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Sinology,以中文撰写关于中国思想、文化、历史、文学、哲学的研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时,我有个感觉:是不是我闯祸了?
我只是建议,一切取决权在主办方啊!

于是,我咨询了一位享誉国际的学者,他的回复是:
I do not understand the issue of the respondents. Why against anonymity? This is not an issue of who judge who but the contents. I know it is more difficult to judge an article in Social Sciences.

In our publication, we do not know who are the three referees that commented on our paper but we always have the right to argue with the referees while the editor act as the chief judge. Five people committee is good enough if they can say why an article is not considered. Sometimes, if it is too controversial, they will ask another expert to look at it for the final say before the editor make the decision to include or drop.

Normally the proceedings will come out about 6 months after the conference. Time is given for them to correct and to complete the article after they have been selected. Usually the article can stand by itself but we check for errors or put in important references or rewrite a certain section from feedback of the audience.

It is not true that all articles selected will be given an honororium. No need to do that as being selected is already an honour. Therefore, I do not see that it is necessary to make an announcement before hand and it is all up to the organiser to see whether it is in their means to publish.
看来,在学术的立场上,我并没有犯错。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过后,我收到编委会主编的来函: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诸位论文发表者:

大家好!

有关《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之筹备事宜,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感谢大家所提供的建议与意见(无论是整体复邮或个别来邮、或电话相询、或来访面叙者),以及“法情研究所”网站里诸君的认真讨论。

因“匿名审核工作”仍在进行中,兹不作任何回应。

待“匿名审核工作”完成之后,我们将按照原定计划通告所有的论文发表者。

谢谢。

祝:好!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主编
2009.09.08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9月15日,我收到主编的来信,信件就只是发给我一人,是私函,不过内容不是私事,所以可以公开: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论文发表者

黄先炳先生,您好。

有关《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论文匿名审核”事宜,目前已告一段落。

谨此通知:您的论文已经通过审核。

请您根据附件里的“论文编辑底本”与“论文指南”进行论文修订,并于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或之前,将修订后的论文定稿寄交编委会 [email protected]

论文请以“繁体字”撰写。论文字数(包括注释)介于一万至一万五千字。

因附件里的“论文编辑底本”乃以软件转换方式而成,当中文字或有“误转”之处。请您在修订论文时,务必仔细检阅核对,以免影响您的论文水平。

再次感谢您对汉学研讨会的关注与支持。期待您修订后的论文定稿。

专颂

撰祺!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编委会
2009.09.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可是,后来却收到一封公开信,同时发给三十余人的:
余主编:

本人事先已发函公开声明不接受“五人匿名审核小组”审核本人于第六届汉学研讨会上所发表之论文,惟昨日获来函告知通过审核一事,始知事与愿违。对此,本人深表遗憾。

虽审核通过,本人意见如前:没有意愿将22/8/2009汉学研讨会上所发表之论文收录在未来正式出版的《论文集》里。兹补充说明意见如此乃基于以下两个原因:

1.“五人匿名审核小组”未经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筹委会通过。
2.本人同意经由筹委会通过成立的论文审核小组,惟研讨会后理当给予论文发表者适当的时间以作修改或补充,然后才进行审核,实不应仓促行事。

贵编委会行事作风非我所认同,故本人所持立场如故。

有劳专家学者费神审阅,并提出意见,谨此表示感谢。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论文发表者
XXX
17-9-2009

由于是公开信,编委会主席即刻作出回应: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论文发表者:

大家好。

今早XXX寄给大家的电邮,让大家产生一些困惑,今简要澄清如下:

1.“研讨会筹委会秘书处”已于2009年8月26日电邮通知所有的论文发表者:研讨会已暂告一段落,“编委会”将筹备编辑《论文集》事宜,并说明“编委会”编辑《论文集》的数项工作原则。

2. XXX的电邮中所谓“'五人匿名审核小组'未经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筹委会通过”,实际上是不了解“研讨会筹委会”与“编委会”的工作范围与运作而产生的误解。

