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设限,看谁最疯癫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母语真谛

何谓母语?——至今仍争议不断的课题。

华教把华语当作母语,一路以来极力维护母语教育,可歌可泣。然而近年来,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些反对派。各路反对派切入点虽不同,但结论一样:华语并非大马华裔母语。

什么母语是自幼习得的语言啦、母语是最初学习的语言啦、母语是第一语言啦、母语是母亲使用的语言啦、母语有双母语甚至多母语现象啦云云,若以上定义都成立,那英语很有可能才是大马华裔的母语,或者是福建话、客家话,甚至是越南语、印尼语等。老实说,按照如是定义,我觉得韩语才是大马华裔的母语,因为怀孕的母亲整天泡韩剧——胎教万岁!迄今为止,最中肯的定义是这个:母语即民族共同语。方言只能称为母言,不应视为母语;英语、越南语、印尼语等是他族语。不过,随着混血儿越来越多,这个定义迟早也不合用(目前还好)。

我个人对母语的定义是这个:日常思维语言即母语也,意即你脑子里最常使用什么语言去思考,那个就是你的母语。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用钱的美德

智能手机推出至今,我的手机已换了几次,次次都选购不同品牌。手机ROM存储容量方面,基本上是顺序从4GB、8GB、16GB、32GB用至现今的64GB(本来是从4GB直接跳到16GB,但后来获赠8GB的yes手机,就这样降级了一段日子)。所以,有时我换手机不是要跟潮流,因为一直处理内存不足或死机问题真的西北烦。我买来送给他人的手机价钱可以超过一千马币,但自己用的就限制在一千马币之内。这是一种美德,一种新时代人类难以理解的美德。

不说不知,我母亲用的手机是苹果,我妹妹送的。母亲也比我先进——我此生应该与苹果无缘无分。此外,乘坐了好多次我的英雄后,一天,我的闺蜜学生再也忍不住了,露出激动的神情,狠狠发誓她以后长大了,绝对不会开与我一模一样的车!看来,新生一代对国产车无啥好感。

我曾捐给慈善机构几笔都是五位数的款项;曾给爱人足以买下一辆英雄的零用钱;曾一次过送某个宝贝学生总值相等于我一个月薪水的生日礼物。有时新年过节,我心血来潮,买了一两件新衣给自己,内心就会觉得挺怪的,外加有点不自在。我就是这样活到今天。

今天如是写帖,其实是要感激中国,因为我昨天买的华为新手机,不出六百令吉,ROM存储容量竟然可以高达64GB。又便宜性能又好!极有可能,我下一次换手机,也会选回华为。为了华为,碾碎我向来次次都换不同品牌的手机选购原则。华为万岁!我自己也万岁(是时候醒醒了)!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我的硕士论文写作——直播讲座宣传

法情15周年,15台柱,15讲座。

讲座9,Ah Gan(阿甘)颜金顺,一位才华洋溢,日写万言也不倦怠的才子。

阿甘是我转任阿富珊师范学院讲师后的学生。我到阿富珊时,有两批学生在,第三和第五学期。由于他们在学院比我“资深”,我这风格迥异的“新讲师”倒叫他们难适应,所以感情不若后来者。阿甘其时在第三学期。

能文能武的阿甘,只要他愿意,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唱歌、跳舞、打球、吟诗、创作样样行。

那时候的师范学院提供的是文凭课程。阿甘面对这个课程是游刃有余的,所以他把多余的精力放在锻炼上,成了一号肌肉男,叫我们这些男士要找地洞钻,自惭形秽。

阿甘早期在法情是发帖最勤的一位。后来法情罗雀时,他也离开,不过是忙自己的事务。尤其是,他花了几年的时间完成他的硕士课程。我很佩服他的导师,可以驾驭这批不羁的千里马。

