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尘客梦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绘本,让小学语文课堂焕发创意与活力
——读曹爱卫《玩转绘本创意读写》



自1993年台湾林真美老师来马讲学,绘本进入马来西亚的阅读视野已逾25年。这期间,越来越多父母与幼教工作者关注起绘本的阅读与推广,小大读书会与绘本雨林协会也应运而生。2011年,教育部颁布KSSR小学标准课程,一年级华文课本正式将一些经典绘本如《好饿的毛毛虫》和《可爱的鼠小弟》列入推荐书目,绘本由此正式走进官方视域。

如今,越来越多人知道绘本,越来越多家庭共读绘本,越来越多学校添购绘本。然而,绘本的魅力与价值仍远远未被发挥得淋漓尽致。绘本是图画与文字的合奏艺术,图画风格突出,文字精炼细致,两者合奏下迸发的创意火花更是璀璨夺目。在许多先进国家,绘本几乎无所不在,既是亲子共读的绝佳读物,同时也是语文、美术、哲学和数理等课堂的优秀教材。反观马来西亚,我们更多仅仅把绘本当作一般故事书,对孩子讲述,陪学生阅读,对绘本的使用与认知止于普通课外读物。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爱卫老师这本《玩转绘本创意读写》更显弥足珍贵,来得正是时候。爱卫老师关注绘本最突出的“创意”,紧扣语文教学最关键的“读写”,将绘本引入语文课堂。她巧妙地把绘本的浓浓趣味转化为教学的丰富资源,让学生不只快乐学习,而且高效学习。

此书分上下两大部分。上篇“绘本创意读写的理性思考”,详细说明了爱卫老师的观点与思考,既有教师解读绘本的方法与思路,也有课程实施的理念与细节,让读者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下篇“走进绘本创意读写现场”,收录了6篇绘本创意读写教学的实录与评析,引领读者进入教学现场,观摩具体课堂实施,再通过专家点评领会其中精华。书中有理论的阐述,有思路的分享,有课程的架构,有教学的操作,特别适合一线教师阅读参考。

研究绘本的专家学者,在绘本解读上固然丰富深刻,来到教学现场却往往显得力不从心。而经验丰富的一线教师,在日常教学上虽然得心应手,来到绘本解读却又常常有心无力。读爱卫老师这本《玩转绘本创意读写》,我发现她既是一位悟性极高的绘本读者,又是一位资深专业的语文教师。

解读绘本方面,她关注了封面、环衬、扉页、构图、线条、色彩等形式独具之处,又发现了文字设疑处、故事转折处、文本留白处、图像失语处、图文互补处等图文合奏的秘密。设计教学方面,她提出了文字扩写、口头续写、表演猜写、绘画仿写、综合创写等生动有趣的教学路径,还为绘本的群书读写指出了原则与方向,不只授人以鱼,更授人以渔。初识绘本者,能从中领略绘本的艺术特点;绘本爱好者,能从中获得创意读写的教学思路。

这是一本先有教学实践才有经验总结的书,因此特别踏实接地。这是一本一线教师写给一线教师的书,因此特别贴近教学现场。2016年初读此书,我就因深受启发而四处向朋友推荐。如今社区关怀工作室特别购入版权推出马来西亚版,让本地教师与读者能轻易购买并阅读,实在是功德无量。

期盼这本好书能被更多有心人阅读,然后有更多优秀绘本被带到更多的语文课堂,让更多学生爱上绘本,爱上阅读,爱上学习。从此以后,我们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刊于《中国报》9.7.2019)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大作家写小故事——读《托尔斯泰故事集》


“它们(按:给儿童写的故事)中间的每则故事我都加工、修改、润色多达十来次,它们在我的作品中所占的地位,是高于其他一切我所写的东西的。为孩子们服务,我感到很幸福。”
——列夫·托尔斯泰



说起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大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是《战争与和平》或《复活》,都被公认为世界经典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那段有名的开场白更是家喻户晓,“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

比较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留下几部流传千古的皇皇巨著,托尔斯泰还花费十几年时间,为孩子们写了好几百篇小故事,把它们编成了“语文启蒙读本”。眼前这册绘本,就精选了其中三篇:《跳水》《消防犬》《鲨鱼》。

伟大的成人文学经典作家,怀着一颗童心来到孩子面前,执笔写起儿童故事,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是否依旧呼风唤雨?抑或终于水土不服?

