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题小作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6月8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我们没有被PISA Shock到?

日本大阪教育大学的成实朋子教授,最近应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之邀,来马做了一场“日本的儿童文学与小学语文教育”专题讲座。

朋子教授指出,二战至今日本共历经7次的教育改革,其中一次源于2003年的PISA Shock。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是由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推行的国际学生学习质量比较研究项目,旨在了解各国的15岁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是否具备未来生活所需的知识与技能。PISA每三年进行一次,测试项目有阅读、科学及数学。这项始于2000年的国际评估,就像国与国之间比拼的全球性“大考”一样,没有多少国家能不在乎自己的“成绩”与“排名”。当排名下滑或成绩不如预期般理想时,一些国家便会面对PISA Shock(比萨震惊)。

PISA Shock这词出现于2001年,用以形容德国对第一届PISA成绩的反应。这个向来对自身的教育体系深具信心的国家,看到自己的排名落在20个国家后头,包括看起来并不起眼,不像竞争对手的北欧小国芬兰时,整个社会一片哗然,轰动不已,相关舆论占据报章长达一个星期之久,有学者形容为Tsunami-like impact。

日本是因为2003年,第二届的PISA测试报告显示成绩下滑而感受到PISA Shock,2009年轮到澳洲。这当中应该还有许多虽然Shock 到,却没公开承认的国家。另有一些拒绝被Shock , 不愿面对问题,报喜不报忧,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数据来粉饰太平。

PISA的排名关乎国家面子问题,要承认有PISA Shock 需要勇气。承认后如何应对,更是大考国家、民族智慧的事。德国与日本今日的教育成就与他们坦然承认不足,勇于面对问题,实事求是的态度有关。它们被PISA成绩Shock到后,不仅关注表面的分数与排名,更重视这些数据所代表的意义,透过深入的解读、分析、检讨,来确认问题,再拟定相应的策略,付诸行动。比如日本就从注重死记硬背的教育方式,转向PISA型读解能力的培养,并把提升儿童阅读能力视为国家战略,结合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及社会教育,还有改变学校课程来扭转局势。德国则改善了师资培训计划与改变国家教育标准等。PISA成绩刺激了这两个国家的教育改革,结果不仅成功在接下来的PISA测试中扳回一局,也给国家教育的长远发展带来正面效果。

我国2009年第一次参与PISA测试,在74个国家当中,三项成绩的排名都是50多 ,位于榜末的三分之一。2012年参与测试的国家有65个,我们一样位居50多,但三项成绩的分数均低于OECD的平均水平。2015年则因为技术问题而不被PISA列入排名。奇怪的是,我们竟然完全没有被Shock到的感觉 !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6月20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没有排名的成绩单

踏进六月,步入了学年中,学校纷纷安排家长会,分发学习成绩报告册,向家长报告学生的学习进展。有孩子读低年段的家长,第一次面对不再显示分数,不见总平均,也没有排名的成绩报告册,应该会无所适从吧?

校本评估改用等级形式来标示孩子对各科目的掌握情况,即根据从下到上的6个等级(Band 1- Band 6)来鉴定、区分孩子属于“尚未掌握、有待改进、基本掌握、满意、良好、优良”中的哪项水平。对于已习惯依靠考试分数来得知孩子学得如何,依赖成绩排名来了解孩子学习情况的家长来说,只标示等次的形式想必不如清清楚楚地写明分数,明明白白地列出名次的成绩册让人感觉踏实、心安。

以往孩子回家来说考了多少分,得了第几名时,身为家长的还常不忘关心起班上其他同学的表现,看看超越了谁,又输给了谁,以便更明确知道孩子在群体中的相对位置。而今只能知道自己的孩子属于什么等级,既没有排名可供参照,也无法与其他同学的表现对照,又怎么知道孩子所获得的等级是算好还是不好?在同侪间算不算太差?是不是处于学习的正常轨道上呢?

