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骏汉的得奖散文

崭露头角,以文觅友,绝对原创。

版主: 蓝天的思念

回复
头像
陈含黎
帖子: 557
注册时间: 30-03-10 周二 9:19 pm
来自: 新山

2005年第三届世界“孔子杯”关爱生命、关注亲情作文大赛二等奖
《医系四季情》


春天,是万物生长的节令,他们都在这个季节萌芽、成长、定型。而我就在春季, 二零零四年四月, 以一个十六岁学生的姿态远赴俄罗斯攻读医学系预科班。

我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好奇、新鲜、刺激之余,还带着些许的恐惧。但我已经下定决心务必把自己的学业成绩考得最标青、最出色。

大学预科班的第一堂课――俄文。第一天上课,我抱着无比的憧憬与热忱,认为一定能表现出中学时期的水准,赢得老师青睐,于是信心满满地与同学们一块上课去了。

课室里,坐着一位六十余岁的老妇人,她正是我们的俄语老师。她虽穿着朴素,但却不失高贵,可称得是女教师的典型。她的脸上显出几分远离尘嚣的纯净与圣洁。她开始自我介绍。她的名字叫做Valentina,在英文是“情人”的意思,是个很美的名字。

我们碰到了一个难题,这位老师精通俄语和法语,却不谙英语,所以我们很难理解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幸好和我同班的五位同学当中,有两位已在马来西亚上过两个月的俄语基础班,所以浅白的俄语,她们还能用英语翻译,再解释给我们听。因此,她们深得老师的欢心,她俩可是老师进行俄语教学的伟大功臣。

第一堂课上俄文字母,老师要求严格,也许是因为班上有两位懂得俄语的学生而对我们提高要求。她断定我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记得她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这对第一次接触新语文的我可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课。那时,我真的觉得上课时间好漫长,短短的两个小时就像两天!

第一天过去了,我回到宿舍,找了一位已经上了两个星期俄语班的好友讨教学习俄语的最佳途径与妙方,还向他询问下一堂课老师将教的内容。

第一晚,我便熬夜,学俄语、写俄文。没记错的话,我只睡了大约五个小时。我的好友提醒我,不必这么用功,这只是一个开始,何况还是上课的第一天。我知道其他同学大概没像我花这么多时间复习功课,我是班里最勤力的一个了。

隔天,开始第二堂课,学习俄文数字与日常生活常用的词句。这一堂课,我真的不能撑下去了,所有没见过的词语不停地在我眼前出现,在老师的数次领读后,要我们一个个念出来,我竭尽所能地把部份的读音记下来,就这样迷迷惘惘地上完第二堂课。

由于对一些不确定的生字,我念得有点含糊、小声,而被老师讽刺,说须要一个麦克风才能听得到我说的话,但优柔寡断的我一直没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让这个不该犯的错误持续了好几次,老师瞪着我,对我说了好一些话,可我连一个字都听不懂,最后在那两位女同学的翻译下,才知道老师说,如果我再这么小声说话,就得坐在课室最后头,和其他同学隔离。这句话本来就已经严重刺伤了我,在这两位同学巧妙配合下大声地翻译,更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顿时,我的头深深低了下去,她这番话击中了我的软肋。我觉得我是在班上表现最差的一位,我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感觉……

初春的夜,风寒。

我不管老师的冷嘲热讽,坚持我一贯的读书方式,本着“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信念,又开夜车苦读……但一想到来俄罗斯竟搞不好俄文,我开始犹豫、彷徨、迷茫, 又被俄语老师排斥, 真不知我现在所选读的科系是否正确,所要走的道路是否明智,是否能终生无怨无悔?我心里七上八下,我茫然。同时,我也埋怨自己不幸遇到一个这么不善解人意,不体谅学生的老师。

接下来的好几天,我仍在恐慌中度过,一直承受着老师的猛烈炮轰。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有时候真恨不得扑上去和她拼命。

这就是我老师的特点,以尖锐的语锋来批评学生,我觉得她责人所不能,强人所不及,坏透了。

我知道,我之所以会被老师排斥,不仅因为我对俄语的不了解,也是因为我为人太耿直,或者说不会变通。我不会殷情笑笑来博取老师欢心,不懂得弯腰奉承,“不为五斗米折腰,拳拳是乡里小人”也。我觉得我不需要,也不会去做。即使没得到大家的肯定,我也要做回自己!这是我一生不变的原则。

我可能超越那些基础已经打得很好的同学吗?努力真的会有回报吗?我顿时无法回答,那些原本根深蒂固植在我脑海里的理念,此时竟然开始动摇,我第一次不敢肯定“有耕耘就有收获”的说法。

然而,我一直坚信着只要努力,就能超越天才,只要我比他们多花五倍、十倍的时间,就一定能变得更强。但是,这样真的能超越真正的天才吗?这种想法在心中萦绕,努力究竟会不会带来收获?可是以这段时间的经验做出分析,我似乎错了,我究竟在做什么?我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

还有几次,我因为抓不到某个字的发音,耽误了全班的下课时间,老师让那两位同学向我解释,但是我依然不明白,我重复念了好几次还是错误百出,真糗。老师哑语,那副不屑的神态深深刺疼了我。

我的目光一接触到她那副神情,再回想起被唾弃的经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中更像被难咽下的硬物堵住。强忍泪水的滋味是很难受的,但我绝不让眼泪夺眶而出,一滴也不能!

