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li 毕业后派去东马执教?

毕业了,何去何从?职场的疑惑,询问与交流。
头像
*棋痴
帖子: 1122
注册时间: 07-02-09 周六 9:55 pm
来自: 太平

大家好!

自从回应lihchi的帖子后,发现大家都积极地在这个帖子留些意见及看法。从众多的帖子中,不难发现大家的共同点:东马毕业生被调派到西马或西马毕业生被调派到东马是一件令在籍师范学院生或KPLI申请者所关注的问题;而在哪些人应该被调配到远离家乡的地方时,已婚者总是拥有足够的理由要求。我想借着这个机会表达我的看法。

东马可怕不可怕?

对于西马人而言,东马是个相当遥远的地方,若想与家人团聚,恐怕就只有在假期里或节日才能回家,对于有“思乡症”的人,是难以接受这种被迫离开家园的煎熬吧!其次,大家所担心的是被调派到与自己家乡截然不同的环境——没水没电、没通话讯号、交通不便,设施不足。尽管东马也有繁华的城市,但这内陆环境足以击垮自小就过着城市生活的城市人的志气。对于东马人,不一样的西马生活环境是他们的一种考验,离开他们熟悉的一切,不意味着迎着他们的是美好的将来。花费永远是这些被调派到他州的老师的“心中之痛”——领差不多一样的薪水,但得面对庞大的开销。虽然不致于饿死,但是,每当检查银行里的户头时,总是有一股无奈地感觉。

以上的问题不限于东马到西马,西马到东马的老师而已,西马过州的老师也是面对类似的问题,只是大家看不见。

已婚 VS 单身
lihchi 写道:我是不想成为“拆散别人的罪人”,因为她已有了另一伴。最近和一位年轻的男教师谈起来,他在一所非常偏僻的华小执教(他已注册结婚了, 但没呈资料给教育局),而他的妻子则派回东马执教, 所以两地相思,电话费每月都要花不少钱。
lihchi 写道:我非常赞同教育部所实行的措施,未来的老师(尤其是未成家的),应该接受教育局的安排,派到哪就去哪,否则小型或偏僻的学校就永远有师资短缺的问题,就好像我的学校。
老黄 写道:教育部培训教师,难道还要依据什么地方来的人就派到哪里教书?这可不是很糟糕?
以上是常见到的逻辑:已婚者比较应该需要被关注,单身应该多闯天下,拿经验。这个逻辑是乎合理,但,请我们看看事实:已婚者有两个家庭(自己的家庭和父母的家庭),将来的生活负担会相当多,这是事实;但,单身汉也是爹娘养育的,再怎么说也不可能不需要另一笔费用(给予父母的生活费),若在外头自己一个人住是一个家,那单身汉也是必须维持“两个家的费用”啊!小型或偏僻的学校所面对的师资短缺问题并不是新鲜的事,尽管教育局时常将他州的老师调派到该地区以解决问题,但是,据我所见,这根本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政策,试想想,若教师就连自己的基本需求(家人的关怀,日常起居,亲朋戚友)已经成了奢侈品,那又如何要求教师培养无条件的服务精神呢?看似“扛起大业”其实已经沦为现代的“奶娘”(以乳喂养小皇帝,自家的孩子喂粥)。再说,让老师在自己州属的小型或偏僻的学校也是一样可以培养无条件的服务精神,没有必要到远方为所谓“没有足够师资的州属”服务啊(在其他的州属发现有许多来自“没有足够师资的州属”的老师)。

我加以补充以上的言论只适合“思乡症”的教师,爱流浪,爱闯天下的老师例外。
上次由 *棋痴 在 11-05-09 周一 7:59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问题再讨论下去,恐怕也不会有个结果。

在国外,师资培训课程归师资培训课程,从来没有机构要担保毕业生“有工作”的。毕业了,自己凭文凭去找工作。
这不是很好么?
看看有哪些学校要聘用您。

或许,我们也该效法了。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人就很奇怪,如果申请奖学金,最好能拿到外国的大学,一去也要那四五年,无所谓,可以开拓视野。
如果另一半是远距离的伴侣,就算远走他乡,留下亲身父母在家乡也不会怨声怨气。