929,我们一起聆听阿甘做学问的经验。


以上是老黄为我量身定做的面子书宣传文案。看来,我在老黄心中蛮有分量的,毕竟,文武双全的人不多。谢谢老黄一番赞语。

其实,我为人是很低调的。法情搞直播讲座,老黄没找我也无所谓。我之所以答应,是为了还债,因为没有法情,就没有我现在的这支笔。加入法情之前,我曾在学校的壁报贴上我的文章,但几乎都被校方撤了下来。唯有法情愿意收留我。

老实说,在个人部落格或主页写文章很无聊,因为没什么人看,除非当作练笔或你已经很有名气了。论坛不同,互动性强,有时我以一挡十,就这样练就了一身辩功。我丰富法情,法情栽培我,这就是我和法情之间的关系。

我知道我的讲座题目很无趣。论文二字,相信很多人一看就摇头。不过,我会让整个讲座活起来的。还有,我刚买了华为新手机,相信技术方面应该会加分不少。如果你想在本地大学修读硕博,想学写论文,想了解何谓做学问,或纯粹想多学一些东西以自我增值,不妨点击我的直播讲座,一定不会令你失望,因为我的硕士论文超越了博士等级。

期待929的到来,到时见哦。谢谢大家的支持。

图片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法情首度重生记

上一世纪,关丹有两所师训学院:德伦敦师训学院(MPT)和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训学院(MPTAA)。1997年,我被派到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训学院就读三年的师训课程(DPM)。1998年,德伦敦师训学院关闭,老黄不得不转到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训学院去。因此,老黄不得不敬我三分;毕竟,我比老黄先进入“什么都没有的学院”(MPTAA即Maktab Perguruan Tidak Ada Apa-apa;2002年,学院迁址后,轮到瓜拉立卑“什么都没有”)。

一次,老黄带头举办的生活营不敷大约五百令吉(还真是不善理财的讲师一个)。当时,身为财政的我,提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解决方案:我出一笔钱填补所欠款项(有钱人的潇洒作风)。老黄说不妥,遂提出一个让学员痛苦的解决方案:重新出版停刊的法情,然后寄给德伦敦师训学院的毕业生,以征求资金上的赞助。老黄语毕,没人露出兴奋的神情。身为学员,课业一大堆没做完,试问谁还会有闲情搞刊物?我虽然不赞成老黄的建议,但明白在没有选择之下,总得有人自愿扛起一切,而那个人除了我,没有别人了,因为我正是为了处理危机而诞生的“天降奇兵”。

1999年7月5日,法情于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训学院重生了。身为第一期主编,我写了这么一篇《主编的话》:

“法情”要重生?在这样的学院?

好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大家都想看看再生之“法情”究竟会是怎样的一个面貌。身为主编的我,真的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期待归期待,现实归现实。越高的期望可能会带来越大的失望,何不以平常心看待之?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诚如黄讲师所说般,我们一群编委也不想制造出一大堆所谓的“文字垃圾”。“法情”的再生,并非是要与时下出版的刊物争一日之长,而是具有另一番深远的意义。以法为本,来建立起彼此间的情感,难道不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么?

岁月的脚步从不停息,人生道路上总有数不尽的人事之升沉、感情之悲欢、行踪之离合,就让它们都化为咱们熟悉的方块字,在“法情”留痕,于心间荡漾……

我们是认真的。我们的诚意,您还感受不到吗?大家对人生的追求,或许并不相同,但努力是一致的;努力地把“心”交出去,企求被了解的同时也能了解他人,这样,才会有情于人间,生命才不会像沙漠般,只得一片荒凉与孤寂……

感恩于一切,由衷的感谢讲师的器重、挚友的协助、大家的支持以及其他促使“法情”延续的因缘。

是的,在这样的学院,“法情”要重生!

