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上了公开课!

我们到全国各地上公开课,寻找教师专业成长之道。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44场

日期:2015年11月7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 士毛月新村华小
执教者:黄先炳博士、陈秋蓓师(五年级课文,《在没有桥的河流前》)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41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45场

日期: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 太平保阁亚三华小
执教者:张泰忠师、雷丽芬师(五年级课文,《智慧比知识重要》)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434
上次由 老黄 在 11-10-19 周五 12:02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46场

日期:2016年1月23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 昔加末思朴华小
执教者:郭史光宏师、文仲琴师(三年级课文,《小狐狸卖空气》)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43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47场

日期:2016年1月30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 怡保三德华小
执教者:郭史光宏师、张幼莲师(五年级课文,《动物园游记》)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437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48场

日期: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 加央群益华小礼堂
主办:玻璃市华校教师公会+玻璃市师范学院
执教者:郭史光宏师、钟吟诗师(三年级课文,《一份特别的礼物》)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viewtopic.php?t=944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49场

日期:2016年3月5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30分
地点:安顺大红花礼堂
主办:安顺三民一校、钟民华小、培养华小
对象:安顺华文教师
执教者:林瑞阴师/陈秀萍师/吴绮媚师/李宝聪师;郭史光宏师(二年级课文,《口袋里的爸爸妈妈》)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viewtopic.php?t=9444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50场

日期:2016年3月26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峇株巴辖正修一校礼堂
对象:校内老师
执教者:赵永辉师、郭史光宏师(同课异构,四年级课文《聪明的化妆师》)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viewtopic.php?t=945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84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0场!很不容易,但我们坚持了下来。有人掉队,有人掉了又回来,也有人一去不回头。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真正了解个中的情况,而真正身历其境的竟然只有两个人,我和光宏。

如果问我是不是要再走下去?我会毫不迟疑的说:会!

有人劝我不要再走了,写吧!写成书本出版,让更多人慢慢阅读,慢慢消化。这是一个好意见,我会尽量落实。但,写出来的,无法代替做出来的,公开课的力量还是不可以低估的。我们的公开课,还无法推上“观摩”的境界,更多是“展示”,让大家看到课可以这样上的。

因为我们的目标明确,所以我们在走的过程中,一直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从第一次大风在海外上公开课,到后来我和光宏的海外公开课,我们就感受到不同。犹记得大风一上课,我在台下就听到老师们颇感意外的声音:马来西亚的老师都是这样上课的吗?他们指的是分组讨论,因为他们那时候开始思考“如何把课堂还给学生”,如何在教学中以学生为主体。那是一个好的开始。可是,那时候我们展示的是否成功,具有说服力?恐怕未必。后来,我们再到中国看公开课,人家却走得比我们更远,他们更加懂得怎样以学生为主体,如何引导他们讨论,又如何把课文教得透。还好的是,我们也一直上着公开课,一直想着阅读教学该如何做才更加有效果。因此,我和光宏踏上中国公开课的舞台后,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觉得上课的方式有不一样的地方,具备了我们自己独特的一种想法。衡量的标准之一,不是别人恭维的话语,而是后来不同地方的邀请,邀请我们去上课,去交流,甚至去给当地的老师培训。这是一种肯定,当然也是一种荣耀。不过,这不是我们追求的,我们要的还是如何把课上得最好,寻找语文教学的最佳途径。

也因此,我和光宏的合作是很愉快,也非常有默契的。

可是,只有两个人在走,起不了多大作用。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都很在乎的。今天,光宏升级当爸爸了,往后他得腾出更多时间当奶爸,也许就不便这样跑。安土重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之一,光宏有,所以,未来峇株巴辖会成为他发展的基地。至于国内情况,我们这三年来的带动,已经形成一股风气,如果现在就停下来,将会是功亏一篑的,非常可惜。

路是人走出来的,我相信改变一下策略,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带动下去,直到公开课成为常态,直到“学习共同体”真的成为大家的共识,直到阅读课真的是阅读课……我才宣告引退。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7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第51场

日期: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5时
地点:峇株巴辖新华小学
对象:校内老师
执教者:陈慧玲师、郭史光宏师(同课异构,四年级课文《聪明的化妆师》)

图片

图片

图片

详细报道:
viewtopic.php?t=9459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72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老黄 写了:50场!很不容易,但我们坚持了下来。有人掉队,有人掉了又回来,也有人一去不回头。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真正了解个中的情况,而真正身历其境的竟然只有两个人,我和光宏。

如果问我是不是要再走下去?我会毫不迟疑的说:会!

