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设限,看谁最疯癫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学玩股票

行管令期间,倘若你唯一的车子,其引擎冒烟坏掉了,需要几千令吉维修,你会不会跳脚?我正是如是无奈的车主。

我为此烦恼了好几天,最终决定直接用现钱买一辆新车——丰田雅力士(Toyota Yaris)。至于旧车,则卖给修车店老板。看到“小雅”在阳光底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我除了眼睛被刺到睁不开之外,其实内心也被刺到很痛很痛;毕竟,七万多令吉的储蓄就这样用掉了。

我是一个储蓄越多,内心就越踏实的人。为了弥补心灵上的空虚,我决定开始玩股票。近期,我上网开了一个股票买卖户口,也买了一点股票放着。未来,我会投入更多资金进去。疫情导致很多好的股票大幅贬值,此时此刻若不将之买入,更待何时?老实说一句:股票真的很好玩。数字游戏难不倒我这个想当年的学霸。倘若我失败了,也没什么,就当作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呗,至少我有勇气尝试,好过坐以待毙,不是么?做人要突破自己,人生方精彩。最为关键的是:我是用闲钱玩股票,不是整副身家投进去。

话说回来,我还真喜欢小雅。每次泊好小雅,一个转身后,我总会回头望它几眼,方肯真的离去。如是回头,说明我买对车子了。没储蓄就买不到小雅,而玩股票能增加我未来的储蓄,何乐而不为?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穿心莲

早前,预防与治疗冠病方面,我发现到抗寄生虫药——伊维菌素(Ivermectin)很有可能会是终结当前疫情的关键。现在,据泰国官方的报道,我又发现到更便宜且更容易找到的药物,那就是穿心莲,俗称蛇草。

据说,大马药房目前买不到给人类用的伊维菌素(给动物用的就有),还真遗憾;幸好,在路边杂草堆里就能发现到穿心莲。我深信大道至简,所以总是对又便宜又容易找到的药物深感兴趣。可是,官方似乎对“价廉物美”这四个字无啥兴趣。难道穷人穷国就注定要被疫情打倒么?上天不可能只眷顾富人富国的,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话说穿心莲甚苦,其苦能穿透一个人的心,故如是命名也。所谓良药苦口;个人认为,苦的东西,多吃无妨。太甜、太辣、太酸都对身体不好,但太苦却似乎尚可,不是么?我就从未听过有人劝说不要吃那么多苦瓜的。这不难理解,因为平时我们吃东西,一般而言确实很少吃到苦味的。一句话:特意多吃一点苦想必是没问题的。

是药三分毒。我不鼓励人们擅自服药,但疫苗也是药,也有毒,可大多数人却自愿争做白老鼠,更尝试说服旁人也打疫苗,甚至出现了杯葛不打疫苗者的倾向,何解?我们都知道,一个人若打疫苗后就暴毙或产生极大不良副作用,旁人是不需为此而负上任何责任的;可是,对方之所以选择打疫苗,若是因为上头压迫或朋友说服的话,情况就不同了,就要有人负上一定的责任,不是么?连药厂和医生都不敢在人们面前打包票,一般老百姓却比他们还要更懂医学,还真耐人寻味。只能说:做人不能因为迷信科学而丢弃优良传统。

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要是你一筹莫展,穿心莲值得一试,至少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运动员道歉

近期,在延后一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上,一些大马运动员遭受淘汰或表现不好,事后他们就向国民道歉。老实说,如是道歉我个人是不接受的,因为他们根本都没有做错!