——转引自《教学心得•AH GAN借题发挥之珍珠与沙子特献篇》


随着法情的重生,有关生活营负债问题当然迎刃而解,但也苦了我们这班时间不够用的学员。近期,法情升级了,我在回归法情之前,于面子书如是写道:

虽不再是法情常客,但知道法情升级后,特前来祝贺。没有法情当年的栽培,肯定不会有现在出口成诗的我。在此,附上藏头诗一首,以作贺词:

外无法万象具
中有情百感积
新规划升级版
机盎然大任披

我被老黄邀回法情后不久,老黄竟然来个高调的法情15周年庆,而我则是十五个主讲人之一。对于老黄,我唯有苦笑。我处理问题的方式和老黄不同,这是我和老黄最大的分歧。老黄背后有一个团队,而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团队。我是这么走过来的(有贵人相助)。不过,老黄要玩什么,我得空就陪他玩一玩。或许,时间才能证明谁对谁错。无论如何,想说的是:在这样的社会,法情需要升级!重生万岁!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9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对对对!当年还有人为法情画漫画刊载。
那一期法情出版后,学长支持的众多,尤其是德伦敦的毕业生。

因为法情的顺利出版,引来章维新主任的关注。
他建议华文学会也出版,于是《翱》跟着诞生了。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老黄说:“对对对!当年还有人为法情画漫画刊载。那一期法情出版后,学长支持的众多,尤其是德伦敦的毕业生。因为法情的顺利出版,引来章维新主任的关注。他建议华文学会也出版,于是《翱》跟着诞生了。”

我就是那个为法情画漫画刊载的人(我自认只是三流画家一个)。每期画一页。时间一到,我就会选一晚独自一人到课室开始画到半夜,毕工后就直接睡在课室里的长凳上,隔天一早就起身回宿舍洗刷一番准备上课。此外,看到法情成功问世,华文学会也不甘示弱,推出了刊物《翱》,说明了我居功至伟,竟然能在文化沙漠上开启绿洲之章。

那个时代,谁有手机,谁有手提电脑,谁有汽车,就会比常人高出好几个头,就都会是师训学院的天之骄子。当时,我这三样东西都没有。我是一个科技白痴。可是,法情却能在我手里重生,更是电脑打字复印版呢,还真令人难以置信。成功其实没有秘诀,就是一个硬字——硬撑下去而已。

这个世界,总要有人带头,然后才会出现助手或跟班,进而集体创下历史,造福后人。领袖不好当,需要过人的魄力。只是,我很纳闷:那么多年过去了,《法情》和《翱》肯定栽培了不少主笔或才男才女,他们现在都到哪儿去了呢?难道在师训学院出版刊物只是贪图热闹而已?

人才难遇,闲空时间更难求。在这个纷扰忙碌的尘世间,别说写文章,就连读一页书而已,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奢望。放眼世间,能自始至终与文字对话的人寥寥无几,可悲可叹。人类整个文明的所有精华,演变发展至今时今日,其实仅存于方块字中耳,因为几千年以来,承载各种古老文明的各种文字当中,唯一幸存下来的,正是汉字。

边读边写中文,人生至高境界是也。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马来西亚教师公会•民族的文字尊严

近日,我校需要呈交一份来届大选工作人员名单。为了凑合有关人数,我不得不坐在电脑面前输入个人资料。我不喜欢政治,却被逼在大选当天执勤,好不无奈!爱国可以,但爱上政治我不行!大马政治很无知,我抗拒无知!就以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文书法课题为例谈开呗。

根据文献记载,马来语本身没有自属的一套文字系统。作为书面语,马来语基本上经历了三大借用阶段(有作调整):梵文→阿拉伯文→拉丁文。所谓的爪夷文,即是以阿拉伯字母为前提而开发出来的一种阿拉伯文变体。从民族语言角度来看,马来语确实有权借用任何一种文字系统。换言之,马来语若要全面用回之前的爪夷文作书面语,是合乎情理的。我们要马来人尊重我们使用汉字的坚持,首先得尊重马来人借用任何一种文字的抉择。只要华小的媒介语依然是华文,其他语文科要如何七十二变,那是他家的事儿,我们管不着。