有人劝我不要再走了,写吧!写成书本出版,让更多人慢慢阅读,慢慢消化。这是一个好意见,我会尽量落实。但,写出来的,无法代替做出来的,公开课的力量还是不可以低估的。我们的公开课,还无法推上“观摩”的境界,更多是“展示”,让大家看到课可以这样上的。

因为我们的目标明确,所以我们在走的过程中,一直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从第一次大风在海外上公开课,到后来我和光宏的海外公开课,我们就感受到不同。犹记得大风一上课,我在台下就听到老师们颇感意外的声音:马来西亚的老师都是这样上课的吗?他们指的是分组讨论,因为他们那时候开始思考“如何把课堂还给学生”,如何在教学中以学生为主体。那是一个好的开始。可是,那时候我们展示的是否成功,具有说服力?恐怕未必。后来,我们再到中国看公开课,人家却走得比我们更远,他们更加懂得怎样以学生为主体,如何引导他们讨论,又如何把课文教得透。还好的是,我们也一直上着公开课,一直想着阅读教学该如何做才更加有效果。因此,我和光宏踏上中国公开课的舞台后,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觉得上课的方式有不一样的地方,具备了我们自己独特的一种想法。衡量的标准之一,不是别人恭维的话语,而是后来不同地方的邀请,邀请我们去上课,去交流,甚至去给当地的老师培训。这是一种肯定,当然也是一种荣耀。不过,这不是我们追求的,我们要的还是如何把课上得最好,寻找语文教学的最佳途径。

也因此,我和光宏的合作是很愉快,也非常有默契的。

可是,只有两个人在走,起不了多大作用。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都很在乎的。今天,光宏升级当爸爸了,往后他得腾出更多时间当奶爸,也许就不便这样跑。安土重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之一,光宏有,所以,未来峇株巴辖会成为他发展的基地。至于国内情况,我们这三年来的带动,已经形成一股风气,如果现在就停下来,将会是功亏一篑的,非常可惜。

路是人走出来的,我相信改变一下策略,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带动下去,直到公开课成为常态,直到“学习共同体”真的成为大家的共识,直到阅读课真的是阅读课……我才宣告引退。

纪念公开课迈入50场的里程碑,也献上一些文字与想法吧! :wink:


公开课,也可以常态

本科毕业后,我与恩师黄先炳博士依旧保持紧密联系,探讨教育课题,分享生活点滴。2012年6 月,彭亨州百乐县的学校邀请黄博士,主持教研活动。黄博士认为,只谈理论太抽象,给教师们的启发有限。于是邀我同台,在概述了阅读教学理论后,现场给高低年段两组小学生各上一堂阅读教学公开课。

我们尝试在公开课中贯彻对阅读教学的理解,寄望以此激发听课教师对一堂课更深层的探讨。因此,公开课后设有“说课”与“评课”环节。我们希望通过层层追问与解答、质疑与反思,教师们的专业水平得以在相互激荡与碰撞中更上一层楼。

当时的马来西亚,绝大多数教师不知“公开课”为何物,只有曾随团至中国考察的教师见识过公开课。放眼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中国将公开课进行到底,示范课、观摩课、展示课,甚至评职称课、赛课,类型不一而足,势头风风火火。

