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言舒展为心开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记录充实的一天》
What A Fruitful Day!

2021年1月8日,一早起身打开面子书,发现今天是Professor Vincent的生日,马上给教授捎了一个生日祝福,教授也很快回复了一个Thank you!

接下来到大学见了Puan Hamiziah询问System Buddy的事情,也到Pusat Pengajian Pelajar见了Encik Azmi获取相关讯息。再来到讲师办公室Prof. Madya Dr. Noor Aini那里交论文第四章。导师马上得上网课,所以聊了一会儿就得离开,并来到了IPS找Puan Rosmawati领取Surat Lantikan Pakar给涉及在我研究的学者医生专家们。

过后,给国家教育局BPKhas部门的Puan Nur Awani, PA Pengarah通电询问详情。再来与几位官员和讲师通讯联系。还有就是Dr. Grace致电来告诉我有关下学期将继续我当特殊教育博士生朋友的Buddy申请。差点忘了还有到RMIC找Puan Jamilah询问Insentif Penerbitan Scopus Pelajar的申请。

当我走走停停随后来到图书馆坐下来处理完所有的书信后,突然收到面子书一位加我好友但我却未回应的朋友的朋友向我提出有关数据分析的问题。 考量对方是男性的顾虑,我问他下次带多点朋友一起我们才见面讨论。结果聊着聊着到吃午餐时间,才知道对方也刚到UPSI见了导师即将开往芙蓉的路程。由于两人的路途一致,我们最后竟然决定到RnR Sungai Buloh见面讨论研究!

真的不可思议!对方因为看到我在面子书分享的一些资讯,以及有着不少共同朋友(同是博士生政府奖学金获得者),所以竟然才刚认识的情况下就熟络到为着各自的论文与研究滔滔不绝地做出了许多的讨论与分享。而后来才知道,对方是UiTM的一名讲师,获得了KPT的SLAB奖学金全职在UPSI修读博士课程。

这一趟旅途真的获益不浅!感谢上帝让我身边出现了这么多天使,这是我在以前从未想到会实现的事情。我必须得继续努力,才不辜负上天对我的恩待。感恩!

图片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生活篇
——婚姻与宗教


婚姻是神圣的,这一点我从来不可否认。

过大礼的一个星期后,在2021年1月2日,我们简单的婚礼顺利举行了。祝福声不断从不同亲朋戚友传来,电话里和网络社交媒体上祝福信息也是连续好多天不间断地响起,最最感动的,就是远在立卑的黄讲师非常有心思的祝福与举动!

打从一年前开始决定步入婚姻开始,我们都紧守父亲的四个字:一切从简。加上这次疫情的蔓延,我们更加不得不遵行。感谢老公及家人一切用心的预备打点,很久没出门的九十多岁的外婆这次更是破例和我们一起驱车到几百公里以外的马六甲去。曾经在我中学时期照顾我的四姨听到了马上预备了厚礼并不惜放下工作几天就算路途遥远也特地出席我们的婚礼。还有姐妹们都是从四面八方,勇闯到马六甲这个古城为我们的婚礼增添不少欢笑与色彩。要感谢的人真的很多,甚至原本打算要一一答谢大家祝福的我最后也没办法亲自一一答复。最后当然是我的父母,一辈子相处最多时间如今就要嫁女儿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为了这“简单”的婚礼,大家也都是费心费力,真的辛苦了也非常感激。

***

结婚照片放在社交媒体后,一位印裔朋友(前老师,HLP奖学金得奖者,目前全职念博士)马上信息淑维:妳结婚了吗?过后不久,又对我说:恭喜妳!真的替妳开心!