文字是文明的灵魂。借用他族文字系统其实意味着自己是无根一族。翻阅历史即知,伟大的文明必然会孕育出与其语言相应的文字,譬如古埃及文明就创造了象形文字。当然,汉字这个活化石更是不在话下——中华文明万岁!此外,动物有语言,却没文字,也不懂如何借用人类的文字。概括来说,初级语言,动物界中的语言;中级语言,需要借用他族文字的语言;高级语言,拥有自身文字的语言。按照这样的说法,越南语即是中级语言,而缅甸语则是高级语言。马来语虽然跟越南语一样是以拉丁字母为前提的中级语言,但后者比前者多了一份独特性,因为后者有声调,因而其书写方式并非生搬硬套他人的文字系统,是有所调整的。马来语的书写方式则跟英语的书写方式一模一样,可谓名副其实的英文山寨版,情何以堪!至于缅甸语,虽非国际语言,却毫不卑微,因其拥有自己的一套拼音文字系统,是具有尊严的高级语言,令人肃然起敬,好样的!

是的,东方语言采用西方文字系统,尊严何在?我们若硬要马来语选用罗马字母(拉丁字母)来书写,等于挑战马来民族的尊严,如同暴露我们的无知,跟双重标准无啥分别。须知,马来语若用回爪夷文来书写,最起码可以挽回一丝民族尊严,也会多了一份亲切感,毕竟阿拉伯字母归属东方宝贵的文化遗产。宪法是人为搞出来的,而尊严是超越宪法而存在的一种精神上的至高追求。

综上所述,我赞成爪夷文书法纳入马来文课程纲要之中,因为身为泱泱大国的后裔,我希望马来语也能跟汉语一样拥抱东方民族情怀。我更希望马来人能够发明一套属于自身民族的文字系统,不再寄人篱下。华族要自强不息,马来族也要争气,大家都别让西方夺走东方的民族尊严。

  • 某网友回复我:我跟左边邻居借钱比跟对面的邻居借钱有尊严?这是我的困惑!于政治,你不在乎不关心,它都存在,而且影响着你的生活,要改变吗?也不一定要参政,但一定要提高自己的政治素养!
  • 我回复某网友:跟母亲讨钱, 母亲肯定爽快就会答应;跟老婆讨钱,就。。。。。还不马上跪洗衣板去。。。做人一定要提高自己的类比素养。

近期,我不写文章了。我想悠闲度日,当个废才。然而,被逼当大选工作人员一事干扰了我的悠闲计划,我闷气一现,不吐不快,便写了这一篇文章。怎知,文章一出,就被人逮到一个机会奚落我没有政治素养。

我没政治素养?不想当大选工作人员就等于没政治素养?这是哪门子道理?我堂堂一个副校长,多多少少总会有一定程度的政治素养,不是么?还有,什么时候,政治素养成了人人必备的素养?我认为宗教素养才最重要,因为宗教能让一个人解脱生死或上天堂!政治素养算得了什么!对方什么论据也没有,就只丢论点出来奚落我,这样的回复,我很讨厌。

不妨告诉大家,去年的我,在学校三大机构联席会议上,本想独自为爪夷文书法说说几句好话,但我最终选择了沉默。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就是我道家式的政治素养。做人嘛,就事论事就好,不是么?爪夷文书法纳入课程纲要与否本来就仅是一个教育课题,怎么到后来却演变成政治课题了?这不是无知是啥?