以上我们惯用的这种评价方式属于“常模参照”,即以团体的平均成绩(常模)为参照点,注重的是个体之间的表现差异。它通过把个人成绩与他人成绩作比较,来区分好中劣,衡量个体在团体里的相对位置与名次,因而也称为“相对评价”。校本评估采用的则是“标准参照”模式,即以所定下的表现标准或预期目标为参照点,所以也称为“目标参照”。它与“常模参照”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不比较学生之间的表现,而是透过个人表现与所定下的表现标准之间的比较,来衡量学生的学习表现,了解学生掌握知识和技能的程度。比起与别人竞争,“标准参照”模式更重视的是不断超越自己,以达到表现标准。

身为父母的,有必要区别以上两种评价模式的目的与作用。如果只是知道废除考试,改用校本评估,却不了解改变评估方式的实质意义,而继续用过去的方式来解读新式的成绩报告册,并不忘拿孩子之间的等级来相互比较,对老师的评价方式也缺乏应有的基本信任,我们的改革肯定是要受阻的。冀望父母都能改变观念、调整心态,这样才能从没有排名的成绩单中收获更大的信息,看到更大的教育意义,把焦点从分数、排名转移到孩子的学习与成长上!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7月4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每个孩子都是第一名

第一轮的校本评估学习报告册发下来了,有家长看到报告册上出现不同的等级,有人Band 1,有人Band 2,有人Band 3…..而开始忧心:是不是该让学生根据等级来分班教学 ?反映了对于废考这件事,很多人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并不了解改变评价系统的实质意义。

为什么要根据能力分班?有人说可以因材施教。因材施教是美好的教育理想,也是重要的教育原则,但是如果所谓的“材”只是狭隘地指向考试成绩,全靠纸笔测试筛选出来,偏重的是可量化的知识与技能,那分班似乎更倾向于满足“竞争需要”。根据能力分班有助提高教学效果?这得看用什么教育方式,追求什么样的教育结果。在完全由教师主导,以灌输标准答案为主,学生只须被动学习的课堂里,把能力相近的学生放在同一班,无疑更方便教师“传授”知识,让教学显得“通畅无阻”,也更快速达到目的。但教育不是工业生产,是否也能像工厂一样追求流水线的流畅度,以高速度生产为目标?

我们都习惯给学生排名,也理所当然,不假思索地用成绩来给他们分班,主要因为我们一直以来所使用的统一考试,属于常模参照性质,即透过“人比人”的方式来区分水平,确定个人在群体中的位置。在这种模式下,只能有一个第一名,其他人表现再好也只能居其后,很容易就会有“输”的感觉,不管有意无意,身边同学都会自然成为竞争对手,学习沦为追逐分数,超越别人的竞赛。这样的竞争文化,是否能培养出具有团队精神,能够与他人协商、合作,有能力迎向21世纪挑战的国民?

未来世界无法靠单打独斗来支撑,只懂得读书,但缺乏合作意识与团队精神的孩子很难走得远。校本评估有助淡化存在已久的竞争文化,把焦点从如何超越别人,转向自我挑战,让“超越自己”成为驱动学习的内在动力。所谓“超越自己”指的是以表现标准为参照点,而不是与别人作比较,透过比较赢过多少人,输多少人来确定自己的水平与位置。允许每个孩子根据自己的能力,按照自己的步伐与节奏,往预设目标前进;允许孩子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用不同的方法解决问题。只有答案标准,没有标准答案,只要能达到所设定的目标就好,不必与别人比较,也不受别人的表现影响,每个人都可以是第一。有人语言智能发达,有人数理逻辑强,有人擅长运动,有人很会画画....没有绝对的强者,也没有真正的弱智,并不存在谁比谁强的问题,因为每个人的特长都不一样,无从比较,自然也不必担心会因为水平不同而相互牵制,影响进度。相反应把它当作学习优势,让孩子借此学会尊重个体差异,并善用各自的长处,合作解决问题。