母亲打电话来,问我俄语难不难,前几次我说难,但我会克服;之后我只能说:难!和母亲通话,思念之情不禁萧然打从心底升起,我的眼泪也一点点沁出了眼睫……

我就好比射击场的枪靶,而老师就像位出色的枪手,一枪枪地把我射穿,把我的心射得破碎了,支吾分离,不能再接回了。

我恨她,是那个老妇人的恶语让我瞬间陷入了冰窖,熄灭了我全部的热情和向往。

春天,万物重生。

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

这种难熬的日子不知挨了多久。皇天不负苦心人,我比别人多努力的五倍、十倍,终于获得了不可忽视的丰硕成果。

我已经会准确地念出每一个音,每一个字,背熟所有老师在课堂上所教的新词。老师是个精明人,发现我显著进步了,洞悉我默默耕耘的付出,开始不再针对我,反而开始看好我,喜欢我了。

我亲身印证了,要赢过天才,就要先成为努力的天才。不相信自己的人,根本没有努力做事的价值。

在俄罗斯两个星期后,几位新生加入了我的组,这时的我以全新的姿态,自信地呈现出来。

第一堂和新生一起上的课,老师叫我把课文朗读一遍,我便信心满满且小心翼翼迅速地把它读完。她笑笑地问新生我读得怎样,新生不语。她自答:“很好,他读得既准又快。”

我受宠若惊。

我很开心,很开心。

之后,她把我当成了新生学习的榜样,每次有课文肯定先让我范读一遍,让新生有个概念。每次学到新词,她肯定叫我把那些新字的动态写在黑板。(在俄语,我、你、他/她、我们、你们、他们,每个代名词后面的动词都是不一样的)。我很骄傲,我已经成为课堂上的中心,老师的焦点。

之后,我们开始写作文,题目为《我的自述》。这时,老师方才知道,我的年龄是预科班里最小的,她连声称赞我是个好学生,才十六岁就敢离乡背井,千里迢迢独自到这么遥远的国度深造。自此,她更怜惜我,甚至可说是偏袒我,处处引我一个十六岁的出色外籍俄语学生为荣。

我爱俄语!

每次上课大家都答不出的问题,她就一定瞄向我,我感觉到了我在班上的地位。她对我明显的偏袒,有时候也未免太过于凸出,在全班同学面前称赞我的同时,也批评另几位同学。不知道其他同学曾经“不爽”我吗,呵呵。

还有一次,作文题目为《我的家庭》,她非常感兴趣,知道了每件有关于我家里的成员后,还问我看有没有全家福,我迟疑了一会儿,我遗憾、惭愧
,因为长途跋涉来到俄罗斯竟忘了先拍张全家福。幸好临走前爸爸买了照相手机给我,我在机场拍了一些照片。她耐心地一张张让我帮她翻阅,称赞我母亲很漂亮;当她看了小弟扮鬼脸的相片,还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一次俄语会话考试,老师似乎把我当成一张王牌似的,要派我先出马,我拒绝。她问:“为什么不要第一?”

我迟疑了一会,答:“老师,我怕。”

她突然笑了。我很少看见她笑出声的……而班上的所有同学被置于半知半解的状态,因为听不懂俄语“怕”一字。事后,我才知道在俄罗斯,第一位被派出的学生是最好的学生。老师,你总算肯定了我!

哈,但我的朋友们可真的是很紧张,他们说,要是我先去考,把水准提高了,他们铁定不会得到好分数。我笑笑。

最终我选择第二位上场,才不会这么紧张。我回答得很好,她也不忘称赞美我两句。

* * * * * * * * * * *

春天也可能下雪。

这种梦幻般美好的日子不知维持了多久,直到有一天,在下课时我拿出生物学的笔记出来温习,让她撞着了,之后她便说我几句。

不知为什么,打从那天起,她对我的态度已经不是以前的殷情款款,我心里挺不是滋味。

有一次,有几个生字,班上的同学们都不会回答,那时坐在我隔壁的男生刚好问我一些课堂上的问题,又被她见到了,她狠狠地问我她之前问了什么,我答说不知道。她便说上课须要专心听课,不要对生物学太过于专注而忽略了俄语。我愣了愣,不知为何她会说出这番话,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一直把俄语看得比生物学来得重要。但说实话,我的确是没像以前那么注重俄语了,可能我认为我的基础已经很不错了。之后,她便道:“现在就让专心听课的骏汉同学出来回答。”

我不迟疑,不拖拉,阔步到她身边,盯着在书本的几个字。那些字有些难度,再加上我没以前的努力,所以回答得不太正确。之后她又问我几个我从没见过的生字,我便答没读过。她向班上的同学们求证了后才相信我,还叫我把那些生字写在黑板。我照做了。

她把以前对我的偏袒,丝毫不剩地拿回,给予另一位男生。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对我,因为我的表现至少比那一位同学好十倍。我迷惘了。

难道以前的我置身于梦境?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何当初待我这么好?

