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尘客梦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59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有效反馈,聚焦学习并促进学习
——读《学习评价7策略》



“反馈具有培养学生自我意识、责任感和自我调节的效力。我们提供的这种反馈可以改变课堂文化,使学生能像学习者一样思考和行动,而不是挖掘分数或完成作业的机器。有效反馈鼓励学生像学习者一样思考和行动,从而引发深度学习。”
——美国教育测评专家简·查普伊斯(Jan Chappuis)



学习路上,课程为学生指明方向,教学带学生走向目标,评估让学生知道身处何处、如何缩短与目标的差距。这趟旅程,学生必定会进行各种练习、参与各种活动、完成各种任务。过程中,老师也必然会通过各种形式,针对学生表现给予反馈。于是,反馈的内容和形式就成了重中之重,直接影响着学生如何看待当下的学习和后续的调整。

放眼教育现场,老师给予学生的大部分反馈是怎样的?有时,是分数:80分、60分、40分……有时,是等级:A、B、C……有时,是只字片语:好、很棒、再努力……有时,是勾勾、叉叉、圈圈……反馈给是给了,但成效如何?老师的反馈让学生更了解自己的学习状况,并推动接下来的策略调整了吗?

坦白说,我们的反馈很多时候都是无效的。学生只从分数和等级上获得自己水平高低的片面印象,高分高等者欢欣雀跃,低分低等者沮丧失落。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问题在于,用分数或等级作为练习作业的反馈无法传递学生理解和未理解的详细情况。等级不是真正的反馈,而是成就水平的终结性评价和判断。等级并没有描述作业的质量。

因此,《学习评价7策略》通过策略一和策略二与学生分享学习目标之后,策略三即为:在学习进程中有规律性地提供描述性反馈。是的,不是分数,不是等级,而是“描述性”反馈。在描述性反馈中,老师具体点出学生成功掌握的部分,明确引导学生关注还未掌握的部分,帮助学生解决“我现在在哪里”的问题。换句话说,有效的描述性反馈由与“前进”和“如何前进”有关的信息组成。

以小学高年段写作教学为例。如果学习目标是“让学生以‘总-分-总’的结构书写说明文,段落分明地介绍一件物品”,当学生交上习作,老师可以根据学习目标,针对文章结构给予描述性反馈。“开头和结尾做到了前后呼应,只是中间的几段内容略显重叠混乱。建议重读第三段和第四段,看看哪些内容不符合段落重点,应当重新安排。”“开头第一段为接下来的内容做了很好的铺垫,充分概括了重点内容。注意结尾部分,看看怎么样才能有效总结之前提过的内容,突出物品的特点。”类似的描述性反馈,一方面让学生看见自己做得好的部分,一方面助学生修正做得不够好的部分。

给予描述性反馈时,老师不妨自问:学生能够根据这个评语采取行动吗?毕竟,给予反馈不会带来进步,基于反馈采取行动才能进步。而促进学习,才是反馈的目的。总的来说,有效反馈必须具备以下特征:具体描述,而非抽象评级;引导思考,而非代替思考;促发行动,而非止于反馈;聚焦学习,而非评价其他。至于实际操作方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学习评价7策略》,里头介绍了诸如:“星形和台阶”、“那很好!现在这样做”、“评价对话录”和“同伴反馈”等做法,相当实用。

反馈不只对即时学习有影响,如果做得好,还将对学生产生长期影响:牢固的自我效能感。好的反馈能为学生建立一个充满希望的愿景——“我认为我能够做到”,而非树立忧心忡忡、听天由命的观念——“我希望下次的运气能再好一点”。


(刊于《中国报》14.9.2021)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59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自我评估,培养自主学习者
——读《学习评价7策略》



“所有学生(包括那些有轻度到中度学习障碍在内的学生)都可以学习如何监控和调节自己的学习。学习吃力的学生尤其适用,他们从学习如何思考自我评价中的获益最大。研究结果反复证实了,让学生对他们的学习进行思考,并且清晰地表达出他们理解了什么、什么地方仍需要学习,就能提高成绩。”
——美国教育测评专家简·查普伊斯(Jan Chappuis)



提起“评估”,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想到考场的画面:学生奋笔疾书,考官严阵以待。如果问你:谁在评估?谁被评估?你也许不假思索:当然是老师评估,学生被评估啊!这固然是评估的其中一种形态,但绝不是唯一形态。实际上,先进的教育观认为,应当让学生参与到评估过程之中,成为自己学习的评估者。

中国教育家叶圣陶曾说:“教是为了不教。”意思是,老师今天的“教”是为了以后的“不教”,学生当下的“学”是为了长远的“自学”。只有让学生参与到评估之中,设定自己的学习目标,看见自己的学习进度,调整自己的学习策略,进而为自己的学习负责,才能更好地培养自主的学习者,在离开学校以后仍坚持终身学习并不断成长。

纸上谈兵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问题是:怎么才能让学生有效地参与到评估之中?

