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设限,看谁最疯癫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爱的迫降

网上有句话是这样的:今年韩剧陪伴许多人度过了孤独的防疫期。

我非常认同上述网言。虽然家人围绕在身旁,但备网课当儿,内心是异常孤独的。即便复课了,人与人之间也得保持一米距离。一米虽短,却是孤独的象征。放眼天下,唯有韩剧是零距离:我们走进了屏幕当中,与剧中人一起笑,也一起哭,暂忘新冠病毒的威胁。非常时期,最得我心的韩剧是《爱的迫降》。不迷恋剧中高颜值,不憧憬剧中瑞士美景,而是感慨剧中每一次相遇都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话说南韩财阀继承女尹世理,因一宗滑翔伞事故而被迫降落在北韩,之后和默默守护她的当地第五中队队长利正赫展开了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南北韩本是一国,却因上一世纪的美苏冷战而南北分治。南韩民主,北韩专制,两国人民是无法走在一起的。可想而知,尹世理和利正赫每一次的碰面,都极有可能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正因如此,两人都很珍惜当下,次次相逢都留下不舍的离人泪。我看一集哭一集,因为我曾有过类似的经验。刻骨铭心之后,方知晓平淡是福。

复课后,我觉得我比平时更多话了。每一次进班都当作最后一次,所以不觉得教书是一种负担。隔天再次看到同样的面孔,也不再忧烦,而是欣然打开话匣子。我迫降于校园里,随时都会被召回天国;我只想对地面上的小小天使多看一眼,以及多聊一句。但愿此生能于人间留下多一个爱的音符。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放过自己

近来,某校上级和下属之间的摩擦,通过网络平台,闹得沸沸扬扬,惊动了教育局,甚至于警方。

不论孰是孰非,上述现象归属网络霸凌。网络霸凌是一种犯罪行为,可大可小。指尖竟然能为一个人带来影响和伤害,还真不可思议。此外,网络霸凌若和校园霸凌结合起来,更加棘手。

打一份工而已,真的需要如是放大问题么?我没有资格发表任何结论,因为我是局外人。我不想只听一面之词就下定论。我不喜欢毫无章法可言的公审。

希望双方都能冷静下来,就为了自己呗。彼此不妨都让自己好过一些。须知,教育只是一份工而已。别人不放过自己无所谓,最重要是自己要懂得放过自己。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得不偿失

我那个时代,《友谊万岁》乃是毕业生必唱首选。后来,就有了《萍聚》《我的未来不是梦》《祝你一路顺风》《祝福》《朋友》。然而,现今学生献唱的毕业歌,我竟然一首都没听过。

时代的脚步太快?还是我的步伐太慢?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和学生之间,存有很大的代沟。此外,我也跟不上教育局的步伐。迄今为止,我仍搞不清二十一世纪教学到底共有几种模式,更不懂最新的学校转型计划(TS25)究竟是什么东东。无论对下还是对上,我都无所适从。

我不是要祈求学生的谅解,也不奢望教育局会体谅我这个旧时代的老师。我只知道:虽然毕业歌多样化了,教学多元化了,可是快乐指数却逐年下跌。行政越来越不快乐,教师越来越不快乐,学生越来越不快乐,大家都一年比一年更不快乐。

选择虽少,却很快乐——我走过的求学生涯;选择虽多,却不快乐——当今教育界的可悲写照。地球需要停止转动——只能这么说。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闺蜜与我

今晚不久前,我母亲观看由全民女神林宣妤和张简宁首次联手搭档主持的女性杂志访谈型节目《我的女神闺蜜》。母亲问我闺蜜是什么意思,我便说闺蜜就是知己。语毕,母亲顿时眼神一亮,开窍了。我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只用知己两个字即能让母亲对闺蜜一语了然于心。

我家词典找不到闺蜜此一条目。上网找,才知闺蜜其实是闺密的现代山寨版(我家词典连闺密一语也没收录)。众所周知,大马杏坛阴盛阳衰,因此我为了适应环境,变得有点娘炮是不得已之事——达尔文进化论如是说。我的闺蜜,有大有小;大的女同事,小的女学生。跟闺蜜开群组讲学校坏话是最开心的事——此乃闺蜜之大用也。记得有一次,我和两个小闺蜜在学校做事。正经事做完了,就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你最喜欢哪一个老师、哪一个老师最美、最凶的老师是谁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没有限制,不用避忌。最开心是获知大家都讨厌同一个对象;那种共鸣,非笔墨所能形容。

我曾分别跟大小闺蜜去吹海风。跟大闺蜜在一起,就忙着购物、拍照、吃好料;跟小闺蜜在一起,我的脚就被深埋沙中,以及一起踢水。我曾跟大闺蜜去新加坡玩。她们西北厉害,心中有一幅地铁路线图,带着我这个路痴环岛游。此外,我曾跟小闺蜜上过金马仑高原,以及到马六甲一游呢。跟小闺蜜一起跳舞、打球、游泳、吃饭、溜冰、唱K、逛街、看电影那段日子,至今仍难以忘怀。

无论是大闺蜜还是小闺蜜,都是我教学生涯的情感收获。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变回很man的那个我。我想,等我退休呗,目前还不行。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功课批改日期

我毕业出来,批改功课的时候,不注明批改日期的。心想:反正我都不计较假期到校教球,那我何必注明几时批改功课呢?就是嘛,都已经把此生献给教育界,天天都是老师的身份了,何必多此一举?