每当看到那同学因小事被称赞,我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不能否认,一种嫉妒感从我心底升起,同时还有种失落感。对,我在吃醋。

但我誓言,肯定会夺回老师的欢心。男子汉说话算话,绝不食言。

* * * * * * * * * * *

雨过天晴。

有一天,预科班主任进入课室,要找个懂得华语的同学帮忙。班上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华人,但是老师知道我是华语造诣最强的一位,所以便叫我。原来有个中国学生的名字要翻译,我便给了俄文拼音。似乎打从那次起,老师才发现了我的重要性吧,又把我捧回以前的地位。

有一次,她趁同学们都走出课室时,交给我一篇稿,那是我们作文题目之一,老师说我原来写的那篇不够好,所以就把这份学长的稿给了我。我问:“我须要递予其他同学吗?”

她答:“不必,有些同学有不错的范文了,其他的同学又不会去背。”

我回去看看,那是一篇难度很高的稿,我花了比平时多五倍的时间才把它背得不错。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它背得滚瓜烂熟,谁叫我得到老师的赏识!

后来,我们预科班各组需要呈献节目,老师让我和两位同学念俄罗斯著名诗人的诗歌。虽然我不是主力,但是我会尽全力去表演,以不负老师对我的期望。

表演当天,我们都穿得很体面,我把平常完全没穿过的西装拿出来,还结了领带,穿扮得整整齐齐,犹如明日之星。当轮到我念出那段诗文时,我两眼自信地看着台下的老师,我们的眼神接触了。看到她对我淡定地微笑,突然有股莫名的温暖,满满地流进心扉,我自信倍增,顿时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羡慕、嫉妒、欣赏、赞许!

我在俄文领域自由大胆地奔驰!

之后,我们面对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会话考试。在预科班的俄语老师们似乎都挺在意自己学生的成绩,这可能就是所谓老师之间的良性竞争吧!

* * * * * * * * * * *

炎热的夏天。

在年终考试前的两个月左右,是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上课。可是不寻常的事发生了。当天,老师无精打采,她有气没力地叫我们拿已写好的《我未来的职业》 给她批改。我们都觉得不太对劲,她平常不会让我们浪费一分一秒的光阴,但当天却在批改本子的时候没吩咐我们做功课,而且一篇作文她改了好久好久,才到第二个。我就是第二个。

她才看了我写了一面满满的作文一眼,便搁在一边,叫我去拿纸与笔,坐在她身边,她边念我边抄,就这样写了一篇新的作文。突然她用力地甩了甩头好几下,这个出乎意料的动作让坐在她身旁的我有点惊愕,因为老师一向身体硬朗,可是之前那个举动似乎是强迫不要让自己睡着。然后,她便慢慢地走出教室,途中还差点跌倒。我在她的座位目送她出去……

事后,另一位俄语老师进来吩咐我们把本子交上去,说老师不舒服,当天不能教课了。之后, 我要求见老师一面,却得到了我不想得到的答案,说老师非常不舒服,不需要、不必去看她。这句话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我无可奈何。

我只希望这位在病痛难熬的情况之下,还坚持要帮我批改作文的老师早日康复。

那天过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老师了……

向其他老师追问之后,才得悉她病重,但我们上门探访的要求都被每一位老师一一拒绝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它让我操心。

以后的俄语都是其他老师代课,我根本提不起劲。虽然我们本来的老师是大学里最严厉的,我们平日最不喜欢的,但是现在每位同学没忘根,没忘本,还是希望让我们原本的的俄语老师来教导我们。

其他老师来代课,都称赞我们班的程度很高,老师们所发问的问题我们都能回答得很好,我们方才恍然,老师当初的用心良苦,老师冷酷无情地强逼我们学习,近乎虐待地给我们施压,纯粹是为我们好!

当然我也不忘把《我未来的职业》在其他老师面前背得流流利利,不让老师心血白费。

* * * * * * * * * * *
秋天,凋零的季节。

有一天,一位代课老师告诉我们,可以写信给老师,给她打气和鼓励。我们每个人都费尽心思地写,代课老师巡视桌间时,看了我写的信,笑笑说我写得最好,还盖着,吩咐其他人别看我写些什么。依稀记得我是这么写的:

亲爱的老师:

近来好吗?您已经十天没在这儿出现了,我们都很想念您。您现在怎样了?没有您的日子很无聊。您要吃得好,睡得饱。昨天有一组同学已经考试了。他们考得不错,但是我想,我们这组一定会比他们更好,所以您别担心,一切都会没事的。我希望您早日康复以继续教导我们。最后我想说现在我爱俄语了。我爱您!早日康复。

骏汉上

我酝酿了所有的情感写出了这封信,写出了我的肺腑之言,写出我爱俄语,我爱老师。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谁都不能否认,也无权否定。我现在真的喜欢俄语了,我好想好想亲口对您说,您可以回来吗?我一定会让自己的俄语掌握得最强的!您感觉得到吗?