(a)“研讨会筹委会”与“编委会”是两个并行的工作单位,“编委会”并不从属于“研讨会筹委会”。“编委会”的任务是负责处理一切有关《论文集》的编辑、出版工作。

(b)当“研讨会筹委会”的工作进入后期阶段,“编委会”即已开始按照工作进度表执行编辑、出版工作,包括征询一些学术前辈的意见,商讨组成“五人匿名审核小组”。

(c)因此,成立“五人匿名审核小组”并非“研讨会筹委会”的工作范围,也不存在XXX所谓的“由筹委会通过成立的论文审核小组”。

3. 根据“编委会”的工作进度表,“五人匿名审核小组”的审核日期是:2009年8月27日-2009年9月10日。

(a)“编委会”于2009年9月3日收到XXX注明“29-8-2009”的电邮,说“不接受'五人匿名审核小组'审核本人于22/8/2009汉学研讨会上所发表之论文”与“没有意愿将22/8/2009汉学研讨会上所发表之论文收录在未来正式出版的《论文集》里”。

(b)从时间先后来看,“编委会”已将所有21篇论文送交“小组”审核,故于审核期间,不受理任何意见,乃正常之学术运作。因此,“编委会”不可能因为XXX的“公开声明”而从“小组”手中撤回其论文,否则将成学术之笑话。

(c) “编委会”将待“小组”完成审核工作之后,始通知所有的论文发表者,下一个编辑阶段的具体情况。此即本“编委会”于2009年9月15日、16日所寄发的电邮内容,包括寄发XXX等人。

(d) 鉴于此前XXX的电邮中曾说“不接受”与“没有意愿”云云,所以“编委会”在寄发XXX的电邮中,故有“倘若您仍有意将您的论文载录于《论文集》,请于2009年9月18日(星期五)或之前,复邮编委会[email protected]。编委会将另函告知进一步的编辑详情”的征询之语。此亦正常之学术运作,无关“行事作风”如何如何。

(e) XXX可以选择复邮或不复邮,同意或不同意。XXX选择了复邮,其电邮内容中若有可取之处,“编委会”乐于接纳;其不可取之处,“编委会”一笑置之。至于引起困惑之处,“编委会”自当予以澄清。

4. 作为学术论文集的“编委会”,固然有责任与权利具体处理有关《论文集》的编辑工作,包括邀请专家学者进行论文审核。

(a)从XXX的电邮内容来看,她似乎并不反对“论文审核小组”,只是附加了两个条件:一、“经由筹委会通过成立的论文审核小组”;二、“研讨会后理当给予论文发表者适当的时间,以作修改或补充,然后才进行审核,实不应仓促行事”。

(b) 对于XXX的第一个附加条件,本人上文已经说明,兹不赘述。至于第二个附加条件,“编委会”也曾与相关的学术前辈、专家学者商讨请教,所谓“论文审核”可以是于论文修订之前,或论文修订之后,这不是根本的问题,取前或取后,可由“编委会”自行决定。经过商讨,“编委会”决定“取前”,而“小组”也知道这是“修订前”的研讨会论文,据此而审核。

(c) “编委会”为何要”取前“呢?这也无关“仓促行事”。“编委会”的考量是:

一、当“小组”审核之后,将斟酌对论文提供审核意见,使发表者得以修订补充,再寄交“编委会”编辑出版;

二、如果“小组”审核之后,认为该篇论文不可取,不宜收入《论文集》,那么,发表者将可自行修订补充,另行投稿发表;

三、如果“取后”,论文发表者缺失相关的审核意见,修订补充不免较难见效,例如“编委会”寄发XXX的电邮中所附上的“审核意见”即是此意,XXX的电邮中对此“意见”也表达了她的“感谢”;四、如果“取后”,事先要求发表者修订论文,事后却不一定将其论文收入《论文集》,此非本“编委会”的“行事作风”。至于其他较细之考量,恕不繁列。

5. 近来,常有一些关心汉学研讨会的朋友向我询问一些“审核”的课题。

(a) 是否公开“五人匿名审核小组”的姓名、身份?答曰:如此则不合“学术匿名”之原则,恕难从命。

(b) 是否公开所有的“审核成绩”,包括所得票数?答曰:不。“编委会”只通知相关的论文发表者:审核通过,或不通过。

(c) 是否公开所有的“审核意见”?答曰:不。“编委会”只通知相关的论文发表者。至于相关的论文发表者是否愿意自行公开,“编委会”没有意见。


谢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

谨此。

祝:研安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编委会
2009.09.17
上次由 老黄 在 25-09-09 周五 5:34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事情该告一段落,可是还是来了另外一封公开信:
汉六编委会:

本人亦于事前公开声明不接受匿名审查程序,然编委会依然罔顾我意。该篇论文本来就是本人研究领域的初步探索与发现,自然知道仍有许多待以补充与修改之处。

然而本人必须在此再声明一点:会议前本人确实曾被编委会一成员告知(口头),研讨会后将给予所有论文提呈者一段时间对各自的论文进行修改。 这一点就如本人于前一封电邮中所声明的第一项:

会议前完全无提及论文将“择优结集”出版一事。

而研讨会后却莫名/突然宣布成立五人匿名审核小组,试问编委会的公信力何在?筹委会存在的意义为何?

本人并非不接受匿名审核,只是一切程序必须在健康、透明的程序上进行。

无论如何,还是感谢匿名审核小组对拙作的批评指教,本人愿意虚心采纳。

论文提呈者
YYY岂(启?)
18/9/09

一天后,编委会主席再次作出回应: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
论文发表者:

大家好。

原本前天寄给大家的电邮,已经澄清了困惑,应该让大家好好地准备迎接开斋佳节,好好地修订论文。没料到YYY昨天寄出的电邮,又是因为“不了解情况”而产生的误解,也带给大家一些困惑。兹请教了一些学术前辈的意见,简复如下,以正视听。

1. 关于“研讨会筹委会”与“编委会”的运作,本“编委会”于前天的电邮中已经说明,至于YYY对此情况仍然不了解,以致提问“筹委会存在的意义何在?”这是YYY的个人问题,只能靠她自己去回答自己的问题。兹不赘述。

2. “筹委会”的工作已告一段落,接下来的工作乃由“编委会”处理。两者之间相互接替,这是正常的运作。身为学术论文集的“编委会”,固然有责任与义务对编辑、出版《论文集》之原则与条例,斟酌增删,包括成立“小组”,以确保所收论文之水平。此亦“编委会”与学术前辈、专家学者商讨请教的内容之一。

3. 任何一项研讨会,将论文编辑出版是主办单位的责任与权力,“编委会”将负责处理这些相关的工作。任何发表者倘若不愿意将其论文收入《论文集》,或打算另行投稿,则必须事先得到“编委会”的同意,而不是单方面做出“公开声明”后,反要“编委会”遵从其意愿。当然,如果主办单位因故未能出版、或没有意愿出版《论文集》,亦得正式通知论文发表者,让论文发表者另行投稿。这是我们必须明白的基本原则。

4. YYY的电邮中说,“会议前完全无提及论文将择优结集出版一事”。这似乎也就认定,在研讨会之后,“编委会”不能做任何的改善工作,包括能够协助提升论文水平的“匿名审核”,这是我们所不能认同的说法。电邮中又说,“研讨会后却莫名/突然宣布成立五人匿名审核小组”。这样的说法是因为YYY并非“编委会”成员,不明白“编委会”之前为此所做的工作与努力,而认为是“莫名/突然” ,这是“以不知为知”,这也是我们所不能认同的。至于“匿名审核”是“取前”或“取后”,取决于“编委会”的考量,在前天的电邮中已经说明清楚,亦不赘述。

5. YYY的电邮中又说,“本人并非不接受匿名审核”,其附加条件是:“一切程序必须在健康、透明的程序上进行”。本“编委会”于昨天的电邮中已经澄清了“两个附加条件”,而YYY所说的“健康、透明”又是何所指呢?数位学术前辈向“编委会”说,在“论文审核”期间,论文发表者提出所谓的“公开声明”就是一种“不健康”的动作,并提醒说,在审核工作完成之前,不需予以任何回应。难道“编委会”必须征得所有论文发表者的同意,始能成立“小组”,始能确认“小组”成员,这样才能称之“透明”?难道是要遵照YYY电邮中的“意愿”来办事,始能算是“健康、透明的程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只能是学术界的笑话。

