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宏祥先生时评

网罗天下好文章,与您分享名家笔下的风采。

版主: kuanghong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m ... /23/507349

依斯迈的一年:运气、性格与509
《东方日报》2022年08月23日


依斯迈沙比里任相纯属意外,恐怕连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现年62岁的依斯迈在同辈政治人物中表现并不出众,不曾为国家勾勒前瞻、宏大的愿景,2015年就任部长时还发表“抵制华商”争议言论。他仓促上台,索性将在野党领袖安华重复多年的“我们都是一家人”缩简成“大马一家”,然后占为己有,也不理此口号与自己晚近几年的言行,是否予人强烈的违和感。

说实在的,依斯迈能够撑过这365天,靠运气更甚于能力。他原是慕尤丁内阁的资深部长,在抗疫过程中角色吃重。2021年6月后本地疫情飙升,慕尤丁倍感压力,巫统“法庭帮”趁人之危,成功在8月把慕尤丁逼下台。依斯迈不仅没为一塌糊涂的行动管制令负责,反而逆著绩效逻辑,水往高流。

同年9月,疫苗接种计划开始见效,疫情得以缓和,经济领域逐步解封——能力不在慕尤丁之上的依斯迈幸运地挣得更多喘息空间,足让他从容应对挑战,解决难题。

吸取慕尤丁倒台教训后,依斯迈甫上台就放低姿态,与希盟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让自己在未来一年,与在野党的对立降温。依斯迈既没有理想、愿景,也非专业的技术官僚,遇到盟党同僚发难就使拖字诀,但不至于让国家行政瘫痪。于是马照跑舞照跳,通货膨胀引发民怨沸腾,内阁就介入管制鸡肉食油价格;天灾人祸留下疮痍满目,政府就投入赈灾、拨款援助——尽管反应缓慢,惟没有对政府寄以厚望的民众,不再像从前那样追究到底。

至于这个过渡政府能否拿出一套长远规划,防范下一波物价高涨、洪水来袭,恐怕是“强人所难”的要求了。

这一年下来,依斯迈让人印象最为深刻、正面的政绩,不外乎通过反跳槽修宪案、18岁投票与选民自动登记等——这些皆非依斯迈或巫统主张的改革议程。原本只是为了换取希盟支持而必须兑现的协议,却吊诡地成了自己“最亮眼的政绩”。

若依斯迈放手让掌管国会与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祖乃迪在自己任内完成政治献金法案制定,其成就必然超越掌权17个月的慕尤丁,留下重要的政治遗产。

除了运气,以及愿意摆低姿态的性格,依斯迈政绩,还要放置到509后的政治脉络,才能更全面解读。虽说“变天”后的戏码没依照理想的剧本演下去,且在22个月后脱稿演出,惟第14届大选后的政权轮替,还是成功打破(巫统)一党独大、(首相)只手遮天的局面。

政治版图碎片化固然造成混局,但政党实力不再悬殊的形势,也让彼此学习自我调适,比从前更愿意打造一个公正、平等的竞争场域。过去一年,朝野暂时放下以龌龊手段发动的人身攻击,继而转为在双方具备共识的议题上相互配合,局部落实改革,乃正向发展之一。

另外,过去选民将焦点锁定首相候选人,认定唯有推举“好”领袖掌舵,国家才会变好——于是耗费心思,为“首相候选人”的人格特质、言行记录争论不休。依斯迈案例告诉我们,只要制度相对健全,能够有效监督与制衡,加上赢者败者都可能风水轮流转的政治环境——一个平庸的政治人物,还是能够有所作为,不至于无底线崩坏使诈。

当然,这不意味著我们放弃对政治人物有所要求。只是,是人就可能学会变脸——与其一心一意期待好人干好事,不如一砖一瓦建立起制度,让坏人干不了坏事。平庸的依斯迈让前首相纳吉面对司法裁决、让濒海战舰案摊在阳光下,某个程度上乃509改朝换代后启动的改革所促成的局面。

第15届全国大选来临之际,我们或许也应该认真思考:如果马来西亚未经“509变天”洗礼,现在真的会更好吗?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8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 ... /26/508054

509列车的加影站
《东方日报》26/08/2022


从2018年5月9日到2022年8月23日——我们用了四年三个月又14天,将纳吉从布城首相官邸,挟到加影监狱。此路蜿蜒曲折,群众心情宛如过山车——从警察搜出巨额现款、金饰珠宝,再进入冗长的审讯——原本已狼狈不堪的纳吉,竟将自己包装成网红,以“Malu apa, Bossku?”口号从谷底反弹,甚至在“喜来登夺权”后有望翻身,让人傻眼。

