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li 毕业后派去东马执教?

毕业了,何去何从?职场的疑惑,询问与交流。
头像
靓思淑仪
帖子: 405
注册时间: 19-12-07 周三 2:00 am
来自: 山城

很简单, 离不开家的, 就不用签约了。

当年KPLI学员读大学时,也不是全部都在自家的家乡或最近家乡读吧?

今年霹雳州的KPLI调派会,官员说他们只会以KESELAMATAN, KESIHATAN 来批准要求调派回家乡的申请。

所谓的KESELAMATAN 就是:

"Jika berada di tempat tersebut , nyawa anda akan digugat atau dirancam. Maka kelulusan akan diberikan."

所谓的Kesihatan 就是:

" Jika anda tidak berada di tempat yang diingini, kesihatan akan diancam. Pada kes ini kelulusan juga akan diberikan."

"Jika alasan adalah ingin dekat pada sekolah yang mengajar, kami cadang bina satu rumah di sebelah sekolah."

那天官员的语气是开玩笑的, 大家都掩嘴一笑。
可是笑话的背后,却隐藏了一些信息。
别人笑我太疯颠, 我笑他人看不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麦子 名兜 字仲肥,可以叫我麦子或麦仲肥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靓思淑仪 写道:"Jika alasan adalah ingin dekat pada sekolah yang mengajar, kami cadang bina satu rumah di sebelah sekolah."
哈哈,还有人与我同声同气。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杨淑慧 写道: :happy: 赞成。老师们不妨倒转来想,真的被派去别边,就当去另外一个地方开拓视野与见闻吧。我是过来人,体验过的感觉还不错。真正奉献教育的精神,就要从这一点开始喔。
我也曾经在远方执教,那几年的生活让我活出自我。
也是那几年磨练我成为一位独立自主的女性。
年轻时能到外面过过生活的确是好事。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傅凯翔 写道: 从教师素质的角度,我赞成,因为在没有担保师范毕业生有工作的情况之下,教师们必然得积极地自我提升,以便能在教育界里“生存”。但是,这种“自由贸易式”的聘请教师方式是否加剧了小型或偏僻的学校所面对的师资短缺问题呢?教育局调派教师到那儿服务都无法长期解决问题(教师辞职、教师申请调职),更何况是“自由贸易”呢?所以,我认为以上的方式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调派师资的问题,还是有待商议的。
任何一种行动都不会一劳永逸地解决一切问题,只能是相对的较好而已。
我在生命教育中强调的其中一个要点是我们一定要有更宽阔的视野,因为天空不会因为我们的视野的狭窄而变小。
遥遥说得好,Perlis的人,到吉打也会嫌远,因为他们习惯了近距离。
但对东马的朋友来说,从Sibu到Miri,他们也觉得近,因为还在砂拉越。
马来半岛内,也有人觉得路途遥远,离不开家乡了……试想如果是在中国那么一个大国,情况会如何?

城市学校会成为众多人竞逐的去处,校方被赋予权力选择最佳的老师就教,这是一种良性的竞争,是自由市场。
当城市的挤满了,人们就要往郊外走,这是正常的市场竞争。更何况“海边有逐臭之夫”,各有喜好,有些人会喜欢到偏远地方工作呢!

我认为“献身教育”与“牺牲家庭”决不可画上等号。教师将自己奉献于教育界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只能通过通讯系统(电话、电邮、手机等等)来与家人联系,那不是与“关爱家人”的理念背道而驰吗?听见另一边的哭诉、自己只能在千里之外安慰她外,什么都不能做,那留在当地教导“小皇帝”“小公主”(已经多人“侍候”了),意义又何在呢?尤其是年老的父母,当他们随着时代而被淘汰时,作孩子的却无法陪伴他们一起度过及适应现代的步伐。大家可以要求这些人(年老的人)必须自我提升,但没有下一代的牵引,度过这“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时代,哪来的进步?
凯翔,您来叫我啦。
我有七十多岁的母亲在家乡,有2岁到11岁的四个孩子在关丹,我的学校在瓜拉立卑。
请问我如何才能尽孝道?尽父亲的责任?

