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题小作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9月24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儿童文学不是为精英而设

文学,常给人高深莫测,不是人人都能消受的感觉。提到儿童文学,人们就更好奇了,大人们都不一定搞得懂的文学,儿童岂有能力理解?因而有人质疑让儿童文学入驻小学语文课程,是趋向只适合少数人的“精英教育”,忽略了更大部分家庭条件不足,家里没有阅读文化的儿童。

尽管教育普及,每个儿童都有受教育的平等权利,但由于家庭社经地位的影响,在教育上实在很难达到完全的平等。有的家庭能以书和故事喂养小孩,有的家庭要提供三餐温饱已经很不容易。如何面对差异,提供最适切的教育?中古时代,西欧曾出现“不同阶层的人应接受不同教育”的主张,并据此设立了“双轨”制度,让贵族孩子接受绅士教育、文学教育、古典教育、大学教育,而贫民孩子则接受和读写、劳动、职业训练相关的有限教育,看似各取所需,实则存在歧视。一直到了“人人都应当接受教育,不同阶层的人应接受同一教育”的思潮出现,才打破阶级的限制,为现代的普及教育打下基础。

法国教育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更进一步,提出了 “不同的人应接受不同教育”的主张,强调应该把成人看做成人,把孩子看做孩子,而教育理当顺应儿童本性,尊重儿童自然成长的规律,反对把孩子看作缩小的成人,让教育成人化。从关注“阶层”转移到重视“个体”,不仅是看到“人”,还看到“儿童”,看到儿童与成人的差异,这是教育思想上的革命性变革,对后来以儿童为主体的现代教育,还有儿童文学发展都垫下了重要基础。

认识、接受并尊重儿童与成人的差异,是儿童文学根本的出发点。就像认识到儿童所需要的成长养分不同,消化系统、吸收功能也和成人有异,才会有为儿童特别配制的奶粉一样。读什么,和吃什么一样重要,儿童文学是根据儿童的需求、口味,还有“消化”能力而烹调的精神食粮,具有故事性、趣味性、游戏性。不论是内容、情感,还是表达手法,都更切合儿童的心性,符合儿童的生命体验和发展需求,因而更容易被儿童接受,是儿童教育的重要资源,重要起点。

大家千万别被“文学”二字吓到,儿童文学并不是“精英”文学,也不是资优生才能享有。它面向全体儿童,是属于所有儿童的共同资产,冀望家庭条件不足的孩子,也能透过老师,还有身边其他大人的帮助,走入儿童文学的王国,亲近儿童文学。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0月8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不必抗拒长辈图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社交平台开始涌现大量制式化的问候、祝福图片。除了一日三次的早安图、午安图、晚安图以外,还有为不同节日而量身定制的祝贺图片。不管是遇上端午、中秋、冬至、新年等传统节日,还是全民同欢的国庆日、劳动节等,都不乏应节应景的图片。由于使用者多为长辈,故被称为“长辈图”。

不知道这带有戏谑、嘲讽意味的称号始于何方,源自何人,只知道它并不怎么受年轻人欢迎。谈到长辈图,年轻一代总流露哭笑不得的神情,大有不敢恭维,却身不由己之势。因为他们虽然抗拒使用长辈图,却无法拒绝接收长辈每日发送过来的好意,有者甚至还因此而心生烦恼,恨不得拉黑。

不一样的生长环境,不同的时空背景,造就了不同的价值观、审美观。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当下社会,两代人由于更新知识,接受资讯的能力差异,距离更远远地被拉开了,这是传统代沟在网络世界的延伸,即所谓的“数字代沟” (digital generation gap)。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的描述非常形象:“青少年和所有比他们年长的人——隔着一条深沟在互相望着……一条深深的、人工的沟壑是人类亲手所挖,它发明了一种技术把四十年代中期以来成长起来的人与此后成长起来的人分开了......”。这样的鸿沟或许无法完全弥合或消失,但如果能尝试多些理解、包容,将可避免科技把两代关系继续拉远。