校本评估的重要意义在于尊重生命的多元,让学生拥有更多元的学习环境,得到更多元的表现、发展机会,让个人潜质得到更全面及综合的发展。所谓全面并不是指每一个学生都得按照划一的标准齐头并进,而是希望不同个性,不同潜能,不同志趣的学生都能伸展所长,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而这一切仅能从大人改变观念开始,所以改用校本评估不只是评价系统的变化,它是教学改革问题,更是教育观念转变的问题。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7月18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学校需要全职图书管理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小学校图书馆宣言》声明:“中小学图书馆是保证学校对青少年和儿童进行卓有成效的教育的一项必不可少的事业,是保证学校取得教育成就的基本条件”。世界上许多重视基础教育的国家,都把图书馆的建设当作重要大事来经营,透过国家立法机关制定图书馆法,以保障、监督图书馆的发展。如丹麦《公共图书馆法》,规定每一所小学都必须建立图书馆;英国规定中小学图书馆可通过公共图书馆购买书籍。日本的《图书馆法》对图书馆的定义、功能、人员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包括规定学校图书馆必须由专业的工作人员来管理,并制定《司书教谕讲习规程》,对图书管理员的专业资格与培训内容,做了明确、具体的规定。

图书馆已成了马来西亚中小学必备的硬体设施。今天不管走进任何一所学校,不论是中学小学、大型或小型、位于城市还是郊区,都可看到图书馆的存在。可惜的是,在功能的发挥上,这个被喻为学校灵魂、学校心脏的“空间”却常显空洞,有形无神,明显存在血液循环不良问题。我们有能力搭建基本的硬体设施,但却没有足够的软体设施来支撑;有能力设置图书馆,却无法让它发挥最大的作用;有能力购买图书,却无法叫孩子爱上阅读。普遍而言,图书馆的存在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撇开图书馆的位置选择,还有空间运用、书种等问题不谈。我们的学校图书馆都没有配置专业专职的管理员,而是交由没有经过相关专业训练,又需负担教学工作的教师承担。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又怎能全心全意把心力投注在图书馆工作上呢?纵使有学生图书管理员协助,还是不足以解决问题。一般学校图书馆的开放时间都不长。学生每天到校后赶着上课,课间休息赶着上厕所、去食堂,放学后即赶着回家,日常能够上图书馆的时间还剩多少呢?当图书馆不能为学生所用,缺乏“用户亲和性”(user friendly),不就形同虚设了吗?

设置图书馆与提高阅读风气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当中还需要有一个专业,能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的图书管理员。这样才能在管理书籍,处理图书的借阅与归还等工作之余,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为学生提供咨询,为他们的成长提供服务,如给学生推荐书籍,指导学生更有效地利用图书馆资源,策划阅读推广活动,开设阅读指导课、组织学生进行读书会、举行读书座谈会等,让图书馆成为组织阅读活动、推广阅读的重镇。

来自苏联的图书馆学理论家克鲁普斯卡娅说过“图书馆员是图书馆事业的灵魂”,要让图书馆真正发挥功能,必须先改变“图书馆只是借书还书的地方”,“图书馆工作是谁都可以胜任”的陈旧观念,重新定义图书馆的意义,更慎重看待图书管理员的角色与功能。如果图书馆有其存在的意义,阅读这件事真值得我们重视,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又怎可能只是兼职性质呢?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8月1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成绩单上的重要讯息

有家长问:改用校本评估后,孩子还需要去补习吗?如果不参加课外补习班的话,在学业上可以如何协助孩子呢?

过去,家长主要根据成绩单上的分数来推断孩子对各科目的掌握情况。分数欠佳的话,马上想到得送去补习班,让定时接送成为自己参与孩子教育的主要模式。而今,没有了分数排名,只用等级来标示孩子各科的学习情况。怎么知道这样的等级够不够好,够不够用?需不需要额外“进补”呢?

