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题小作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11月7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当老师可以很幸福

不久前,出席了槟城协和小学校长罗月清女士的退休典礼。我在整个过程中,数度哽咽,最终忍不住决堤。触动泪腺的是校长30年前初到协和任职,当班主任时所带领的一批学生。
礼堂的大荧幕放映了当年的班级照,坐在正中央的罗月清老师风华正茂,围绕在她身边或坐或站的小不点们一脸稚气。这一天,大家再次出现在老师跟前时,皆已近中年,比照片中的罗老师还要年长。一些远在国外无法亲临现场祝贺的学生,也设法透过预先录制好的视频献上祝福,场面温馨感人。

更早之前,受邀出席日新中学分校曾小平校长的退休仪式,同样是有说不尽的感动,热泪盈眶。真不知道,除了教师以外,还有哪项职业的退休仪式可以如此触动人心?
曾小平校长致辞时笑言,这一天是自己从事教育工作三十余年的总结仪式,感觉就像领“成绩单”一样。如果这真是一份成绩单的话,两位校长肯定都是卓越、傲然的。他们把人生中的大部分岁月都奉献给了教育,育人无数,在成就学生的过程当中,也实现自我,为自己的一生创造出价值。这也是教师能比其它工作收获更多倍幸福的原因。因为除了从自己的成功成就中感受到快乐,也常从学生的进步与成长中感受喜悦,并从学生的信任、尊重等真情回馈中收获幸福,实现马斯洛需求理论中的“尊重需求”与“自我实现需求”。

教师是一份精神回馈大于物质回酬的工作,获得的工资不比其它专业丰厚,所收获的幸福与满足同样是别的行业所无法比拟的。这世上有许多有价值、受人尊敬的工作。一个农夫会因为庄稼收成而喜悦,一个设计师会因为产品成形而满足,一个医生会因为解救病人而感受到工作的价值.....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常会因为得到不同行业人士的协助而感动,但和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情感链接相比,还是有所不同。

“爱是一种伟大的力量,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是教育家陶行知的名言。这话说来可能让人觉得矫情,但千真万确,因为只有学生感觉到了教师的真挚关爱,把教师当作可信赖的人,教育才能找到入口。这种由爱与信任所交织而成的师生情感并不止于课堂,而是将在往后的岁月中静静蔓延,哪怕不相见,偶尔想起,还是能够感觉到暖意。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个人都会有终其一生念念不忘的老师,却不会如此去记挂一位医生、设计师、销售员、服务员......

当老师可以很幸福,虽然这一路上不完全是掌声和鲜花相迎,也有荆棘和风雨。当老师的幸福,不在于物质回馈,不在于获得多少奖章勋章,而是能有机会收获许许多多学生的爱,并因此而温暖一辈子。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11月21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爱的教育不允许惩罚?

发现人们常喜欢把爱的教育与藤鞭教育对立起来,每当媒体出现教师体罚学生的新闻时,矛盾与冲突益发尖锐,持着不同立场的两派人马总是各执一词。支持爱的教育的认为,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支持藤鞭教育的则认为,没有藤鞭我们实在很难教育。

看来大家都对爱的教育存有误解,也把惩罚体罚混为一谈。所谓爱的教育不是指纵容溺爱,没有界限,没有规则,没有约束。放任自流,放弃管教职是严重的教育失责,算不上爱的教育。爱的教育反对体罚,并不排除惩罚。

惩罚是指让犯错者为其不当的行为负上责任的手段;体罚则是透过让身体感到不适或疼痛的方式来达到惩罚的目的。显然,体罚属于惩罚的一种方式,但惩罚并不等于体罚,也不一定非打骂不可。对于喜欢阅读的孩子来说,被禁止看书是惩罚;对于不喜欢阅读的孩子,被强制看书才是惩罚;对于喜欢玩乐的孩子,被停止游戏是惩罚;对于喜欢听故事的孩子,被剥夺了听故事的机会是惩罚。