就我们观察,公开课有利亦有弊。首先,它将课堂现场呈现于众人眼前,较讲座更贴近日常教学情境,对广大一线教师拥有巨大吸引力。此外,它让抽象的教学理念有了落实的平台,为更深入的聚焦与探讨提供了良好契机。然而,当公开课与个人利益挂钩,变得不再单纯,异化在所难免。课堂成了表演的舞台,执教者成了导演兼主角,学生成了演员,观众成了看客。本该是百家争鸣与思想交锋的地方,异化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互捧大脚。

为了避免公开课沦为虚假的表演,我们特别喊出了“常态公开课”的口号:不做表演、不成典范、不求高难,只求上好课,让学生爱上学习。不设奖金,无关名利,尽量保持公开课作为一种课研形式的纯粹。我们期望,这是一场由下而上,静悄悄的革命

朝着这个大方向,恩师与我在全国各地跑了十一场阅读教学公开课,引起了广泛关注。过程中,也意识到一些问题。我们发现,高低年段各一堂课,虽起了展示作用,却较难引发教师们深入思考。教师们不是把公开课当示范课照单全收,就是以主观经验全盘否定。此外,两堂没有交集的公开课,常让讨论失焦,或沦为泛泛而谈。

最典型的一幕是,老师会问可以给课件吗,有没有拍录像,这背后的想法是:不用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教,只要告诉我要怎样教。但是,教学是一种艺术!你是怎样的性格,怎样的风格,你就上怎样的课,公开课只是作为例子,以带动老师参与到思考和讨论当中

更多时候,教师们在评课环节选择沉默。沉默,不代表没有意见,而是不愿发言。不愿发言,自然不可能有进一步交流。研讨,成了天方夜谭。必须想个法子,让教师们活动脑筋,敞开心门,张开金口。

经过反思,我们对课程模式进行了调整,尝试带入“同课异构”的元素,这在中国大陆已经非常普遍了。将高低年段各一堂课的模式,改为围绕同一篇教材,主客方各派一位教师执教。于是,老师们有了对比的素材,思维一下活跃了起来,显得异常积极。

另外,黄先炳博士还引入了新元素——协作学习。课前,我们将教师们分成七组,分别针对“学生的思维活跃程度”“课堂的互动程度”“给孩子的阅读兴趣和能力的培养指数”“教学脉络的清晰程度”“学生的满意度”“课堂的实际可行性”“两相比较,更喜欢哪一堂课”等七个项目进行书面评课。课后,教师们进入小组,围绕被分配的项目进行讨论。

小组论课后,才让上课的老师说课,因为我们希望大家不要跟着上课老师的思路去跑,而是先就课论课,保持评课的独立性。

说课后,每一组派出一位代表来报告该组评点的情况,执教者再针对各组的汇报,进一步回应与商榷。此处跟中国可能不一样的是,中国大陆多请专家看课、点评,当出现权威的时候,大家就不大敢出声了。我们要推的是学习共同体,所以一般辩课环节没有专家在场,只有上课的老师和台下看课的老师,另外就是主持人,主持人也不做过多点评

针锋相对的两堂课,营造了巨大的思维张力与讨论空间。可以比较两者对教材的解读,追求更准确的把握;可以对比两者的教学构思,探讨更巧妙的处理;可以审视两者的教学方法,探寻更有效的策略;可以聚焦过程中的细节,剖析两者的教育观与儿童观。“协作学习”模式的引入,让教师们在观课时更有方向,在评课时更有参与感。脑袋启动了,话匣子打开了,种种异见也随之浮出台面,开诚布公的对话终于成为可能。

调整后的课程,获得教师群体的热切回应。2012 年至今,我们的足迹遍布马来西亚十二个州属,数十个城镇,共计开展四十余场公开课,参与的教师人数达到数千人。

这东奔西走的日子,是辛苦的,同时也是幸运和幸福的。每一次公开课,虽无试教,却也是绞尽脑汁,苦心经营。说是“常态公开课”,却也比平时上课多了一分要求,尽量上出新意,不重复自己。从备课,到上课,再到课后的评课辩课,我都全力以赴。理想与现实,纸上谈兵与实际操作,借着一堂堂公开课,在两者间来回穿梭,力求精进。
回复

回到 “公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