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尘客梦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8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办一份报纸,就是最好的写作教学


“发表,是言语学习的‘成功’教育,它给人以‘高峰体验’,它会影响人的一生。一旦习作成为指向发表的写作、成为学生自我表现和个性发展的主要形式与方式,学生通过文章的发表,源源不断地获得写作的动力和能源,写作教育就将形成一种良性发展的内在机制。”
——中国福建师范大学潘新合教授



坦白说,写作是很难教的。一方面,大多数老师本身就不是一个写作人,没有太多的实际写作经验,难以提供切实到位的指导。另一方面,即便老师是个写作人,稍有不慎,也很容易不小心把“百花齐放”指导成“千人一面”。那么,有没有一套方法,既能避开老师自身的写作短板,又能激发学生的写作潜能?

对我来说,这套有效而安全的方法就是——办一份报纸。

如果你有投稿的经验,肯定经历过稿件被投篮的失望与沮丧,同时也一定感受过稿件被录取的激动与兴奋。看见自己的文章印刷成铅字刊登在报上,想象着其他人也有机会读到它,那种满足感实在难以言喻。于是,便有了写下一篇的动力,并且还会要求自己写得更好,追求下一轮的高峰体验。

作为老师,我们当然可以帮学生投稿到各类学生园地,比如:《3M报》《知识报》《南洋学生》《星星学堂·爱写作》和《中国报·青青草地》等。然而,从投稿到发表将花上相当长的时间,加上版位有限,无法让班上大部分学生的作品频繁见报,因而难以形成稳定的写作循环。有鉴于此,不如自己来办一份班级周报,这些问题即可迎刃而解。

首先,班级周报给了学生一片发表的天地,确保了学生作品的发表频率。以我的经验为例,一张A3尺寸的大白纸对折就能做成一份班级周报,每页三栏的排版可容纳6000-7000字,每期可刊约10篇学生文章。每周一期,一个月就有四期。按一个班40人的规模计算,平均每个学生每个月就能发表一篇文章。当班级周报的出版形成规律,学生的写作也就有了持续的动力与节奏。

除了提供发表园地,班级周报也能成为资源库,为学生的彼此激发与相互学习提供条件。每期刊登的文章由于都出自身边同学的手笔,因而对学生来说特别亲切,是极佳的学习材料。老师们不妨将周报与课堂教学结合,每周定期进行评选,让学生选出最佳作品、最佳标题和美言佳句。通过评选,学生能站在评审的角度仔细阅读周报作品,老师也能借机点评周报作品的优劣高下,让学生知道好文章好在哪里、坏文章坏在何处。

虽然班级周报这么好,很多老师还是有所保留:每周一期,那不是耗时耗力吗?哪来的时间精力搞这么一件苦差事呀?听上去好像有理,实际上并非如此。平时,我们花大量心力批阅学生作文、纠正学生错误,结果却常常是收效甚微或毫无效果。将这些心力挪去办一份报纸,组织学生投稿,放手学生打字,老师编辑排版,你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退一步来说,如果无法做到每周一期,也可调整为隔周一期或每月一期。无论周报或月刊,只要形成节奏就能引发期待,进而打造积极的写作环境,形成良好的写作循环。

我们也许不是作家,写不出一手漂亮文章;我们也许不是名师,给不出写作的锦囊妙计。但是,我们都可以办起一份报纸,让每位学生感受发表的满足和喜悦,为每位学生提供自由表达的天地。从这个角度而言,办一份报纸,就是最好的写作教学。


(刊于《中国报》12.7.2022)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8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批阅作文,是心与心的对话


“写作是生命的言说。儿童写作教育是为了让儿童具备未来需要的书面母语表达的能力,是为了让孩子树立真诚的言说态度和真诚的生活态度。儿童的写作,其根本的目的是为了让儿童认识世界、表达自我,从而实现自我成长和自我教育。”
——中国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



教语文,免不了教作文;教作文,免不了改作文。十年下来,批阅过的小学生作文没有上万也有成千了吧?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样的批阅不无聊吗?坦白说,我到今天依旧乐此不疲。关键在于:我们让学生写怎样的作文?我们如何阅读学生的作文?我们怎样回应学生的作文?

首先,我们让学生写怎样的作文?