我回想了先前在我很犹豫决定要不要走入这段婚姻的时候,有一晚,和这位印裔朋友(我们一起租房子)一起聊起各自的生命故事。对方坚决告诉我,不同宗教不会影响一段婚姻!她给我说了了两个小故事:

故事1:有一位女性朋友,信奉天主教,她的另一半则是兴都教。两人的神台就摆在一起,各自敬拜和供奉自己的神明。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夫妻关系!两人多年相处非常和睦,是大家称羡的鸳鸯。

故事2:无关宗教的事情,但在印度群体女性的地位非常卑微。一个漂亮且聪明的女孩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小伙子。小伙子每天晚上逼她吃避孕药才硬性与她行房,过了不久,小伙子搬了女孩的行李箱,拖着她进车子。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把女孩并行李箱一同推下车。从此,女孩回到娘家完全没有地位。只能睡在客厅里,衣服也只能放在行李箱里,遇到家里有客人就得躲起来。尽管在职场上工作表现非常优秀,在家里却完全没有话语权。

***

后语:
规则是帮我们达到自由,而不是捆绑我们的工具,宗教也是。要是一个宗教不但没有让你自由,反而捆绑了你的思想,局限了你的眼界,让你生活更狭小,那么还是自由比较快乐些。学会尊重,打开视野,在这个多元的社会里,共同创建一个美好心态与理想环境。

图片
Love is Mutual Respect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学习心得——
《穷则变,变则通》
Where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


自从疫情爆发过后,身为研究生的我们面对的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到学校收集数据。当新冠肺炎数据一天一天攀升,当疫情一天一天严重,甚至到达MCO 2.0的时候,一些已经做好的研究计划更是无法如期实行,而导致一次又一次的展延。

在2020年12月27日的《新常态的升学之路》里淑维有分享到,新常态下,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环境。我们不能说,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后,计划可以照旧实行。问题是,什么是“恢复正常”,真的可以回到从前,就像没有发生过疫情之前一样吗?答案是不可能了。当整个大环境在改变时,我们做研究的,当然也要随之改变。我们所做的研究,是要在未来可以应用,而不是做了只适合在现在或之前的情况。

研究的意义在于我们对所涉足的领域有何贡献。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化,但我们的教育似乎还没有太大改变!这一点我们真的得认真思考。未来还需要这么庞大数量的教师吗?教师的角色还会相同吗?考试是审核学生的唯一条件吗?实体和虚拟,如何在我们的日常教学中扮演着它们各自的角色?现实是,教师已经不是学生获取讯息的唯一途径。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士都能够成为孩童的学习对象,世界上的各个角落,都可以成为孩童学习的场所。世界越变越大,距离却越来越近,而我们,就必须越来越前进!

当我们面对有限的资源时,要做到的是怎样突破现有的环境。例如,目前学校对外来者(outsider)避而远之,而我们的奖学金期限(博士三年;硕士两年)一直在倒数迫近。那么,一定要想办法说,如何在不进入校园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完成我们的学业。打个比方说Experimental的研究方法就是要我们拿两组学生进行对比,若实体课上不到,就转而用网课进行。若老师们因为很忙碌的原因拒绝了,那我们就用DDR的approach来进行。为什么选择DDR(Design and Development Research),原因是研究对象是专家(experts),包括Guru Pakar,、Guru Cemerlang、讲师、教授、学者、教育部官员、小儿科医生、心理辅导师、职能治疗师等等专业人士。这样一来,我们就能透过线上访谈和交流去收集到我们所要的数据,减低了到校内与人潮多的地方去接触/冒着感染/被感染的风险。

最后,尽管身为研究生的我们都会各自遇到不同的困难与挑战,但千万不要埋在心底不对别人说。当我们把自身所面对的困难说给对的人听的时候,说不定对方可以给我们很好的建议,或者打开我们的人脉,推荐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贵人呢?最后送给大家的话是:山不转路转,境不转心转,每个问题都有解决的方法。祝福大家在研究的路上都能顺心顺利!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疫情无情,人间有情》
Spread the Love in 2021


收到远在沙巴州的亲人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我的泪水马上忍不住掉了下来。
吹着海风的我们在大石上坐了下来,我静静地思考着人生的意义。
名利和头衔,健康和亲情,你会选择哪一样呢?
倘若有一天,只能在地位和奉献之间选择一样,我一定会选择为社会奉献,因为离开了奉献,生命就毫无意义了。