托尔斯泰无疑是讲故事的高手。《战争与和平》,洋洋洒洒数百万字,百折千回,高潮迭起;《消防犬》,兢兢业业数百字,起承转合,余音绕梁。长篇巨著,要求的是作家的格局与耐力;短篇小品,挑战的是作家的才华与功力。如何在有限的篇幅中,讲述精彩,精彩讲述,让人回味无穷?

传神的场景描绘

《鲨鱼》中,眼看鲨鱼距离两个男孩仅二十步之遥,炮手终于点燃了引火线:

“‘轰’的一声,炮声响起,我们看到炮手趴在大炮下,两手捂着脸。那一瞬间,浓重的烟雾遮住了我们的视线,谁也不知道鲨鱼和男孩怎么样了。
海面上的烟雾渐渐消散,周围开始有人低语,絮絮叨叨的声音越来越响,最终,大伙儿都欢呼了起来。”

写炮声、烟雾,写炮手、人们,写絮絮低语、高声欢呼,寥寥数笔,已让读者身临其境,一颗心仿佛悬于云霄飞车,心惊胆战。

细腻的动作描写

《跳水》中,猴子拎着男孩的帽子,挑衅地爬到桅杆的顶端:

“猴子挺直身子,用一条后腿勾住绳索,把帽子挂在了最上面那根横木的末端,然后回到了桅杆顶上,它开心得哟,只管对着男孩挤眉弄眼。”

轻描淡写,那只调皮逗趣的猴子瞬即跃然纸上,似乎就在对着读者手舞足蹈,耀武扬威。

余韵绵绵的结尾

《消防犬》的结尾,当鲍勃第二次从火场出来,嘴上衔了个东西:

“当大伙儿看清它救出来的东西时,全都哈哈大笑。原来那是一个大布娃娃。”

布娃娃不是人,大伙儿是知道的,所以他们笑了。然而,消防犬鲍勃不知。对鲍勃来说,这就是一个孩子一条生命,于是它重返火场,将自己献出,把娃娃救回。“哈哈大笑”的背后,分明是一条狗的忠诚与执着。

《跳水》的结尾,当男孩的嘴巴和鼻孔流出水来,重新开始呼吸:

“船长见了,猛地大叫一声,好像脖子被什么东西扼住了似的,马上扭头跑进了船舱,免得让人看到他在哭。”

那一声大叫,那一瞬间的掉头,那一抹跑进船舱的身影,都是一个父亲对孩子最深沉的爱。

《鲨鱼》的结尾,当炮手终于抬起头来,望向大海:

“鲨鱼翻着黄色的肚皮在海浪中轻摆着。几分钟后,水手们的小船接上了两个男孩。”

读着风平浪静的描述,走进炮手内心,感受那绝处逢生的心有余悸,想象那失而复得的喜悦。

言有尽而意无穷,托尔斯泰对儿童故事的苦心经营,由此可见一斑。

一心一意讲故事

一流的成人文学作家,未必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间中涉及儿童观和创作姿态。许多成人作家为孩子写作,总会忍不住居高临下,讲理说教,以致丢失最珍贵的故事趣味。托尔斯泰巧妙地避开了这个误区,原因无他,只因其一心一意讲故事的创作态度。

无论是《跳水》《消防犬》还是《鲨鱼》,完全没有一丝说教的意味。作家将所有力气与才华都倾注于故事之中,一心一意讲好每一个故事,带读者走进故事,将故事播种读者心灵。作家想说的一切,都已融于故事之中,故事说完了,功德也就圆满了。

交相辉映的插图

不得不提,为这三个故事插图的,是俄国著名插画家米哈伊尔·贝齐科夫。贝齐科夫曾进入“IBBY世界最好插画家”荣誉列表,获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荣誉证书与圣彼得堡政府颁发的文学艺术奖。

配合托尔斯泰的故事,贝齐科夫插了二十多幅精致与个性兼具的图。辽阔的大海、磅礴的船只、复杂的人们……故事的张力在插图的推波助澜下获得最大程度的扩张。精彩的故事,精致的插图,成就的是一段难忘的阅读享受。

有一流的大作家为我们写故事,一流的插画家为我们绘图画,再由一流的编辑将它们装订成文质兼美的绘本,我们真幸福。



(刊于《中国报》23.7.2019)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公开课,启动更深刻的专业对话