如果仍以过去所谓“模范作文”为本,让学生到不曾去过的波德申海边野餐,请学生写从来没见过的父亲母亲,追求“风和日丽”“依依不舍”“樱桃小嘴”“无微不至”,我们自然只会收到千篇一律的罐头文章。批阅这样的作文,只会是体力上的重复劳动,不可能燃起生命的激情。

中国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说:“写作是生命的言说。”儿童的世界很精彩,儿童的想象很奇妙。他们是否有勇气去探索这些精彩和奇妙,是否愿意分享这些奇妙和精彩,很大程度上还看我们是否真心容许和接纳,是否诚心鼓励和欣赏。因此,儿童写作教学的第一步,是真心诚意放手让学生自由书写。

接着,我们如何阅读学生的作文?

要相信,每篇作文都是学生苦心经营之作,未必十全十美,但却可圈可点。我们的阅读,是一场心与心的对话,是一次寻找亮点的旅程。与其纠结学生写得好与不好,不如倾听文字背后的心灵;与其拿着放大镜吹毛求疵,不如戴上探照灯寻幽探秘。也许是巧妙的整体构思或深刻的思想内涵,也许是某个精准的词或某句精彩的话,也许仅仅是文从字顺或完整表达,只要被看见被肯定,就有持续前进的力量。

最后,我们怎样回应学生的作文?

很多老师会将批阅重点放在文章表面,去挑错字别字,去圈标点符号,去找赘词病句。满江红的结果,往往是学生的视而不见和一再重犯,真是气死人不赔命。老师当然是一番好意,但不妨从学生的角度出发:写了文章,你希望读者如何回应?我想,最基本应该是读懂吧,了解其中意思,看见其中努力。然后,针对内容聊聊想法,围绕表达提提意见。

循此思路,回应学生作文时,我们可以先简略概述作文想表达的意思,展示我们确实读懂了文章。接着,再谈谈自己的想法,像个朋友一样,跟学生在文字上聊聊天。最后才是指导,一次只讲一个重点,举出实际例子,提出具体建议,务求讲得清晰通透。简单来说,就是先动之以情,再说之以理。

此外,中国作家贾平凹谈语言的观点对写作教学也很有启发:“你来给读者说一个事情,首先你把你的事情一定要说清楚、说准确,然后是说的有趣,这就是好语言。语言应该是有情绪的、有内涵的,所以一定要把握住一句话的抑扬顿挫,也就是语言的弹性问题。用很简单、很明白、很准确的话表达出那个时间里的那个人、那个事、那个物的准确的情绪,把这种情绪能表达出来,我认为就是好语言。”

清楚、准确、有趣,技术层面上不妨从这三点入手,帮助学生逐渐提升表达力。然而,就根本层面而言,写作首先是生命的言说。只有以心灵倾听心灵、用生命陪伴生命,才能使学生体会写作的意义,同时也让老师享受批阅的过程。


(刊于《中国报》26.7.2022)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8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课本里也有“假消息”吗?


“今天的教科书,明天的心灵。”(Today’s textbooks, tomorrow’s minds.)
——教育学者钱布利斯(M.J.Chambliss)和卡尔菲(R.C.Calfee)



先说结论:小学六年级华文课本第8课《传递温情的蓝丝带》参考了来源可疑的文章,将虚构故事置入真人真事,编写出了一篇亦真亦假的伪课文。这个结论是如何推导出来的?且听我娓娓道来。

课文《传递温情的蓝丝带》首先讲述了美国一位即将退休的教师萨宾娜传递蓝丝带给她的学生小保罗的故事,接着介绍了美国妇女海莉思创造“一分钟蓝丝带颁奖仪式”的事迹,最后延伸到作者在教师节效仿以上两个实例的做法,带出互相赞美和感恩的价值和意义。课文以“实例”指称萨宾娜老师和海莉思女士的事件,其中一页的插图更是用上了“Who I Am Makes A Difference”的蓝丝带。显而易见,这是一篇纪实文章,所提及的内容皆为真人真事。

课堂上,有学生发问:“老师,课文里写的都是真的吗?”本想斩钉截铁地正面回应,一个念头突然升起:不如让学生沿着问题尝试查证,说不定还能藉此提升思辨力呢?于是,将问题抛给学生,师生一起来探究。既然课文注明改动自张雅惠《一分钟的感恩仪式:温暖人心,改变世界》,我们按图索骥,从网上找来原文跟课文进行对读。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