我爱她,她是第二个我用“爱”字的女人,第一个是我的母亲。然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并不一定都是由血缘而来,它可以是来自于人和人之间无数次的接确、相撞、了解,惟有在这种基础上,感情才是牢固、可靠的。

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老师看过我的信了,这种感觉是从其他俄语老师的眼神和举止传递给我的。一种似遥远又亲近,似虚幻又实在的感觉在其他俄语老师与我的眼神交流时泄漏出来了。

我有强烈的感觉,仿佛其他老师都受我老师之委托,对我特别关照,我又再次成为所有预科班老师上课的焦点。这种滋味虽不错,但是我还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惦念着那位在异国对我最好的人。我憧憬着挨她骂,受她气。以前想避免的不愉快现在竟成为了饥渴的欲望。

人是善变的,我承认。

我是,老师也是。

我在所有老师的眼里呈现出懂礼貌、讲文明、待人谦虚和蔼、表现突出,总之充分展现了一个学习俄语学生的好榜样,赢得了大小不一、程度不等,但都是热情洋溢的赞美。

在大考之前,看到监考老师,她问我其它科目的考试成绩如何,我说:“特优。”

她看着我,用英语说:“你能考到特优?不可能。”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一定是老师向监考官说我的年龄最小,所以当她获知我每科都考获特优,就半信半疑。

我很感动,因为这是我一生以来第一次这样赢得一个外人的关心,而这个人就是一位年龄和我差距四十多岁的异国老妇人,亦是我的恩师。即使被病魔折磨的时刻也依然为我牵肠挂肚,我亏欠您的已经不是言语所能够表达的了!

在会话大考之前,我们参加了一项电脑考试,测验对俄语文法的认识。班上就只有我考获特优,一百题里只错三题。代课老师对我竖了竖大拇指。

过后几天大考,我是第一个上战场的,因为没人想先上,而代课老师也恰好给了我自信的一笑,只好做当头炮了。监考官没为难我,五分钟便完成考试。

我在课室外的走廊,等待还在面临会话考试的朋友。就在此刻,一位我鲜少接触的俄语老师悄悄对我说:“等下来找我,记得一定要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她显得神神秘秘地,想必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便点点头,答应了,并决定待会儿与她单独会面。

全部同学走出考场了,代课老师公布成绩,我得到了特优,心里很高兴。这时,那位之前对我窃窃私语的老师走进课室,叫我们打电话给老师,并给了我们电话号码。一位同学拨了号码,全班人屏着呼吸专心听着。电话接通了,老师接听电话,全部人围在电话旁用俄语大声说:“你好!”

当我听到老师的声音时,整颗心都冷却下来,那是一把好憔悴,好沧桑的声音,我以前那位说话有劲、词锋尖锐的老师已不复存在!她每说一句话,我的心就有如被刀插一次般,痛得不可言语,我静静地坐另一张桌子的一角。

此时,我的心在淌血。她以沙哑又带着发抖的语调说着她须要定期到医院抽血接受治疗等等,她的每一句话有很大的感染力,教室里寂静无声,女同学们也被震撼得差点哭了出来。我想哭,但却哭不出,不知道为什么,头脑里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被抛上九霄。

在电话里依依不舍地向老师道别后,我便去向每位曾教过我们俄语的代课老师道谢。这时,我被一位老师支开,到另一间课室去。里头有四位老师,包括监考官。其中一位老师递了一本熟悉的书给我,说是Valentina老师送的,她说我年纪这么轻,俄语这么好,是位好学生,所以要送给我。

我该说什么?我能说什么?

我双手接过了那本有点陈旧的书,那是老师每次上课时依靠它来讲解的“圣经”,是老师这一生中最贴近的、最珍惜的东西,老师竟舍得把它赠予我!

除了谢谢,还是谢谢,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接着那位老师又说,只叫我一个人来是因为怕被其他同学看到,不然他们是会妒嫉的。

我点点头,沉重地走进课室,把这本最宝贵的书放进书包,并许下承诺:我一定会把书里头的一切完全背熟、了解,到时候再亲手交还给您,老师!我不知道我上辈子种了什么因,现在竟有人一心一意毫无保留地为我付出,已经把我视为她生命的一部份了……

老师,我发誓,我会变得更出色的,当下次还你这本书的时候!

我保证!
* * * * * * * * * * *
缘可遇不可求,一旦相遇,就要付出一生的温柔。这句话很对。与老师相知相识到离别都是一种缘,只是不知邂逅在何时?

我一出世,父母给我取名骏汉,我这一匹骏马,难道冥冥中早已有安排,注定要让我遇上您这位伯乐?

百花园中花似锦,花红要靠育花人,而您就是这么一位默默耕耘的育花人。是您让我攀登知识高峰,让我学会努力,洞悉人世间做人处事的道理。

您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字字句句,犹如一股温泉,注入我的心田,即使在这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也让我感到丝丝暖意。

老师,我想告诉您,在这斗转星移的世界里,我对您的感激不曾忘,我对您的崇敬不曾灭,我对您的教诲更是永不灭!虽然已经久久未能相遇,但是我依然深信,相见日子就在不远处。

每一天,我都在街上寻寻觅觅,希望能靠运气碰着您,以达成那朝思暮想的梦,和您谈谈学校生活,侃侃生活近况。

我常常一个人想心事,仰望苍穹,心志飞向九霄,脉脉不语,我心想:心事,您知。

老师,我爱您。

冬天,零下八度,思念结成冰。
******************************************************
诚邀您到此处逛一逛!
陈含黎老师作文天地
http://chenhanli.blogspot.com/

陈含黎老师个人资料视频 201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96XxHesaQU

小作家天地
http://youngwriters2u.blogspot.com/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虎母无猫子,厉害!!
头像
陈含黎
帖子: 557
注册时间: 30-03-10 周二 9:19 pm
来自: 新山

老黄 写道:虎母无猫子,厉害!!
读了这篇文章,
我很感动,感动这位俄语老师对我儿子的爱护;
我感到汗颜,因为我未曾对一个学生那么好过!

