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敬业”

IPG Kampus Raja Melewar

版主: 海盗

回复
头像
思恩
帖子: 86
注册时间: 26-06-07 周二 2:24 pm

每当我的期望落空时,我免不了地感到失望,之后徒生了挫败感,若遭遇严重的打击甚至会陷入绝望。因此,我非常怨恨这些不切实际的期望。我时常期望人们不会你虞我诈、相互利用、势利冷漠、纠缠不清;或者期望自己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如果,要是我的期望超出现实之外,就会有美梦变成恶梦。

首先感谢主,让他出现在我的眼前。由于,我对这报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此找了一些关于这则新闻的历史背景。28/9的南洋商报有这么的一句话:“…一名受伤倒地的示威者仍不忘把这镜头摄下” ;29/9的南洋商报证实了那一位受伤倒地的示威者就是他 — 长井健司先生,也许,你对他感到陌生。但是,如果你有打开报章,不难找到他的新闻。长井健司先生是一位来自日本的APF通讯社摄影记者。终年52岁,尚有一位75岁母亲及82岁父亲的单身汉。在缅甸的“袈裟革命”事件中丧失了自己的生命。临死前的一刻,他还不忘举起手上的摄影机来拍摄那些残暴的缅甸军人。他这举动让我想起另一则的新闻,一位热爱拍摄火山景色的摄影师,为了拍摄最真实的一幕,竟然在火山爆发的那一刻躺在火山的山腰,拿起相机来拍摄,显现出一种视死如归的敬业精神,这是多么地让人敬重的。

如果,你曾看过电视台播出的片段,你脑海里只有一个印象,一个震慑人心的画面。因为,长井先生并不是死在军人乱抢下,而是,被一名戴头盔的军人把他推倒,这时候的他竟然不是爬起来逃生,而是拿起他手中的摄影机,坚持拍摄军警镇压示威者最真实的一面。然后,听见一声巨响,画面中出现一名握着枪的军人,走到长井先生的前面,以步枪指向长井先生的右边身体。然后,那名军人再去追逐其他的示威者。就是这样,长井先生不幸殉职了。18/10的南洋商报用了这么的一句来做标题:“他用生命控诉缅甸¬——日本记者死亡的回响”。




其实,长井先生的离世,给我的启示并不是他用生命去控诉缅甸军人。而是他的敬业精神,真的是非笔墨能形容的。我即将要投身于杏坛,成为一位教师。我打从心底问起:“到底我准备好了吗?”“我能够成为一位敬业乐业的教师吗?”其实,长井先生的母亲常对他说:“别去那些危险的地方!” 而长井先生的回答:“总得有人前往别人不愿去的地方。”就是这长井先生的这一番话,他提醒了我当初要成为教师的目的。我本身是一个坏学生,就是恶霸学生的那一种,一直遇到我的恩师——钟老师,他以一颗真诚的心来感化我。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位教师,以诚心教导一些别人不愿意教导的学生。因此,当我读到有关长井先生的报道时,心中掀起回忆的波浪,有着无比的感触。

蓦然回首,我竟然迷失了当初选这行业的目的。一个环境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但是我决不能向恶劣的环境低头,我必须坚持自己始终如一的原则。当然,我不能够去改变别人的想法,又或者要求别人完全地接受我的想法。所以,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抱着“All Out”的精神,全力以赴地付出一切。

最后,我认为一位老师必须无时无刻都好像长井先生那样——总得有人前往别人不愿去的地方。对老师们而言,我就换一个:总得有老师要教导别人不愿意教的学生。

竹割粮 共勉之
回复

回到 “慕莉华师范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