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随笔记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头像
包子
帖子: 29
注册时间: 10-07-15 周五 11:29 pm

代课有感

毕业将近半年了,在等待面试的当儿,当然也趁机赚点零用。正好有长辈推荐,抱着忐忑的心情,以代课老师的身份重返校园。也因有过到校实习的经验,不安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不久也就习惯了与学生共学的生活。

三个月的代课期限也快要用光了,也想趁机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和思绪。

简单地用“挑战”,来概括代课时光。

学习,并不只是学生的学习,当中也有自己的收获。实习期间,我们需要负责执教的主要是主修科目与副修科目;代课期间,请假的老师上的所有课,我们都需要负责,意味着执教的科目多了,学习的空间,也逐步扩大了。提早适应执教不同的科目,挑战相对提高了:从前触碰的仅是华文与体育,现在有机会尝试科学与数学教学,对我来说是增值经验最佳时机。

常会听到,师范学院所学的,与在学校实践的,是两码子事。但,就我而言,五年的锻炼,打稳了基础,使我不会惧怕执教从未接触过的科目。好比说,不同科目的教学设计自然有差别,可也会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循序渐进”。回到学习最核心的部分,先从最根基的部分搭建支架,从易到难,确保各个层面的学生都有机会尝试“挑战”。脚步要稳,才能走得缓,走在学习路上不至于腿软脚酸。

一年级的科学,看似容易,但和低年级的孩童解释科学,这着实把我给难倒了。我一贯持着“严肃”风格,突然要放缓语气,于我而言比登山还要难。不管是实习还是参与活动,皆少与低年级孩子交流。印象最深刻的,就数“吸水”这一单元。要如何让学生辨别吸水与不吸水的材质?最好下手的,就是通过实验来分辨材质特性。疫情严峻之时,我也不敢让学生分组进行活动,只好挨个儿来回走动,给学生观察我做的实验。低年龄的孩童,精神特别旺盛,你一言我一语,站在前头的老师,渐渐淹没在海水里,所以不时得用游戏的方式,把他们的注意力从外太空拉回来眼前的大海。我最紧张的,就是孩子们能不能在实验后分清楚材质的不同。我并不想只是停留在单向的交流模式,从一问一答中得知孩子们的进度,毕竟大家一起说话时,教师也无法确定是否人人都“看”懂了实验,所以我让孩子们以“站”和“蹲”的方式评估学生是否真的学会了:若吸水的物品,就站着;如是不吸水的物品,则蹲下,以此类推。学生投入得快,这不仅可以锻炼反应能力,也能较有趣地知道他们是否明白老师所说的,在课堂所学的。

每一个步骤,进行得谨慎,也特别小心,无形中成了压力:我担心孩子们的学习,并没有发生。最理想的,当然是让学生自己进行研究,但碍于病毒,我无法让学生亲自上阵。体验的过程,我认为是迈向学习,最重要的一步。

再来,完成了一年级的教学,马上就得回归“严肃”模式,因为是六年级的数学。认识我的,也都知道我脾气异常的臭,中学时期同学不时会过来请教解决习题的方法。通常,自己明白了,要向别人解释清楚习题的步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急性子的我,当然很快地失去耐性,会发飙、发火,慢慢的大家也不大敢前来请教。我深知自己的脾性,这次接手六年级数学(其实不管哪一个年级),都让自己控制住情绪,想想怎么探索出较理想的教学。总的来说,教数学,考验的是我的耐心。有异于一年级,六年级的孩子也比较成熟,容易听懂老师的说明,但也不代表可以松懈。让孩子们做复习时,自己也必须把习题都做过一遍,把步骤和资料整理好了,方便进行师生讨论。讨论的模式,就是教师让学生读过一遍习题,提取重要的信息,让学生说出该用加减还是乘除解决问题,但回答的人不多。这样的模式,也持续许久,给我的启发更是深刻:若用小组讨论的方式是否更理想?一个题目,很可能有不同的答案,让他们自行讨论出解决方案……借助共学的力量,不再是教师站在前面,带领着孩子们一题一题地讨论,既吃力,也无法激发孩子想学的冲动。(不是懒惰,而是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开口说话,就算不出声,也可以在组内观察其他人怎么解决问题,怎么讨论。)

每每上完课,我都感到庆幸,提前感受这些挑战,慢慢积累更多的教学经验,比之前的我更进了一步。

还没正式步入杏坛(只是半只脚),对未来自己的表现有了更多的期待,热情不减,只想做得更好。我,始终想要不断地扎稳脚步,但也明白操之过急,只会得不偿失:允许自己的失误,接受自己的不足,从容看待,踏实反省。
上次由 包子 在 05-11-20 周四 11:15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包子
帖子: 29
注册时间: 10-07-15 周五 11:29 pm

有关包子

大家好,我是一颗包子,目前毕业于此阿富珊师范学院,还在等待面试结果,预计明年(2021年)正式成为教师。至于被分派到什么地方执教,还是个未知数,一切都在等待安排。

