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大,我来了

崭露头角,以文觅友,绝对原创。

版主: 蓝天的思念

回复
觉文
帖子: 33
注册时间: 25-03-21 周四 4:24 am

那是父亲的梦
我的想

这年代最缺的是长命锁
那年代最难的是大学门

父亲的梦走了很久
如今悄然
掀开了我梦的帘

我朝拜的不是芳华
忐忑的不是流水
紧张的不是风絮
菩提树下的是凝望内心的沙门

青花碗底的印记
宛如三足金鸟在土壤中汲取清凉
那片虚无的壁画上
真与假的相互流连还是追逐
白云路上
读不完的书

学问啊
您的脚步是否迷途于网络上的繁华
昨日的嘉庚游子
带着缘分的圆
期待名叫大学的校园

厦大,我来了
虽已是青葱山外的山
惟从古人借来的几壶清茶
可还清今日的一二
颠倒梦想

——觉文
2021年八月19日

此时突然想起诗人康桥下的海草,恍然时光那般悄悄,还有过去未来的那些无声的相聚离别。
曾经迷失,所以觉
现在觉,因此作文
觉文
帖子: 33
注册时间: 25-03-21 周四 4:24 am

厦大,我来了(二)中文系,哥我来了

听说那里需要比较更多的比较,才能把奖学金顺利变成属于来年我的助学金。

为圆了中文系的一场缘分,于是从教师的履历中筛选出一张陈旧的师训资历提交上去,另一边则把其他大学献仪的APEL硕士跳板来一个未来规划上的称量与切割。

这反复思量后的最终看似理性必须与感性妥协的决定,却莫名的由脑核中迸发出一丝丝沾沾窃喜——就是它了!那是一张中华文学世界的宝贵旅游门票啊!

代价其实不小。其一就是在疫情中放下丰厚薪水不干,其二就是让自己那江郎才尽的语文天赋和年轻一代得天独厚的后天条件来一场“哥哥必须披荆斩棘”般的赌注。是的,就赌一赌自己能不能和三分之一来自中国的大学生来一场正面的争一个金榜留名,同时亦与自己存在同样梦想的大马弟弟们同国较量,看看谁能最终获得全额scholarship,那就代表谁的中文的成绩必须是名列前茅的。

厦大中文系的尖子生门槛高不高?探子回报:比马大的中文系高!
天啊,这不是要我独自上演芒果台中文系版的《披荆斩棘的哥哥》吗?
很恬不知耻的再问问自己最后一年认真读书是在什么时候?答案的时光机竟然停留在中三那年的书桌上。打开抽屉连翻带看,卷子里全都是天马行空,胡搞乱编的涂鸦历史。

说实在,这一次的求学旅程除了要和自己仅剩无几的天赋较劲,还必须和自己随时到来的三高较真,更必须选择半工半读这条路来减轻费用上的负担。没有十足的信心,也没有轻狂的梦想,仅作为岁月摩挲下的一块老姜,以及《法情》中前辈们提供的手把手的教学心得分享,还有最近越擦越亮一的摩尼珠子……素以这一步跨去,能追日。

今日收到一封开学日期通知函,我将作为一名新生哥哥提早一个星期开学。我想对自己生命中第一个决定说:“厦大中文系,哥我真的来了!”

披荆斩棘的哥哥
上次由 觉文 在 30-08-21 周一 9:22 pm,总共编辑 1 次。
曾经迷失,所以觉
现在觉,因此作文
觉文
帖子: 33
注册时间: 25-03-21 周四 4:24 am

校园的入口,是我的小小书房
启开电脑的钥匙,解冻了释然情怀
卡不完的网,感知的匆忙
疲倦的双眼,夜班晚来的硬伤

不了解你的看不见你,看见你的谈什么理解
真实的无期等待,虚拟的硬闯进来
疫情乱窜的茫然,疫苗来的有点晚
课堂遮住了脸孔,唯有期盼生动的课堂

爱那清华讲师的娓娓道来
惜那文学讲师佛堂的祥钟
解那行云流水的侃侃而谈
批那翻版自己昨日的讲坛

终辞去了容我放飞的职场
终赶上了课业学习的逐浪
网依然是网
萦绕心中的是工作相惜的告别伙伴
深深体会鱼和熊掌桥上的坦荡

夜晚似乎还恢复不了正常
傍晚像是凌晨发亮的星光
厦大的门没上锁,跨州画出了几何
学习的窗,眼角挂处是灵魂的另外一半

回归学问的床,智慧当永远的被单
靠近灯光,走进厦大虚拟的课堂
春秋战国没有李白的名字
却让我醉得慌

’觉文
曾经迷失,所以觉
现在觉,因此作文
回复

回到 “崭露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