把这篇文章贴在法情,
旨在互相勉励,
老师们,让我们一起向这位俄语老师看齐!
******************************************************
诚邀您到此处逛一逛!
陈含黎老师作文天地
http://chenhanli.blogspot.com/

陈含黎老师个人资料视频 201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96XxHesaQU

小作家天地
http://youngwriters2u.blogspot.com/
觉文
帖子: 29
注册时间: 25-03-21 周四 4:24 am

陈含黎 写道: 27-06-10 周日 8:41 pm 2005年第三届世界“孔子杯”关爱生命、关注亲情作文大赛二等奖
《医系四季情》


春天,是万物生长的节令,他们都在这个季节萌芽、成长、定型。而我就在春季, 二零零四年四月, 以一个十六岁学生的姿态远赴俄罗斯攻读医学系预科班。

我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好奇、新鲜、刺激之余,还带着些许的恐惧。但我已经下定决心务必把自己的学业成绩考得最标青、最出色。

大学预科班的第一堂课――俄文。第一天上课,我抱着无比的憧憬与热忱,认为一定能表现出中学时期的水准,赢得老师青睐,于是信心满满地与同学们一块上课去了。

课室里,坐着一位六十余岁的老妇人,她正是我们的俄语老师。她虽穿着朴素,但却不失高贵,可称得是女教师的典型。她的脸上显出几分远离尘嚣的纯净与圣洁。她开始自我介绍。她的名字叫做Valentina,在英文是“情人”的意思,是个很美的名字。

我们碰到了一个难题,这位老师精通俄语和法语,却不谙英语,所以我们很难理解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幸好和我同班的五位同学当中,有两位已在马来西亚上过两个月的俄语基础班,所以浅白的俄语,她们还能用英语翻译,再解释给我们听。因此,她们深得老师的欢心,她俩可是老师进行俄语教学的伟大功臣。

第一堂课上俄文字母,老师要求严格,也许是因为班上有两位懂得俄语的学生而对我们提高要求。她断定我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记得她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这对第一次接触新语文的我可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课。那时,我真的觉得上课时间好漫长,短短的两个小时就像两天!

第一天过去了,我回到宿舍,找了一位已经上了两个星期俄语班的好友讨教学习俄语的最佳途径与妙方,还向他询问下一堂课老师将教的内容。

第一晚,我便熬夜,学俄语、写俄文。没记错的话,我只睡了大约五个小时。我的好友提醒我,不必这么用功,这只是一个开始,何况还是上课的第一天。我知道其他同学大概没像我花这么多时间复习功课,我是班里最勤力的一个了。

隔天,开始第二堂课,学习俄文数字与日常生活常用的词句。这一堂课,我真的不能撑下去了,所有没见过的词语不停地在我眼前出现,在老师的数次领读后,要我们一个个念出来,我竭尽所能地把部份的读音记下来,就这样迷迷惘惘地上完第二堂课。

由于对一些不确定的生字,我念得有点含糊、小声,而被老师讽刺,说须要一个麦克风才能听得到我说的话,但优柔寡断的我一直没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让这个不该犯的错误持续了好几次,老师瞪着我,对我说了好一些话,可我连一个字都听不懂,最后在那两位女同学的翻译下,才知道老师说,如果我再这么小声说话,就得坐在课室最后头,和其他同学隔离。这句话本来就已经严重刺伤了我,在这两位同学巧妙配合下大声地翻译,更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顿时,我的头深深低了下去,她这番话击中了我的软肋。我觉得我是在班上表现最差的一位,我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感觉……

初春的夜,风寒。

我不管老师的冷嘲热讽,坚持我一贯的读书方式,本着“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信念,又开夜车苦读……但一想到来俄罗斯竟搞不好俄文,我开始犹豫、彷徨、迷茫, 又被俄语老师排斥, 真不知我现在所选读的科系是否正确,所要走的道路是否明智,是否能终生无怨无悔?我心里七上八下,我茫然。同时,我也埋怨自己不幸遇到一个这么不善解人意,不体谅学生的老师。

接下来的好几天,我仍在恐慌中度过,一直承受着老师的猛烈炮轰。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有时候真恨不得扑上去和她拼命。

这就是我老师的特点,以尖锐的语锋来批评学生,我觉得她责人所不能,强人所不及,坏透了。

我知道,我之所以会被老师排斥,不仅因为我对俄语的不了解,也是因为我为人太耿直,或者说不会变通。我不会殷情笑笑来博取老师欢心,不懂得弯腰奉承,“不为五斗米折腰,拳拳是乡里小人”也。我觉得我不需要,也不会去做。即使没得到大家的肯定,我也要做回自己!这是我一生不变的原则。

我可能超越那些基础已经打得很好的同学吗?努力真的会有回报吗?我顿时无法回答,那些原本根深蒂固植在我脑海里的理念,此时竟然开始动摇,我第一次不敢肯定“有耕耘就有收获”的说法。

然而,我一直坚信着只要努力,就能超越天才,只要我比他们多花五倍、十倍的时间,就一定能变得更强。但是,这样真的能超越真正的天才吗?这种想法在心中萦绕,努力究竟会不会带来收获?可是以这段时间的经验做出分析,我似乎错了,我究竟在做什么?我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

还有几次,我因为抓不到某个字的发音,耽误了全班的下课时间,老师让那两位同学向我解释,但是我依然不明白,我重复念了好几次还是错误百出,真糗。老师哑语,那副不屑的神态深深刺疼了我。

我的目光一接触到她那副神情,再回想起被唾弃的经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中更像被难咽下的硬物堵住。强忍泪水的滋味是很难受的,但我绝不让眼泪夺眶而出,一滴也不能!