我一位当法庭翻译员的好友曾经在我们老师面前说过一句话,你们老师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才被调派去附近的州属就要怨声载道。
(我们来自玻璃市州)

她一毕业就被派去关丹法庭,超过十年才成功申请回家乡,原因是法庭数量少,她不是要嫁鸡随鸡就可。
她说学校到处都有,要随丈夫到哪儿都方便,有些两年后就成功申请回家乡,最多也是四五年而已。


听了她的一番话,令我深深领悟到要学会感恩。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学院的KPLI学员下个学期就要开始实习,从分配实习学校事项,
让我担心到这些老师到底是要献身教育,还是为了家庭而选择这个行业。

A同学:我家在吉隆坡,我已经去问过那儿的学校,校长说可以到他的学校,所以我要申请回吉隆坡实习……

B同学:我的丈夫在吉打州工作,他的周假是星期五和六,所以我一定要吉打州的学校……(一面说一面哭)

C同学:我家婆有糖尿病,我必须照顾她……

D同学:我的孩子没有人顾,现在我带回娘家,妈妈帮我照顾。我妈妈住在大山脚,所以我必须到大山脚的学校实习。

还有还有……


*以上都是真人真事,绝无虚构。

可怜我们的章讲师(Penyelaras Praktikum KPLI,也是华文组的讲师),每天都要面对这些人。
她的脾气真够好,能换的就尽量换给她们,不能换的就轻声细语向她们解释。
换作是我,我会叫她们在自己家里建学校 :marah:


* 实习部门已经允许他们自己选实习同伴,还列出实习学校名单让他们选择,结果还是有很多很多要求……唉!无奈!
* 幸好这届的华文组学员没有这些无理的要求。


实习时都要选学校了,毕业后又如何?
他们会到东马吗?呵呵……


补充:
我这位好友还是她的父母亲的独生女,唯一的孩子。
上次由 杨遥遥 在 09-05-09 周六 8:05 pm,总共编辑 1 次。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老黄 写道:在国外,师资培训课程归师资培训课程,从来没有机构要担保毕业生“有工作”的。毕业了,自己凭文凭去找工作。
这不是很好么?
看看有哪些学校要聘用您。

或许,我们也该效法了。
:good: :good: :good: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805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A同学:我家在吉隆坡,我已经去问过那儿的学校,校长说可以到他的学校,所以我要申请回吉隆坡实习……

B同学:我的丈夫在吉打州工作,他的周假是星期五和六,所以我一定要吉打州的学校……(一面说一面哭)

C同学:我家婆有糖尿病,我必须照顾她……

D同学:我的孩子没有人顾,现在我带回娘家,妈妈帮我照顾。我妈妈住在大山脚,所以我必须到大山脚的学校实习。

还有还有……
既然那么辛酸,怎么不选择辞职呢?
头像
*棋痴
帖子: 1122
注册时间: 07-02-09 周六 9:55 pm
来自: 太平

大家好!
老黄 写道:在国外,师资培训课程归师资培训课程,从来没有机构要担保毕业生“有工作”的。毕业了,自己凭文凭去找工作。
这不是很好么?
看看有哪些学校要聘用您。

或许,我们也该效法了。
从教师素质的角度,我赞成,因为在没有担保师范毕业生有工作的情况之下,教师们必然得积极地自我提升,以便能在教育界里“生存”。但是,这种“自由贸易式”的聘请教师方式是否加剧了小型或偏僻的学校所面对的师资短缺问题呢?教育局调派教师到那儿服务都无法长期解决问题(教师辞职、教师申请调职),更何况是“自由贸易”呢?所以,我认为以上的方式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调派师资的问题,还是有待商议的。
杨遥遥 写道:让我担心到这些老师到底是要献身教育,还是为了家庭而选择这个行业。
我认为“献身教育”与“牺牲家庭”决不可画上等号。教师将自己奉献于教育界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只能通过通讯系统(电话、电邮、手机等等)来与家人联系,那不是与“关爱家人”的理念背道而驰吗?听见另一边的哭诉、自己只能在千里之外安慰她外,什么都不能做,那留在当地教导“小皇帝”“小公主”(已经多人“侍候”了),意义又何在呢?尤其是年老的父母,当他们随着时代而被淘汰时,作孩子的却无法陪伴他们一起度过及适应现代的步伐。大家可以要求这些人(年老的人)必须自我提升,但没有下一代的牵引,度过这“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时代,哪来的进步?
豪坤 写道:既然那么辛酸,怎么不选择辞职呢?
恕我直言,若辞职可以解决问题,那国家不是失去了生力军了吗?无可否认,若过于注重家庭而忽略了自己的应尽的本分,那肯定叫做“自私”;但是,为了工作而被逼放弃在家里应尽的责任,“情亲”谈得上吗?
上次由 *棋痴 在 11-05-09 周一 7:59 pm,总共编辑 1 次。
杨淑慧
帖子: 132
注册时间: 19-04-08 周六 11:25 pm
来自: 彭亨