后来,有官员到校,看了学生功课,好心劝我一句做人要自保。心想:这根本是形式主义的要求嘛。上个星期的功课,要是我这个星期才批改,大可注明上个星期的日期,不是么?自欺欺人的东西,做来干嘛?话是这么说,然而,我自此开始注明批改日期了。跟官员讲的不是道理、逻辑,而是自我的放弃。

不过,近期复课后,我打回原形,回到之前不注明批改日期的本我了。关在家里四个月,我的时间观念被打乱了。当下是几月几日星期几,很多时候我真的搞不清。我也懒得看日历,所以干脆不注明批改日期了。

非常时期,我失去了时间观念;我即时间,时间即我;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光;泯灭了分别意识,达到了忘我境界;天人合一,此之谓也。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换汤不换药

统一考试该不该废除,相信在不少人心中一直是一个问号。然而,大马教育局却非常勇敢,于2019年毅然取消小学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的年中和年终考试,并以课堂评估(PBD)取代。表面上看,似乎淡化了应试教育,其实不然,因为所谓的课堂评估本质上与统一考试无啥分别。

试问:本来将学生分成Gred A-E五个等级,后来改为Tahap Penguasaan(TP)1-6六个等级,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不是么?须知,任何一种课堂评估,都可为两种目的服务,一是形成性目的,一是终结性目的。前者不给出等级,后者须给出等级。譬如听写;老师给学生听写,就是为了考察学生对字音和字形的掌握(老师念,考字音;学生写,考字形)。听写若不给等级,就只是一种诊断而已;听写若给出等级,就类似统一考试了,不是么?简单一点来讲:课堂评估只要一给出等级,就跟统一考试无啥分别。

在我眼中,学生拿TP6,等于拿A,是高材生;学生拿TP1,等于拿E,不及格,是后进生。难道,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拿TP1,不会紧张么?难道,我们要跟家长说,TP1并不等于你孩子笨么?谁会相信这种鬼话?我敢断言:拿TP1的孩子,若有统一考试,肯定不及格,反之亦然。无论是Gred还是TP,标签依然,结果始终一样。

没有等级,就没有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想淡化应试教育,首先是要取消任何形式的等级之分,而非取消统一考试。
头像
yewzhiyong
Site Admin
帖子: 56
注册时间: 30-06-15 周二 7:07 pm

使用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搞笑副校长

憨豆先生——好友封此绰号予我。

虽贵为辅助课程副校长,学生却说我不像副校长,因为我爱开玩笑,前几天更在学生面前展现我在非常时期练就的月球漫步。不说不知,去年的儿童节庆典上,我还跟一班小女生呈现娘炮舞蹈《我的菜》,即将结尾时我更故意耍狠几下,引笑全场。人生苦短,每一天醒来都是痛苦的开始,所以我天天都苦中作乐。

尚未升级时,有段时期,我一天要哭三次。开车去学校哭一次,开车回家哭一次,在家哭一次。那时,我遇到人生最大的情感问题。生不如死的感觉,没人会明白。如今的每一天,都是bonus来的,所以我即便天天被学生取笑也无所谓,因为我很清楚我正在做什么。我知道我今生的功课。我知道我的夙愿。我知道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

把欢乐带给孩子,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与其忧郁,不如疯癫。放下身段,解放能量,教育原来可以不一样。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华人何苦为难华人

在我国,众多文凭之中,SPM(大马教育文凭)是最为关键的。如是关键的SPM,华文科号称是最难拿A等的语文科。

举凡考试,公正是至要因素。若不公正,等于欺骗。高级数学可以比普通数学更难考,但华文科不可以比其他语文科更难考,否则有失公正。我教过中学华文母语班(POL)。PT3华文拿A的学生,上了中五后,竟然不报考SPM华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心知肚明,无需赘述。

其实,不止SPM华文科相对更难拿A等;我当年读的远距离学士课程,以华文为媒介语的科目,譬如文学、修辞、写作、语音、教学等,跟其他以马来文为媒介语的科目如体育、电脑等比较起来,都更难拿A等。换言之,要是体育、电脑等科目也以华文为媒介语,我想一定会变成很难拿A等。这说明了一个事实:人为的刁难。

后来,我修读博大中国古典文学硕士课程。硕士课程确实要求非常严格,但每个科目的媒介语仅是华文,因此没不公正现象,再难也得硬撑下去。总之,身为考生或研究生,我们要求的是公正,不是要降低水准。老套一句:华人何苦为难华人?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恋上蚂蚁腰

一天,旧同事给我一个信息。她推荐我看韩剧《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系》。一看剧名,我的心就一沉。这种讲述病态的戏,为人师表者还是少看为妙,因为本身经已教书教到有抑郁倾向了,恐怕看了后,自己真的会患上忧郁症。不过,该信息可是越过千山万水才传到我手上的,我无法坐视不理。为了表示对情谊的重视,我逼自己从第1集看到第16集,追完的结果:患上了腰粗焦虑症。

全剧最大的亮点,是蚂蚁腰!话说饰演剧中女主角高文英的徐睿知,其身高170公分,体重却只有43公斤,非常不科学;而最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的,是她只有22寸的腰围!遥想当年,我是以29寸的腰围进入师训学院的。如今的我,腰围当然二字头不再,尤其是做了行政后,节数少了很多,偶尔上下楼梯而已,在校几乎只对着电脑,好吃懒做,目测现今的腰围是33寸呗(幸好才干两年行政)。

是的,该剧确实很励志,因为它除了让我醒觉到不能再让腰部继续膨胀之外,更让大家领悟到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即便是精神病患者,也需学习自立,而照顾精神病患者的家属,更要活出自己。每个人都多多少少存有缺陷,那又如何?你依然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你,是很棒的你自己。有问题又怎样?那也没关系——想不到韩剧如是有深度,极富人生哲理。

话虽如是,但腰粗不能说没关系。腰围只能是减法,不能再继续加法下去。腰围回归二字头——我又多了一个人生目标。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