6. 本“编委会”于前天的电邮中已经说明,审核日期是2009年8月27日-2009年9月10日。YYY所谓“事前公开声明不接受匿名审查程序”的电邮是2009年9月1日。情况很清楚,不论是事前或事后,“编委会”不会因为任何论文发表者的“公开声明”而从“小组”手中撤回其论文。“编委会”将根据此前与学术前辈、专家学者商讨请教的原则,进行《论文集》编辑、出版工作,不会因为个别论文发表者单方面的“意愿”而搁置原则,这就是“编委会的公信力”。如果“编委会”为了迁就个别论文发表者单方面的“意愿”或“公开声明”,而“罔顾”工作原则,那恐怕就是没有“公信力”了。易而言之,“公信力”乃就整体而言,并非迁就或遵照任何个人的意愿。因此,“编委会”仍然秉持工作原则,将“审核结果”个别通知每一位论文发表者,包括曾经提出“公开声明”的发表者,这是“编委会”应尽的本份。论文通过审核而不愿收入《论文集》者,固然可以再作商榷;而论文未能通过审核者,则不必深论了。

7. 我们明白,一些提交研讨会的论文只是处于“草稿”阶段,有些匆匆提交,有些逾期提交。我们也知道,“草稿”并非“草率之文稿”。然而,有些发表者认为,他们的研讨会论文仍有许多尚待补充与修改之处,应该等他们将论文修订后才送交审核。这样的要求是否合理呢?一位学术界的前辈给予这样的批评:本于对学术与学术研讨会的尊重,为何发表者不先将论文修订好之后,才提交研讨会发表呢?你们是否知道“草率之文稿”的“误导作用”呢?学术研究乃长远之路程,欲速则不达,赶不及本届研讨会,尚待下一届,何必要匆匆提交,挂一漏百,徒劳遗憾诸方。

8. 当然,我们仍然尚需思考,论文发表者的“公开声明”有何学术意义?是否“公开声明”之后就能抵消学术责任?学术前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本于治学之良知,论文发表者应当在取得较满意的研究成果之后,始将论文提呈研讨会发表,这不论是对主办单位或与会者,甚至是对马来西亚学术界来说,都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在两天的研讨会中,我们得到许多与会者的回应说,有些论文水平很高,很有启发性,反映出严谨的治学态度;但是有些论文却不行,论据薄弱,缺乏创见,落差很大,为何不好好地修订后才提交发表呢?尤其是一些“仰慕研讨会之名”而来的同学,他们发现某些论文的情况并不理想,向我们表达了他们深深的失望之情。我们只能勉励学生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如此而已。

9. 当然,也有一些论文发表者收到“公开声明”的电邮之后,对这样的“动作”很不满,并向我们表示要撰文回应。我们认为,从事学术研究的人并不需要这样做,并希望他们能将有限的时间与精力用于撰写较高水平的论文,况且不论是“前浪”或“后浪”,都必须将论文写好;倘若不能写出较好的论文,那就连什么“浪”都没有了,只能是“浪”得虚名。鉴于YYY寄发的电邮中,已经透露其论文“未能通过审核”的讯息,因此,本“编委会”不再受理其电邮与文稿。谨此祝愿YYY能够真正“虚心采纳”小组的审核意见,提升论文水平,继续为马来西亚的汉学发展贡献力量。

10. 最后,我们也感到十分欣慰,除了一两个不同的意见,绝大部分的论文发表者都十分支持与配合“编委会”与“小组”的运作,使我们更有信心共同提升每一篇论文的学术水平,将《论文集》成功编辑出版。

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谨此。

谨祝:开斋节愉快

《第六届马来西亚汉学研讨会论文集》编委会
2009.09.19
[/quote]
Petertan
帖子: 11
注册时间: 31-08-09 周一 6:13 pm
来自: 臺大

