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无言斋随笔∶盖碗茶

聊書話茶,挑茶選書。

版主: 閱星樓主

回复
wyz

盖碗茶

宏伟博大,人杰地灵的中华,茶道也因地而异,众彩纷呈,各有精到之处。就说盛茶的器具,就有壶、杯、碗、盏、盅、瓶等。但盛茶之器带两个附件,喝茶时须三件同时在手的只有独树一帜的四川盖碗茶。
三件∶盛茶的是茶碗,碗上有茶盖,碗下有托碗的茶船。茶盖表天(天盖之),茶船表地(地托之),茶碗表人(人育之)。喝茶时,一手端起茶船,一手握住茶盖,将茶碗边沿靠近嘴边。
若干年前,嫌三件太琐碎,清洗添乱,保存添杂,移动添繁,且喝茶时握茶船、茶盖须两手配合,不易掌握。故弃之。再因工作忙,牛饮为多,只用一杯,简单易行,多年不变。后觉杯也得常洗,不然透明的玻璃杯变成褐色,太不雅观,惹人笑话,之后干脆改用壶,壶嘴对人嘴,干净利落,即使壶内的茶垢厚到三分,也不会被人看见,不损自家形象。这种喝茶方式也沿用了十几年。
岁月流逝,几十年虽然与茶有交,但忙于生计,杂务冗繁,难有偷闲之日,故多数仍是牛饮,只为解渴,常常不知茶味是何味。如今,惭愧之余,趁有闲时,也偶学茶人端起了盖碗茶。次数多了,才发现一些盖碗茶的优点。
一是不烫手,因为手不端碗,而是端茶船,碗不与手接触,不像端茶杯那样经常被烫;二是隔叶,因为碗上有盖,盖口比碗口略小,茶水从盖边溢出,而茶叶被挡,不与嘴唇相接,不像用杯喝茶须将浮于水面的茶叶吹走才能喝,有时候,即使吹了几次,唇上还是沾几片茶叶;三是保温透气,因为盖子可以全扣,也可以半扣,随自作主,不像杯盖那样全密封,很快将叶捂黄捂烂;四是握盖的手相配合,茶盖不仅可以拂开水面的茶叶,而且可将盖子里外的茶水暂时分隔,嘴一吹,外沿的水很快降温,唇舌触水能即时品出茶味,不像杯子泡茶,要等许久才能端杯品尝。
但所说这些优点还只是表现在形式上、外表上,时间长了,才另有所悟。特别是“茶禅一味”的体验,了知茶道与佛道的渊源及相汇相融的真意,将品茶提升到一种境界,一种精神。这种禅悦中的宗教体验,不需像其它茶道,特别是日本茶道那样讲求环境、仪式以及繁琐的手续去获得,而是从四川盖碗茶的精到之处,在茶人自觉地与佛道相融契处获得。
禅宗的修行讲究“守一”,即“制心一处”(《遗教经》)。喝盖碗茶,需两手并用,手嘴配合,全神贯注,不能像拿杯那样可以漫不经心。手嘴配合,实际上是心不外用,心要专一,才能配合无误,但心的专一不仅是指挥手嘴,还要用心品出茶味,会心之处,自有一番妙趣。
到此是否就做到了“守一”,就能体验到“茶禅一味”呢?不是的。这只是借盖碗茶作为参禅悟道的一种方便,一种在生活中落实禅修的简便手段,若行者一心办道,也可以依权显实(从生活中的方便权巧中去证悟宇宙人生的实相),趣向菩提。
喝茶,要一心品茶,即品出茶味。这茶味,说得出、道得明吗?单就事相上看,若热,热以继冷,若苦,苦后回甜,若浓,浓即转淡,虽然尝一口即知是蒙山,是龙井,是普洱,是三花,是银针,是苦丁,是乌龙┅┅但一辈子也喝不到两口完全同味的茶。喝盖碗茶时,两只手,一上一下,嘴在中间,不沾天,不沾地,一口知味,直沁心源,若想说此时之“味”,则进退两难,再因两手不能有半点松驰,不然心一动,手一抖,天翻地覆,一片狼藉。
一口过后,小心翼翼地将天(茶盖)地(茶船)置于桌上,欲再道茶味,则更是无言可表了,即使能说些诸如甘美、淳厚、微苦、甜润、清香、浸肺、欣舌、亮喉之类的形容词语,却也是事后的点缀了。须知茶的真味是不能用言语道出的。
世上万事万物转瞬即变,从喝茶中探无常,知无相,也许只有盖碗茶更为通达。所谓的茶味,是在那嘴不能说,手不可松,心不能分的当下即是,无念可陈,无相可表,一切现成。两手托起天、地、人,一心贯宇宙,一味至永恒。
把壶举杯,虽然也在喝茶,但容易分心,“守一”不易。而喝盖碗茶要专注,不然人于天地之间,上下无依托,如若在下山摇地动,在上乱云翻滚(上下手不能很好配合甚至翻碗),则不仅茶味难觅,连人也颠倒无明而模不清东南西北了。正道是
一口喝尽西江水,
两手托起天地人。
甘苦寻常会心处,
广寒香桂继良辰。
回复

回到 “文圃茶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