对长辈来说,面对和适应高度资讯化时代,是一项颇为艰巨的挑战。他们必须先战胜对新科技的恐慌,还有接受重新学习的挫败感,才能踏出第一步。为了能与家人、亲友保持联系、维持互动,是促使他们愿意跨越障碍,重新学习的主要动力。大家看似无意义的图片转发,乃是他们在网络世界与亲友保持连结,与他人维持互动的重要形式。长期缺乏回应与互动,将削减他们持续学习,继续探索的的兴趣与动力,非常可惜。

不是鲜花,就是风景,字体大大,字句毫无新意的“长辈图”看上去的确不够创意,也不够个性化,比不上亲手输入的字句真切、动人,有诚意,但只要理解到长辈的成长时代与当今的数字时代的差距有多么远,知道他们为了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须具备多大的毅力,付出多大的努力,克服多少有形无形的障碍,才成功走入网络世界走近你,你就会知道哪怕只是复制粘贴转发的动作,都值得喝彩,值得鼓励。

往深一层想,长辈图寄寓的不止是问候与祝福,还有互报平安的意义。人在图在,不要等到哪天消失了,才发现到原来能收到长辈图,也是一种幸福。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1月19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新常态,新教育心态

以前,每当听到长辈说:“因为战争,学校关闭,我过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去学校上课”,“因为逃避战争,我失去了继续升学的机会,自此改变了人生的轨迹......“时,总庆幸自己生在太平盛世,远离烽火。谁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让全球陷入“无形战争”般的恐慌。

去年底开始爆发,至今仍找不到解药的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百万余人的性命,对国家的经济、文化带来重创,也造成史上最大规模的教育中断,受影响的学生高达10亿人。我国的学校在今年3月中全面关闭,6月好不容易陆续复课,大家战战兢兢,还未及恢复元气,又因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11月初再次被迫停课,直到年尾。

借助科技的力量,今天的学子虽然不必像生逢战乱的祖辈般,完全中断学业,甚至就此辍学。但面对被疫情改变的教育生态,大家还是不免忙乱,特别是在三月初,开始切换线上教学模式时。而今再度停课,情况虽然有所改善,但与实体的学校生活相比,还是有所不同。再加上家庭环境差异、学习资源不一、硬体设备不足、网络覆盖率等客观条件限制,所面对的考验并不小。10年,20年后,回顾这一段疫情中的学习历程,所谓的“冠状世代(Generation Corona)”是不是会说:

“因为疫情,那一年我们没有得考UPSR,没有毕业旅行,没有毕业典礼.....“
“因为疫情,PT3被迫取消,影响了我升中四后的科系选择.....“
“因为疫情,SPM展期,影响了我后来的升学途径.....“
“因为疫情,我们都没办法到大学报到,体验大学新鲜人的生活.....”

届时,以上每个陈述句尾端的省略号,将因人而异,填上不同的内容。同样处境下的不同心态,不同回应方式,将带来不一样的结果。

疫情的发生,我们无法控制,疫情何时结束,无从得知。唯一能做的是调整心态,选择回应的方式。不能老想着恢复原状,坐等疫情过去,而把眼前所做的,当作不过是应付一时之需的权宜之计,更不能抱有“等待疫情结束,才来进行补救”的心态。教育无法重来,成长无法等待,疫情下的冲击难免,但希望大家都能把握各自的条件与资源,开创出教育的新常态,把伤害降至最低。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2月3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在线教学的挑战

自三月实施行动管制令开始,师范学院就启动了居家在线学习模式。八月末,第二学期开课,除了预科班新生,以及少部分选修了需要实践手作课程的学员,回院报到以外,其余的依旧留守家中,透过师范总院所推荐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谷歌视频通信服务(Google Meet)等继续线上学习。

与中小学生相比,给大专生上网课的问题小得多。首先,在电脑俨然已成大专生入学必备的“基本用品”,又“人手一机”的时代,配备不是问题。在技术上,他们就像网络原住民一样,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特别强,丝毫不比身为网络移民的师者逊色,甚至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配备不成问题,信息技术也可以学习,难以解决的是网络覆盖率问题。信号不稳定,上课不断掉线都是小事,问题在于不是所有区域都有网络覆盖,一些学生在家根本无法上网。另外,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固定宽带,无限数据可使用,当线上教学成为了新常态,学生得额外购买数据,造成经济负担。

