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Sinology,以中文撰写关于中国思想、文化、历史、文学、哲学的研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kuanghong 写道: 在会议上,论文发表者不仅可以参考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与方法,也可以从听众或专家的提问与意见中,再三检阅与反思自己的论文,让论文迈向更高水准。

我会说,如此一个思想碰撞的机会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会后,学者更加了解论文的强弱优劣,可更具针对性的进行修订。研讨会带来的冲击与启发,非一般审核过程所能取代。
宏爷的看法是正确的。
研讨会中的论文并一定是作者深思熟虑的作品,有些也许只是作者的提纲或初步的研究,不宜过早发表。
一般上,会上就是寻求专家们的意见,以作修订。
研讨会,就是要有研究、有讨论才好,否则干脆叫论文发表会好了。
Petertan
帖子: 11
注册时间: 31-08-09 周一 6:13 pm
来自: 臺大

各位得体谅老黄的用心良苦啊,批评是为了更好的进步,促进本地汉学的发展,而不是互相扯后腿。 老黄确实是得道高僧,敢怒敢言,或许研讨会就是少了这样一些人。

等了好久,一直不见老黄点评。我就凭着友人传来的论文集稍微说点意见,抛砖引玉。 其中有论文《《尚書》的君王之“誓”初探》和《《魯國夫人詞》與《斷腸詞》中“弃婦”形象論 》是个人觉得相当糟糕的文章。何以如此说法呢? 几个要点,首先看注释,看引用书目,再看内容的铺排,最后是新观点,全部没一样达标,在台大这样的论文大一学生都不屑一看,何况是出自某某讲师之手。 所以,老黄提及的“择优结集”是很恰当的,如果将一些不合规格的论文加入出版的话,其实只会破坏研讨会的水准。这点,主办单位的听取意见和谨慎处理方式是很值得鼓励的。

马来西亚的汉学水平一向已经不高,如果混水摸鱼,前景更会令人忧心重重。言语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学术批评无需顾及脸面的,鄙人以为。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Petertan 写道:学术批评无需顾及脸面的,鄙人以为。
同感。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c)“五人匿名审核小组”将于9月10日或之前完成审核工作。

d)编委会将于9月15日或之前,将审核结果电邮通知所有的论文发表者。只有获得三票或以上的论文,始获收入《论文集》。
赞主办方!

今天收到信件,老黄将开香槟庆祝。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论文发表者

黄先炳先生,您好。


有关《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论文匿名审核”事宜,目前已告一段落。

谨此通知:您的论文已经通过审核


请您根据附件里的“论文编辑底本”与“论文指南”进行论文修订,并于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或之前,将修订后的论文定稿寄交编委会 [email protected]

论文请以“繁体字”撰写。论文字数(包括注释)介于一万至一万五千字。

因附件里的“论文编辑底本”乃以软件转换方式而成,当中文字或有“误转”之处。请您在修订论文时,务必仔细检阅核对,以免影响您的论文水平。

再次感谢您对汉学研讨会的关注与支持。期待您修订后的论文定稿。

专颂

撰祺!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编委会
2009.09.15
Petertan
帖子: 11
注册时间: 31-08-09 周一 6:13 pm
来自: 臺大

老黄沉寂了好久呀,怎挨打板子后,不做补正就开香槟庆祝了?

请老黄呼吁主办单位公布哪些不合格者的论文让各位知道,好吗?

老黄,老黄,还是针对“后浪”发表评论吧,老人家似乎很不想写喔。

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
不只闭嘴那么简单
帖子: 26
注册时间: 12-03-08 周三 10:48 pm

Petertan 写道:听台大的学妹说,当天研讨会发生的一些事情还蛮精彩(略)
聽說研討會之後更精彩。大概是被害妄想癥發作罷,給人發問批評時,就覺得是惡意的。我就聽說彼得蛋先生之前點名批評,在我聽來是很中肯,這沒問題,可是也有人說是惡意中傷。可能幻想彼得先生是他九世仇人化身法情針對他罷。
Petertan 写道:请老黄呼吁主办单位公布哪些不合格者的论文让各位知道,好吗?
讓老黃去催主辦單位公布不合格的論文,好像不太好罷。(只回答兄臺這題,其他讓老黃接招。)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Petertan 写道:老黄沉寂了好久呀,怎挨打板子后,不做补正就开香槟庆祝了?

请老黄呼吁主办单位公布哪些不合格者的论文让各位知道,好吗?

老黄,老黄,还是针对“后浪”发表评论吧,老人家似乎很不想写喔。

非也非也,老黄在用功之中,一定会写。

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
哦?您知道一些秘密吧?
不妨说说,看看是不是让您猜中老黄的心思?
许宁
帖子: 4
注册时间: 22-09-09 周二 10:33 pm
来自: 槟城
联系:

大家好,我是新会员,看了黄先生报告了第六届汉学研讨会的情况后,身为局外人的我,忍不住也想称赞黄先生几句美言。这样的报导仿佛让我一睹了研讨会的盛会,过一过瘾,真是谢谢黄先生了。虽然我是位不知名的画家,但对学术界却有深厚的关心,但愿马来西亚的汉学能够发光发热。看了黄先生的报导,发现到您对两位学术人员称赞有加,所以我也赶紧跟学弟借了研讨会的论文集来看看。