惩罚的形式非常多样化,效果也完全因人而异,不能什么事都靠一鞭打下去。有些大人会把自己的成就归功于藤鞭教育,殊不知可能犯上了心理学中的幸存者谬误(Survivorship bias),谁敢说如果用的不是藤鞭教育,效果不会更好呢?当然,这样的追问与假设并没有多大意义。过去的已不可改变,每一代的父母与老师的教育观念都会受到时代的局限,不必去埋怨,我们能做的是不断学习不断改进,避免重蹈覆辙。当教育学、心理学的研究都已显示,鞭打教育所产生的副作用远比效果来得大,我们还要坚持“打是疼骂是爱”,继续用“我也是这样被打大的,现在还不是很好”来为藤鞭教育护航吗?

藤鞭教育采用的是行为主义心理学,主张透过“刺激---反应”来强化或抑制行为。在相关实验中,驯兽师利用“食物”来强化猴子的好行为,用“鞭打”方式来扼制猴子的不好行为。透过鞭打,固然可以让孩子因为惧怕疼痛,而停止某种行为。但人毕竟不同于动物,只靠外部控制,缺乏内在的觉知与动机,很难将道德感内化。为了避免疼痛,只好选择阳奉阴违。

美国思想家洛克指出:“长期以往的体罚必然会失去作用。更可怕的是,孩子的羞耻感会慢慢消失,觉得犯罪、惩罚和被原谅像昼夜更替一样司空见惯。”人是有自动调节能力的,孩子对痛的忍受能力肯定也会不断提升,当我们的教育贫乏到只能把体罚作为惩罚的主要手段时,教育者只能靠不断提高体罚的频率或强度来支撑,教育将会越变越难,教师也越做越累,越做越苦。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19年12月19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安亲班也是教改助力

随着双薪家庭模式普及,大部分家庭又多由核心成员组成,少有长辈能提供后援,上学孩童的课前课后托管与照护成了现代家长的一大难题。

课后的托管服务也应运而生,成为热门的新兴行业。各类名堂的课后安亲班、功课班、辅导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放学时段,校门口常可看到列队等候的安亲班车辆。

所谓安亲班,安的正是上班父母的心!他们承接学生放学后的看管与照护工作,除了提供餐饮,给孩子有个可以冲凉、休息的地方,还负责督促功课,进行课业辅导。父母一般都期望孩子能在安亲班完成功课,免得放工后还得劳心劳力,增加亲子冲突的机率。

在应试教育制度下,安亲班老师只要督促学生完成功课,让他们为学校课程进行预习或复习,遇有考试再根据考试范围做些额外练习,就算克尽己任了。自从政府宣布废除考试,改用校本评估,学校功课开始变得和过去不一样,评估方式又不像传统考试那样有明确的日期、具体的范围可循,还有模拟试题可参考。这安亲的工作,该如何做才能叫人安心呢?

作为学生课后的支援系统,安亲班比体制内的教育拥有更大的自由、自主空间。除了满足家长的期待,为课内的学习提供辅导,进行督促,也应设法为学生开拓更广泛的学习内容,增设其它有助促进身心成长的活动如阅读、运动、艺术活动等,以补充体制教育之不足。一般学生从安亲班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从事其它活动。如果安亲班把重心都放在让孩子重复学习课内的内容,除了完成学校功课,还得应付安亲班的功课,一整天都在无止尽的题海中泅泳,只能感觉苦海无边,不管对学习效果,还是对孩子身心发展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

安亲班的服务对象是儿童,关系到的是孩子的身心成长,不能不慎。衷心希望安亲班业者能与时并进,对教育的发展趋势、孩子的成长需求,都保有敏锐的触觉。不要只甘心做影子教育,进行简单粗糙的复制工作,或越俎代庖,化身为学生功课的枪手,或沦为考试训练公司。这不止是对学生的学习兴趣、习惯、能力的培养毫无帮助,也与国家倡导的自主学习、终身学习能力等教育改革方向背道而驰。