以上所述都是外在因素,学生的自律、自主学习能力,才是开展高质量在线学习,实现“停课“,但”不停学”的关键。在公开给全国小学生免费参与的直播课上,看到小朋友像脱缰野马般,肆无忌弹地在留言区“畅所欲言”。有胡乱涂鸦,不知所云的;有出言不逊,挖苦荧幕前正在讲课的老师的;有和在虚拟空间偶然相逢的他校同学掀开骂战的.....可见要求小朋友隔着屏幕,专注听课是多么呕心沥血的一件事。

至于已识时务的大专生,当然不会再像天真烂漫的小学生般,以为隔着了屏幕,山高皇帝远,而肆意宣泄不满的情绪。就算不想上课,也会赏脸地点开个人账号,让账号上的头像亮着,只是真人全程不露脸,也不出声。究竟是在专注听课,还是已经离席,抑或让老师消声,则不得而知了。

“停课不停学”是对自主学习能力的一大考验。之前在校,有规则的管束,有老师的监督,还有群体的制约,学生的学习是属于主动,还是被动,不容易看出来。而今停了课,居家学习,显现的才是教育最真实的面貌。缺乏客观环境的约束,少了外部的强化手段,我们的学生还愿意学、乐意学吗?是不是具备自我管理、自我鞭策、自我学习、自我决策的能力?

自主学习能力不是天生的,需要有养成的过程,即先得有机会学习”自主“,才能追求“自主”学习。在这之前,我们的教育是否给学生留下了足够、适当的空间,让他们有机会学习自主?这一次疫情中的“停课不停学”,正好为以上问题交出“答卷”。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2月17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教育需要相互信任

学生必须具备自主学习能力,才能应付未来世界的挑战,已是教育界普遍达成的共识。这一次新冠病毒肆虐,学校被迫关闭,转成居家在线学习模式,是对我们强调多年的自主学习的突击检查,因为毫无预警,无从准备,比特意安排的考试更能反映实际情况。

当我们把学习的自主权交还到孩子手上时,他们是否有能力自理?学习是不是还能继续?一旦没有外部的监督与管控,学生是否还有学习的兴趣与动力?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那表我们一直希望“能给孩子带得走的能力”的理想并没有实现,与国家教育目标所要求的终身学习能力也存在差距,值得忧虑。

这一次疫情给教育带来的打击与伤害,已避无可避,如果我们能借机重新审视教育,调整方向,改变做法,也就不全然是坏事了,就像生病而让身体获得调节与修复的机会一样。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大家并不是不知道自主学习能力的重要性,问题是该从何下手?因为它既不是可以传授的知识,也不是可以透过手把手,或靠示范来“教会”的技能,而是由学习者的态度、情感、能力综合而成的素质。换言之,自主学习能力,并不是一套固定、成形,可直接搬用的策略,除了学习方法,还包含学习意愿、自律能力等。

在以学习如何学习为教育核心的知识经济时代,自主学习要求的不仅是自动自发,能独立完成老师布置的功课而已,而是能够自律、自立、自为、自强,为自己的学习作主,为自己的学习负责。能力的养成需要经历长时间,透过实际的运用来完成。自主学习能力,同样需要操练的场域,借助日常的实践来发展,即先得有机会“学习自主”,才可能“自主学习”。这道理和我们希望孩子有主见,平常就得让他有机会选择,不能事事包办代工一样。一个在学习上总是依赖大人喂养,习惯听候指挥,接受安排的孩子,一旦被赋予自主权时,只能六神无主。

希望学生自主,就得为他们留下可以自己做主的时间与空间,允许自主、探索,也容许犯错,不因为担心孩子不懂事而肆意填满,主导一切,否则就像“推舟于陆也,劳而无功”。这需要更多的信任,教师信任学生,校长、家长信任教师,教育部信任学校。因为自主学习虽然不是放任自流,也不排除“他律”,却经不起过度的管控,过多的监督,也不适合清单式、量化管理。

总结一句,没有信任,自主学习无从做起。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2月31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疫情撬动的考试改革

出其不意新冠病毒打破了原有的教育生态,促进了线上教学的快速发展,也给考试带来改革的契机。我将以师范学院为例,谈一谈疫情给考试带来的变化。自3月18日颁布行动管制令,宣布停课以后,师范学员都回到各自家乡,透过网络接受远程学习,这之间两次的学期考试,也只能搬到线上, 改用替代性评估(Pentaksiran Alternatif). 这替代性评估该长什么样子呢?

