾對佛教會的過去有所記憶,對佛教會的現在有所珍惜,對佛教會的未來有所希望嗎?因果通三世,過去因,現在果,現在因,未來果。未來的一切,是因現在的一切而有的;現在的一切,是因過去的一切而有的。其實,若我們真能看清眼前的一切,無論好的還是壞的,你都將清楚地發現,眼前的、當下的一切的一切,都包含有許許多多的、點點滴滴的過去痕跡,還有未來的或大或小、或良性或惡性的潛質與潛伏。

憶念勝是人的一大特質,而文字是人的一種記憶。文字是人類的偉大發明,人和其他動物最大的不同,其中有很重要的一點,也是最大的區別之一,那就是人類能通過人類本身歷經數百代而逐漸創造、逐漸增添、逐漸完成並越來越豐富的語言文字來互通心聲、交流感情、分享思想。或者將心上的喜悅告知他人,或者將心中的憤怒投訴他人,或者將感嘆的心境、悲傷的心情一字字地、一句句地轉成一種聽得到的聲音,化成一種看得見的字跡,如此一一地來轉告你想轉告的對象。語言文字的發明與創造,讓你的心可以走入他的心,我的心又可以認識你的心。你我的精神可以通過語言文字這一媒介、這一橋梁來進行深入的交流。你、我、他,因爲有語言文字,所以可以彼此打開心靈世界,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把你的世界來和他人的世界相接觸。至於通過文字的閲讀,則今人的生活可以貼近前人的生命,而古人的心跳可以聯係你的呼吸。

想想我們今晚聚在一起,從陌生到認識,再到共同投入佛教事業,隨心隨力也隨緣隨喜地付出勞力、捐獻財力、奉獻心力,一而二、二而三、三四成群、五六成隊,直至匯聚數十人,而一點一滴地成爲一團體。從最初的一顆種子埋在地底下,慢慢地被人發現,一個接著一個、自動自發地來給他施肥、澆水、除草,雨水和陽光,還有人的細心照顧、呵護、愛惜、寄望,這一顆種子從無到有,慢慢地也就一天天發芽,並且它還必須一夜夜地靠它自己的努力,去克服内外的種種磨難,還有重重障礙。當中有熱情的讚美,也有冷酷的批評;有真誠的支持,也有惡意的中傷;有建設的人,也有破壞的人;有耐心守候的人,也有急躁不堪忍耐的人;有來的人,有去的人;有來了又走了的人,也有離開了而又回來的人。當然,還有眼前身後始終不離不棄和弘學佛教會白頭偕老的一代代人。

學佛的人都知道,世間是無常的。不學佛的人,也都知道光陰似箭、一江春水向東流、一去不復返。生命的每一呼吸,吸進去的是時間、呼出來的也是時間,一呼一息,時間也一樣的有呼吸,就像活人不停地吸氣出氣,時間也一樣不停地一天天流逝,又一天天地因記憶而回來。過去是過去了,沒錯,但如果你說過去不值得我們去回憶,回憶是一種執著的話,那麽今天當下的這一刻,我們也不值得去把握,因為它最後還是會成爲我們未來的過去,不是嗎?若硬要說凡是有所回憶便落執著,那麽懺悔法門也是一種執著了,因爲懺悔法門需要反思,反思離不開記憶中的因緣檢視。哪怕是理懺上的觀罪性空,這層觀照工夫也一樣少不了記憶中的經驗總結。

你的現在不也是你做小孩時的一種未來?而你的現在又何嘗不是你老了以後的過去?如果你做小孩時,對未來有所展望、有所夢想、有所希望的話,那麽你今天已來到了你小時、年輕時的未來了。如果你覺得你的今天對你的人生來説還不美滿,還不稱心如意,還有所遺憾有所不足的話,那麽你還想不想在未來又到來的時候,又和今天一樣沮喪、後悔、痛恨、苦悶、寂寞、空虛呢?若不想的話,應該怎麽辦呢?有什麽方法呢?我想我們成立佛教會、在忙碌的生活中抽出時間與獻上精力,為的就是要在人海茫茫中造一艘大船,建一座燈塔,凝聚力量,發揮潛能,將每一顆心聯係起來,然後共同創造美好的未來,過好每一個現在。苦海舟航,要用什麽來造呢?用佛陀留下來的藍圖、指示、經驗還有慈悲與智慧來造。但是,佛陀深廣的慈悲,與圓滿的智慧;佛陀能夠解救衆生苦惱的甘露法藥,佛陀能夠指引衆生從憂悲苦惱中獲得光明前途的金玉良言,要到哪裏才可以找到?