“反思自己想教与实际所教之间的关联,审议自己所教与学生实际所学之间的关联,反思和审议自己想教、所教、学生所学与语文课程目标的关联,应该成为语文教师校本教研的主题,应该作为语文教师专业知识发展的主要途径,也应该作为语文课堂教学研究的主要任务。
——中国语文教育学者王荣生教授



课堂虽然并非教育教学的全部,却无疑是其中的核心部分。除了下课小休与课外活动,学生的学习时光几乎都在一节又一节的课堂中度过。一定程度上来说,课堂的质量直接决定了教育教学的质量。然而,课堂教学甚少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我想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太多新闻价值供炒作,另一方面是因为需要强大的专业素养来支撑。

2019年7月20日、21日,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联合全国校长职工会举办了“优化教学,提升素养”马来西亚华校阅读教学大型公开课。活动中,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八位教师围绕二至五年级的课文,以同课异构的方式各执教一堂阅读教学公开课,为更深入的教学探讨提供课例。课后,除了近1400位观课教师可以参与评课,大会还邀请了潘新和教授和黄先炳博士即时点评。

有别于一般的讲座和工作坊,礼堂的舞台被布置成了教室,真实的学生与老师在众目睽睽下上起了课。没有理论宣讲,没有纸上谈兵,一切教学理念都化作具体教学行为,通过60分钟的课堂完整呈现。同一篇课文,中国老师和本地老师的教材解读不同,教学设计不同,课堂实施也不同。于是,观课的老师们开始思考:如何解读教材更准确?怎样设计教学更合适?如何推进课堂更妥当?

台湾李玉贵老师曾说,“学情在眼前,深似海,幻如云。”观摩一堂课,除了从“教”的角度切入,还能从“学”的角度出发。整堂课下来,学生经历了学习的过程吗?学习是如何发生的?教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此外,两位评课专家也从各自的角度追问,引领更深刻的思考:这堂课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动力吗?这堂课使学生迈向立言者的方向了吗?这堂课更倾向母语教学还是二语教学?

教什么?怎么教?为何教?有关语文教学的探讨一波接一波,从活动现场一直延烧至网络世界。活动结束后,老师们在脸书群组“天南地北学评课”继续互动交流。蒋老师在导入部分教成语合不合适?欧老师在结课环节教写字妥不妥当?潘教授对于绘本的部分观点是否过于偏激?没有标准答案,没有绝对权威,只有竭尽全力的真诚思辨。经验无法复制,方法只能借鉴,公开课的意义,不正是带动这样的专业思考与对话吗?

教育教学是门专业。教改的成败、国民的素养、国家的未来,说到底很大程度上还是由广大教师的专业素养决定的。与其在一宗宗罗生门事件中追究责任鬼打墙,在一件件政治舆论操弄中闻风起舞乱糟糟,不如致力于教师专业素养的扎实提升。专业素养起来了,很多鸡毛蒜皮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刊于《中国报》6.8.2019)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借课堂评估翻转课堂教学


一直以来,我们的小学课堂都以应付考试为目标。每一天走进课室,教师心心念念的总是课文赶到哪一课了,作业写到哪一页了,离考试还剩多少天。每一次课程改革,教师牵牵挂挂的总是考试格式变了没,怎么抓题更准确,怎么作答更高分。于是,考试范围成了教学范围,超出考试范围的内容基本不会出现在课堂之中。

废除统一考试,推行课堂评估,实际上就是希望大家能摆脱应试,将学生的学习重新放到眼前。着眼于考试的成绩还是学生的学习,会把我们引向截然不同的教学生活。着眼于考试,我们会兢兢业业教教材,处心积虑让学生熟记所有知识点;着眼于学习,我们会围绕学情用教材,想方设法让学生经历体验学习的过程。

以二年级第十五单元《谢谢你们》为例。

若是为了考试而教,教师大概会按课本的设计进行教学,然后完成活动本的练习,接着进行听写默写之类的训练。教师更在意的是自己有没有把内容教完,而不是内容与学生生活有没有关系。说穿了,还是应试思维在起作用:万一考试出了而我没教,那就失责了。

若是为了学习而教,教师首先考虑的是:这个单元能提供学生哪些学习资源?冷冰冰的教材要如何转化为与学生相关的素材?怎样才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让他们化被动为主动?于是,我们会留意到,这是一个以各行各业为主题的单元。课本中的两篇课文,一篇是从味道的角度介绍各种职业的特点,一篇是以猜谜的方式带出各种职业的特征。那么,该如何整合这些资源呢?