教育改革是庞大的社会工程,就像六人三脚游戏一样,只要有一方的脚步不一致,或稍微迟疑,都会一起跌个踉跄。作为现代家庭不可或缺的支援系统,冀望安亲班业者能把教育改革所带来的冲击视为转机,尽最大能力去发挥体制外的自主空间,创造出自己的价值,为教育改革带来助力,而非阻力。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月2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中英混杂,双语都学不好

在自助餐厅内,不经意听到邻座小女孩与母亲的对话:

“妈咪,我不想喝这个soup 了。”

“OK,那你把里面的fishball 吃掉。”

“等下我要吃cake.”

“你要那个rainbow colour的jelly cake ?”

“不是,要有strawberry 的cake.”

不确定是因为不自觉的语言习惯,还是刻意要为儿童打好双语基础。发现身边很多大人在与孩子沟通时,喜欢在中文句子中穿插英文单词,如不讲苹果讲apple,把蓝色叫blue,用vomit 取代呕吐,以itchy代替痒.....虽说这样的rojak 语言已成为马来西亚独有的特产,是国人颇引以为傲的文化特征,但对儿童成长具有深远影响,不容忽视。

英文是有助提升竞争力的国际语言,值得重视。但是透过把英文单字嵌入中文句子的方式,只是让孩子零碎地学会一些词汇,并无法串成有意义的句子,投入到实际运用中,对提升英文实在没有太大帮助。更糟的是它将以损害母语的学习与发展为代价,让孩子丢失了本来该学会的中文词汇,出现中文词汇量贫乏问题,以致无法准确、充分、细致、有效地表达想法。只要与同龄的中国或台湾小孩对比,就可看到落差。

有人把这样的落差归咎为三语环境,这是无法回避的挑战。大家能做的、该做的是尽量为孩子创造语言环境,让他们在生活中有更多运用语言、学习语言的机会,有更多大人为他们进行良好示范。选择以中英混杂的句式与孩子沟通,只会导致他们华文没学好,英文也没学会,两头不到岸。

语言不只是沟通、交际的工具,也是建构思维的重要材料,诚如斯大林所言:“不论人的头脑中会产生什么样的思想,以及这些思想在什么时候产生,它们只能在语言材料的基础上、在语言术语和词句的基础上才能产生和存在。” 语言学研究证明,一个人不论掌握多少种语言,当中必然会有一种语言成为主导思维的语言,即所谓“强势母语”,而一个不具备“强势母语”的人,将失去支持它深度思考的语言。身处多语环境,有机会学习多种语言,无疑是占优势的。只是若纯粹把语言当作沟通工具,一味求“博”求“广”,而不求“精”不求“深”,我们的孩子面对的不单是沟通交流问题,在学习、思考、创造能力的发展上也会受阻碍。

母语是学习其它语言、其它项目的重要基础,建议身任孩子第一任语言老师的爸爸妈妈,选择以自己最熟悉、最亲切,也掌握得最好的语言为亲子沟通桥梁,让孩子先拥有稳固的学习语言,再往外探求。如果父母亲的母语不同,又想进行双语教育的话,可以分而治之,如由妈妈用华语,爸爸用英语,最重要的是尽量避免双语混杂,搞到孩子双语都学不好。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月16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从讲故事开始培养阅读兴趣

“我一直都很舍得给孩子买书,家中的藏书也有不少,但就是无法激发孩子阅读的兴趣,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讲座会上,有家长提出这样的问题。

舍得掏钱给孩子买书是好事,也是促进阅读的重要一步,因为只有给了孩子书,他才可能成为阅读者。目前童书市场蓬勃,种类繁多,叫人眼花缭乱,要给孩子选“对”书,选“好”书,还真不容易。家长认为好的书,孩子不一定喜欢;孩子喜欢的,家长又不一定认同。可别小看这样的差距,它拉开的就是孩子与书之间的距离。