大家此刻覺得語言重要嗎?是否認同文字對人類來説是極其珍貴的呢?想再進一步地問問大家,我們佛教徒應不應該維護我們民族的文化與教育呢?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要去理會我們的下一代,他們懂不懂中文、學不學文化都無所謂,不會用長輩聽得懂的話來和長輩溝通也無所謂,對自己老祖宗所留下來的遺產一無所知也無所謂?對數百代人積累下來的生活經驗、人生智慧一點都不了解也無所謂?其他語系的佛典價值暫且不說,但就漢語系佛典而言,那些經過千辛萬苦、九死一生、翻山越嶺、長途跋涉,忍耐無數的煎熬,忍耐無數的寂寞,而日夜勞苦取回來,又翻譯又流通直至最後犧牲爲止的,這些數百千年積累下來,以中文書寫成的佛教經論,真的就那麽無關緊要,那麽無關痛癢?中文字真的就那麽不可貴嗎?可以因爲我們的沒興趣而忽略了下一代人的中文造詣嗎?難道在座的,都不希望你們的孩子掌握好能夠讓他們獲得無數寶貴人生、生命啓發的工具嗎?一個個的文字是寄存著了多少心血、是歷經多少代人的辛勤耕耘,纔有今天一本本裝訂成冊的書籍,文字又豈止是謀取職業的一種工具手段而已?在座的難道就不希望你的孩子有一天去讀懂這些有很深很深意義,又有很大很大的智慧的這些一本本的書嗎?大善知識不都可以在書本上找到嗎?不是末法時代沒有善知識,而是當今社會人的眼光越來越短淺。

寫得好的一部書,必定會有一股力量,一種通過他的啓發,而讓你認識你自己心中的那股生命的力量。所謂以“人人筆下之所無”寫“人人心中之所有”。誦經不也是如此嗎?誦經有沒有力量,這要看你的心是否有貼近地去感覺。開始讀不懂無所謂,只要你能在誦經聲中有所感動、有所啓發、有所喜悅,願意慢慢去學會了解佛陀的教育,便已是很好的入門了。不怕所學到的佛法用不到你的生活上,只怕你的生活未嘗投入到佛法裏頭去。思想上有所進步了,心靈上有所安住了,生活上有所智慧了,自自然然地在人品道德上,漸漸地在修行證悟上,也會如水漲船高、泥多佛大般節節上升。心安定了,眼光長遠了,人的智慧增長了,心也就有力量了,如此做人做事都將得心應手,生活自然也會越來越美滿、越幸福。佛教會的成立,就是爲了我們人人的生活素質都能夠提升,人人心中都能夠建立淨土,哪怕小鳥救火、愚公移山、精衛填海,也終會有鐵杵磨成針、水滴石穿而人間淨土完成的一天。至少我們這一生已努力地在心田上播下種子,哪怕人類共業不能當下便美滿,但從利他中來完成自立,彌勒菩薩不也可以在你的心中下生成佛?在你的心中淨土開演龍華三會嗎?《維摩經》說:“心淨則國土淨。”若人人都願意以人間本師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去啓發心中的佛性,進而度化心中無量的煩惱眾生,令個個都化爲菩薩細胞,再由内而外逐漸推擴到整個人群社會中,那麽現實便是理想,理想無非現實。學習最忌刻期求成,要能有不問收穫但求落地生根的氣度,才能最終從破釜沉舟中尋獲理想。不妨理性地說,我們有生之年是不可能看見人間淨土實現的,但是我們真的就沒有能力淨化我們自己的内心嗎?試想,若我們真能長期地在聞思修、戒定慧上下工夫,待到自然死去,或者哪怕無常突然降臨的那一天,心中難道還沒有一寸淨土可供托化嗎?無常義不應成爲消極者的藉口,佛教徒應當深解無常義中的積極警鐘。