同样讲述蓝丝带的传递,原文是纽约一位高中老师响应海莉思的号召,将蓝丝带发给全班学生,其中一位学生把蓝丝带给了社区里的生涯规划师,接着生涯规划师将蓝丝带给了他的老板,最后老板再把蓝丝带给了打算自杀的儿子,打消了儿子的自杀念头。

到了课文这里,变成了美国一个乡村小镇的教师萨宾娜将蓝丝带给了问题学生小保罗,小保罗把蓝丝带给了大学生罗恩,罗恩把蓝丝带给了老板雷恩,雷恩再把蓝丝带给了自己的女儿,而海莉思是在这件事之后才创造了“一分钟蓝丝带颁奖仪式”。

蓝丝带的传递路线、过程中所牵涉的人物、海莉思创造颁奖仪式的时间,原文和课文在这几个方面都有很大不同。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实的呢?我们依循原文的指引,登陆了蓝丝带运动的官方网站(http://www.blueribbons.org),仔细看了网站首页的视频故事,发现视频故事的内容与原文一致。很明显,张雅惠那篇刊于台湾《国语日报》的报道是根据官方资料撰写而成,来源明确,内容可靠。那么,课文的改动又是依据哪些文献的呢?

带着疑问,我们尝试以“蓝丝带”“萨宾娜”和“小保罗”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找到了一篇流传于不同网页的文章,内容与课文相当吻合。然而,这篇文章不只来源不明,且并未署上作者姓名,所转载的网页也尽是一些资料文库和内容农场。加上这篇文章虽然写的是蓝丝带的传递,但完全没有提到海莉思和“一分钟蓝丝带颁奖仪式”。相对于原文的切实可靠,这篇文章显得可疑,极有可能是虚构杜撰的创作。

课本作者在编写课文之时,肯定都看过这两篇文章,进而决定将两者合二为一,写成眼前这一篇课文。问题在于,一篇是刊登于报章的纪实报道,一篇是流传于网络的虚构故事,两者本来就南辕北辙,岂能混为一谈?不妨想象,电视台的纪录片出现动漫片段,报章的新闻报道置入武侠小说剧情,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况?打着真人真事的旗子,却又参杂虚构可疑的内容,这不是跟近几年蔚然成风的“假消息”(misinformation)如出一辙吗?

我很好奇,编写课本时,作者是否拥有实事求是的意识?审订课本时,评审是否进行了严谨的事实核查?这一篇课文存在问题,那么其他课文是否也潜伏着类似问题?“今天的课本,明日的心灵”,课本应当引发更多关注与讨论,我们的孩子值得拥有更好的教材、更优的学习。


(刊于《中国报》9.8.2022)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8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用好文本,跟学生谈性说爱


“爱情不是一门课程。教不了,也学不会。但是,我们可以引导孩子对爱情进行理解和思考。有一天,当爱情突然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将快乐地张开双臂迎接它。”
——儿童文学作家程玮



学生六年级了。那是脸红心跳、情窦初开的阶段;那是不管听到什么都会跟黄色挂钩,然后小声说大声笑的阶段;那是对有关“性”的一切都兴致勃勃的阶段。他们会上图书馆查辞典找百科,对着特定词条和人体图窃窃私语;他们会把“强奸”“侵犯”“变态”挂在嘴边,一脸似懂非懂;他们会私下分享网上各种膻腥色,无论是真是假。

终于,他们来到了这个阶段。

他们的心中漂浮着各种好奇、各种疑问,他们的体内涌动着各种欲望、各种冲动。这个时刻,接触的资讯至关重要。有人愿意允许他们的好奇、接纳他们的冲动吗?有人能够敞开心扉倾听他们,开诚布公与其对话吗?有人可以从更开阔的角度,为他们提供优质的资源吗?