我自认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去年那些有关爪夷文书法课题的文章统统都不如我的这一篇。于是,我给了知己这样的信息:“我是不是比那些政客军师更厉害?郑丁贤可以退位了。”知己回复我:“哈哈。。。。你是我的偶像。”我只是想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不是真的要郑大哥让座与我。我才没那么得空写社论。
头像
董百勤
帖子: 25
注册时间: 29-08-08 周五 12:11 am
来自: 美罗,霹雳
联系:

我没有打战,我天天打猎。——Ah Gan, 2020 .
董百勤,小学老师,中国报教育专栏作者(2016至今)。

个人专页 :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baiqin/

个人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baiqin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谢谢百勤将我直播的金句写出来。其实,我用的字眼是“打仗”,而非“打战”(原意:我没有打仗,我天天打猎)。

未来的我,应该会天天打仗呗,希望如是。
金顺
帖子: 236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我的硕士论文写作》之平生第一次直播心得

图片
图片

平生第一次直播总算落幕,心头大石放下矣。

直播结束后的隔天早上,有个五年级小女生一看到我,就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说她昨晚有观看我的直播,还留言呢!蛤,竟有小学生误闯直播室?我不知该喜还是悲。她说她有听到“古典文学”这四个字,她说她不明白我在直播什么,她说很好笑,问我几时还有直播。再盘问下去,我才知道其实她的同学也有观看我的直播。看来,我还真是吹水大师,老少咸宜,童叟无欺。

把每一次都当作最后一次——我的座右铭。为了把直播做好,我确实很努力,正如主持人豪坤留言般:“AH GAN准备了几个星期,不断练习这些内容的。AH GAN是慢慢把内容带出来。他很用心准备这些内容的。AH GAN不断练习,不断排练。真的很有诚意的。”然而,却有一些网友这么留言:“少废话~进入主题pls....我顶不顺咯~浪费光阴。Bye。”、“听了这么久了,还没进入主题吗?可悲~”、“还以为可以学到东西,原来只是在吹水。”我在教师公会写文章,写到被踢出局,而今第一次直播,就被投诉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情何以堪?为何总会有人要针对我?当然,有挺我的:“男生的楷模。”、“老师,你那么能文能武。放心啦。”、“谦虚的颜老师。”、“主讲人在铺排着讲座内容吧!每位主讲人的风格都不一样,我觉得颜老师挺幽默的啊!太沉闷的话,会打瞌睡的……”、“我的感受是很快乐啊,挺AH GAN。我随后在法情写一篇文章,写写我的看法吧。还是那句,我挺AH GAN。是的,反而我喜欢这种风格的。如果一个小时满满都是说理都是内容,我才难以接受。坤兄,我们的品味都很高。”此外,老黄也补上一个赶不上直播留言列车的遗珠:“刚才看了颜金顺老师的分享。很严肃的题目被他讲得很轻松,蛮喜欢这样的另类,别具一格。不知何故,我找不到留言的地方,就在这里表达一下。”

从答应直播、筹备直播、正式直播,一直到直播结束后的幕后闲聊为止,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我的心路历程。法情15周年系列讲座,我负责主讲第九场。前八场我都有看,甚至回看我想研究的部分直播,为的是要与众不同。我之所以选择一条跟前八场讲座不同的道路,在于我希望能挑战自己。我向来很喜欢观看各种形式的脱口秀,近期又爱上《吐槽大会》,所以这次直播放进了蛮多相关元素。起初,我打算正经八百地直播,后来一想起我在博大呈堂、开题、答辩、分享研究成果的严谨经历,便毅然改成以搞笑为主的直播。在博大收敛了四年,是时候解放自己了。何况,这一次的15场系列讲座,从整体来看,我估计其娱乐性质应该不强,所以我选择另辟蹊径。后来,看了豪坤主讲兼主持的第四场,我更加确定自己的方向是对的:绝不能让豪坤专美。

话说直播当天,我没展示任何PPT文档,没图像也没视频。从头到尾,大家只看到我的大头,以及两样道具:我的硕士毕业论文和最新的《学文》论文期刊。展现这两本实体书的用意,是让大家见识一下毕业论文和论文期刊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的;同时,也至少能让我的直播画面不会显得那么单调。据说,我的直播自始至终保持相当稳定的粉丝数量,不会说起初很多人看,接着就慢慢越来越少。这说明我的直播相当有吸引力。在此,谢谢粉丝们的支持。爱你们哦。