大人们都喜欢给孩子读“有用”的书,最好是能够立竿见影,所以总倾向选择知识类,具有实用价值的书,希望孩子读了能吸取知识、认识字词、提高作文能力等,这样的功利性阅读,实在很难引发阅读兴趣。因为对儿童而言,“有趣”比“有用”更重要,真正能吸引他们的常是那些“有意味没有意思”,合乎他们想象需要的书(周作人语)。

追求愉悦是人的本能,在培养儿童阅读的起步阶段,当以兴趣为首要考量,即先投其所好,从孩子的兴趣点入手。我在阅读推广路上发现,很多时候儿童不爱阅读,不过是因为没有遇到适合、喜欢、对胃口的书。在面对电子产品威胁的今天,书本对孩子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它能够带领孩子冲破现实的种种限制,超越时空,满足他们的想象需求与探索欲望。孩子喜欢的书会因为年龄、性别、性格、兴趣的差异而不同。要确保每个孩子都能遇上适合的书,身边的大人就得与时并进。只有对于童书的选择有更宽泛的认识,对于不同种类的童书的特点、性质有适当的了解,才可能扮演好引荐的角色,不让孩子与书失之交臂。

孩子与书不是天生吸引的。给孩子买了书,还不足以让他成为阅读者,这之间尚需要有大人躬身搭桥。讲故事是极有效的方法,特别是当孩子还未曾有单独与书共处的经验时,大人可以把文字化成声音,让孩子先感受听故事的乐趣。当孩子开始对故事情节,还有书中人物的命运发展产生兴趣时,书就不再是一堆静默,没有生命力,没有吸引力的文字了。在讲故事的过程中,父母传递给孩子的不单是故事,还有爱与温暖。亲子共读、伴读的幸福感将让孩子慢慢把书与愉快的体验连接在一起,让他们觉得阅读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并心甘情愿继续往幸福的方向走去,成为终身的阅读者。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1月30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写话和造句有何不同?

相信大家小时候都做过不少造句练习,那就像是语文课不可缺的练习配套一样,老师教了生字后,总不忘让学生写一写,然后再要求用生字造句。字词是语言中的最小单位,因而造句常被视为作文训练的重要起点,即从字到词,词到句,句到段,段再到篇,看起来那么理所当然,实则存有盲点,简单地把作为个体精神创造活动的作文肢解、技术化了。

我国小学课程标准(KSSR)列明写作教学的目的是让学生懂得“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说明作文教学乃属于生命与生命之间表达和沟通的训练,正如钱理群教授所言“作文就是一种对话,和自己,和他人对话”。2011年开始推行的小学课程标准(KSSR)纳入了“写话”元素,主张让低年段的儿童先学会“写话”,再进入“写作”,就是希望能强化这样的意识,让学生先学会把心中所想、口中要说的话用文字写下,初步感受“交流”与“表达”的意义与乐趣, 以扭转学生作文言不由衷,缺乏真情实感的问题。

写话和造句有何不同呢?写话是写出心中想说的话,是为情而造文,注重的是情感、思想的表达,即我手写我心;造句强调的则是词语的运用,主要训练学生运用词语的能力,倾向文字的拼凑与堆砌,为文而造情。写话注重思想情感的激发,使学生有“我要写”的欲望;造句则属于“要我写”,不管有没有情感,有没有想法,只要按词造出句子,能彰显词语的含义就对了。例如当学生被要求以“高兴”二字造句,重点并不在于情感的表达,而是词语的正确使用与句式的完整表达。这样的练习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但创作性成份极少,既束缚了学生思想情感的表达,也不能进一步刺激学生进行较为广阔、深入的思考,对写作能力的提升助益是微乎其微的。这不止于与作文教学目的相悖,也不利于学生的写作兴趣与自信的培养。