自古忠孝不两全,是很无奈,但却是事实。
恕我直言,若辞职可以解决问题,那国家不是失去了生力军了吗?无可否认,若过于注重家庭而忽略了自己的应尽的本分,那肯定叫做“自私”;但是,为了工作而被逼放弃在家里应尽的责任,“情亲”谈得上吗?
凯翔,想请问,如果您来担任全国教师调派的工作,请问您会如何规划这个工作,让它做得尽善尽美?
按地区寻找老师?太平需要多少老师,就从太平人之中去寻找?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豪坤 写道:
A同学:我家在吉隆坡,我已经去问过那儿的学校,校长说可以到他的学校,所以我要申请回吉隆坡实习……
B同学:我的丈夫在吉打州工作,他的周假是星期五和六,所以我一定要吉打州的学校……(一面说一面哭)
C同学:我家婆有糖尿病,我必须照顾她……
D同学:我的孩子没有人顾,现在我带回娘家,妈妈帮我照顾。我妈妈住在大山脚,所以我必须到大山脚的学校实习。
还有还有……
既然那么辛酸,怎么不选择辞职呢?
黄老弟,她们尚未毕业,何来辞职呢 :ketawa:
只能建议她们退学,唉!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805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遥大姐,说起退学,我之前在学院的时候,真的有做过这打算。

记得那时候自己是 sem 3,妈妈病重入院,因为家里没人照顾妈妈,所以打算退学回家照顾妈妈,还有弟妹。

哈,妈妈过后刚好在假期的时候,呈交用了 30 多年的身份证,就这样向阎王报到,申请在下面卖咸鸭蛋。

妈妈去卖咸鸭蛋后,家里发生了不少变动,因此我还是觉得有必要退学,做个家庭主夫,负责照顾妈妈的两个小宝贝。

准备退学的时候,老黄出了个鬼主意——怎么不把弟妹带来关丹呢?

就是这骚主意,我与弟妹在关丹渡过了两年快乐时光!

感谢老黄在当时候的照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豪坤 写道: 准备退学的时候,老黄出了个鬼主意——怎么不把弟妹带来关丹呢?

就是这骚主意,我与弟妹在关丹渡过了两年快乐时光!

感谢老黄在当时候的照顾。
惭愧!
其实是您自己了不起,一方面要继续学业,另一方面却担当起照顾年幼弟妹的责任。
真的,很了不起!
chuah
帖子: 125
注册时间: 12-01-08 周六 1:33 pm
来自: taiping-kl

靓思淑仪 写道:很简单, 离不开家的, 就不用签约了。

当年KPLI学员读大学时,也不是全部都在自家的家乡或最近家乡读吧?

今年霹雳州的KPLI调派会,官员说他们只会以KESELAMATAN, KESIHATAN 来批准要求调派回家乡的申请。

所谓的KESELAMATAN 就是:

"Jika berada di tempat tersebut , nyawa anda akan digugat atau dirancam. Maka kelulusan akan diberikan."

所谓的Kesihatan 就是:

" Jika anda tidak berada di tempat yang diingini, kesihatan akan diancam. Pada kes ini kelulusan juga akan diberikan."

"Jika alasan adalah ingin dekat pada sekolah yang mengajar, kami cadang bina satu rumah di sebelah sekolah."

那天官员的语气是开玩笑的, 大家都掩嘴一笑。
可是笑话的背后,却隐藏了一些信息。
那样结了婚的不是无法调换tempat bertugas了?因为都不能套用这2个理由。 
头像
靓思淑仪
帖子: 405
注册时间: 19-12-07 周三 2:00 am
来自: 山城

chuah 写道: 那样结了婚的不是无法调换tempat bertugas了?因为都不能套用这2个理由。 
"SUDAH KAHWIN" 从来都不是调换的理由吧? :oops:
别人笑我太疯颠, 我笑他人看不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麦子 名兜 字仲肥,可以叫我麦子或麦仲肥
头像
*棋痴
帖子: 1122
注册时间: 07-02-09 周六 9:55 pm
来自: 太平