也许,我们可以在单元结尾举办一个“猜猜我是谁”职业竞猜大会,让学生个别选择一种职业,用别出心裁的方式进行描述,供同学间相互竞猜。要使竞猜大会出彩,学生必须对各个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必须对描述方式有更丰富的认识。于是,学习的动机和空间就出来了。

我们可以带学生玩职业游戏卡,边玩边聊,引导学生谈出各种职业的特征,分享彼此父母的职场状况。阅读课文《一行有一行的味道》,我们主要关注文本如何通过“味道”这个独特角度来介绍职业;阅读课文《猜一猜》,我们主要关注文本如何设计有关职业的谜面。对职业的方方面面有了初步认识后,我们还可以让学生去采访身边其中一位成人,深入了解其职业细节。将搜集到的资料进行整理后,学生就能开始为竞猜大会设计自己的作品。此时,两篇课文提供的方法就能派上用场了。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问:这些都是教学活动,那课堂评估该何时进行呢?答案其实很简单,课堂评估可以渗透到每一项教学活动之中。聊职业,可以评估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读课文,可以评估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竞猜大会,可以评估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和生活综合能力。别忘了,评估的目的是为了促进教学,让师生能更自觉地看见自己的优缺长短,从而更好地调整步伐,促进成长。

没有了统一考试,我们在时间上应该更宽裕了,在心理上应该也更从容了,不必每天为考试进度赶死赶活,也无需为考试成绩焦虑不安。我们可以将焦点重新放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身上,致力于让每一个生命经历学习的过程,体验学习的意义。问题是,我们是否愿意接受挑战,从应试的惯性思维中跳出,迎向专业自主的教育之路。



(刊于《中国报》20.8.2019)
上次由 kuanghong 在 04-09-19 周三 4:02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愿新手父母都能人手一册
——读幸佳慧《亲子共熬一锅故事汤》



“我们都希望孩子有良好的人际关系、永不耗竭的想象力、自主的学习力、充满好奇心、勇于面对问题等好的特质,关键就在婴幼儿时期,为孩子建立‘亲子共读’的习惯。只要真心相信,加上持续的付出与努力,任何人都能用最有限的资源,给孩子一生享用不尽的宝藏。
——台湾儿童文学专家、阅读推广推手幸佳慧



前几年,家里有了第一个小宝宝,对亲子类书籍的阅读就不曾间断。然而,其中大多是个人经验的分享,是特定情境下特定家庭的故事,缺乏深入的学理依据和普遍的方法指引,让人读了钦羡不已却又不太能派上用场,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最近读到台湾作家幸佳慧的《亲子共熬一锅故事汤》,大有豁然开朗、神清气爽之感。还没来得及读完全书,就迫不及待向身边好友推荐分享。掩卷之际,更是在心中暗自决定,下回给初为父母的朋友送书,必然要选这本。

《亲子共熬一锅故事汤》是一本深入讨论零到四岁的婴幼儿阅读专书,从学理、实务与范例这三个面向,让家有婴幼儿的父母,可以更清楚掌握亲子共读的精神与技巧。书主要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从人类的儿童阅读史谈起,娓娓道来世界各国在推动婴幼儿阅读的努力,再加上一系列相关的实证研究成果,让读者心领神会婴幼儿阅读的必要。第二部分谈亲子共读的指南与方法,并以实际绘本为例深入分析,让读者看见共读的具体流程与值得关注的要点。

在不少书籍中都曾听说英国的“阅读起步走”(Bookstart)婴幼儿阅读运动,但大部分资料都流于蜻蜓点水,只介绍政府的表面行动,没有太多细节分析。因为常年旅居英美,幸女士对这项婴幼儿阅读运动的理解与掌握相对全面深刻。从最初的民间发起,到后来转变为国家政策,再到后期世界各国争相借鉴,幸女士用开阔的国际视野与丰富的在地经验,细致地梳理了这项阅读运动的背景与脉络。

此外,她更抓住阅读运动标语“启发每一个孩子对书的喜爱”中最关键的字眼“每一个”,详细阐述这项计划是如何落实到每一个孩子身上。这其中涉及了国家健保系统的支持、社区图书馆的设立、学术研究的跟进和本土作品的创作等,可说是活络了英国整个上中下游的文化系统。通过这样的阐述,我们看到的不只是整个运动表面的五光十色,还看见了背后的精神脉络,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