母亲打电话来,问我俄语难不难,前几次我说难,但我会克服;之后我只能说:难!和母亲通话,思念之情不禁萧然打从心底升起,我的眼泪也一点点沁出了眼睫……

我就好比射击场的枪靶,而老师就像位出色的枪手,一枪枪地把我射穿,把我的心射得破碎了,支吾分离,不能再接回了。

我恨她,是那个老妇人的恶语让我瞬间陷入了冰窖,熄灭了我全部的热情和向往。

春天,万物重生。

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

这种难熬的日子不知挨了多久。皇天不负苦心人,我比别人多努力的五倍、十倍,终于获得了不可忽视的丰硕成果。

我已经会准确地念出每一个音,每一个字,背熟所有老师在课堂上所教的新词。老师是个精明人,发现我显著进步了,洞悉我默默耕耘的付出,开始不再针对我,反而开始看好我,喜欢我了。

我亲身印证了,要赢过天才,就要先成为努力的天才。不相信自己的人,根本没有努力做事的价值。

在俄罗斯两个星期后,几位新生加入了我的组,这时的我以全新的姿态,自信地呈现出来。

第一堂和新生一起上的课,老师叫我把课文朗读一遍,我便信心满满且小心翼翼迅速地把它读完。她笑笑地问新生我读得怎样,新生不语。她自答:“很好,他读得既准又快。”

我受宠若惊。

我很开心,很开心。

之后,她把我当成了新生学习的榜样,每次有课文肯定先让我范读一遍,让新生有个概念。每次学到新词,她肯定叫我把那些新字的动态写在黑板。(在俄语,我、你、他/她、我们、你们、他们,每个代名词后面的动词都是不一样的)。我很骄傲,我已经成为课堂上的中心,老师的焦点。

之后,我们开始写作文,题目为《我的自述》。这时,老师方才知道,我的年龄是预科班里最小的,她连声称赞我是个好学生,才十六岁就敢离乡背井,千里迢迢独自到这么遥远的国度深造。自此,她更怜惜我,甚至可说是偏袒我,处处引我一个十六岁的出色外籍俄语学生为荣。

我爱俄语!

每次上课大家都答不出的问题,她就一定瞄向我,我感觉到了我在班上的地位。她对我明显的偏袒,有时候也未免太过于凸出,在全班同学面前称赞我的同时,也批评另几位同学。不知道其他同学曾经“不爽”我吗,呵呵。

还有一次,作文题目为《我的家庭》,她非常感兴趣,知道了每件有关于我家里的成员后,还问我看有没有全家福,我迟疑了一会儿,我遗憾、惭愧
,因为长途跋涉来到俄罗斯竟忘了先拍张全家福。幸好临走前爸爸买了照相手机给我,我在机场拍了一些照片。她耐心地一张张让我帮她翻阅,称赞我母亲很漂亮;当她看了小弟扮鬼脸的相片,还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一次俄语会话考试,老师似乎把我当成一张王牌似的,要派我先出马,我拒绝。她问:“为什么不要第一?”

我迟疑了一会,答:“老师,我怕。”

她突然笑了。我很少看见她笑出声的……而班上的所有同学被置于半知半解的状态,因为听不懂俄语“怕”一字。事后,我才知道在俄罗斯,第一位被派出的学生是最好的学生。老师,你总算肯定了我!

哈,但我的朋友们可真的是很紧张,他们说,要是我先去考,把水准提高了,他们铁定不会得到好分数。我笑笑。

最终我选择第二位上场,才不会这么紧张。我回答得很好,她也不忘称赞美我两句。

* * * * * * * * * * *

春天也可能下雪。

这种梦幻般美好的日子不知维持了多久,直到有一天,在下课时我拿出生物学的笔记出来温习,让她撞着了,之后她便说我几句。

不知为什么,打从那天起,她对我的态度已经不是以前的殷情款款,我心里挺不是滋味。

有一次,有几个生字,班上的同学们都不会回答,那时坐在我隔壁的男生刚好问我一些课堂上的问题,又被她见到了,她狠狠地问我她之前问了什么,我答说不知道。她便说上课须要专心听课,不要对生物学太过于专注而忽略了俄语。我愣了愣,不知为何她会说出这番话,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一直把俄语看得比生物学来得重要。但说实话,我的确是没像以前那么注重俄语了,可能我认为我的基础已经很不错了。之后,她便道:“现在就让专心听课的骏汉同学出来回答。”

我不迟疑,不拖拉,阔步到她身边,盯着在书本的几个字。那些字有些难度,再加上我没以前的努力,所以回答得不太正确。之后她又问我几个我从没见过的生字,我便答没读过。她向班上的同学们求证了后才相信我,还叫我把那些生字写在黑板。我照做了。

她把以前对我的偏袒,丝毫不剩地拿回,给予另一位男生。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对我,因为我的表现至少比那一位同学好十倍。我迷惘了。

难道以前的我置身于梦境?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何当初待我这么好?