凡是运动员和教练都知道,体育比赛是十分残酷的。冠军只有一个,大家都想名留青史,没人会满足于亚军的。试问,你不仅要超越自己,还要战胜他人,谈何容易?一句话:比赛有输赢是正常的,而输的一方不能说有错。

曾经,有一名前国手对我这么说过:在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里,有很多健儿的身材跟我是一样的。换言之,单凭身材而言,我已经算是一流的运动员了。只是,我天分不足,悟性不高,无法代表国家征战奥运,因而不得不满足于当个卑微的乡村教练。无论是运动员身份还是教练身份,我都非常明白运动员在想什么,更敢断言任何一名运动员都是可敬可佩的,只要不走旁门左道。

话说回来,相关运动员的道歉,我是深表同情的。我很明白他们内心的难受与执著。其实,从事体育训练,最大的收获,是健康的身体,而非虚名。只要努力过,何尝不是有意义的人生呢?何况,人生还有许多其他值得追求的美好事物,不是么? 不说或许不知,来自英国的好莱坞硬汉——杰森·斯坦森,他曾是国家跳水队的一员呢。如是成功转型,告诉了我们一件事:人生第二春并非遥不可及之梦想!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告别忧郁星期一

周一对很多上班族来说,是一星期七天之内最为忧郁的一天,因为周六和周日连续两天休息后,接下来的周一又要继续开工了。不过,自从我开始上网玩股票之后,我反而非常期待周一的到来,因为周一至周五,股市方开放给大家进行交易。

想变成有钱人,或是想达到财务自由,玩股票不失为一大捷径。你看,世界富豪榜排名居前的,谁没有大量股票在手?可以这么说:欲家财万贯,非玩股票不可。换言之,你穷,是因为你不玩股票。须知,在这个通货日益膨胀的时代,把钱存在家里或银行是不够明智的。钱要拿来滚,方能生生不息,而玩股票能滚出你难以想象的巨大回报。

我知道肯定有人会说玩股票很危险,搞不好会玩到倾家荡产。其实,是你不会玩,不是玩股票不好,不是么?网络是新时代的产物,股票亦然也;你不与时并进,抗拒网络也不玩股票,最终难免会被淘汰。人嘛,多多少少总会有闲钱的,就把这笔闲钱投进股市滚一滚,又不是叫你把整副身家投进去,怕啥?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是也。

现在的我,每一天都有意义,不再“忧郁星期一”了,你呢?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学人炒股

话说一日,我上网查了一下股票排行榜,发现到某支股票竟然暴涨至涨幅上限,达到了所谓的涨停板。这意味着隔天一开市,该股甚有可能会继续往上冲。如是良机可遇不可求,我岂能错过?

第二天一早,我在股市开市前,下了一个买入该股的订单,一个买价高于昨日收盘价的订单。怎知一开市,该股的开盘价竟然高过我给出的买价。我急了,连忙改换成更高的买价,总算买到手了。一买到手后,我赶紧以比买价更高的价位尝试卖出,打算赚个价差,可惜卖不出,而当日闭市时,收盘价还低过我的买价。换言之,我被套牢了。身为一名玩股票新手,这可是极大的阴影啊!倘若未来我被逼以亏本价卖掉该股,我的股市之旅就会染上一大污点。幸好,几天过后,该股突然间又狂飙了,我才有机会脱手,并从中赚了一笔小钱。一句话:我的运气超好!

如是有惊无险过后,我发誓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我相信下一次,我一定能成功做到“单日低买高卖”!投机炒股是一门学问,很不简单,学校没有教,就得自学。资金足、判断准、反应快,才能大杀四方。无可否认,玩股票风险高,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其实,结婚风险更高,不是么?可是大把人选择了婚姻这条路,结果?有的幸福,有的反之。这跟玩股票是一样的;有人欢喜有人愁,不是冤家不聚头。

老实说,看到股价在短时间内迅速上下浮动不已,内心很是激动!不是说公司赚大钱,其股价就一定会高涨。人气的有无往往才是最大的关键。我只是散户一个,不懂庄家看中哪一支股票,更不知他们何时进场。我唯有不断地累积经验,以及增进股票方面的知识,方能赚个盆满钵满,进而从吹水大师蜕变成新一代股神。
上次由 金顺 在 09-08-21 周一 3:35 pm,总共编辑 2 次。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奥运金牌