在实务与范例的部分,幸女士更在在显示出其身兼儿童文学研究者与儿童阅读推广人的强大专业素养。无论是绘本的艺术分析,还是共读的方法点拨,幸女士的文字都起了画龙点睛之效,让人大开眼界。书中谈论的几种绘本我都读过,一些也跟我家宝宝读过,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但读到幸女士对作品的分析与带领互动式共读的方法,依旧是拍案叫绝,惊叹连连。书中8本绘本的共读范例,各有各精彩,读来很有启发。

因为这本书的高峰阅读体验,随即按图索骥,追踪幸佳慧女士的各种资讯。这才发现她不只是学养深厚的儿童文学研究者和身体力行的儿童阅读推广人,还是勇敢大胆的儿童文学创作者。幸女士出版过好几部儿童文学作品,涵盖儿童性侵、白色恐怖、公民人权等社会议题,通过作品为儿童发声。

今年,幸女士获颁台湾金鼎奖特别贡献奖,实至名归。



(刊于《中国报》3.9.2019)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关键在执行与细节


“处于历史转型期的教师们,不但要成为‘教的专家’,还要通过修炼和研修成为‘学的专家’。如今在教育改革的喧嚣中,学校处于迷惑、混乱之中,教师不应随波逐流,而是要不断地回到自身应处的位置,一心一意地投身到教学实践之‘花’的创造之中。”
——日本教育家佐藤学教授



日前,教育部长马智礼透露,教育部将在明年预先录制优秀教师教学视频,并在全国广泛使用。这项计划到底是好是坏?具体落实又会面对哪些问题?

纸上谈兵,从出发点和整体理念来看,这项计划肯定是很棒的。一方面,教学视频能将抽象难懂的教育理念转化为具体生动的教学实录,让广大教师更好地掌握教育改革的脉动;另一方面,优秀教师也能获得更多的展示平台,与广大教师分享他们的教学智慧。然而,我们马来西亚从来不缺一流的理念,问题的关键往往在于执行与细节。

首先,是内容。教育部必须确保录制的教学视频源自真正优秀的教师,视频内容既有理念的高度又扎根于现实,能给普罗教师带来启发。举个例子,我们谈了一段时间的二十一世纪教学法,许多教师其实都只知道大致理念而不知具体操作。如果能通过教学视频,清楚展示其中各种具体操作方法,比如:如何使用发言筹码(talking chips)、如何落实小组协作(cooperative learning)、如何进行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想必会让教师们获益良多。

再来,是技术。教育部必须确保录制的教学视频跟上网络时代的潮流。视频的篇幅、拍摄的角度、后制的剪辑,这些技术细节都必须做到专业化,充分考虑网民心理,争取达到知识型网红的视频水准。好的内容还需好的包装,只有将这些技术细节落实到位,教学视频才能传播得更广,也才能更有效地将进步的教育理念传递给普罗大众。

然后,是推广。教育部必须确保教学视频的推广是积极而宽松的。教育部可以鼓励老师们参考教学视频,但不应该强迫老师们学习教学视频。换句话说,教学视频必须以质量取胜,真正让老师们在观看后得到启发,而不是依靠行政权力来强制老师们观看。计划一旦变成制式规定,大部分老师一定会升起逆反心理,抱着应酬的态度,为了完成而完成,没有任何意义。

稍微总结一下,这项计划要成功,内容必须接地气,技术必须专业,推广必须宽松。大家认为,我们的教育部能做到吗?按过往经验,还真不容乐观。当视频内容未如人意,技术又乏善可陈,官方常会为了颜面和数据而想方设法让老师们买账。届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仅荒废专业成长,还会虚耗精力。本意良善的计划,最终极可能带来反效果甚至副作用。

再说,教学有法无定法,没有最理想的教育,只有最合适的教育。经验无法复制,只能参考。地区不同,教师不同,学生不同,教育都需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如果推行得当,教学视频固然能为有心学习的教师提供资源。然而,与分享教学技术相比,二十一世纪教师更迫切的挑战是更新教育理念、重燃教学热情、建立学习文化。

鸡蛋,从外打破只是食物,从内打破才是生命。所有真学习,都是主动而不是被动的。站在教师的立场,只有免去各种与教育教学无关的任务,创造出宽松友善的教学环境,再为专业成长提供支持,才是提升教师素质的根本与关键。