您称赞魏月萍博士为资深的学者,本人也这么认为,她在会场提到了“把传统赋予现代意义是很重要的工作,但是要把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贯通起来,找出一个理所当然的对比轨迹,却是不容易的。”这样的问题的确言之有理,但若再想深一层的话,我的脑海就浮现了一个疑问,难道东方的哲学就不能与西方的理论贯通起来吗?传统与现代就没办法融合在一块吗?我看来并非如此吧。如果中国传统精粹无法赋予现代意义的话,那它还算是精粹吗?那中国传统又有何价值意义呢?魏月萍博士的论文也引用了佛教的”真妄一体”的看法来诠释管志道的《中庸》,这不也是中国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吗?为何她还会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呢?或许是黄先生对魏月萍博士的崇拜,所以就忽略了问题背后的真正意义吧。

另外,黄先生对余历雄博士也是称赞有加,甚至认为他的论文非常有价值,我也就感到纳闷了。他在论文提到了孝道,说到我们必须尽孝道,要“游必有方”、“养亲”及“养志”。我记得在我中学时期,我的华语老师就提到了这三点,真想不到这么多年后,余博士还老调重弹,说者不厌,听者我则觉得没什么新意。黄先生不也认为,学术研究重视的是科学精神,寻求真凭实据,论点鲜明,论证严密吗?那我想请问,余博士的论文符合黄先生所要求的“规范”吗?从黄先生对余博士的称赞,我也猜想到,你们的交情一定非常深厚吧,这也难怪。

其实,我反而觉得其他学者的论文值得称赞,但黄先生却没提到,本人感到有点失落,比如“郭店楚简《五行》篇的“天道”-兼论儒家“天人贯通”的特质、“从“太史公曰”论司马迁史识观的借鉴”、“论六朝人士对山水的“玄心”契悟与“形似”再现”等等,也是不错又有水准的文章,应该称赞一番才对。

我常看到学弟学妹“歇斯底里”的赶完毕业论文就知道,要完成一篇论文并不易,要写一篇赋予现代价值的论文更加难上加难。Petertan对两篇论文评得一文不值,那就是“《鲁国夫人词》与《断肠词》中“弃妇”形象论”与“《尚书》的君王之“誓”初探”,虽然这两篇论文不是最好,但也不是最差的,还是有一定的价值意义,并不至于连“台大的大一学生都不屑一看”吧,这只是您个人的看法而已吧,我就不这么认为。

我只是个局外人,是学术门外观热闹的旁人,但我却希望学者们能够继续发扬汉学,多写一些赋予现代意义又有价值的文章,不只是关起门来做学问或是当一名“道貌岸然”,里外不一的学者,那么,马来西亚的汉学就有希望了,加油。。。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许宁 写道:您称赞魏月萍博士为资深的学者,本人也这么认为,她在会场提到了“把传统赋予现代意义是很重要的工作,但是要把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贯通起来,找出一个理所当然的对比轨迹,却是不容易的。”这样的问题的确言之有理,但若再想深一层的话,我的脑海就浮现了一个疑问,难道东方的哲学就不能与西方的理论贯通起来吗?传统与现代就没办法融合在一块吗?我看来并非如此吧。如果中国传统精粹无法赋予现代意义的话,那它还算是精粹吗?那中国传统又有何价值意义呢?魏月萍博士的论文也引用了佛教的”真妄一体”的看法来诠释管志道的《中庸》,这不也是中国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吗?为何她还会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呢?或许是黄先生对魏月萍博士的崇拜,所以就忽略了问题背后的真正意义吧。

老黄之前的帖是这样写的:
老黄 写道:像一篇探讨庄子死亡观和现代临终关怀的文章,魏老师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把传统赋予现代意义是很重要的工作。但是,要把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贯通起来,找出一个理所当然的对比轨迹,却是不容易的。不知道您这篇文章是如何梳理和贯通这几种不同的思想?
显然,魏月萍老师并没有否定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的贯通,而是提出其中的“不容易”,借以警惕论文发表者处理好“庄子死亡观”和“西方临终关怀”的贯通。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许宁 写道:另外,黄先生对余历雄博士也是称赞有加,甚至认为他的论文非常有价值,我也就感到纳闷了。他在论文提到了孝道,说到我们必须尽孝道,要“游必有方”、“养亲”及“养志”。我记得在我中学时期,我的华语老师就提到了这三点,真想不到这么多年后,余博士还老调重弹,说者不厌,听者我则觉得没什么新意。
重新翻了论文集,余历雄老师在论文中确是提到了“孝道”,却未如许宁先生所言,“说到我们必须尽孝道,要‘游必有方’、‘养亲’及‘养志’”云云。

余历雄老师做的是学术研究,而非为大家上一堂道德教育课。余老师的论文题目一目了然,“从《太学生何蕃传》与《欧阳生哀辞》看韩愈的孝德观”。论文以《论语•里仁》中的一句话为切入点,从古典文献中搜出有关“孝道”的资料,并做了梳理,向大家展示的是中国“孝道观”自先秦至唐代的演变情况。

余老师的论文究竟有没有“新意”,我想我这个门外汉没有多大发言权。但我总觉得许宁先生所言有所不妥,学术上的“新意”,恐怕与许宁先生所言之“新意”有所差异吧?
回复

回到 “马来西亚汉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