相信也没人要说老黄有错。只是原本答应要点评,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如今却推托不点评后进了,真的是出尔反尔,自打嘴巴,下次不应如此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kuanghong 写道: 谈一谈个人的看法,我觉得余历雄老师这篇论文完全符合“真凭实据”、“论点鲜明”、“论证严密”的条件。此外,其行文简洁有力,思路清晰,所引文献亦极具分量,是一篇符合学术规范,四平八稳的论文。
宏爷,中小学生的作文,如果写得四平八稳,会考获特优成绩。
但是就学术论文来说,四平八稳、面面俱圆等词语,却不是褒义,而是贬义。意思是文章没有创见,只不过堆积了很好的材料。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8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老黄 写道: 宏爷,中小学生的作文,如果写得四平八稳,会考获特优成绩。
但是就学术论文来说,四平八稳、面面俱圆等词语,却不是褒义,而是贬义。意思是文章没有创见,只不过堆积了很好的材料。
用词不当,受教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 这样吧,我们来切磋心得,我和您讨论学术,您给我们贴上您的画作,并指点我们如何欣赏画,好不?
画家先生不肯给我们展示几幅作品,实在是我们的一大损失。
许宁 写道: 我只是个局外人,是学术门外观热闹的旁人,但我却希望学者们能够继续发扬汉学,多写一些赋予现代意义又有价值的文章,不只是关起门来做学问或是当一名“道貌岸然”,里外不一的学者,那么,马来西亚的汉学就有希望了,加油。。。
画家先生,最近我们“道貌岸然”的书法家何居士毅然“下海”,在关丹东海岸广场展示字画,筹获马币近十万元充作彭亨佛教会洗肾中心的操作费用,仁风义举,叫人钦佩。
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也看到画家先生也出来展示一些有价值的作品,马来西亚丹青笔墨艺廊就有希望了!加油!

老黄答应和画家先生切磋学问,还是兑现好了(欠彼得先生的,实在过意不去,难得彼得先生海涵,原谅老黄这一回,下不为例!):
许宁 写道:您称赞魏月萍博士为资深的学者,本人也这么认为,她在会场提到了“把传统赋予现代意义是很重要的工作,但是要把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贯通起来,找出一个理所当然的对比轨迹,却是不容易的。”这样的问题的确言之有理,但若再想深一层的话,我的脑海就浮现了一个疑问,难道东方的哲学就不能与西方的理论贯通起来吗?传统与现代就没办法融合在一块吗?我看来并非如此吧。如果中国传统精粹无法赋予现代意义的话,那它还算是精粹吗?那中国传统又有何价值意义呢?魏月萍博士的论文也引用了佛教的”真妄一体”的看法来诠释管志道的《中庸》,这不也是中国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吗?为何她还会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呢?
有关这个问题,kuanghong已经回答。
是的,老黄赞赏的是魏月萍老师灵活的提问手法,切中肯綮而又不是当事人难堪。这点是老黄要学习的。
老黄在南京期间,老师也曾办过一个“传统与现代”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不过,会后,我们还是感觉到要贯通古今,实在不容易。
至于中国原有的学问,要互相融合,是比较容易的,而且我们很容易找到论据。像我写的文章,要把大和尚小和尚的传记与中国传统的史学观贯通,这还是可以做到的。
历来中国本土哲学家、思想家,在这方面多有建树。
格义佛教、汉代儒学、宋明理学等等,都有这样的“前科”。
但是中西方要融合却不容易。
要做到这点,一定要搬出令人信服的论证和论据。
许宁 写道:另外,黄先生对余历雄博士也是称赞有加,甚至认为他的论文非常有价值,我也就感到纳闷了。他在论文提到了孝道,说到我们必须尽孝道,要“游必有方”、“养亲”及“养志”。我记得在我中学时期,我的华语老师就提到了这三点,真想不到这么多年后,余博士还老调重弹,说者不厌,听者我则觉得没什么新意。黄先生不也认为,学术研究重视的是科学精神,寻求真凭实据,论点鲜明,论证严密吗?那我想请问,余博士的论文符合黄先生所要求的“规范”吗?
我写了一篇小文,敬请指正!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5914&start=135

145楼

再次吁请画家先生给法情贴几幅画,感恩!
许宁
帖子: 4
注册时间: 22-09-09 周二 10:33 pm
来自: 槟城
联系:

听黄先生这么诚恳的请求,我真的是惭愧得无地自容,实在不应以画“家”来自称,真是不自量力啊!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这世界太罗嗦,不分对或错,这就是我学画画的原因,只有在专注于画的世界里的时刻,这世界才会渐渐的变得宁静了。小的还在学习中,作品也难登大雅之堂,谈不上“切磋”或是“指教”什么的,真的要虚心学习黄先生坚持兑现承诺的精神!(许某从不承诺别人任何事情,但还是希望有机会秉持这样的精神)最近从许多人身上,我看到了两个字,那就是“坚持”,无论是学者,研究学问的,弘扬道教的,甚至是保护古物的,我看到了“坚持”!希望黄先生继续努力加油吧!
回复

回到 “马来西亚汉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