大马自建国以来,尚未拿到任何一枚奥运金牌,还真纳闷,因为我国从不缺乏世界级别的运动员。这得怪为何马来西亚当初要踢走新加坡,因为来自新加坡的约瑟林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击败了其小时就开始欣赏的偶像——史上拿到最多奥运金牌的美国传奇人物菲尔普斯,从而勇夺男子100米蝶泳冠军,更刷新了该项目的奥运纪录,为新加坡带回了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

虽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没有任何一名运动员是不渴望胜利的,包括其粉丝。前文提到的约瑟林,在即将闭幕的2021年东京奥运会中,由于卫冕失败(第五场预赛垫底,总排名不入十六强,无缘晋级半决赛),因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很难接受之,更遭到一些新加坡网民无情的抨击。个人觉得,单凭里约那一枚蝶泳金牌,约瑟林就已经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了,根本不再需要拿任何奖牌作任何证明。至于酸民,有本事说别人,自己却连参赛资格都没有,还真懒得理会这些废材。无论是运动员还是粉丝,不妨“得失心少一点,平常心多一点”,相信人生会不一样的,难得自在是也。

话说回来,奥运金牌其实并不难拿。倘若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想为国争光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参加赛艇这个冷门项目的,这叫蓝海策略。赛艇项目有很多个分类,我会报名参加“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八人划桨,一人掌舵,一共九人,得奖时个个都可拿到一枚奖牌)。没错,是女子组,而非男子组。我比较喜欢跟异性相处,而舵手性别是男女不拘的(以前的赛艇,舵手不能跨性别参赛,后来可以了,不懂为何如是)。首先,我会物色八个力气大的女学生,然后叫她们天天刻苦训练,而我自己就坐在一旁用手机玩股票。比赛的时候,她们八人拼命划桨,我就坐在艇首或艇尾,盯着手机屏幕上的股市指数,高喊上呀冲呀,就这样为大马带回了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

想我教书二十年,被逼练就了一身见风使舵的好本领,若不参赛当个舵手还真浪费。在此,预先致敬与歌颂未来的自己:全程不流一滴汗,只是嘴巴喊到酸;奥运金牌献大马,不是猛龙不过江。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体育界真相

“我并没有赢得一块银牌,我只是失去了一块金牌。对我来说,这就是失败。没有人是为了赢取银牌或者铜牌而苦练的。”——来自英国的24岁拳击手惠特克,在东京奥运会拳击男子轻量级决赛中输给了对手后,如是回答记者的询问。

话说在领奖台上,轮到惠特克领取奖牌时,他并没把所获银牌挂在脖子上,而是直接将之塞进裤袋里。随后循例来张合照时,惠特克才勉为其难地从裤袋里掏出银牌,并只是用手将之拿着与其他得奖者合影。很多人都说惠特克没有体育精神,我倒觉得他好样的,因为他的孩子气举动揭示了当今体育界的真相。

从事运动最大的目的,本就应该是为了健康,但很多运动员却为了追逐名利而迷失了自己;或是服用禁药、或是尝试作弊、或是过度训练、或是负伤上阵等,结果往往得不偿失。我不是不赞成运动员以冲金为主,何况我自己本身也曾非金不可;只是,人生除了往外追求荣誉、财富、事业之外,也应该往内追求心灵上的平静,以及找到古老的灵魂。内外皆平衡发展,才是人生最好的方向,不是么?读过三国演义的人,即知人生不该以成败论英雄;上过灵修课程的人,即知人生应该要努力提升灵魂的维度。金牌嘛,如钱财般只是身外物耳,大可不必为之而陷入执迷不悟的境地。心随物转,只不过是凡夫一个,无啥了不起。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的我,人生方向很简单了。外在方面,我只专注于追求买卖股票的盈利;内在方面,我只允许一个人影响我的思绪而已,那就是远方的爱人。做人越简单就越自在,越自在就越接近宇宙真理。

回到惠特克;事后,惠特克道歉了,还一边戴上银牌,一边对着镜头笑谈。所谓“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惠特克任性归任性,但他毫不做作的真性情,远胜时下很多带面具者。在此,希望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上,惠特克能圆梦。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勇士35

近期,已完成面试的第一批65名师范华小组学员,据说其中35人因拒绝接种新冠疫苗而无法获得教育服务委员会的聘任。如是数据很是引起我的兴趣:竟有超过一半的师范毕业生毅然不为五斗米折腰?不禁想说这么一句:好样的!