(刊于《中国报》17.9.2019)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我们与儿童的距离


“世上太多的大人虽然都亲自做过小孩子,却早失了‘赤子之心’,好像‘毛毛虫’变了蝴蝶,前后完全是两种情状;这是很不幸的。”
——中国文学家周作人



在学校,我是教师;在家里,我是父亲。不管哪种角色,都离不开儿童,给他们上课,陪他们耍乐。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常会不自觉想起日本作家伊东宽的绘本《鲁拉鲁先生请客》:

鲁拉鲁先生是位厨艺精湛的老先生。他上过好几年厨师班,研究过好多本食谱,调味啊、火候啊都严格按照学过的操作,能烧一手好菜。可是,鲁拉鲁先生平时不做菜。只有到了星期六,他才会跑到城里的市场,买来一大堆做菜的材料,在令他骄傲的厨房里,做出各种特别的菜肴。鲁拉鲁先生心想:能做这么好吃的菜,总该有人赞赏吧?于是,他邀请了院子里的动物朋友们前来做客,就在这个星期六。

到了星期六,鲁拉鲁先生买来了一大桌做菜的材料。刚要动手,小朋友们就到了。约的是晚上,可他们似乎都等不及了。小朋友们一下子挤进厨房,争先恐后想帮助鲁拉鲁先生下厨。可是,帮着帮着,小猫啃起了鱼,小猴吃起了虾,小兔咬起了胡萝卜,小朋友们都纷纷大吃大嚼起做菜的材料来。

“哎呀,我的意大利番茄鱼汤!”“哎呀,我的法式鲜虾奶汤!”鲁拉鲁先生看得目瞪口呆,随即火冒三丈。“本来想做最特别的菜式请大家,既然你们一点都不懂烹饪艺术,还吃什么呀!都别吃啦!”鲁拉鲁先生把大家正吃着的东西一样一样抢过来,自己吃了起来。见鲁拉鲁先生也加入,大家吃得更起劲了,嘎吱嘎吱,咕嘟咕嘟,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

“撒点盐怎么样?”“抹一点沙拉酱啦!”“用火烤一下肯定更好吃!”小朋友们边吃边讨论,自己动手烹调了起来。鲁拉鲁先生呢?他嘴里大口大口地嚼着,一手摇晃酱罐,一手挥舞胡椒瓶,正吃得不亦乐乎呢!他早忘了刚才生气的事,似乎还感觉特别痛快。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吃着,不管吃什么、怎么吃都非常的香,从来没有这么享受过!堆成山的材料,一眨眼的工夫,就被大家吃得干干净净了。

现实生活中,我们大人往往就是鲁拉鲁先生。读了点书,积了点经验,就开始自以为是。说是请客,其实是利用小朋友来满足自己的虚荣。不仅如此,一切还得按自己的计划来:我们认认真真地煮,他们正正经经地吃;他们欢欢喜喜地夸,我们优优雅雅地笑。一旦出了乱子,我们就暴跳如雷,甚至歇斯底里。

然而,自由自在的小朋友才不来这一套呢。他们抢过食材,就开始吧唧吧唧嚼起来。可嚼着嚼着,他们会冒出许许多多的点子,不拘一格地尝试各种烹调方法,吃出属于自己的滋味儿。没有经验,没有包袱,没有框框条条也没有标准答案,小朋友凭着一往无前的热情与勇气,摸着石头过河,闯出自己的路。

幸好,鲁拉鲁先生毕竟童心未泯,吃着吃着竟也把自己吃成了一个小孩。于是,故事的结尾美好而圆满:小朋友们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回家,鲁拉鲁先生心满意足地目送大家,“太棒了,欢迎下次再来!”假设一切按鲁拉鲁先生的预想发生,大人兢兢业业,小孩规规矩矩,故事还会精彩吗?