坦白说,这个阶段的孩子确实相当难搞。要么视你为道德魔人,表面风平浪静,背后暗潮汹涌;要么与你称兄道弟,各种露骨追问,完全百无禁忌。为免尴尬,很多保守的大人选择单方面灌输知识与观念,有者甚至干脆避而不谈。思想相对前卫的,则可能在各种露骨追问前疲于奔命,不知不觉成了自娱娱人的小丑。

与其闪避或讨好,不如化被动为主动,争取成为带动风向的人,将学生的疑问引向深度讨论。当学生提出有关性侵和怀孕的话题,可带领他们探究女性生育权和堕胎权的议题;当学生提出有关嫖娼和卖身的话题,可引导他们从法律和伦理角度来体会性工作者的处境;当学生提出有关性欲和早恋的话题,可协助他们深入到生理机制的运作和养育生命的责任。

看似无聊的话题,其实都有可能发展成深刻的议题。关键,还在文本。

谈女性的生育权和堕胎权,可以读台湾《报导者》的深度报道〈真的假的?一位美国护理师,开启了全球妇女节育、避孕与堕胎的自主权?〉;谈性工作者的处境,可以看《路读》微信公众号的〈一探美国性工作者的真实世界:性交易是否应该合法化?〉;谈早恋和未婚先孕,不妨读小说《本爱安娜》和电影《鸿孕当头》(Juno)。这些文本提供了扎实的知识、开阔的视野、生动的情境,邀请学生走进课题深处,使诚恳的深度讨论成为可能。

旅德作家程玮的《周末与爱丽丝聊天:黑头发的朱丽叶》更是这方面的难得杰作。这本书以爱情为主题,通过中国女孩米兰和德国老人爱丽丝的对话,深入浅出地探讨了东西方的爱情观。她们分析了很多经典的爱情故事,从牛郎织女到梁山伯祝英台,从罗密欧朱丽叶、简·爱到希腊最古老的爱情故事。穿梭在历史长河之中,游走于东西文化之间,学生对爱情的理解和思考肯定都将更上一层楼。

今时不同往日,当代的数位原住民几乎打出生起就跟网络世界连在一起。与其放任自流,将渠道让给参差不齐的网络资讯,不如主动出击,利用优质文本来引领对话。把话题引出来,让问题浮上来,随时倾听对话,适时引导纠正。这是性教育,也是信息教育,更是生命教育。


(刊于《中国报》23.8.2022)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8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从“教作文”到“学写作”
——写作教学的典范转移



“写作是一个发现、探索未知和形成新知的过程,能不断扩充自己的知识和更深入地挖掘思想;写作是学生交流、表达和呈现想法的方式,要像真正的作家写作一样,让写作与真实的生活目的和学生的个人生活意义联系起来。”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教育学院终身教授傅丹灵



2013年,《星洲副刊》策划过一期征稿,主题为:写一篇小学作文题。结果,来自全马各地的稿件纷至沓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爸爸突然心血来潮……”“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好不快乐……”“我们依依不舍地踏上归途……”,彼此呼应,相互映照,仿佛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那是“教作文”的时代。

海边野餐,一定是去波德申;家人出游,必然首选国家动物园。写母亲,肯定是乌黑长发樱桃小嘴;写老师,免不了挑灯批改作业。内容真实与否没人理,文句是否通顺才重要。只要有头有尾有内容,加上文从字顺成语多,就算成功写出了一篇四平八稳的作文,足以得高分的了。顺此思路,背范文、学套路、记好词好句等教学方法的登场也就不足为奇了。

于是,我们获得了漂亮的成绩,却几乎不曾体验创作的乐趣。我们写得出高分作文,却道不清心中所想。我们学会了说别人的话,却丢失了自己的语言。当考试结束,写作也跟着离去,未能内化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凭借这样的训练,也许应付得了日常沟通所需,却必然在更高层次遭遇瓶颈。比如:想一道复杂的问题、编一个曲折的故事、写一本深刻的书……

踏入二十一世纪,“教作文”的短板在科技的蓬勃发展下日益明显。当人工智能逐渐进驻各领域并取代各种基础工作,时代对于写作的定位也跟着转变。新时代的写作,不再只强调组词成句、连段成文,进而产出四平八稳的作文。新时代的写作,还要求个性表达,要求创新思维,要求言之有物。因此,写作教学的焦点也渐渐从“结果”转向“过程”。换句话说,最后写出什么并非关键,过程中的学习体验才是重点。

这是“学写作”的时代。

我们必须开始重视写作教学的真实性:真实的环境、真实的对象、真实的目的、真实的内容、真实的过程。早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办一份报纸,就是最好的写作教学》,所秉持的原则就是为学生打造真实的写作环境。办一份报纸,意味着学生的作品是公开发表的,意味着学生的文章是有真实读者的,意味着学生的写作是能带着真实目的的。这也呼应了《马来西亚小学标准课程》对写作教学的定位:“让学生懂得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