通过造句的方式来协助学生掌握句式或累积词语,是二语学习中的基本语言实践模式,对于零基础的学习者,这样的语言输入和输出练习是有必要的。在我们的作文教学中,学习对象面对的是自己的母语,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词语与句式。教师应把重心放在思想与情感的激活,诱导、启发学生用他现有的语言文字材料进行个性化的表达,即用自己的话说自己的事,表达自己的情感。对于初学写作的孩子,首先应该树立的是真诚言说的态度,“情”重于“法”。在这阶段,想要表达,敢于表达,乐于表达,要比有能力表达来得重要。透过“写话”让学生先学会率性的表达,真诚的言说,这样做不是比孤立的“配词造句”来得更有意义吗?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2月13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用英文教数理有危险?

为了提升国内英语水平,加强国际竞争力,兼任教育部长的首相马哈迪医生再次提出“以英语教数理”的课题。英语是商业、贸易、科技领域的主要用语,也是国际通行的语言,值得重视。我国向来都很注重英语教育,除了列为中小学必修课以外,也是申请进入大学的基本条件。能影响英语水平的外在因素有很多,除了课时设置,也和教师素质、教学方式、教学设施有关。我们的学生上了十多年的英语课,却还是学不好英语,真的只是因为课堂内的学习时间不足?只要改变数理的教学用语,让学生有更多时间、机会使用英语,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国际著名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在去年二月中发表了一篇名为“The Perils Of Learning In English “(用英文作为教学语言的危险),值得参考。该杂志指出:“英语在学校应该是一门重要的课程,但却不一定要成为教学语言”。除非“对教师的英语水平十分自信”,又或者 “ 英语是学生家庭语言,而学生父母的英语水平很好”,否则“家长应该给孩子选择母语教学”。因为“如果孩子并不懂老师教学时所用的语言,而教师的英语水平又不高,孩子们学习的英语最终将变成四不像”。

为了证明用母语学习对儿童最有利,该杂志援引了一项针对非洲喀麦隆(Cameroon)12所学校所进行的跟踪研究。在此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把学生分成两组:第一组学生从小学一至三年级都接受母语授课,英语只作为单一科目来学习;第二组学生则从一年级开始就完全选择用英语来授课。等到三年级课程结束时,测试结果显示:第一组学生的成绩,除了英语以外,其它科目都比第二组学生来得好。

面对这样的报告,可能会有家长认为,这样的代价还是值得的。只要能掌握实用性比较大,又较具经济价值的英语,其它科目弱些又何妨?反正孩子只要“挨”过小学阶段就好了。上述研究中的两组学生,自四年级开始接受英语授课。来到五年级时,第一组学生的所有科目成绩都胜过第二组学生,当中包括英语,证明了教学语言对学习能力的养成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该不该用英文教数理?不只是转换媒介语那么简单,也将波及孩子的学习能力,值得去捡芝麻而丢西瓜吗?

面对当前热议的“英语教数理”课题,冀望有更多专家学者针对本土情况展开实际的调查研究,用“事实”来反映问题,了解症结所在,再采取相应对策,而不是老停留在“你以为应该这样”,“我认为应该那样”的意识形态争议中。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工作,影响的是全民的未来。政策上稍有偏差,误的就是一代人,我们实在没有多余的本钱再耗损下去了!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3月12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旁观者是防霸凌主力

风华正茂的十七岁少年,因不堪忍受同学的霸凌,而选择跃楼轻生,击碎了父母的心,也击响了社会的警钟,震撼全国。

社交媒体上充斥各种舆论,布满悲愤交加的情绪。有对被霸凌者的遭遇表示同情,感到伤痛的;也有对霸凌者的所作所为表示愤怒、厌恶的。这起事件共涉及三个家庭。被霸凌者的父母所面对的伤痛自是无法言喻,无从弥补,也无法索偿的。至于另两位霸凌者的父母。看着自家孩子酿成无可挽回的大祸,成为众矢之的对象,自身则被指责“只会生,不会教”,饱受各种无情语言的鞭挞,内心又岂会好过?同样身为父母,他们爱子女的心会有区别吗?各自选择把孩子送进私立学校,不都是希望孩子能得到最好的教育?谁又想到会造成这样的悲剧?