仔细想一想,不难发现我们信赖已久的分数与排名其实并不如我们想象中可靠。它看起来明确、具体,却不一定科学。首先,由于时间限制,考卷出的不过是局部内容,能测的肯定也只是局部的能力。再来,考题的难易度,考生的临场表现、精神状态,还有猜题、临时抱佛脚等投机方式都是可左右分数的变数。另外,在注重人与人比较的常模参照模式中,别人的表现如何也都可能给我们的分数带来影响。例如当大家都表现不好时,及格水平就会跟着降低,反之亦然。

这表示当孩子某个科目得70分时,我们了解的不过是他在团体中的相对水平,不一定能代表他的实际水平,或反映他学习上的优缺点。当他的国文科目得60分时,可能只是精神状态不佳,专注力不够需要的是多运动,并重新调整作息时间,不一定需要补习;华文科目得70分,可能只是缺乏生活经验,以致无话可说,内容贫乏,不一定需要补习;科学得90分,可能只是因为刚好在补习班做过相似的习题,事实上仍有许多科学原理未弄懂,需要有人辅助。在这种情况下,单凭考试来论成败,仅靠分数来诊断孩子的学习情况,是不是极可能出现误判误诊,乃至延医误治的问题呢?

校本评估所采用的学习报告模式,不只是有显示水平的等级,还有对各等级进行说明的描述性文字。例如当孩子在华文听说技能获得等级3时,身为父母的除了可以从相关文字说明:“能听懂简单的话语,尝试用完整的句子作出回应,态度有礼“了解孩子的听说能力,还可带领孩子看看等级4的要求,让他知道要达到等级4的话,需要做出哪些努力,进步的空间在哪里。这样的反馈信息不是比单纯知道70分还是80分来得更具体,也更有作用吗?

有父母投诉家长日当天所获得的反馈信息模糊、笼统,各个等级的描述性文字说明也不够具体,这样的问题须要被正视。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步到位,它需要在实践中不断调整,根据各方反馈不断修正。只有大家先认可目前的方向,用鼓励代替质疑,用建议代替批评,我们才能坚定脚步,往大家所向往的理想教育迈进。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8月16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从趣味语文角度看爪夷文

在爪夷文被纳入趣味语文的议题中,大家都把焦点放在爪夷文身上。至于什么是趣味语文,趣味语文的存在意义等问题,并没受到相应的关注。大人们认为有用,想教给孩子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再加上语文学科的涵盖面广泛,能和语言文字扯上关系的内容多不胜数,在选择“教什么”的问题上实在不能不特别谨慎。

爪夷文到底该不该纳入趣味语文?不单是该从教育角度来谈,更应该从语文教学角度探讨。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弄清楚几个基本概念,即什么是趣味语文?趣味语文在小学语文课程中承担什么任务?

趣味语文是在2011小学标准课程(KSSR)推行后开始出现的。它与1)听说,2)阅读 ,3)书写,4)语文基础知识组成我国小学语文课程的5大板块。不论是华文、英文、马来文、泰米尔文等语文课程都采取同样的结构模式,即以语文中的3大主要技能:“听说”、”阅读”、”书写”为主,再辅之以“趣味语文”与“语文基础知识”。华文科中的“趣味语文”叫法是采取意译,字面上的称呼与马来文科中所用的Seni Bahasa ,还有英文科的Language Arts 有些不同。

西方许多国家直接把基础教育的英文学科称为English Language Arts(ELS),强调透过多样化的形式来让学生实践语言,学习语言,掌握语言。“趣味语文”在我国的语文教学中又承担什么任务呢?华文课程标准清楚列明“为了让学生能更好地掌握语文技能”。英文课程标准强调它是属于长期性的,贯彻在各项语文技能教学中的活动。换言之,“趣味语文”是为辅助听说、阅读、书写这三大语文技能的学习而出现的。冀望透过更多元化的语言艺术形式如歌唱、朗诵、表演等,为学生提供更多样化的语言体验、语言实践、语言表现机会。简单来说,“趣味语文”的主要作用在于为听说读写技能提供更多“练习”、“使用”机会,让学生有更多机会去听去说去读去写,以巩固课程中前面三大板块所学的主要技能。

为此,小学课程与评价标准(DSKP)并没有为“趣味语文”另设“评价标准”。因为不管它的形式如何多样化,在内涵在技能上依然离不开听说、阅读与书写,主要目的也在于巩固、加强听说读写技能,不是另外开发的新内容或新技能。