此外,如果教师本身就是写作者,经历过写作的挣扎,累积了写作的经验,那就更有条件在整个写作过程中给予学生帮助,包括最初的构思、草稿,间中的修改、润饰和最后的发表、反思等。只有让学生经历完整而真实的写作过程,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体验其间的苦心经营,才能培养起真正的写作素养。也唯有如此,写作才能真正走进学生生命,化为一辈子带得走的能力。

从“教作文”到“学写作”,既是因应时代变迁的调整,同时也是人本教育的回归。它让我们看见那一个个神秘而美丽的灵魂,珍视那一个个独特而闪耀的思想。人,重新回到了教育改革的中心。


(刊于《中国报》6.9.2022)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8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一趟死亡之旅,一堂生命教育
——读《萨姆的八个愿望》



“人对死亡的看法,会影响到他对生命的态度。人生好比某种旅程,死亡则是一个终点,对终点一无所知,就仿佛旅人不知自己的目的地,因而无法决定现时的行程与方向。有关生命终点的一切知识或信念,会影响每个人的人生观与生活态度。”
——台大哲学系教授孙效智



如果生命只剩最后一年,你有什么感受?你想做什么事?你将如何度过这算一天少一天的临终时光?《萨姆的八个愿望》就是这么一个故事,谈疾病,也谈痛苦,讲亲情,也讲友谊,聊生命,也聊死亡。

“我叫萨姆,今年十一岁。当你读到我写的日记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是一本罹患白血病男孩的日记,从1月7日写到4月12日,记录了萨姆生命最后三个月的点点滴滴。日记,意味着更自由、更个性、更真诚的书写与内容。在这里,你除了会读到萨姆这三个月的生活经历,还能跟着他的回忆一起穿梭到过去,慢慢走进他的人生。

此外,你也会看到萨姆列的十一张清单。其中一些关于他自己,比如:“关于我的长相的五个特点”“我最喜欢的东西”;另外一些关于他的好奇,比如:“如何纪念死去的人?”“人死之后都去了哪里?”。最有意思的是,萨姆还在日记里穿插了八道“无人能答的问题”,比如:“你怎么知道你已经死了?”“要是一个人其实没死,但大家都以为他死了,怎么办?他会被活埋吗?”“死人是什么样的?他有感觉吗?”

乍看之下,这些杂七杂八的内容似乎是随意穿插其中,实则内有乾坤,值得细细玩味。日记,属于私密书写,记所思所感,与内心对话。因此,清单和问题的背后,透露的是萨姆当时的心境和想法。将十一张清单和八道问题铺开,结合之前之后发生的事件,我们也许会在细节上发现萨姆的转变和成长。

说到转变和成长,值得关注的还有故事情节。从1月7日到4月12日,萨姆多次发病,一次比一次难受,一次比一次痛苦,每一次都将他进一步推向死亡。一路走来,他怎么看待自己的病情?从最初对身边亲友的不耐烦,到之后自己编起科学家发明新药的故事,再到后来的主动停止治疗和最后的遗愿清单,萨姆的态度实现了怎样一种转变?看着萨姆背着病魔走向死亡的过程,我们又能从中悟出些什么?

当你发现萨姆的转变与成长,不妨进一步追问: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哪些人与事发挥了关键作用?是他最亲密的朋友菲利克斯?还是陪伴在侧的亲人?是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白血病?还是写日记这个与自我对话的行为?又或者说,这些人与事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萨姆,促进了他精神上的蜕变?

表面上,《萨姆的八个愿望》是一本日记。实际上,这是一部日记体小说,人物和故事都是虚构的。然而,虚构不代表虚假,而是体现了作家对生活现实的观察与对生命内涵的体悟。作家为何要虚构这样一个故事?作家想邀请我们思考什么?作家为何选择了“日记”这样一种表现形式?站在作家的角度,可以将这部作品读得更加透彻。

最后,提一提这部作品的书名。你也许不知道,这本书英文版原书名是“Ways To Live Forever”,按意思直译为“永生的秘诀”。永生,是指永远活着吗?活着,又是什么意思?仅仅是保持心跳、维持呼吸吗?读这本书,我们能对生命有哪些思考和体悟?

这本好书,推荐给你。


(刊于《中国报》20.9.2022)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