这颗包子容易害羞,阅读和写作,是我平常最爱做的事。一切的期许和盼望,全寄情于文字,用文字抒发,用文字交流。

盼在写作当中能够好好整理我思我想,继续探索还未被发掘的自己,给自己更多思考的空间。

谢谢大家。
头像
包子
帖子: 29
注册时间: 10-07-15 周五 11:29 pm

代课有感(二)

中四那年,上英语课时,老师要求我们用表演模式诠释诗歌。当时我自告奋勇,愿意做演员担当。看了几组的示范,心里是认为自己能够胜任的。结果……

我做了5分钟的木头人。只差,后面没有几个追上来的人。

心里很是懊恼,同学们已经算有足够的包容心了,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摇摇头,没有不堪入耳的话。既然决定豁出去,但始终不能敞开心房,在同学们面前好好表演一次。其实,哪怕说话,我也战战兢兢,很是自卑。至于自卑的源头,我想这是因为课堂上,说话的机会并不多,甚至连锻炼都不足够,不管是演讲还是主持,我并不打算上场。

这几年,跑了多场的阅读营,能的话都会写下感想。曾听过一个这样的反馈:你是真的有感而发吗?

没错,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感觉,转化为文字。写出来的话语,第一个读者,肯定是我。这些属于我的记录,偶尔回顾,看回走过的路,才惊觉自己也一样可以强大,终于不是那个站在人群前自动开启“畏畏缩缩”模式的包子妹。

我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

阅读营只有短短四天,接触的孩子,肯定与长期接触的学生们有差别:阅读营里,讲完了故事,就悄悄地离开了;学校里,讲完了故事,还可以进行不同的后续活动,细细品味文字的奥妙,慢慢咀嚼书里的养分。

感谢坚持的那个自己,久了,讲故事,变得拿手了。

像《女巫》《查理巧克力工厂》,这两本故事也不晓得说了几次了,但热情依旧,从不会因为故事已经记得滚瓜烂熟而腻了。因为,听的对象,不一样。

孩子们一听到《女巫》,就会为之疯狂。嘴上说怕,但每一次进班,他们总会要求说完成功课后继续讲那恨不得把孩子们折磨到变成鼠小弟的女巫,接下来会进行什么计划。罗尔德·达尔爷爷,多希望能够把这份喜悦,与您分享。您笔下的“女巫”,让许多小朋友“闻风丧胆”,却也“爱不释手”。

好几次,在课堂后抽出10分钟的时间和孩子们一起走进查理的世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看看另外得到四张金奖券的小孩究竟长什么样子、他们的性格是怎样的、到最后如何被罗尔德·达尔“教训”。谈及查理是第五位得到金奖券的幸运儿时,孩子们纷纷拍手叫好,雀跃万分,而自己心里偷偷地热了起来。原来,查理得到金奖券的那一刻,是感动的。无他,皆因他成长的背景,惹人心疼。家里餐餐包菜汤,要买上正餐都难。渴望、盼望着巧克力的查理,要吃上巧克力谈何容易?我想,孩子们心里盼着查理得到金奖券,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吧。

故事的开了头,意味着“探索”也起了步。有了对故事的好奇,自然会想要继续挖掘下去。偶尔会让孩子们借阅自己带来的故事书或学校的图书,《女巫》《查理巧克力工厂》,较容易不见踪影。偶尔进行持续默读,让孩子们有机会静下心和同学们共同阅读手上借来的书,培养“安静”的习惯。这些,成了我们美好的回忆,共同把种子埋入土里,静等发芽时刻。

要谈课堂教学,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不断反思如何把课上得更好。上完了课,心里会出现一种声音,问自己:如果让你再上一次这堂课,你会如何设计你的教学步骤?这个问题,除了教学上,也可以在说故事时问自己,帮助我厘清自己的所思所想。

说故事,训练的不仅是说话能力,也同时锻炼思维,把故事的逻辑弄个明白:先说什么?后说什么?故事最大的亮点在哪里?什么地方该停顿?等等等等,都是开口说故事前必须考量、顾虑的。最重要的是,这些故事,合不合适讲给孩子们听?《女巫》这本书,我考虑了大约有半个月,不断询问友人到底能不能讲给六年级的孩子们听?

钱伯斯曾在《打造儿童阅读环境》一书提及“慎选合适你的听众的图书,绝对是必要的”。讲故事,确实必须考虑合适度,我若在一年级孩子们面前荐读《洞》,对他们来说肯定有难度,需考虑孩子们的年龄里能够接受的范围,为他们挑选合适的儿童文学作品。

回到《女巫》,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六年级大瓜们听得眼神发亮,投入程度不输一年级小瓜,甚至还会问“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每每听到这个问题,我从不会告诉他们孰真孰假,只回答说:

“我自己,也不知道。”
头像
包子
帖子: 29
注册时间: 10-07-15 周五 11:29 pm

旧玩具,新生命——共读《玩具诊所》(上)

有关解读
我总有一个习惯,看绘本时会匆匆看过,所以会错过了一些美好的风景。明知道绘本应该要细细品尝的,但总是皮痒。这次接下了与孩子们共读《玩具诊所》的任务,带着他们讨论,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越看就越兴奋,隐藏了好多“我不知道的事”。

故事开始,是镇上居民们的生活风景,有的在披萨店喝茶,有的在开着车(玉米车、牛奶盒车!),有的在诊所外排队看诊……至于他们是谁,等着您去翻阅啦!且让目光聚焦在这个镇上的诊所,里面由河马医生为大家看诊。但,某天开始,河马医生眼皮子容易觉得重,睡到很晚才起床,当病人上门请求看诊时,却发现河马医生把所有的病症搞乱了!伤风的兔子,鼻子却被贴上胶布;眼睛红的狐狸,脚上却被裹着纱布……哎呀!河马医生到底怎么了?