疫苗接种是免费的;接种了两剂疫苗后,又可以顺利地当上老师,又可以堂食,又可以全国走透透,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这35名师范毕业生选择不打疫苗?或许,他们最终会妥协而打疫苗,但至少他们曾经忠于过自己。忠于自己是很重要的,因为随波逐流的人,即便当上了老师,也不会做出什么好的成绩出来的。

老实说,我真的很佩服,甚至是敬仰这35名师范毕业生。其他人有没有主见我不清楚,但这35人必然是很有主见的人。教育界真的非常需要有主见的老师。这35人往后若真的无法为人师表,可谓教育界的极大损失!做人切莫搞到自己得不偿失。最终,究竟是打疫苗者得不偿失,还是不打疫苗者得不偿失,时间将会证明一切。

对于疫情,我始终是乐观的。不久的将来,疫情将会自动结束,届时打不打疫苗不再是一个社会课题了。诸位,再多忍一忍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后记:在下久未提笔,今天为了赞扬35勇士而狂剑出鞘。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风险报酬比

为何有的人坚持不打疫苗?倘若你明白何谓股市的风险报酬比,相信你就会明白不打疫苗者在顾虑些什么了。

一般上,买不买进某一支股票,考虑的是其风险报酬比。跌幅就是风险,涨幅就是报酬。一支股票,倘若风险大,报酬低,高手是不屑一顾的。至于风险大而报酬高的,尚可考虑玩一玩。当然,风险小而报酬高的,股民最是喜欢,甚至会把整副身家投进去,以求个暴赚。打不打疫苗亦然;正是因为有的人认为打疫苗风险大而报酬低,所以选择不打。如是考量,我们应该给予尊重,不是么?

事实上,打疫苗的风险大不大,至今仍未有个定论,因为没人能肯定打疫苗会不会导致永久性的副作用或后遗症。目前所能确定的,是打了疫苗之后,就可以堂食及全国走透透了。如是报酬很吸引人,所以绝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打疫苗。最为关键的是:不打疫苗,甚有可能会被老板炒鱿鱼。失去了工作,等于失去了健康和生命,因为没钱吃饭就会饿死。因此,我怀疑坚持不打疫苗者,除了那些身子不好而被医生证明不合适打疫苗的之外,剩下的统统都是有钱人!

有钱真好,可以有底气,可以跟整个世界对抗。没钱的,就只好接受政府的一切安排,何来资格去探讨打疫苗的风险报酬比?
金顺
帖子: 583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疫苗和股票

拒打疫苗者害人害己?

打了疫苗后,若自以为百毒不侵而到处趴趴走,就会害人害己,不是么?追根究底,不想害人害己,最为关键的,是不要到处趴趴走。既然如是,打疫苗者就不宜指责不打疫苗者害人害己了,不是么?话说回来,打了疫苗后竟然也会确诊,还真耐人寻味。

所谓危机就是转机;不到处趴趴走而关在家里,其实是修炼成仙的最佳时机。整天在家打坐,相信总有一天会打通任督二脉而得道成仙的。目前的我,不到处趴趴走,也不修炼成仙,而是被逼待在套房里——所持有的股票跌而不涨,无法卖出套利,即被股票套牢之意。先别笑我,因为我一旦获利解套,我就发达了!

与其斟酌打不打疫苗,不如考虑玩不玩股票;至少,选择玩股票的话,才能有个机会翻身成为有钱人。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