以往,考生都是在特定时间亲临现场, 在封闭、集中的空间应考。为了杜绝作弊行为,不仅禁止说话、交流,带书本、资料、通讯产品,也会安排多名监考官在场巡视。而今居家学习,考场从学院转移至每个学员家中,没有监考官监督,少了考场上原有的限制,也难以彻底阻止考生翻查资料,或交换情报,该怎么做才能无损考试的目的,测出学生的真实水平呢?与其把精力花在想方设法透过各种软硬件,实施“云监考”,远程监控,不如改变出题思维,从改变考题形式着手,让学生就算有书本有网络资源,也不能直接找到答案,无法单靠翻查、抄录资料就考出好成绩。

因此,所测试的不能再是只要打开书本或搜寻网络,就能直接照抄照搬的知识性内容,或单凭简单记忆、背诵或套用就能回答的问题。这表示常用以测试知识、理解能力的选择题、判断题、填充题、简答题已不再适用,而须改为需要多角度思考的探究性题目,把核心放在考查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的知识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不但不担心考生翻查笔记,寻找资料,还可以把搜寻、筛选、组织、引用资料的能力当作考核点。除了测试学习内容,也考核学习方法、检测学习过程。要知道在这个资讯爆炸,信息唾手可得的时代,学会如何学习比学了多少内容更为重要。

在线的考试时间,比现场应考的线下考试更具伸缩性,即不一定得设置在2-3小时内,为此考核的内容可以更广泛、多元、深入,也为联系真实生活,结合理论的实际操作提供更多可能。比如面对“语文教材资源的开发”课题,在过往的纸笔测试中,就算考题所要求的思维层次再高,考生终究也只是纸上谈兵,而今却能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形式上也可以更灵活,如要求考生开发真实可用的电子教材资源,加强对考生实践操作能力的考查,比往常的纸笔测试更能反映学员的综合素质。

当整个世界的资讯已像本摊开的书,任君择取,我们还要担心学生在考试中可能翻书找答案吗?倘若考生真能透过翻书抄录答案作答,我们又能冀望透过考试测出什么能力?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呢?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1年1月14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教师需要被看见

2020年林连玉精神奖得主黄先炳博士发布得奖感言时说:“被看见的感觉真好”。是的,每个人都需要被看见。课堂中的学生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被看见,而大受鼓舞;默默为家庭付出的家庭主妇,会因为自己的辛劳,有人看见有人懂而甘之如饴;负责教书育人的教师,同样会因为被看见,而更乐意奉献。

大家不难发现,“做半天工”、“假期多”、“工作轻松”等字句特别容易触动教师的神经。去年6月,当第一次行动管制令结束,学校准备复课之际,有媒体报导说“老师即将开工”就让许多教师感觉气不忿,不满的情绪像被点着的火苗一样,在社交媒体倏地炸开。为什么呢?因为感觉到自己的付出没有被看见,被珍视。

圈外的人大多只看到学校关闭,老师不用上班,继续领薪资,却不知为了让居家的学生能够停课不停学,老师所付出的时间与心力,所承担的任务并不比平时少,特别是在一切尚未明朗,刚转为线上教学的初始阶段,教师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跨越障碍,掌握新技术新技能,找出新的应对方式。虽然不用按时打卡上下班,但工作时间却可能比正常的办公时间更长,不论是专业素养或心理素质都受到极大考验。

有人认为,只要内心够强大,实在不必仰赖外在的肯定;只要尽力而为,问心无愧,又何须在意自己的付出有没有被看见?内在自我的肯定确实比外来的认可更重要、更可靠,但是又有多少人强大到可以仅靠自我肯定支撑,不必寻求外在的认同呢?

除了教师,社会中还有许许多多不同领域的人在为我们服务,他们同样需要被看见、被肯定。一个孩子会因为被看见而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因为感受到自己的价值而变得更有自信,因为自信而对自己有更高的期许---相信自己有能力把事情做得更好,也更愿意去把事情做好。大人何尝不是这样呢?