不说不知,我是第一场直播出街后才开始筹备我的课题的(我需要参考他人,毕竟我是直播菜鸟;这也是我不打头阵的原因)。所以,我的筹备时间其实并不多,才三个星期多而已。我的文稿,第三场直播出街后才开始写的,一直写到我直播当天才写好。有的环节写的是完整句子,有的只是几个提示词,一共打印了12页出来。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是很好,叫我背完一个小时的文稿是一种虐待,所以我需要把文稿打印出来,边看边讲,也提醒自己尽量朝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去。整个直播过程,虽然我七情上脸,但内心其实是很感孤单、寂寞的,因为没人给我及时回应,而我也不方便看留言,好像天地间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似的。此外,讲到后面的时候,有点力不从心,因为口腔部位的肌肉开始有点不受控制了,有些字眼难以吐出来。如是直播方式真的挺累的,但整体而言,比想象中好玩,因为法情的直播团队,大家都放得开,都很合作,都愿配合,后台是笑声不断的。

其实,我有想过把题目修一修的,好让它不那么严肃,但既然宣传已经出街了,就作罢,不想为宣传组增添麻烦;更何况,题目和内容存有反差,或许会是一种意外惊喜——对一些人来说却是惊吓!我是免费直播的,所以我不欠任何人一字一句。若有人不满意,我也爱莫能助。不过,作为不够切题的补偿,我自动向网友承诺会在一个星期之内,把我最重要的那篇期刊论文原稿放上法情学堂(经已放上)。

还有,我本来打算传达这个信息:做学问其实并不难。可是,我后来改变主意,因为我怕有人会骂我说被我骗进了象牙塔。毕竟,有人毕业不成,有人差一点就要放弃,有人很痛苦才毕业。何况,做学问是一辈子的事;如果只是打算拿个硕士头衔,毕业后就不再研究任何学问了,那不如不要深造更好,免受无谓的折腾。或许,由于我本身是半工半读的关系,所以我不是很鼓励大家也跟我一样半工半读。此外,我也没有勇气更上一层楼攻读博士。唯有心理建设足够强大,方能半工半读,不然天天愁眉不展也不是办法。

个人观点:论文其实不难写,只要多看别人优秀的论文,自然就会知道论文应该怎么写。做学问难在融会贯通,不是难在写论文。治学心眼一打开,洋洋洒洒几万字不是问题。大量阅读,勤勉思考,善于推敲,重视逻辑,谦虚为怀,不急不躁,这就是做学问。做人不够雅量、很快就会显得不耐烦、包容不得他人、下笔尖酸刻薄等,治学大忌是也。做学问的同时也要学习如何做人,这才是真正在做学问。我在博大,学习如何服从每一位老师是要务之一,不然不用毕业。学界是不允许目空一切的。那是狂慧,不是智慧。我们需要尊重老师,即便老师斥责、训话、不认同我们。要用诚意打动老师,而非其他。要是没有任何一位老师愿意栽培你,即便你是天才,也毕业不了,因为没人愿意看你的论文;没导师、没内审、没外审的,如何开题?又如何答辩?难不成自冠硕士或博士头衔么?

直播原来可以不一样——此乃我想传达给大家知道的隐议程。正经的直播人人皆可,不正经的却需要放下身段豁出去。有现成的材料(曾在博大展示过的PPT文档)不用,反而另外写一堆笑梗、段子出来,我还真是闲人一个。以不正经为主、正经为辅,这就是我的另类直播。谢谢老黄给个机会吹水,谢谢智勇带领的技术团队(学慧、欣玮、升彤、宝芝、滢羽、康维、善生、凯欣),谢谢豪坤的一切,谢谢进汉的客串。最后,附上因技术问题而无法见光的原版直播画面设计(难产般的心痛):

图片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