杨遥遥 写道:
老黄 写道:在国外,师资培训课程归师资培训课程,从来没有机构要担保毕业生“有工作”的。毕业了,自己凭文凭去找工作。
这不是很好么?
看看有哪些学校要聘用您。

或许,我们也该效法了。
:good: :good: :good:
:happy: 赞成。老师们不妨倒转来想,真的被派去别边,就当去另外一个地方开拓视野与见闻吧。我是过来人,体验过的感觉还不错。真正奉献教育的精神,就要从这一点开始喔。各位,加油 :lol: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805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傅凯翔 写道:恕我直言,若辞职可以解决问题,那国家不是失去了生力军了吗?无可否认,若过于注重家庭而忽略了自己的应尽的本分,那肯定叫做“自私”;但是,为了工作而被逼放弃在家里应尽的责任,“情亲”谈得上吗?
工作是您自己选的,当初签约的时候,不是早已知道政府有权力派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执教吗?

这世界上,很多人的确会为了家里的米缸,而被逼与家人暂时离别。

如不是为了米缸,辞职回家尽尽责,谈谈亲情也挺不错,因为目前欲申请当教师的生力军多得是。
头像
*棋痴
帖子: 1122
注册时间: 07-02-09 周六 9:55 pm
来自: 太平

豪坤您好!
豪坤 写道:工作是您自己选的,当初签约的时候,不是早已知道政府有权力派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执教吗?
谢谢您的提醒,我并没有忘记,调派的权利是政府的,签约是自己得负起的责任;但是,当调派是否真的依据原则,是大家所关心的事情:雪州的师资短缺的问题可以调派邻近州属(霹雳、森美兰、彭亨)的教师到该处执教,可是,在柔佛州的我发现到许多来自北马的教师(玻璃市、吉打、槟城、霹雳);更惊人的是,来自柔佛州的老师却被调派到北马(无论是单身还是已婚);东马的老师被调派到西马,而西马的老师被调派到东马。请问这叫做解决师资短缺的问题,还是“老师交换计划”?
云云 写道:身为沙巴人的我真的想知道:东马人真的那么可怕吗?“可怕”是指那方面呢?
至于在调派已培训教师这方面,据我所知这边的教师包括沙巴及砂拉越的老师都有被调派到西马去执教。有关当局也非常不明白为什么沙巴已经缺少老师还要把有关的老师都被派到西马呢!有关当局也试过争取,但。。。。
与我一起毕业的师训同学全部都被分派到西马执教,至有已结婚的同学幸运的在自己的州属,不是自己的家乡!分派到西马执教的同学全都是东马人!
所以这又是一个怎样的解释呢?
我想要表达的是:为什么教育局的调派原则是无法让老师们理解?签下的条约是否隐藏了另一个目的? 喜欢开拓视野与见闻的老师,是一种福音;爱家乡的老师,是一种心里负担。
这世界上,很多人的确会为了家里的米缸,而被逼与家人暂时离别。

如不是为了米缸,辞职回家尽尽责,谈谈亲情也挺不错。
若工作性质是得要求人们远离家乡,我无话可说;但是,如果能为自己争取在自己的家乡服务,为何一定要辞职?这是被调派外州执教的老师的权利啊!
上次由 *棋痴 在 11-05-09 周一 8:00 pm,总共编辑 1 次。
回复

回到 “升学与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