大家好!
在此,我祝贺每个母亲(尤其是独居的单亲妈妈)母亲节快乐。

才24小时没在网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回应了。我想大家也是对于这个课题有所关心,至少让我看到教育界人士的心态。
靓思淑仪 写道:当年KPLI学员读大学时,也不是全部都在自家的家乡或最近家乡读吧?
您真的去做调查了吗?我本人在槟城理科大学念书,结交了不少来自南马和东马的朋友,他们选择槟城的理由是为了让自己开拓自己的视野。
老黄 写道:任何一种行动都不会一劳永逸地解决一切问题,只能是相对的较好而已。
我在生命教育中强调的其中一个要点是我们一定要有更宽阔的视野,因为天空不会因为我们的视野的狭窄而变小。
遥遥说得好,Perlis的人,到吉打也会嫌远,因为他们习惯了近距离。
但对东马的朋友来说,从Sibu到Miri,他们也觉得近,因为还在砂拉越。
马来半岛内,也有人觉得路途遥远,离不开家乡了……试想如果是在中国那么一个大国,情况会如何?
我赞成这种说法“我们一定要有更宽阔的视野,因为天空不会因为我们的视野的狭窄而变小。”只是,“视野的狭窄”是怎么说?本人想请教黄讲师。现在我谈的是马来西亚所面对的问题,咱们不谈中国怎么处理他们的师资问题。
老黄 写道:凯翔,您来叫我啦。
我有七十多岁的母亲在家乡,有2岁到11岁的四个孩子在关丹,我的学校在瓜拉立卑。
请问我如何才能尽孝道?尽父亲的责任?

自古忠孝不两全,是很无奈,但却是事实。
谢谢讲师与我分享您现在面对的问题。我能感受到那种无奈,因为我本身自小就来自单亲家庭,我与母亲的关系可以说是“母子连心”。我想表达的是,看见师范学院学员们所面对的家庭问题,我无法冷眼旁观,冷言冷语,因为我知道当必须在工作和家庭之间作出选择,是多么痛苦的,哪个儿子(尤其是唯一的)可以放弃自己的母亲呢?
老黄 写道:凯翔,想请问,如果您来担任全国教师调派的工作,请问您会如何规划这个工作,让它做得尽善尽美?
按地区寻找老师?太平需要多少老师,就从太平人之中去寻找?
黄讲师,我并没有提过按地区安排老师啊!请看看之前我和其他法情友提到的帖子:
谢谢您的提醒,我并没有忘记,调派的权利是政府的,签约是自己得负起的责任;但是,当调派是否真的依据原则,是大家所关心的事情:雪州的师资短缺的问题可以调派邻近州属(霹雳、森美兰、彭亨)的教师到该处执教,可是,在柔佛州的我发现到许多来自北马的教师(玻璃市、吉打、槟城、霹雳);更惊人的是,来自柔佛州的老师却被调派到北马(无论是单身还是已婚);东马的老师被调派到西马,而西马的老师被调派到东马。请问这叫做解决师资短缺的问题,还是“老师交换计划”?
云云 写道:身为沙巴人的我真的想知道:东马人真的那么可怕吗?“可怕”是指那方面呢?
至于在调派已培训教师这方面,据我所知这边的教师包括沙巴及砂拉越的老师都有被调派到西马去执教。有关当局也非常不明白为什么沙巴已经缺少老师还要把有关的老师都被派到西马呢!有关当局也试过争取,但。。。。
与我一起毕业的师训同学全部都被分派到西马执教,至有已结婚的同学幸运的在自己的州属,不是自己的家乡!分派到西马执教的同学全都是东马人!
所以这又是一个怎样的解释呢?
锡都 写道:其实东马并不可怕,只是很多人都很希望在自己的家乡执教。就算是在西马,很多人都希望可以在土生土长的州执教,并不希望跨州,因此并不是被安排到东马而觉得害怕。

无论被安排到哪里执教(不是在自己的家乡),一切需要从零开始,而且人生地不熟,需要用很长的时间调适自己,相信这是很多人担心的。尤其是还未结婚的单身人士或已经有另一半的,担心会 “兵变”,应该是“师变”。
我们要表达的是:如果调派制度能做的更加好,更加透明化,那大家不是皆大欢喜吗?老师带着欢喜心教书,教育官员减少了调派的问题,微型或郊区学校少了教师短缺的问题,这不是每个老师们所希望的吗?

这原本不是我设立的主题,但是好像快要“喧宾夺主”了,我希望这是我在这主题的最后一张帖子。
上次由 *棋痴 在 11-05-09 周一 8:00 pm,总共编辑 3 次。
回复

回到 “升学与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