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题小作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1年3月25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用专案式学习翻转课堂

为了培养出有能力面对21世纪挑战的人才,我国教育部在2011年的KSSR课程改革中,即把21 世纪技能的培养融入小学华文标准课程当中。随后于2014年,开始在特别圈定的“转型学校”展开打造21世纪课室(Kelas PAK21)的实验性工程,期望来到2025年可以协助每一所学校完成转型计划,实现教育发展大蓝图(2013-2025年)。而今2021年,已步入蓝图实施的最后阶段,剩下不过1/3的路程,我们距离理想目标还有多远?能够成功转型吗?

根据美国所研制的“21世纪学习环境路线图Roadmap to 21 st Century Learning Environments”,基础设施不过是通往21世纪教学的其中一个要素。虽然外在环境对教学行动具有一定的暗示、驱使作用,透过打造“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空间,如不再像传统课室一样排排坐,而是改用可以根据学习需要而灵活拼凑、组合的桌椅,无疑有助促进协作、互动、讨论等学习方式,为重视培养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沟通(Communication)、建设性思维(Creativity)、合作精神(Collaboration)、公民意识(Citizenship)与品格塑造(Characteristic ),即21世纪所需要的6C人才提供了有利的支援。但这样的课桌毕竟不是阿里巴巴的魔毯,无法自动翻转课堂,尚需要教师充当“设计者”,才能真正启动21世纪技能教学的引擎。

有学者说“真正的21世纪教学是不可能未经设计而实现的”( If you didn’t design for it, don’t expect it to happen),而所谓的“设计”要求的不仅是在日常教学中增加小组讨论、小组报告,或增添一些高思维活动而已。它需要有完整、长期、连贯,能与学生的生活产生联结的“驱动性任务”,把学生带入具针对性、有意义的学习项目中,让他们学以致用,透过完成一系列需要运用创造、决策、协作、解决问题等能力的学习任务,来建构知识与掌握技能。

把学校的上课时间根据科目瓜分,再把知识切成一块块,透过一堂又一堂课传授的方式,适合用于单向,有系统的知识灌输或技能训练,在偏重智育的时代行之有效,但对于强调高阶思维与软实力培养的21世纪而言,已不敷使用。21世纪所需要的各项技能,很难透过浅尝即止、碎片化的学习来完成。就像深度旅游一样,要求的不再是表面的观光,走马看花,而是针对某个目的地、某个专题进行更深入的观察与了解,制造更多的体验机会。

这样的学习方式听起来很美好很理想,但遥不可及,不知从何下手?其实自2011年的课程改革开始,《小学标准课程》就把有助翻转课堂,贯彻21世纪技能的“专案式/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简称PBL)纳入其中,只可惜一直未受到重视。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1年4月8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专案式学习:改革起点

上一期文章谈到“专案/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 PBL) 有助跨越旧有的教学模式,翻转课堂,促进21世纪所需的各项技能发展。本文将围绕专案式学习的两个主要特点,即“以学生为中心”与“贴近学生生活实际”,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人们对学习的看法发生了几次重大的变化,从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到建构主义,每一次变化都给课堂教学带来了不同的启示。建构主义的出现,让人们开始认识到真正有效的学习无法脱离真实情境,由他者来灌输,而是需要学习者的主动参与,自行建构,才能产生意义。在这样的认知下,课堂的教学中心,也开始由“教师”转向“学生”, 从“教”(teaching )转向“学”(learning ) ,从“教授范式”转向“求知范式”。

要从行之已久的“教师中心”切换成“学生中心”并不容易,很难靠在原有基础简单相加或微调的方式来实现,需要大刀阔斧,由其它范式介入,协助完成转移。围绕特定项目(project)而展开的“专案式学习”,强调学习的主动性,具备“以学生为中心”的特点,能明确、有效地实现课堂学习中心的转移,把学习的自主权与责任感交还到学生手上,让他们透过拟定目标、制定方案、搜集信息、整合知识等探索活动,建构知识、锻炼能力,发展高阶思维与时代所需的综合素质,因而备受青睐,成为许多国家教学改革的起点。

教育脱离生活,所学的知识与技能只在特定的课堂有用,或只为应付考试,除此之外,再也感觉不到学习的意义,是我们目前教育所面对的其中一个大问题,也是学生的学习兴趣普遍低落的原因。强调从做中学,注重学习与真实生活的联结,主张教师围绕实际的问题或挑战,为学生设计探究活动的“专案式学习”有助突破这样的困境,让学生感受到学以致用的欢愉,在实践中发展真实有用的能力。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真实,并不一定要以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为目标,而是要求根据学生的需要出发,与孩子的内心世界有所联系。

马来西亚教育部早在2006年就已经注意到了专案式学习,并在准备把它纳入KSSR课程之前,就先进行有关的师资培训,不能说没有先见之明,只可惜就像许多教育改革方案一样,雷声大,雨点小,来势汹汹,却无疾而终。至今十余年过去了,“专案式学习”终究只是陈列在课程标准中的一个“项目”(item).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