希望日後,我們都願意投入身心,多注重教育,多注重語言交談,還有更重要的文字閲讀,更願意將剩下的錢來擇書請師興辦教育,為後人種下幾棵大樹。畢竟,前人種樹後人涼,我們現在之所以能聽聞到佛法,還不是因爲語言文字的傳達,還有書本的記載,也因有一些曾讀過這些書本,而將書中的智慧取來向我們做介紹、做指導的老師,我們才能在現實生活中有路可走。這一殊勝的因緣,得來不易的遺產,因代代的人物一字一句地傳承,而我們今天才能親近到佛陀還有古今大善知識的教誨,前賢對我們的這一恩德,我們又怎能不感懷呢?我們享受著前人辛勞耕耘的果實,我們又怎能不為後代子孫辦點事情呢?希望我們學佛人不僅爲了個己的解脫而修行,還能夠按佛陀所開示的自立利人的菩薩道去學習。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希望我們都能有這樣的眼光,有這樣的耐心,以我們的長遠心去呼喚更多人的恒心,共同來投入人間的文化、人生的教育!謝謝大家的耐心聆聽。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余佳:《畫説從十五世紀出發》,中華書局,2004年。

今日心閒,如往常沏一壺茗,把盞之餘,信手拈來一書。此書為愚某舊時購于南京者。不想,才翻數頁,手中朱筆已義憤難平,而筆下朱字如破堤之洪,早落于斯書頁面之上:

此書用心不良 識見淺薄 未識本末 先論得失 如人體虛而不知固本 稍望人門庭以爲有奇貨可居 崇洋媚外 誣解史實 以一隅隘思誤人學子 中華書局數代金漆 其將敗于斯耶 愚某不敢放言 然不得不推想其疵 是緣把關者之眼力乎 抑或文脈豐碩之地 亦難免應酬之俗 而蹈阿諛之弊哉 戊子三月廿七 閱星樓覽書序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邹慧燕
帖子: 85
注册时间: 01-01-07 周一 11:33 pm
来自: 吉兰丹 <--> 马大

借稼轩词 “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 赠楼主。
著书立说,应如泰山般重,但有人为小利而为之。
奈若何,唯劝诫自身友好:“莫以毫发而为之”。
悟慧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感懷慧燕學友垂覽拙帖,不吝所得。
願陋室有以供閒思之添趣,而壺海或有書舟可游心。
望日後多來歇足。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 古 今 筆 記 精 華 錄》

昔民國古今圖書局編 ,今岳麓書社重印。

書之前頁有二文,一為公元一九九七年岳麓書社重印此書之出版説明,一為編者作于民國三年之序。其序意美而雅潔,言簡而厚實,筆墨酣暢,文辭鮮靈,愚某三讀之,猶覺餘韻縷縷,而繞人心樑,誠序文中不可多得之手筆。

讀此書,頓覺案頭鳶飛,而心海魚躍。神州真地大物博也。想書之載物,上下古今,橫竪雅俗,千家風韻,萬類紛呈。四海水入一毛孔,而芥子納須彌信矣哉。戊子三月十六 閱星樓藏書序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林語堂中英對照叢書——林語堂譯《冥寥子游》
百花文藝出版,2002年5月第一版。

目次
出遊之由
旅行之法
高山之頂
回到塵世
出遊的哲學


神棲仙山,心潛瑤池。
人天遠近,三年旅途。
滄海桑田,案上往還。
代謝無常,掌中瞬息。
“書中每勸人游山”,錢公賓四先生此意,愚今入此書中,又得一徵矣。戊子閱星樓藏書序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閱星樓主
帖子: 575
注册时间: 18-03-06 周六 5:14 pm
来自: 吉打双溪大年弘學佛教會

壺裏說書

世上書籍無量,然舉要而概括之,當不離三大類。一為死讀書者寫與讀書死者讀之之死書。一為教人不必多讀書者寫與不愛讀書者讀之之鴕鳥書。至如聖賢博物觀人、修身勵志、勸學弘道、登高醒世之書,或開眼界、或破隘胸、或斷迷途、或啟活泉,亦無非平凡中見偉大,先發人人筆下之所無,而道盡人人心中之所有。只是世人每多按私情放言,做得來處便竭力矜夸,以為除此以外無可學者;遇有守不來處,又百般搪塞以為這個可學可不學。興致來時翻翻兩頁案上書,忽有所得便四處賣弄以為他人非知此不可。待到驕懶而得少為足之念起,又說何必多讀書,徒被文字轉。不懷聖賢文字恩,卻斷他人書香橋。此罪莫大焉。
慎重則必成,輕發則多敗。
慎重者始若怯,終必勇;輕發者始若勇,終必怯。
與其平時耗于不急之用,曷若留貯以待乏絕之供。~東坡居士
回复

回到 “文圃茶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