每当看到那同学因小事被称赞,我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不能否认,一种嫉妒感从我心底升起,同时还有种失落感。对,我在吃醋。

但我誓言,肯定会夺回老师的欢心。男子汉说话算话,绝不食言。

* * * * * * * * * * *

雨过天晴。

有一天,预科班主任进入课室,要找个懂得华语的同学帮忙。班上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华人,但是老师知道我是华语造诣最强的一位,所以便叫我。原来有个中国学生的名字要翻译,我便给了俄文拼音。似乎打从那次起,老师才发现了我的重要性吧,又把我捧回以前的地位。

有一次,她趁同学们都走出课室时,交给我一篇稿,那是我们作文题目之一,老师说我原来写的那篇不够好,所以就把这份学长的稿给了我。我问:“我须要递予其他同学吗?”

她答:“不必,有些同学有不错的范文了,其他的同学又不会去背。”

我回去看看,那是一篇难度很高的稿,我花了比平时多五倍的时间才把它背得不错。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它背得滚瓜烂熟,谁叫我得到老师的赏识!

后来,我们预科班各组需要呈献节目,老师让我和两位同学念俄罗斯著名诗人的诗歌。虽然我不是主力,但是我会尽全力去表演,以不负老师对我的期望。

表演当天,我们都穿得很体面,我把平常完全没穿过的西装拿出来,还结了领带,穿扮得整整齐齐,犹如明日之星。当轮到我念出那段诗文时,我两眼自信地看着台下的老师,我们的眼神接触了。看到她对我淡定地微笑,突然有股莫名的温暖,满满地流进心扉,我自信倍增,顿时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羡慕、嫉妒、欣赏、赞许!

我在俄文领域自由大胆地奔驰!

之后,我们面对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会话考试。在预科班的俄语老师们似乎都挺在意自己学生的成绩,这可能就是所谓老师之间的良性竞争吧!

* * * * * * * * * * *

炎热的夏天。

在年终考试前的两个月左右,是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上课。可是不寻常的事发生了。当天,老师无精打采,她有气没力地叫我们拿已写好的《我未来的职业》 给她批改。我们都觉得不太对劲,她平常不会让我们浪费一分一秒的光阴,但当天却在批改本子的时候没吩咐我们做功课,而且一篇作文她改了好久好久,才到第二个。我就是第二个。

她才看了我写了一面满满的作文一眼,便搁在一边,叫我去拿纸与笔,坐在她身边,她边念我边抄,就这样写了一篇新的作文。突然她用力地甩了甩头好几下,这个出乎意料的动作让坐在她身旁的我有点惊愕,因为老师一向身体硬朗,可是之前那个举动似乎是强迫不要让自己睡着。然后,她便慢慢地走出教室,途中还差点跌倒。我在她的座位目送她出去……

事后,另一位俄语老师进来吩咐我们把本子交上去,说老师不舒服,当天不能教课了。之后, 我要求见老师一面,却得到了我不想得到的答案,说老师非常不舒服,不需要、不必去看她。这句话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我无可奈何。

我只希望这位在病痛难熬的情况之下,还坚持要帮我批改作文的老师早日康复。

那天过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老师了……

向其他老师追问之后,才得悉她病重,但我们上门探访的要求都被每一位老师一一拒绝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它让我操心。

以后的俄语都是其他老师代课,我根本提不起劲。虽然我们本来的老师是大学里最严厉的,我们平日最不喜欢的,但是现在每位同学没忘根,没忘本,还是希望让我们原本的的俄语老师来教导我们。

其他老师来代课,都称赞我们班的程度很高,老师们所发问的问题我们都能回答得很好,我们方才恍然,老师当初的用心良苦,老师冷酷无情地强逼我们学习,近乎虐待地给我们施压,纯粹是为我们好!

当然我也不忘把《我未来的职业》在其他老师面前背得流流利利,不让老师心血白费。

* * * * * * * * * * *
秋天,凋零的季节。

有一天,一位代课老师告诉我们,可以写信给老师,给她打气和鼓励。我们每个人都费尽心思地写,代课老师巡视桌间时,看了我写的信,笑笑说我写得最好,还盖着,吩咐其他人别看我写些什么。依稀记得我是这么写的:

亲爱的老师:

近来好吗?您已经十天没在这儿出现了,我们都很想念您。您现在怎样了?没有您的日子很无聊。您要吃得好,睡得饱。昨天有一组同学已经考试了。他们考得不错,但是我想,我们这组一定会比他们更好,所以您别担心,一切都会没事的。我希望您早日康复以继续教导我们。最后我想说现在我爱俄语了。我爱您!早日康复。

骏汉上

我酝酿了所有的情感写出了这封信,写出了我的肺腑之言,写出我爱俄语,我爱老师。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谁都不能否认,也无权否定。我现在真的喜欢俄语了,我好想好想亲口对您说,您可以回来吗?我一定会让自己的俄语掌握得最强的!您感觉得到吗?