爪夷文是马来文的根源,但发展至今天已分属两种不同的文字系统。这与学生在马来文课堂上所运用的罗马文字是完全不一样的,为此把爪夷文纳入”趣味语文”,要求学生“书写”或“欣赏”并不符合“趣味语文”的设置目的。因为学生在学习马来文时用的都是罗马文字,来到“趣味语文”的板块时却突然冒出了爪夷文书法,这等于是另外开设新内容,不止无法起到“趣味语文”所强调的巩固、加强作用,还会加重教师与学生的负担。

有人会好奇:为什么华文科又可以把书法艺术纳入“趣味语文”呢?那是因为在华文书法中,不论毛笔字铅笔字,软笔书法硬体书法,用的都是同样的文字系统。这表示学生只需要更换书写工具,调整运笔方式而已,所学习所实践的还是与前面的“书写”技能紧密联系,一脉相通的,也可以起到加强、巩固或增加学习趣味的作用,这是完全符合“趣味语文”教学原则的。

想透过介绍爪夷文,让学生了解马来文的根源,更深一层认识自己国家的语言,这样的出发点是良善的。只是从语文教学角度出发,安排学生“书写”爪夷文,“欣赏”爪夷文的安排有欠妥当。如果我们总是以“多认识一点无妨”的思维来给孩子选择教学内容,顾此失彼,看来面面俱到,到最后很可能是什么都没有学到,两头不到岸。

要让爪夷文借助“趣味语文”管道,进入学生眼帘的话,可把“书写”爪夷文,改为“阅读”有关爪夷文发展或演变的篇章。这不只是能达到让学生认识马来文根源的目的,促进各民族之间的了解,还有助巩固、增强学生的马来文阅读能力,既能不违背“趣味语文”的教学原则,又不以伤害学生的语文能力建构为代价,何乐而不为呢?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8月29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教师会否被AI取代?

随着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出现,现有的许多工作都面对可能被机器人取代的危机。剑桥大学的一项研究数据显示,20年后,现有的47%工作将会消失。素来有“铁饭碗”之称的教师工作会不会被机器人取代呢?

美国新媒体教育联盟和学校联网联盟预测,未来四到五年,AI将成为改变教育行业的重要技术。这不是危言耸听,AI所能承担的工作已越来越多,目前能做的有在线答疑、语音识别、批改作业、分析试卷、进行诊断与反馈等。机器人进入课室也已经不是梦想,中国北京市中关村一小、日本早稻田高级中学、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皆已成功引入,而且收效良好。未来已来,教师需要如何调整角色,才能避免被淘汰呢?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避免被机器人取代,就得把握人之所以为“人”的特质,突出人的优势,扬长避短。凡是机器人能做的工作,我们不争,并把省下的时间与精力投注在机器人所不能做的工作上。不管科技如何发达,时代如何进步,教育的形式如何变化,其本质是不变的。“教书育人”始终是教师重要的使命。教书容易育人难,“教书”即传授知识的工作很容易可以被机器人取代;“育人”是指教会学生如何做人、处事,强调的是个体内在的思想、观念、情感、意志、态度、习惯的养成,需要靠感化与熏陶,由心灵来唤醒心灵,生命影响生命。正如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所强调的:“教学不是冷冰冰地把知识从一个脑袋装进另外一个脑袋里,而是师生之间无时不在的情感交流”。人工智能可以透过收集大量数据,为学生的表现做出最科学、精确的分析,却无法把握学生最细腻的情感变化,理解数据背后复杂的心理因素。机器人再厉害再有智慧,都是冷冰冰的,没有温度没有感受,不会哭也不会笑,没有办法与学生进行思想、情感交流,更无法让人感受爱与关怀。没有感情的教育难以打动人心,“育人”的工作是没有生命,没有思想情感的机器人难以替代的,人终究需要交由人来培养,除非我们选择把人当作机器来训练。