放下身段,放下傲慢,倾听孩子,倾听童心。



(刊于《中国报》1.10.2019)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大声朗读的力量


“或许只有童年读的书,才会对人生产生深刻的影响……孩提时,所有的书都是预言书,告诉我们有关未来的种种,就好像占卜师在纸牌中看到漫长的旅程或经由水见到死亡一样,这些书都影响到未来。”
——英国小说家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



小时候,特别喜欢听大人讲故事。抑扬顿挫的声音,七情上脸的面容,勾画出一个个生动有趣的人物,铺陈出一段段高潮迭起的情节。一张嘴就是一个世界,我们在其中悠悠漫游。当了老师,做了爸爸,我也继承了那张童话嘴巴,开始给孩子读书。

捧起一本喜欢的书,全情投入地朗读。读着读着,自己仿佛又进入了书中世界;读着读着,书中世界似乎也通过自己的声音跃然眼前。“老师,这本书可以借我吗?”每次合上书,几乎都会听到这样的询问,热切而期盼。于是灿然一笑,将书潇洒递到幸运儿面前,惹来钦羡无数。几天后,学生将书归还,问读得如何,“还是听老师读精彩!”

这,大概就是朗读的力量吧。我们用声音为故事涂上颜色,用语调为故事加上情绪,用感情为故事增添温度。我们对故事的理解与感受,通过朗读娓娓道来,缓缓流进耳中,深深沉入心底。于是,文字有了生命,故事有了棱角,在朗读与聆听中与孩子的灵魂相遇。美妙的故事,来自眼前的嘴,源自手上的书。人对书的好感,油然而生。

泰戈尔说:“最好的东西不是独来的,它伴了所有的东西同来。”透过朗读,孩子不只享受了故事的精彩、阅读的美好,还接收了丰富的词汇、庞大的背景知识和多样的语言形式。根据研究,一般的语言交流大多平淡简单,只使用5000个基本词语,其他的更多词语则出现在印刷文本。给孩子朗读,意味着为他们打造更宽阔的精神世界,让他们接触更复杂的语言环境。

此外,朗读本身就是一种姿态。怎样感受故事,如何抚摸文字,何谓敬畏文学,一切尽在朗读中。言教不如身教,透过朗读,我们用最直接的方式,以最真挚的情感,进行了最好的示范。这般朗读,大概能治当下小学的奶声奶气和拿腔拿调吧?

为学生朗读,必须讲究文本。自己喜欢的文本,是好文本;学生喜欢的文本,是好文本;能读出感觉的文本,是好文本。一本书,只要自己喜欢,觉得学生可能喜欢,大声读了有感觉,就值得带进教室。朗朗书声,朗朗乾坤。学生欢迎,只管高歌猛进;学生抗拒,退避三舍无妨。

美国阅读研究专家吉姆•崔利斯曾无限感慨,“为孩子大声读书是培养读者的最有效方法。但许多人认为这种方法太简单,对孩子们太不费力了,所以肯定没用。”读者是由读者培养的,而热情是被热情点燃的。为孩子朗读吧,读最精彩的书,用最大的热情。



(刊于《中国报》15.10.2019)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学习为主,评估为辅


“如果说19世纪和20世纪的教师都是‘教的专家’,那么21世纪的教师则必须成为‘学习行为的设计者’。”
——日本教育家佐藤学



想象这样两所学校。A校注重开展丰富的教学活动,学生每天的学习都多姿多彩,然而却完全没有考试,家长不会领到任何成绩册。B校则强调进行专业的评估活动,对教学活动不太上心,学生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考试,家长每月都会收到巨细靡遗的评估报告。如果有孩子,你更愿意让他到哪所学校上学?

我相信,大多数人会毫不犹豫选择A校吧。B校虽能给出专业详尽的评估报告,却忽略了孩子的学习过程。反观A校,尽管没有考试也没有成绩册,但能让孩子快乐学习享受学习,这才是最重要的吧?评估和学习,前者只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换句话说,孩子可以有学习而无评估,不能有评估而无学习。

如此说来,评估似乎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非也非也。作为教育系统的重要一环,评估自有其重要功能。正如病人看医生做体检,专业细致的报告能让病人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也让医生得以对症下药,做出最好的诊断与治疗。体检只是手段,健康才是目的。评估也一样。专业准确的评估能揭示学生的学习状况,让学生看见自身的优缺点,也让师长得以因材施教。

今年,教育部废除了小学低年段统一考试,以课堂多元评估取而代之。根据官方说法,评估可透过至少五种活动渗透于教学之中:竞赛(kuiz)、游戏(permainan)、角色扮演(main peranan)、故事讲述(bercerita)和小项目(projek mudah)。大概过去的考试观念过于根深蒂固,许多教师认为,这些不就是教学活动,哪里是什么评估?