2021年1月15日下午,接到来自IPGKDA的讲师和UPSI好朋友的要求,在当天晚上与HLP2021的候选人分享面试经历。
我赶紧从面子书搜寻出了去年与HLP2020的分享演示文稿,做了修改和添加Tips Terbit Artikel。
晚上短短的分享获得极大的回馈,连最近非常早休息的淑维也被大家的热情所打动。
除了解答大家的问题,也有人希望能够获得这次的演示文稿以作复习。

与HLP2021候选人分享的消息放在面子书后,有朋友也提出要求分享录影,
但由于当晚的分享并没有录像,所以淑维答应说待整理后会将演示文稿上载。
2021年1月18日放上面子书后回响极大,短短一天就有111人转发和108人按赞。
这是淑维最多人转载的一个帖子,并且两天内不断涌入好友请求以及私人信息。
然而非常抱歉的是,许多是淑维不认识不熟悉的,并且也没有能力回答那么多信息,
所以还有许多还未作出回应,淑维会尽量抽出时间帮助想要前进的朋友。

2021年将会再是挑战的一年,无论是对研究者或是对工作者而言,
我们都随着疫情的侵袭而改变了生活的方式,思维方式更不得不做出接受与适应。
淑维只想尽能力范围分享、奉献及回馈社会,希望能对社会散发一点积极正面的能量。
不管今年将会有多大的挑战在前方,希望大家都能都彼此互相勉励。
感恩淑维身边有很多贵人,尽管一次一次被绊倒,但总有人给予拉拔和帮助。
最后预祝大家在新的一年新年快乐、越挫越勇,让我们一起把社会变得更美好吧!

图片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人生总没有一帆风顺》
Life is Like a Roller Coaster


事情总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美好地发生下去。

打从2020年8月进行开题答辩后,我的收集数据之旅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DDR第一阶段的Needs Analysis Survey完成后,我又开始了第二阶段的Focus Group Interview,访问了五位在特殊教育界拥有超过十年教学经验的老师。然后,又预约了七位学习障碍界的专家,包括小儿科医生、心理辅导师、教育局官员、职能治疗师、学者等等。

待我把pilot test的interview transcript写好也coding好之后,不幸地事情发生了。导师在阅读我第四章报告后,说,简直烂透了!她说:你的硕士论文这么优秀,博士论文却那么差,难以想象。虽然我有努力在解释,DDR的方法Phase 1的数据只是用descriptive statistics,到了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数据才是重点。可是导师有自己的理由去坚持,我也不想再继续辩论下去。

收拾了心情,几天里我都做一些无关论文报告的事情,并把与其他专家的预约都无限期展延了。在这几天里,我和HLP2021的申请者们交流分享,写了一篇文章尝试发表在Scopus等级的期刊,并且利用时间把之前还未有时间阅读的文献和实体书拿来阅读。

几天后,心情终于恢复了。我读到了导师的书——《Senario Menjalankan Kajian Inkuiri Naratif》,里边的第六章有分享到她在11年前念博士学位的辛酸经历与点点滴滴。这时,我终于明白了导师的苦心。她要我完成的是一部优秀的论文,而不只是一篇为了毕业而写的论文而已!求学不在于完成工作后拿到一纸文凭,而是要学习到知识的精髓然后昂首凯旋而归!

书本里有一个比喻非常有趣:一名刚完成毕业论文后的研究者就好比一名新手渔夫。我们要清楚知道自己是在浅水或是深海捕鱼的渔夫,然后准备好各式各样合适的捕鱼器具,以捕获最多数量的海产。我们没有很多的时间因为当海水涨潮前,渔夫就得上岸。循着灯塔,在撞礁或翻船之前必须回到之前下海的沙滩。在海上遇到风浪是渔夫经常会遇到的事情。要常常向有经验的人学习。上岸后,马上把海产分门别类以便可以获得最好的利润。不好的收获也不要急着丢到海里,可以晒干,哪里知道有一天旱季来临的时候会别有用处……

读到这里,我不禁哈哈大笑。与讲师和朋友分享后,我又重新点燃力量,开始研究我的数据要如何收集。希望这些故事也能对正在求学的你带来激励,或给想要求学的你一个画面。人生总不是一帆风顺,但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怕不能东山再起!