面对智能化时代的挑战,教师必须从传统中的传授知识角色解放出来,把重心从“教书”转移到“育人”,把焦点从忙着“赶课程”转移到关注“学生成长”,让人之所以为“人”的潜能与特质都能得到充分的发挥。因为只有让学生都成为真正的“人”,才具备与机器人一争长短的本钱,免受有朝一日可能被机器人超越、取代的威胁。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9月26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致辞不宜公式化

学年快结束了,意味着即将迎来另一季的毕业典礼毕业季节将近。不管是完成6年小学教育,还是5年中学教育,毕业都标示着成长的节点,是学习生涯中的一个里程碑。不管仪式简单还是隆重,都带有成年礼的意味,是莘莘学子结束现阶段学习的总结仪式。

为了盛重其事,除了校长以外,一般还会安排其他嘉宾如董事、家协主席等在毕业典礼上致辞,给即将展开新一段学习旅程的孩子献上叮嘱与祝福。对毕业生来说,就像正式挥别母校前的“最后一堂课”,灌满了师长的叮咛、祝福与期许,是温馨、动人,具有加持力量的。可惜的是这个环节常流于形式,致辞者只是公式化地表达,谈一些普遍适用的哲理,或一字不漏地读出别人代写的稿,用的并不是自己惯有的句式或语气,讲的不是自己熟悉的内容,严重缺乏个性,就像隔靴搔痒一样。台下的听众正襟危坐,只有程式期待,而没有情感共鸣。

《周易》有言“修辞立其诚”,白居易也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说明不论说话还是写作,需要有真情实感,即真挚的情感,真实的感受,才能打动人心。一般上有感染力的演讲,都和演讲者的亲身经历有关,哪怕谈的是世界局势、国家大事,也能与“我”产生连接,有自己的表达。因为讲的是自己熟悉的内容,用的是具体的事例,表达起来肯定更自然真切,情感上也更强烈饱满,这远比引经据典,讲一些干巴巴的事实或硬绷绷的道理,更能触动孩子的心灵。

能受邀上台致辞的嘉宾都是对学校有贡献,也有一定社会阅历的人士,并不缺乏能与学生分享的材料。每个人的经验都是独一无二的,不管是成长经过、学习历程、工作经验,还是对当下社会的观察、发现,都是不可多得的演讲题材,就算是失败的经验,也有借镜作用。用具体的经验,讲自己的故事,远比空泛地说教,或空洞的鼓励,更能走近孩子,让他们把大人想传达的信息听进心里。嘉宾们实在不应妄自菲薄,舍近求远,放弃这些独家的人生经验,去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浪费了难得能与晚辈面对面,分享人生智慧的机缘。

讲空话、套话是学生常犯的作文毛病。为了扭转这样的歪风,从KSSR开始就纳入了“写话”环节,强调“我手写我心”。站在台上致辞的大人,又怎能不引以为戒,以身作则呢?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10月10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PT3考验大人道德

PT3泄题事件,暴露了社会诚信缺位,教育观、价值观扭曲问题。一场原为测试初中教育学术水平的评估,不经意成为了大人们的“道德测验”。学校道德教育科目所教的,大人们经常不忘强调的诚实、公正、廉洁、自律、负责任等美德逐一搬上台面,成为考核重点。大人们到底及不及格?孩子心中有数。

初中阶段处于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孩子们需要的不止是大人语言上的教诲,还有行动上的示范。泄题事件给孩子上了什么样的一堂课?教会他们不劳而获,投机取巧,只要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让那些努力付出,凭实力应战的考生感觉到自己的用心被愚弄,提早感受到社会的不公不义,开始怀疑按部就班、奉公守法、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的实质意义?今日的教育素质决定国家未来的发展走势,我们未来能不为此付出代价吗?