可以想像,当初为“改朝换代”投下一票的选民,如何从黑暗隧道中初见曙光,冲上云霄后突然减速平行,再直坠而下的心情。列车如今来到加影监狱这一站,纳吉终于下车。然而,我们心里很清楚,马来西亚要走的路更长更远。

无他,纳吉入狱,不意味著司法从此独立,公正不阿。需知,公信力的摧毁,只需一朝一夕;而重建,却是长年累月的事业。一只燕子无法捎来春天,惟纳吉SRC案子确是标杆性判决。我们因此寄望,朝野领袖案子在未来能够获得专业与公平的审理,让司法成为寻找真相的管道、伸张正义的支柱,而非包庇同僚、打压政敌的工具。

而我们也知道,纳吉入狱,距离“确立廉正价值”还很遥远。2018年希盟由第四任首相马哈迪领军向盗贼宣战,因此引惹“清算纳吉,那追究马哈迪吗?”的争议。这确是509前的两难,谁都没有完美方案。在那样的困局里,凡事总需要一个开端,否则无从阻止上亿丑闻在未来加额上演。

509后的演变,本就不尽如人意;22个月后的“喜来登夺权”,更是脱稿演出。眼看国家总是原地踏步,有时候还踉跄倒退,民众开始怀疑,甚至否定当初上街抗议、返乡投票的一切努力。只是,509的一张选票不可能掀起天翻地覆的改变,它只能为当时候的困局撬开一个缺口,替未来创造更多可能。或者更保守一点,替未来的可能,垫下一砖或一瓦。

至少历经509后,在即将来临的第15届全国大选前,我们不必再讨论——变天的话,原任政府会否和平交出政权的问题。马来西亚在过去四年换了三任政府,不管是票箱里的人民力量,或是议会中的政党重组使然,纵使对结局再不满,我们都只能坦然接受。从心理层面,选民开始适应“政权轮替”的新常态,再也没有513暴乱、囤粮囤货的恐慌。

而政治领袖也正在学习自我调整,接受这个新局面。人民公正党创党23年而屹立不倒,打破多元族群政党是死路的宿命,让年轻从政者无惧成立MUDA;慕尤丁等人从巫统出走亦能夺过首相权位,如今在全盘出局之前都保有希望,只会鼓舞更多巫统领袖在未来挑战巫统主席。即便是巫统本身,尽管在党内掌握最高权力,一旦卷入贪污丑闻,还是得在党内各派博弈中吃尽苦头,而不再像昔日那般只手遮天,意气风发地逍遥法外。

于是我们来到这里,尽管509后的事态发展,脱离了当初“改朝换代”剧本理想的设定。像极了人生,你规划好一切,却往往事与愿违。你唯有在问题出现后,力挽狂澜,想办法补救。政客待价而沽,一变脸就跳,于是我们以反跳槽法规范之。此方案完美吗?绝不,但它把门槛拉高,投机分子要跳就预算自己可能面对的风险。未来可以更好吗?也许,当条件允许时,我们在反跳槽法的基础上再加改善,让政治更稳定发展。

而未来,马来西亚没有变坏的可能了吗?不尽然。选举只是民主制度的一环,极其重要,却不是全部。设定好游戏规则后,政党之间的竞争还是可能往负面的方向前进。例如,右翼势力的崛起,让各政党以更排他、民粹的论述争取支持。可以这么说,国家即便有了最好的制度,还是可以因为社会群体互动的种种因素,往坏的方向前进。

也因为这样,我们要做的还很多。生活中偶尔给我们来得太突然的惊喜,更常的是连绵的烦恼与棘手的挑战。纳吉下车后,一个马来西亚还要背负其贪污丑闻留下的债务继续前行。马币没有变强,鸡饭还会涨价。然而,即便哪个作者把马来西亚的丑闻故事结集成书,卖个洛阳纸贵,自己的问题终究还是要自己解决。

日子可能一样,也无风雨也无晴。下班、载女儿,但是女儿不再追问何以首相贪污却能屹立不倒,继续引领风骚。你甚至可以告诉她,从今以后,不管你在什么岗位上,只要因为动了贪念而走错一步,就只能在加影站下车。而万一她成功当了首相,可能马币还是没有变强,鸡饭还是继续涨价;只是,只要她记住你这句话,就值得让人普天同庆了。
回复

回到 “生花妙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