图片
https://shopee.com.my/Senario-Menjalank ... 8zO8FTt1Ao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在知识与导师面前学习谦卑》
Be Humble to Knowledge & Supervisor


当淑维看到有不认识的同学在和朋友聊天说到我的时候,评语似乎都很好,或是用“很厉害”等字眼来形容。淑维不敢觉得自己很好,倒是时时提醒自己要谦卑。

实际上,在浩瀚的知识海洋里,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就好像每次presentation的时候,众多资深讲师或教授在我们面前给予评语,若不是讲师含蓄客气“绕道而行”,那就是“开门见山”把我们的东西批评得一文不值。而每一次,我们都必须把东西都先接受、然后消化,能捍卫(defense)的就有礼貌地回应,但遇到讲师是凭着老道经验而给出的中肯建议,其实我们应该谨记在心。

在研究生的生涯里,导师(supervisor)在我们几年的硕博学习里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导师除了是平常帮我们批阅论文的人,也是能够帮我们抉择考官(examiner)的人物。很多时候,导师和学员的关系,是大大直接影响到一位学员能否顺利毕业的关键因素!

因此,在选择导师的这方面,有不少人提出了许多分析与意见。也因为这个因素,不少学员会事先打听并选择“友善” 的讲师作为他们学习生涯导师。这样一来发生冲突的几率会减少,讲师也不会对学员有太多意见。淑维正好相反。在这一方面,淑维竟然选择了一位公认非常难接近的导师。大家对她的评语,是通常学员笑着走进办公室,然后就会哭着走出来。这传言的确千真万确。淑维的朋友就真的亲眼见证这一幕。

对于这样一位导师,为什么淑维却能熬过了硕士两年,而且博士三年还选择继续“修炼”呢?原因是这样的,淑维在她的身上学习到了真的很多。由于导师的学生人数非常少(许多学生因为听到大名马上填表格换导师,也有许多人上了她的第一堂课就马上逃之夭夭),所以,她能够把专注力都放在她仅有的少数学生上。

大家应该有听过学员诉苦说导师很慢甚至不回复学员的邮件或信息吧?淑维的导师不会如此的,相反的,每一次都回复得特别快,并加上许多细节性的批阅。换句话说,每一次都批评到一文不值。对于这样的评阅,淑维是衷心接受的。尽管每一次见面后都会有许多修改细节的工作,但转个念头想想,能有个连标点符号都这么细心去批改的导师,我们还能奢求什么?

偶尔,我们还是会有意见不合的。但是,想起当时淑维是在完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申请HLP,这位导师就是每天亲自信息辅导淑维如何准备申请和面试的军师……对于这一点,尽管事后遇到挫折时,有不少人叫淑维换导师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时,淑维却选择继续坚持下去。不如意的事情,生活中十之有八九。淑维的建议是,不要为了便利而选择走捷径;尽管比别人吃多一点苦,多一些磨练,那又算得了什么。要不是导师当初苛刻的要求,淑维又怎能该两年内有如此小小的成就呢?最后,在求学的生涯里,让我们对知识保持敬畏和谦卑,学习以虚心的状态不断成长,一起收获生命中丰盛的果实吧!

图片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记第一次参加创新比赛》
My Very First Experience in Innovation Competition


疫情的关系,这两年许多活动都从线下搬到线上去,Innovation 比赛也是。

其实2019年,导师就帮淑维的硕士论文成品——DoCtor WoRM’s Module申请到专利(copyright),并鼓励淑维用这个产品或是其他创意教学的教具去参加创新比赛。然而淑维并没有这样的野心,也不喜欢到人群里去摆摊子介绍自己的产品。

感恩今年许多活动都搬到线上去了,这样一来,当Innovation 比赛的机会又来临时,淑维就可以借着想要提升ICT技能的理由去参加这场活动。由于像之前所说的,这是硕士论文的成品,所以不管是照片、文章、结果(results)……淑维都已经有所准备。那这次淑维要做的,就是完成一张电子A3海报、一个5-10页的演示文稿以及一个3-5分钟的视频就可以了。