实际上,评估的意思是:“观察学生的学习过程,共同协作去解释所收集到的资料,制定标准,描述进展,收集结果,记录反思和表现,发现学生的优点并帮助他们改正缺点的过程。”(美国教育学者Ellen Weber)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开展形式多元的教学活动,让学生充分经历学习过程,并在过程中通过各种方式展示他们的学习状况。学生一边在学习,教师一边在评估,评估成果再进一步推进学生的学和教师的教。

以小学二年级华文第五单元《珍贵的友情》为例,我们可以让学生在单元学习的最后阶段,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演出短剧。奔着最后的短剧演出,教学过程就成了一系列准备工作。为了演出内容,学生须要阅读并理解单元中两篇课文的故事;为了演活人物,学生须要揣摩课文中的情感流动;为了分配角色,学生须要与小组成员协调沟通;为了确保效果,学生须要与同学反复演练。

学生在具体任务情境的推动下,积极参与到学习实践当中,教师则在一旁仔细观察,适时点拨。由于有了大量的实作机会与空间,学生会在过程中展示出他们各方面的状态:阅读理解能力、口语交际能力、问题解决能力、朗读能力、领导能力和协作能力等。学生经历学习的当儿,教师能广泛评估学情,加深对每个学生的认识,籍此设计更适合学生的教学活动。

从统一考试到多元评估,不仅意味着评估形式的转变,还呼唤着教学观念的翻转。让学习联系现实生活,让学生经历学习过程,让课堂从以“教”为主转向以“学”为主。唯有翻转了教学,使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我们才能从评估中获得更丰富的反馈信息,也才能更大程度地促进学生的学习。



(刊于《中国报》29.10.2019)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能识字就表示会阅读了吗?


“阅读并非简单地识字。阅读既是阅读文字,也是阅读文字背后的含义:教阅读既要教文字,也要交给学生如何从文本中获得意义。不管词语有多重要,它绝非阅读的目的。”
——英国书史学家大卫·皮尔森(David Pearson)



先看三组数据。首先,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大马人的识字率达93%。与此同时,大马成年人平均每人一年只阅读两本书,相比之下日本每人一年阅读40本书。在2012年PISA国际测试的阅读素养项目中,我国在全球65个国家排名倒数第6,落后于邻国越南和泰国。

识字率高达93%,人均阅读量却只有2本,国际阅读素养测试也只能排名倒数第6,这说明了什么?从好的方面看,我们的社会基本上成功扫除了文盲,几乎人人都能识字。然而,从坏的方面看,这个人人能识字的社会却几乎不爱阅读也不会阅读。本来,识字是为了阅读,前者只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可如今,我们获得了手段,却失去了目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让我们尝试从小学教育的角度来看问题。1983年到2010年的KBSR《小学华文课程纲要》这么写道:“阅读教学的目的是使学生能认识字词。”很明显,在这里阅读是手段,识字是目的。因此,遵循这样的课程理念,生字表主导了小学华文课本的编写。课本编者根据各年级生字表,用生字表上的字来编写一篇篇的课文。生字表有的字,一定得出现在课文中。生字表没有的字,尽量不出现在课文中。

换句话说,课文的目的是让生字表上的字词出现,借此教学生识字。生字表的字有没有出现,很重要;课文编写得美不美,不重要。用着这样的课本,课堂教学自然往识字倾斜,阅读只流于初步的提取信息和理解内容,没有分析,没有判断,没有综合,也没有评价。这样的语文教学观念持续了将近30年,如今国人识字率极高而阅读力极低,大概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进入二十一世纪,人工智能急速崛起,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一方面,越来越多智能产品解决了人类在基本知识方面的需求,识字能力不再像过去一样重要;另一方面,周遭的信息和文本也越来越复杂多元,对人类思维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阅读力就是思考力,阅读力就是学习力。在这样的背景与趋势下,阅读显得愈发重要。

我们必须从过去的刻板观念中跳脱,重新定位阅读。我们必须提供最有趣同时最优质的读物给孩子,在他们的阅读过程中有意识地渗透阅读策略的训练,让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感受阅读的魅力,学习阅读的方法,点燃阅读的热情,进而养成终身的阅读习惯。

英国儿童文学作家艾登·钱伯斯(Aidan Chambers)曾说,“读者是由读者培养的。”要让下一代孩子多阅读、会阅读、爱阅读,我们这一代大人就必须先身体力行,让自己多阅读、会阅读、爱阅读。

书香社会,就从你我开始吧!



(刊于《中国报》12.11.2019)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