所谓“看见”不是表面的恭维、赞颂,或是在特定日子才涌现的特别待遇,而是贯串日常的尊重、理解与信任。当然,教师不是完人,在庞大的教育体系中,也难免有枯枝,只是希望大家都能释放更多善意,以理解代替指责,以对话代替辱骂,以沟通化解分歧,特别是在疫情当前,风雨如晦的时刻,没必要再相互伤害。

教师不是为了要让别人看见才付出,但是如果付出之后能够被看见,被珍视,被认可,哪怕劳形苦心,却能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在辛苦中也能收获幸福,将强化教师对教育事业,对自我价值的认同,使教育步伐变得更坚定更有力量。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1年1月28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谁在网课掉队了?

停课复课,复课停课,当大家正期待着新学年重返校园,巴望着教学能逐步还原时,不料疫情却大力反扑,确诊人数节节上升,远比3月第一次宣布行动管制令时更为严重。随着第二轮行动管制令(MCO 2.0)的启动,学校只能取消复课计划,维持在线教学。

距离第一次停课,快一年了。大家从一开始的猝不及防,手忙脚乱,到后来的探索、实验,可说已度过了适应期,当教育部长宣布再次停课时,至少不再慌乱。希望这都是渐入佳境的表征,不是因为日久而产生“心理免疫“。

感谢数字技术为抗疫期间的居家学习提供了替代方案,虽然上课的方式、效果,和实体课有所不同,但至少能让孩子学习不中断。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学校因为疫情而关闭,全球平均损失了2/3的学年。剩下的1/3学年,又存在国家、地域、阶层之间的差异。例如在马来西亚,就有孩子因为家庭环境不允许,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技术支援,而无法上网课。就算教师改用whatsapp,也有孩子得等到父母晚上放工回来,才有机会借用智慧型手机接收信息。有的家庭只有一台电脑,家中孩子得竞相使用;有的孩子得步出家门,到有网络的地点“扎营”上课......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早前的一份报告,全球停课学生中,半数(约8.26亿人)家里没有电脑,43%(7.06亿)家中没有互联网连接。在马来西亚,面对同样困境的学生人数究竟有多少?当抗疫的终点仍遥不可及,而在线教学又是维持“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主要替代方案时,这样的问题是否得到应有的关注?当在线学习所需的基本设备在一些家庭都成问题,并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拥有上网课的“入场券”,国家该如何确保教育能延续、不中断?如何让每个孩子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力不被剥夺?

学校关闭,没有孩子能不受影响,但弱势家庭的孩子所受到的冲击却相对严重。家庭条件好的孩子,不仅可以继续透过网络继续学习,还可借此拓宽学习渠道与视野,获得更丰富的学习体验。反观家庭环境欠佳的孩子,则可能搭不上网络学习班车,游离在外,导致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让原本就存在的教育鸿沟因为“数字鸿沟“而拉得更远,后果堪虞。

当我们在探讨、追求更好、更快、更有效的在线教学方式时,实在不能忘记,身后还有一群孩子上不了车,需要被关注。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1年2月11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晚间网课可行吗?

随着停课的时间越来越长,大家开始认识到网课并不是应付一时之需的权宜之计,而纷纷提出不同的对策。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NUTP)不久前针对出席率问题,而建议把上网课的时间移至晚上,想象家长放工回来可以协助监督,孩子也能借用家长的电脑或智慧型手机,解决家庭无法提供电脑设备或网络流量不足的问题,提高出席率。

教专并不是无的放矢,出席率低落确实是网课常见的问题,要不社交媒体上怎会看到老师因为全班同学都现身网课而感激涕零?只是学生缺席网课的原因有很多,没有电脑设备,没有网络,没有技术支援,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也不能否认存在态度问题,如早上睡不醒,忘记上课时间,懒惰上课,缺乏学习动机等。若是态度使然,不管换什么时间,安排早上、晚上,还是下午上网课,都于事无补。只有先弄清楚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否则只是治标不治本,带来更大的问题与负担,人仰马翻。