身为旁观者的我们,是否能抱着侥幸的心理来看待这起霸凌事件?认为自家小孩绝不会成为下一位霸凌者或被霸凌者?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9年所公布的数据,全球共有32%的学生,每个月遭遇至少一次的校园霸凌。根据马来西亚教育部的统计,2012年至2015年所接获的校园霸凌事件投报达1万4,000件,而2014年至2016年大幅度上升,从2,825件上升至3,448件。

校园霸凌是关系到每个孩子利益的问题,不要以为只要自家小孩不直接参与,就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试想当孩子看到其他伙伴被霸凌,能不担心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失去安全感吗?当孩子看到伙伴被霸凌,能不因为袖手旁观,而心生愧疚吗?假若一个孩子真能对不幸者的遭遇无动于衷,最后我们大概只能培养出麻木无情的下一代。

谈到如何防止霸凌,大家总把焦点放在霸凌者与被霸凌者身上,或强调家长与老师的角色,忽略了身旁的同侪才是更大更可靠的力量。由芬兰图尔库大学所发起的研究发现“旁观者是校园欺凌事件中最容易被改变的群体,只要他们及时上告老师,或者挺身而出,欺凌行为就会被立刻终止”。这项研究促使芬兰随后在全国中小学推行了KiVa计划(KiVa是芬兰语Kiusaamista Vastaan的简称,意为反欺凌),透过课程,还有情境教学法、游戏方式等来唤醒旁观者的角色意识,改变旁观者在目睹霸凌事件时的态度与反应,结果成功减少了50%的校园霸凌事件。

这项由芬兰图尔库大学开发,芬兰教育文化部资助的防霸凌把重点放在预防,而非惩戒,不仅具有完善的课程,具体的防范措施,还有一套针对个别霸凌事件的应急机制,先后成为荷兰、英国、德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典等国的效仿对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冀望我国也能从中取经,除了制止霸凌,也培养出更富有正义感、同理心,更具群体意识及有社会责任感的下一代。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3月26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疫情中的教育机会

根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所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共有100多个国家因为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而被迫关闭学校,受影响的学生高达8.5亿,占全球学生总数的一半。我国自18/3实施行动管制令后,共有一万多所中小学关闭,四百多万中小学生不能上学。疫情当前,教育能做什么呢?除了看到宣布过后不必补课以外,暂时未见教育部提出任何具体方案。

为了不让学生的学习受阻,有些学校已主动给学生安排线上课程,而家长也不忘给孩子布置学习活动。民间一些自愿组织如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也发起了每日定时给孩子朗读故事的活动。网上还有不少由个人或团体发动的活动,如绘本讲述、美劳手作、音乐、桌游等。希望透过资源共享,协助父母解决居家教育孩子的问题。

孩子的养成,不能只靠教室里的课本,尚需连接生活,从生活里汲取养分。这一次的疫情是活生生的教材,我们不能只是一味要求孩子“把书读好”,对外面所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孩子,长大后成为对公共事物漠不关心,不懂得理解、尊重和关心他人的大人。这一次的疫情正好揭示了我们的教育在这方面的纰漏。罔顾群众利益,无视管制法令的民众,蓄意隐瞒病情的病患等事例,暴露出缺乏公民道德、公民意识所带来的社会危害,比病毒本身更让人防不胜防。

这场战役不止给国家的经济、医疗系统、应急机制,还有个人的健康带来严峻的考验。它也考验了人性,并出其不意地给我们的教育素质,公民素养进行了一番彻底的考核。不管结果如何,都将由全民一起来买单,共同承担,无一幸免。