我爱她,她是第二个我用“爱”字的女人,第一个是我的母亲。然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并不一定都是由血缘而来,它可以是来自于人和人之间无数次的接确、相撞、了解,惟有在这种基础上,感情才是牢固、可靠的。

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老师看过我的信了,这种感觉是从其他俄语老师的眼神和举止传递给我的。一种似遥远又亲近,似虚幻又实在的感觉在其他俄语老师与我的眼神交流时泄漏出来了。

我有强烈的感觉,仿佛其他老师都受我老师之委托,对我特别关照,我又再次成为所有预科班老师上课的焦点。这种滋味虽不错,但是我还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惦念着那位在异国对我最好的人。我憧憬着挨她骂,受她气。以前想避免的不愉快现在竟成为了饥渴的欲望。

人是善变的,我承认。

我是,老师也是。

我在所有老师的眼里呈现出懂礼貌、讲文明、待人谦虚和蔼、表现突出,总之充分展现了一个学习俄语学生的好榜样,赢得了大小不一、程度不等,但都是热情洋溢的赞美。

在大考之前,看到监考老师,她问我其它科目的考试成绩如何,我说:“特优。”

她看着我,用英语说:“你能考到特优?不可能。”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一定是老师向监考官说我的年龄最小,所以当她获知我每科都考获特优,就半信半疑。

我很感动,因为这是我一生以来第一次这样赢得一个外人的关心,而这个人就是一位年龄和我差距四十多岁的异国老妇人,亦是我的恩师。即使被病魔折磨的时刻也依然为我牵肠挂肚,我亏欠您的已经不是言语所能够表达的了!

在会话大考之前,我们参加了一项电脑考试,测验对俄语文法的认识。班上就只有我考获特优,一百题里只错三题。代课老师对我竖了竖大拇指。

过后几天大考,我是第一个上战场的,因为没人想先上,而代课老师也恰好给了我自信的一笑,只好做当头炮了。监考官没为难我,五分钟便完成考试。

我在课室外的走廊,等待还在面临会话考试的朋友。就在此刻,一位我鲜少接触的俄语老师悄悄对我说:“等下来找我,记得一定要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她显得神神秘秘地,想必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便点点头,答应了,并决定待会儿与她单独会面。

全部同学走出考场了,代课老师公布成绩,我得到了特优,心里很高兴。这时,那位之前对我窃窃私语的老师走进课室,叫我们打电话给老师,并给了我们电话号码。一位同学拨了号码,全班人屏着呼吸专心听着。电话接通了,老师接听电话,全部人围在电话旁用俄语大声说:“你好!”

当我听到老师的声音时,整颗心都冷却下来,那是一把好憔悴,好沧桑的声音,我以前那位说话有劲、词锋尖锐的老师已不复存在!她每说一句话,我的心就有如被刀插一次般,痛得不可言语,我静静地坐另一张桌子的一角。

此时,我的心在淌血。她以沙哑又带着发抖的语调说着她须要定期到医院抽血接受治疗等等,她的每一句话有很大的感染力,教室里寂静无声,女同学们也被震撼得差点哭了出来。我想哭,但却哭不出,不知道为什么,头脑里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被抛上九霄。

在电话里依依不舍地向老师道别后,我便去向每位曾教过我们俄语的代课老师道谢。这时,我被一位老师支开,到另一间课室去。里头有四位老师,包括监考官。其中一位老师递了一本熟悉的书给我,说是Valentina老师送的,她说我年纪这么轻,俄语这么好,是位好学生,所以要送给我。

我该说什么?我能说什么?

我双手接过了那本有点陈旧的书,那是老师每次上课时依靠它来讲解的“圣经”,是老师这一生中最贴近的、最珍惜的东西,老师竟舍得把它赠予我!

除了谢谢,还是谢谢,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接着那位老师又说,只叫我一个人来是因为怕被其他同学看到,不然他们是会妒嫉的。

我点点头,沉重地走进课室,把这本最宝贵的书放进书包,并许下承诺:我一定会把书里头的一切完全背熟、了解,到时候再亲手交还给您,老师!我不知道我上辈子种了什么因,现在竟有人一心一意毫无保留地为我付出,已经把我视为她生命的一部份了……

老师,我发誓,我会变得更出色的,当下次还你这本书的时候!

我保证!
* * * * * * * * * * *
缘可遇不可求,一旦相遇,就要付出一生的温柔。这句话很对。与老师相知相识到离别都是一种缘,只是不知邂逅在何时?

我一出世,父母给我取名骏汉,我这一匹骏马,难道冥冥中早已有安排,注定要让我遇上您这位伯乐?

百花园中花似锦,花红要靠育花人,而您就是这么一位默默耕耘的育花人。是您让我攀登知识高峰,让我学会努力,洞悉人世间做人处事的道理。

您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字字句句,犹如一股温泉,注入我的心田,即使在这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也让我感到丝丝暖意。

老师,我想告诉您,在这斗转星移的世界里,我对您的感激不曾忘,我对您的崇敬不曾灭,我对您的教诲更是永不灭!虽然已经久久未能相遇,但是我依然深信,相见日子就在不远处。

每一天,我都在街上寻寻觅觅,希望能靠运气碰着您,以达成那朝思暮想的梦,和您谈谈学校生活,侃侃生活近况。

我常常一个人想心事,仰望苍穹,心志飞向九霄,脉脉不语,我心想:心事,您知。

老师,我爱您。

冬天,零下八度,思念结成冰。
太喜欢这样的单纯文字,虽然还欠缺一点味道,但是一片真诚,读了能感同身受,如临其境。好喜欢!希望作者无论遇到什么,都能春风化雨,继续勇猛精进!
曾经迷失,所以觉
现在觉,因此作文
回复

回到 “崭露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