没多久,诊所外贴着公告,把大家吓到了!河马医生要退休了……他年纪大了,精神愈来愈差,最终决定退下来,还请大家不要再叫他河马医生了。居民们对于他的决定,还是给予支持的。现在,镇上没了医生,该怎么办呢?

退休了的河马医生,在接下来的日子过得不起劲,本以为退休了能够好好地休息,遗憾的是,没有:他睡不好。不管孙女珠珠邀请他下棋还是玩扑克牌,他总是摇摇头。直到一天,河马医生看到狐狸经过家门前时,看见他的手上捧着一箱子旧玩具,马上让狐狸把这些玩具都给他!河马医生要这些玩具干嘛呢?哈!河马医生这次医治这些玩具“病患”啦!一些破玩具经过河马医生的巧手,从断了脚的娃娃变成了长裙公主;断了头的恐龙摇身一变成了飞龙……

这些玩具,被修理了,然后呢?

这些新玩具,还足够——编成一个故事!

读到这里,也想起了我总是把不要的东西丢掉,没有多考虑是否可以更好地二度利用。一件旧物,是不是旧了就得扔?它是否值得享有新生命的权利?这是《玩具诊所》给我的一番思考。除了玩具旧了差点被抛弃,河马爷爷也一度因年事已高,也一度迷茫,对于任何人事物都提不起力气,而这正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部分:年长者,老了,不管是工作速度还是效率,可能会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渐渐退出社会发展,之后的生活该何去何从?我们是否有妥善安排他们的需要?

有关读书会
首先,谢谢促成这三场读书会的 社区关怀工作室 ,让我有机会锻炼自己的同时,也享受和孩子们聊书的乐趣。再来,谢谢 Rachel Oh 老师还有 Navey Yiw 老师陪着我一起把读书会设计整理好,还提供了很多的建议和想法,让我更好地带领读书会。谢谢 Koh Chun Min 小花,在课堂结束后,和我一起反思。谢谢你们!

#第一场读书会
第一场读书会,我聚焦的是回顾主要角色的经历,共分三个阶段:河马医生退休前、退休时、还有退休后。共读文章时,需要注意停顿的地方来展开讨论,绘本亦是如此,而且很挑战。能够揭示河马爷爷转变的过程,有:诊所招牌的替换、河马爷爷精神差的表情到开朗讲故事的神情……还有还有,河马爷爷从诊所走出去、从外头赶回来时,花朵起了的变化,这些都是我们聊书的一部分。

花朵随着河马爷爷沉重的步伐,一朵朵开始凋谢;花朵跟着河马轻快的脚步,一朵朵开始绽放!这时候,我展示了两张图片,把原来的花朵都删掉了,剩下河马爷爷走在石路上……

师:如果让你们来画花朵,你们会画出怎样的花朵呢?
生:我会画出红色的花。
师:为什么呢?
生:因为红色代表开心,河马爷爷看了也会开心。
生:我会画太阳花,因为太阳花像(向)太阳,也会让河马爷爷开心。

承接这河马爷爷的转变,我们接着聊他一开始修理的玩具有哪些:它们从什么变成了怎样的新玩具?略略看过后,我紧接着追问:修理好玩具后,故事可以在此打住吗?显然,看过书本的孩子,都坚决说不行!河马爷爷还有利用玩具给其他人讲故事呢!河马爷爷的故事可精彩了!原本只有孙女珠珠,后来引来了一只猫、两只兔子、三只松鼠……我和孩子们一一细数,而他们眼睛尖得不得了,我还真没发现的蚂蚁,经由他们“指点”后,才看见他们的踪影。

最后,原本打算让孩子们留下悬念的话题,前后没一分钟,孩子们马上开始讨论起来了……

“如果镇上没有了诊所,没了医生,怎么办呢?”
生(基本上全部人):包子姐姐,狮子会来开诊所!前面有讲了(手指指着第一页,诊所旁边有一片空地)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两只很可爱的鸡(作者与绘者:葱花鸡、咕咕鸡),有出现很多次?你们可以在读书会结束后,自己找找看哦!”

话音未落地……

生:包子姐姐,我找到了!(又基本上是全部人)

是的,他们投入得很快,马上把葱花鸡和咕咕鸡搜出来,那速度基本上把我的小心脏吓得个措手不及……

(未完待续……)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