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届汉学研讨会

Sinology,以中文撰写关于中国思想、文化、历史、文学、哲学的研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感谢主办方的热情招待,晚上还特地安排我们到文化街参观。

图片

孩子们很兴奋:

图片

街头表演,还真有味道: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昨晚晚餐时,主办方宣布饭后带大伙儿去文化街看看。
我本想不去的,已经向太太告假,请她带孩子们去。原因是:我很疲倦了,想先回房休息。
可是一来不忍,二来安焕然老师盛意拳拳,可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我也随行了。

9点多回宿舍前,又应全讲师的邀请,消夜去了。
回到宿舍,和小师叔聊天正起劲,有学生到访。
于是我退在一旁准备我明天要用的课件。

拉曼大学好些学生特地从金宝赶到南院来参加研讨会,好学可嘉!
听他们师生论学,更有孔门讲学的感觉。

图片

在学术的指导上,余老师比我强得多了。
他给学生的话语,我听着也感受用。
所以学生缠着他聊天至凌晨3点多。我2点就告退,先休息去了。那是我准备好课件之后。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补《东方日报》的报道:

图片

图片

郑良树老师出席了开幕式。
老师前些时候患病,身子瘦了……
祝愿老师身体安康,一切吉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二天早上9点,第3场研讨会开始。

图片

主持:安焕然
博特拉大学郭莲花博士:《韩、柳作品在马来西亚华文课本的编选》
拉曼大学郑文泉博士:《马新百年朱子学史》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第二天早上9点,第3场研讨会开始。
博特拉大学郭莲花博士:《韩、柳作品在马来西亚华文课本的编选》
拉曼大学郑文泉博士:《马新百年朱子学史》
《东方日报》记者前来采访,过后刊登了以下新闻(详文看上面两楼):

图片

就像我先前所说那样,把“汉学研讨会”扩展为“国际研讨会”的好处就是可以得到更多思想上的冲击。

图片

台下的几位中国学者对于各个问题都提出了问题。像这样“本土研究”的题目当然也受他们欢迎。所以曲教授赞郭莲花博士的文章让他看清楚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情况。

可是,我对此却感到有点纳闷。我国中小学的课本都是选文么?选择的标准是什么?是以作者为考量,还是以文章本身为考量?若以作者考量,那么我们说“韩、柳文章”的编选就有意义(significant),若不是,那么突显韩柳的意义何在?结论所言“无论是对马来亚早期华人学子或当今受过现代教育洗礼的华校生已产生一定的影响”,要如何说起?
郭文似乎也看到这点的,所以文章说近二十年来的选文已经是“篇幅愈显短小,所选皆为百多至三百来字”,甚至说:“选文内容趋向浅白易懂,符合当今中学生的古文接受能力,实无可厚非。”这“无可厚非”要从何说起?与“韩柳文章的影响”有何关系?
文章还说:“在偏向语文教学的课程设计方针中,选文的文学性如情感、形象、意境、神韵、风格等,这些陶冶性灵、建构审美价值和审美能力的功能往往也被忽略了。”这句话倒是可圈可点,但是,就如我的学生说的:“这说的不就是中学语文课本对古代文学的筛选问题么?这不是只针对韩柳而言吧?”


至于“马新朱子学”的探讨,这也不是个容易梳理好的题目。马新是否真有兴起“朱子学”的研究?是不是在大专院校开课就算是“朱子学”的研究了?台下有听众询问为什么把儒家思想的探讨锁定在“朱子”而已,我倒觉得这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做学问是可以自由锁定一个范围作探讨,但却要把探讨的范围梳理清楚,且具说服力。

其实汉学的研究是不是要多注重本土的研究?这恐怕还得看本地中文学界对“汉学”的定义决定。我们的“域外汉学”要把范围订在哪儿?

与会者很自然的会想到我国历史最悠久的马大中文系。这次参加会议的马大教师有两位。严家建博士研究的是道家思想,他说他在马大也开“四书”的课程。这是“传统汉学”的探讨。另外一位是访问学者(中国人),在会上提呈的论文是关于中国德教会的历史与现状。是的,不是探讨思想,而是发展概况,这是社会学的范畴吧?马大目前开的课,研究生的题目是否也以社会学的题目居多?若然,写这样的论文不一定要用中文吧?用国文写岂不是更符合国情?这是台下议论的课题。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最后一场,也是第五场讨论:

图片

主持:张耀龙老师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李晨阳教授:《<五行>关于德性和谐的思想研究》
立卑师范学院黄先炳博士:《<论语·学而>篇的注疏商榷》
韩江学院陈金辉博士:《从“共创圣学”到“内外之辩”——试论王阳明之学思历程及其与湛甘泉之关系》

这次会议,只有石沧金教授和我的报告用了ppt:

http://www.mediafire.com/?45ezp48rd4ozmel

由于接近尾声,闭幕人尊贵的YB某某也到场了,所以我们这个阶段的讨论倒不激烈。南院郑成海教授给我们补充了《论语》注疏上的一些争议,其中最有印象的是“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的第二个“后”字,应该注为“不”,因为松柏长青,本就不凋。郑教授说这是他的老师王叔珉教授在训诂上的发现。感谢郑教授对我的嘉许和鼓励。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主持人张耀龙老师。
他此前主持了一场,从他口中出了很多“大师”,“精辟言论”,我还真有点怕我也不小心变成“大师”。

图片

还好,他没有这样对我。还指正了我的一个口误,把章学诚说成章太炎。论学还是这样较愉快惬意,我不当“大师”。

张老师给我的论文评点是:“黄老师虽然谦虚说他是述而不作,没有发微可言(这是我在报告中澄清他的话,他在介绍我的时候说他读过我的论文,觉得在注疏上多有发微之见。我否认,因为我只是述而不作,引用古人的注疏之见而已),可是从那么多资料的梳理之中,其实就已经看出其用心,提出古人重要的看法何尝不也是一种发微了。感谢黄老师,他的这份研究报告让我看到一个很有使命感的学者在做着一个艰辛的工作。”

这番话如果出现在FB,我会点击“赞”。

图片
回复

回到 “马来西亚汉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