感谢在这非常时期站在最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还有各个给予支援的服务单位。奉命留守家中的我们,除了响应医护人员集体发出的I stay at work for you, you stay at home for us的呼吁,以“乖乖留在家中”来表现我们的爱国精神以外,不妨更进一步转为国家的后勤部队,趁机给孩子恶补一堂公民教育课,为国家的公民素养教育贡献一份心力,也算是爱国的一种方式。

爱国精神,公民责任,尊重互助等美德不该是只要求孩子死记硬背的空洞文字,更不该是装腔作势,虚无空泛的口号。这场疫情中有许多人身体力行,给学校道德教育、公民教育课本上所强调的“高尚品德(nilai-nilai murni)”做了最真实、准确的诠释。不妨带领孩子一起去发掘,去感受,让他们从中汲取力量。希望来日回首这一场全民战役,我们的记忆中不止有无聊、担忧和恐慌,还有爱与温暖,就像病愈之后,变得更有力量。
旅人
帖子: 660
注册时间: 11-06-07 周一 5:05 pm

东方日报 2020年4月9日 | 作者:陈诗蓉 | 专栏:大题小作

放手,孩子才能自立

3月18日开始的行动管制法令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Social Distance),却让平常虽住在同一屋檐下,但各有各忙的家人有机会相互靠近,长时间腻在一起。朝夕相对,能让彼此的关系愈发亲密,也更容易擦枪走火,心生厌腻。特别是那些在家中忙上班(work from home)、忙煮食、忙家务,还得为孩子的线上课程忙的家长,这是一段极考验耐力与教育智慧的居家战役。

“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特别容易牵动父母的神经。如果人生真有起跑点,这段学校关闭,居家学习的时段,可视为孩子人生跑道上的一个中停点,学习路上的检查站(Checkpoint). 平日在学校上课,一个班级里有30-40人,老师再怎么努力,都很难兼顾每一个学生的不同需要。孩子们看似跟着大队在赶路,却不一定都在状况中。家长可利用这难得能陪伴孩子学习的机会,近身观察孩子的学习状态,了解孩子的学习问题。如吸收理解能力如何,专注力够不够,与同学老师之间是否有互动等等。若发现有不足,或需要辅助的地方,正好可以伺机补上,让他们有机会调整步伐,再继续前进。这不是比害怕输在起跑点,而不顾孩子体力,盲目地催促他赶路,更有意义吗?

离开有形的课室,转为居家的线上或线下学习模式,比平常上课更需要自立、自律精神,是培养孩子自主学习能力的契机。所谓自主学习能力,是指让孩子学会对自己的学习进行有效的自我管理,当中包括自己规划学习时间、设定学习目标、选择学习方式、自我调控学习步伐、自我评价等。这需要靠时间来养成,不可能一步到位,家长可先从时间管理着手,让孩子意识到学习是自己的事,引导他们自己安排作息时间,自我鞭策,而不是让家长充当提醒上下课的铃声,由家长负责催促学习。

对于学校老师所布置的任务,家长不能为了图快或省事而越俎代庖。要培养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除了要让他拥有能够自主安排的时间,也得预留足够伸展的空间,并给他信心,让他知道努力的过程也一样值得珍视,允许犯错,也允许按照自己的步伐前进,不催不赶不比较。只有当孩子感受到自己是学习的主人,才能增强对学习的责任心,启动内在的学习动力。

要让孩子学会自主,勇于自主,身为父母的必须先舍得放手,就像放风筝一样,既要拉着线头,又得确保有足够的长度让风筝高飞。这一次居家隔离,既考验孩子的自律、自主学习能力,也考验家长”收“与”放“的智慧。希望每个家庭都能找到自己的平衡点,经此一役后,亲子关系变得更融洽、更亲密。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