将网课安排在晚上,势必对家庭生活,家中成员的日常作息,还有亲子关系带来影响。养家糊口本来就不容易,疫情期间,家长不仅忙生计,面对经济压力,还得兼管孩子居家学习的问题,亲子之间已经频频擦枪走火,比平日更易发生矛盾与冲突。如果把网课换至晚上,要求父母每天放工后,就赶着回家陪孩子上网课,相信家庭气氛会更紧绷,不论是对大人小孩的身心健康,家庭关系,还有孩子的学习,都弊大于利。孩子的学习不是不重要,但是亲子之间的共处,温馨的家庭生活也无可取代,实在不宜因为网课而把它变成纯粹的“教育”时间。

至于教师,身兼多重身份,不仅是老师,也是丈夫/妻子,儿子/女儿,爸爸/妈妈,有各自的生活负担与家庭责任。停课不停教,实施线上教学的压力已经不小,把网课换至晚上的话,会不会给老师带来更大的精神困扰与心理负担?这也是不能不考量的。

如果已经深入了解情况,确定某些学校、某些班级,真需要靠晚间上网课才能解决问题,而涉及的教师、学生、家长又无异议,即条件俱足,也无不可。只是千万不能把它当作标准作业,统一要求,因为不同区域、学校、班级,不同背景的学生,情况与条件都各异,需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面对教育部刚发出的第二版《居家教学手册》和《居家教学时间表执行指南》也一样,虽然用意良善,但若不能因地制宜,伸缩处理,缺乏人性化考量,只看到标准程序、标准作业,而看不到背后的人,并由此而衍生出更多的条条框框来勒住教师,当指南指的越多,工作就会越做越难。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1年2月25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师生共读一本书的意义

“我非常肯定,学生看我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里面是有爱,散发着爱的光芒的。”

这是不久前,班级读书会导师秋蓓在线上分享共读经验时说的话。她的眼神坚毅,语气温柔、笃定而有力,虽然隔着电脑屏幕,我仍然能感受到她心中有火,眼里有光。那是对教育充满热忱的一团火; 是点燃学生学习热情,照亮课室的一束光。

“记得两年前,我刚接手这一班孩子时,看到大部分学生的眼神就像一滩死水一样,不管我把话说得多用力,多精彩,多激励人心,好像都无法通往他们心里面去。一些学生就像刺猬一样把自己武装起来,上课就是一副不屑,满不在乎的样子,对学习当然也就提不起劲.....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很好奇,很心疼,也很困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的心重新荡漾起来,眼里有光?”

我们的教育现场,有多少孩子像秋蓓老师班上的学生一样?又有多少教师默默承受“教育像场单恋”般的无奈与苦楚?学生不能理解教师的苦心,教师也不能理解学生的问题,师生之间渐渐筑起了一道高墙。只是为了赶课,为了完成即定的学习目标,达到一定的绩效,大家只能心无旁骛,长驱直入,在有限的时间里追跑,直奔目标。越跑越急,越急就越气,当双方都有压力,关系越来越紧张,距离越拉越远,没有了情感的联结,教育又该从何切入呢?

大家不是不明白没有情感作为基础,没有爱与信任,教育难以发挥作用的道理。问题是课都改不完了,哪有多余时间“谈情说爱”?另外,尽本份把书教好,不也是爱学生的直接表现吗?忘了情感的联结不是单向的施与受,需要有沟通、交流的渠道,爱才能在彼此间流动、增长。每个孩子都渴望大人的倾听、理解、接纳、尊重。

秋蓓老师说:“是一本好书搭起了我和孩子之间沟通的桥梁,开启了我和学生之间更多元的对话。我们聊到了校园生活、家庭生活、兴趣与理想.....我才发现他们不是不在乎,而是努力一直被否定,原来他们不是爱捣蛋,而是从来不被理解,不被接纳.....孩子内心深层的许多想法,是很难单靠课文去引导的,是一本本好书,让我与班上孩子的心灵靠得更近,开始看到孩子眼中灿烂的星辰.....”

面对教育问题,我们有数不尽的理论与策略,谁会想到靠一本儿童书籍来解锁?这不是一则编撰的励志故事,也不是个案。马来西亚各个角落,还有许多像秋蓓老师一样用心带领学生进行班级读书会的老师。他们让阅读的光把课室照亮,不仅点亮了孩子的心灯,找到通往学生内心深处的语言密码,让课堂活络起来,也找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与意义,收获满满的职业幸福感。

这一切,都是从与学生共读一本好书开始。您相信吗?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