根据《学习评价7策略》,我们通过策略一和策略二,利用学习目标和样板示范帮助学生看清“我将去哪里?”。接着,透过策略三,我们利用规律性的描述性反馈帮助学生了解“我现在在哪里?”。来到策略四,我们可以进一步放权,让学生尝试自我评估和同伴评估。

换位思考,贸贸然放权只会让学生陷入不知所措与无所适从,像只无头苍蝇四处乱窜。因此,放权自我评估之前,必须让学生明确学习目标,清楚好作业和差作业的具体样子。老师一直以来所提供的描述性反馈,此时也将成为学生自我评估的重要参考。换句话说,就是师生分享相同的学习目标,老师按目标评估学生的学习,学生也可以按目标评估自己的学习。

以小学低年级写话教学为例。如果学习目标是:写出小动物的特点,做到内容切题,句子通顺,标点符号运用正确。那么老师可以让学生根据“回答了练习里的问题”(内容)“句子通顺明白”(句子)和“标点符号运用正确”(标点符号)这三项指标进行自我评估,看看自己在多大程度上达标。学生自我评估后,老师再根据相同指标进行核对,用描述性反馈加以肯定或纠正。此外,还能让学生之间相互评估,掌握评估之余,也学习聆听与表达。

按以上思路,我们似乎是在培养“小老师”,让学生成为自己学习路上的评估者和指导者。没错,当学生不只是被动地消极学习,而能意识到自己的目标方向,对学习进程保持清醒,对学习策略进行调整,对学习困难发出挑战,他们一定能学得更好。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能力培养不是一时的,而是一世的。它将伴随孩子一生,让他们成为自觉而自主的学习者。



(刊于《中国报》28.9.2021)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59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善用评估,看见下一步教学
——读《学习评价7策略》



“有效的诊断性评价告诉我们学生在学习进程中所处的位置。这个位置就是反馈回路的起始点。因为从教学到掌握通常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好的教学包括知道如何使学习始终向着每个学生的掌握点前进。”
——美国教育测评专家简·查普伊斯(Jan Chappuis)



传统教学观认为,评估一般置于教学过程的最后,用以考查学生是否掌握教学内容,为学生表现打分评级。简单来说,就是“考试”的概念。评估的结束,意味着教学的告一段落,成功的继续辉煌,失败的继续掉队。这样的评估更多起着筛选与评优的功能,并未真正促进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

于此同时,新时代教育观则呼吁我们跳脱“终结性”的惯性思维,从“形成性”的角度重新看待评估,将评估视作随推进教学的重要元素,让评估成为促进学习的关键工具。依循这样的思路,评估就不能只出现在教学过程的最后,而需贯彻到整个教学过程之中,及时让学生反馈自己的学习状况,助力师生调整教学策略。

以小学高年段的一个项目教学为例。配合东京奥运的举办,我带学生开展了“奥运研究团”的项目学习,从历史、疫情、经济、社会、运动等角度切入,希望通过更深度地了解奥运,锻炼学生听、说、读、写各方面的能力。学生分组,确定了研究问题后,开始搜集资料。表面上,这是学习任务,其实也能当作评估。怎么说呢?

当学生开始动手搜集,将资料发到指定网络平台,问题马上一览无遗。一些组别找的资料与研究问题无关,一些组别找的资料源自不可靠的路边社网站,一些组别找的资料只偏向意见的一方……种种反馈告诉我,学生在搜集资料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于是,我针对学生展示的弱点,进行了相应的教学。

我以学生的研究问题和搜集到的资料为例,引导他们关注资料在“相关”“可靠”和“可信”三方面的情况,分辨“事实”和“意见”的区别,看见假信息所能造成的误导,及其可能引发的悲剧结果。相对于路边社,官方网站和主流媒体更可靠;相对于不知名的直播主,有头有脸有履历的人物更可信;相对于莫名奇妙乱七八糟的内容农场,朴素专业的论坛更靠谱。

带着形成性评估的眼光,就会在指出方向后放手让学生动手做,就能在学生的反馈上看见问题,就可为下一步教学做好准备。通过评估,我们让学生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通过评估,我们让学生看见自己现在在哪里;通过评估,我们带着学生从这里走向那里。我们用评估来检查大家的学习进度,我们用评估来调整接下来的教学策略,我们用评估来推进每个人的学习成长。

最后,仅以《学习评价7策略》中一段特别有意思的话,与大家分享:

“问责并不能打通学习动机与评价的联系。打通联系的是形成性实践,它让学生搞明白作为学习者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为学生前行之路提供了充满希望和前瞻性的站位。如果学习是教育游戏的真正目的,那么所有的学生都能玩得很成功。”



(刊于《中国报》12.10.2021)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