这场活动的主办单位是Persatuan Penyelidikan Latihan Kemahiran & Vokasional (ARSVOT),而活动的名称就是International Innovation ARSVOT (IAM) 2021. 创新比赛分成两个组别,分别是Teaching & Learning和Innovation。而这次,淑维参加的是Teaching & Learning的类别。

说说淑维的DoCtor WoRM’s Module吧!顾名思义,它是由五个步骤组成,分别由模组名称中的五个大号字母做代表;
/D/ Draw the intersecting lines;
/C/ Count the intersection points;
/W/ Write the multiplication sentence;
/R/ Read the multiplication sentence;
/M/ Memorize the multiplication facts。

制作这个模组的缘起是现今许多小学的教学强调背诵乘法表,而对于数学掌握能力较差(Mathematics Low Achievers)而言,这是比较困难的事情(Working Memory Problem),尤其在不理解概念的情况下。所以,这个模组将会通过动画、游戏、画面的方式(visualization)让孩子们在看到颜色和画面的情况下理解了乘法概念,最后才将乘法表背起来。而故事的主角,当然就是Dr. Worm(虫虫博士)和蝴蝶(Betty Butterfly)啦!

想支持淑维的朋友,不妨到以下Youtube视频,点击按赞分享,帮淑维获得更多观看率哦!谢谢大家!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知识是用来造福人群》
Spread the Knowledge, Spread the Love

参加学术交流、活动或分享,除了有机会认识更多比自己学识更高的人以外,也是机会让自己把学到的知识分享给别人。就像发表文章和发表书本,并不一定要等到学问比别人高一等了才可以做的事情。当我们做把学习到的知识(input),转换成另一个形体传送出去(output),那才是把知识建构(construct)起来内化的过程。

我们被生下来的时候都是两手空空的,如果我们要把上帝给我们的礼物(一切有形的东西)紧紧抓住不放,那最终只会失去一切。知识也是如此,很多时候,我们得到了知识,就想要占为己、或占人便宜、或是认为高人一等。认为自己会的东西很多,别人却可能没有此方面的学识。事实上,知识本来就是没有形体的,即握不住、也抓不了。只有散播了出去,它存在这世界里才有价值。

遇到许多向我们请教的人,要是我们会的,都要尽力去解答。师者,就是传道,就是授业,就是解惑,这些都是职责。世上没有比看到别人成功更让人快乐。淑维觉得,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我们对社会贡献了多少。

知识是提升自己、造就别人的管道。俗语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解决了需要的人的基本需求的过后,接下来就是要帮助他建立自我能力的时刻。最后,淑维想说:知识就像蜡烛,越传开越照亮世界。尤其在这网络的世界里,知识的传播已变得轻而易举。如果此举能造就别人,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图片
照片摄于:2019年6月14日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数学障碍的孩子如何学借位减法?》
How to Teach a Dyscalculic Child Subtraction by Regrouping (Borrowing)?


有位孩子的妈妈通过朋友的介绍联系上了我。这几天,妈妈又给我传简讯来了:May,我该如何教孩子借位减法?例如我怎么教他都不会12-5=7。头很痛。

看到妈妈的困扰,我是能感受身同的。尤其在这段困难的时间,没有老师面对面指导,加上孩子有自闭症和Dyslexia综合症,对于妈妈来说,当然是希望孩子在家也能够学习。


我给妈妈传了一些资料(1),从不借位减法到借位减法的展示。妈妈看了回复说,看不明白,无法理解。那我就用语音讯息简单地和妈妈沟通了一下。以下是我整理出来了的一些内容。

图片
用图像展示


图片
这是不借位减法

图片
这是非常规算式

图片
这是传统式算法

对于比较难掌握数学概念的孩子,淑维的建议是从实体(object)图像(visual)抽象符号(numbers)分阶段来学习。例如,12 – 5 这道题目,安全简单的做法就是:

1. 用实体来讲解,如:糖果(12粒拿掉5粒是多少?)倘若想要孩子理解数位(Place Value)的做法就是,10根水管绑一捆,另外2根水管,合起来共12根。要减5却没有办法从2抽取的话,就要跟隔壁邻居借位。邻居只有一捆,那就拆开来借给2,拿走了5根,答案就是7了。
2. 接着才到图像,就像以上展示的。用线条区分出各位和十位,画出一个长条在十位,两个小方块在个位。2不够拿走5跟邻居借,邻居一个长条拿走,换成个位10个小方块。现在从12个小方块拿走5,答案也就是7了。
3. 第三阶段才进入直式。让孩子通过实体和图像的学习后,转换成纸面上的数字。分开十位和个位,指导孩子把刚才的数字写在算式里。这样循序渐进地教减法,孩子才能从不同感官(multi-sensory)——视觉和触觉中学习到抽象的数学概念。

最后,淑维也给妈妈建议了一些教具。如果妈妈还是觉得很难去和孩子进行教学的话(毕竟妈妈也是职业女性,并不是专业的教职员),那么就让孩子通过游戏去学习,妈妈负责陪伴就好了。

淑维介绍的教具是Dienes BlockCuisennaire Rod。虽然淑维本身是没有用过此教具与孩子们一同学习,但是有不少数学教学的书本都有提及。另外,在shopee或其他网购平台也可以买到一些数学游戏/教具,让孩子们从游戏中学习,也是建立亲子关系的一大好时机哦!最后,希望所有孩子在MCO这段时间都能够持续学习到新技能、新知识,并且与家长们有美好的亲子时光,师长们一起加油!

资料:
1. Chinn, S.& Ashcroft, R. (2016). Mathematics for Dyslexics and Dyscalculia: A Teaching Handbook. United Kingdom: Wiley Blackwell.
2. https://shopee.com.my/search?keyword=di ... athematics
容淑维
帖子: 1783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重新学习》
Learn, Unlearn, and Relearn


最近开始放慢了脚步,原因是已经开始收集数据到一半的我,被导师要求重新开始,意思是,从收集数据的第一阶段(Needs Analysis)开始。第一,淑维用的方法DDR被导师说写得乱七八糟;第二,导师认为Dyscalculia Checklist的贡献不大,也没办法参加innovation比赛,与其如此,不如转换成intervention。然后,也把DDR换成其他Research Design。

这样一来,其实可以说是整个论文必须重新编写,内容也得更新。淑维挣扎了很久,终于决定接受导师的意见。因为方法换了,方向换了,理所当然,needs analysis questionnaire里的items都要换了。更改了很多次的问卷导师始终不同意,原因是她觉得淑维对制作问卷这个环节并没有掌握得很好。

尽管大家都说,反正Proposal defense都已通过了,妳就继续收集数据好了,最重要的是examiners批准就可以。可是,话虽如此,当淑维越根据讲师的点评去修改、去阅读更多国外的书籍时,果真的就越发现自己的不足。既然如此,淑维也就决定用这段日子沉淀自己,让自己阅读更多学术的著作,再深入理解数学障碍这个领域在国外的研究和发现。如此一来,淑维也就更发现自己之前所知道的是多么微不足道了。

这段日子(MCO)无法像以往一样到图书馆去借书参阅,询问过图书馆管理员也无法获得淑维想要的相关书籍。阅读电子书时间长久下去眼睛和身体都会很疲累,最后逼不得已做出最后的决定——拿去printing shop打印。打印时,还特地要求老板要尽量做得精致些,这样阅读起来才有兴致。

放慢脚步,并不代表什么都不去做。而是,少了很多邀约,多了很多沉淀。给自己时间阅读,给自己时间去生活。放慢脚步,留心身边的细节。淑维还在家里种了一些蔬菜,从撒种、发芽、长叶子、到施肥、收割的每一个过程都学习去等待。很多时候,不是最好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是我们需要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淑维相信,只要有撒种、有施肥、有适时去灌溉,总有一天,收获一定会到来!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