自1993年,政府宣布以PMR取代SRP,让中三学生都能直接升上中四开始,初中评估考试就不再像过去一样具有选拔、淘汰作用,转为诊断个体的学习需要,并为接下来的中四文理分流提供参考依据。为了从偏重智育转向全人教育,培养出符合时代需求的高阶思维创新型人才,教育部从2012年开始实行校本评估,并在2014年正式推出PT3(Pentaksiran Tingkatan 3),由考试局负责出题,统一考试时间,至于试卷的编订、印刷、还有批改则交由学校负责。冀望透过逐步的权力下放,来日可由学校完全承担评估责任,真正落实校本评估,以突破纸笔测试的限制,培养出更全面和谐发展的人才。

世界在迅速发展,评估方式也顺应时代需求而产生变化。如果我们不能与时并进,不知道除了选拔、淘汰,考试还具有诊断、反馈、促进学习的作用。一提到考试就想到“拼分数、比高低”,直当作是学生与学生、学校与学校之间的“竞赛,为了结果而罔顾学生的成长需求,错把考试局逐步下放给学校的评估职权视为漏洞,那评估只能沦为自欺欺人的游戏。

PT3不是淘汰式的升学考试,具选拔作用的是两年后的SPM。这也是为什么泄了题,政府却没有宣布重考的原因。得到泄题情报的学生,平白失去难得可以检验实力的机会,就像花了大半天接受检查,最后得到的却是造假的健康报告一样,损失吃亏的是自己,对他人无害,没必要让无辜的人陪着一起受罚。要如何遏止泄题事件?如果整个社会对素质教育的本质缺乏认识,对于考试的意义缺乏正确理解,老实说,防不胜防。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10月24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给孩子终身学习能力

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全球化的进程加快,只依靠学校所教,就足以应付一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已可预见的,21世纪是“知识经济”时代,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更新所知,才能避免被淘汰的时代。

“终身学习”不是高调的口号,而是像识字读书一样,属于未来基本的生存技能,就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前主席埃德加·富尔所言:“未来的文盲不再是不识字的人,而是没有学会怎样学习的人”。为了能更好地迎向信息化、学习型社会,许多国家都把终身学习能力的培养作为教育核心目标。我国也不落人后,在2011年推行KSSR课程改革时,即纳入“终身学习”的元素。接下来的废除考试,实施校本评估、课堂评估等举措也和培养终身学习的目标有关。

可惜的是在执行上却困难重重,从最近的PT3泄题事件以及社会舆论,可看出人们仍无法摆脱应试教育的桎梏,习惯性地把考试当成了“竞赛”,不知道评估的理念与作用,已顺应时代需求而产生变化。除了大家所熟知的“针对学习的评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即透过评估来收集学习成效,以作为甄别选拔作用以外,还有“促进学习的评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与“作为学习的评估”(Assessment As Learning).

“促进学习的评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是让评估与教学结为一体的评估方式,透过为学生提供及时的反馈,帮助他们修正改进,达成学习目标,并学会如何学习。由于不像传统考试一样受到纸与笔的限则,在时间与空间上有更大的自由度,评估方式也可以更多元,同时允许与真实生活产生更多联接。这比起常去情境化的纸笔测验,更能让学生感受到学习的意义,更能激发他们的学习动机与热情,为终身学习打下重要基础。

自主学习能力是终身学习的重要基础。学习者除了要能明确自身的学习需要,还要有自主规划、自我选择学习途径、自我调控学习进度,以及自我反思学习过程、评价自身学习成果的能力。这些能力可透过“作为学习的评估”(Assessment As Learning)方式来养成。它借由同侪之间的互评,学生的自我评价,化被动为主动,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学会为自己的学习负责,如为自己的学习设定目标,自主选择学习途径,并根据标准自我衡量学习成果等。这不仅有助改善学习动力普遍低落的问题,也让学生在未来能成为更好的终身学习者。

“终身学习能力“无法靠“自上而下”的权威型教育模式来培养,也无法依赖强调标准、统一,追求片面的公平公正的考试模式来达成。对于已习惯统一考试,并总是交由他者来给我们的学习进行评价的成人来说,要接受课堂评估,还有自我评价等概念,还真有点不容易。只是如果我们一直碍于公平公正等问题,并因为担心人为的偏差,而执意用过去的方式来教育今天的孩子,最后只会让他们失去面对未来的能力。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