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儿童阅读推广研习营暨阅读营

2007年开始,每年年秒办一次教师培训营。

版主: 光辉灿烂thaichong億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宏爷有事回乡去了。
宝丽有事也回乡去了。

我们一家招呼徐老师,后天送他们去机场。
有人要送机的么?

回程12月6日:马航 MH388 09:30 KLIA机场----14:30浦东机场

热情一点欢送客人吧!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研习营结束,告别魔鬼训练营。
带老师出去吃饭:

图片

也带老师去海边走走:

图片

到河边吹风: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29日,徐老师没有课,到市区去了解马国风情去了。
老师在博客有报道:
http://www.qjmy.cn/bbs/thread-24508-1-1.html

让老师见识了我国的“儿童读物”,还真惭愧。

另一边厢,工委们在佛教会展开集训。

团康组在积极讨论:
图片

带组的爱心老师在洽商:
图片
头像
侃秜
帖子: 469
注册时间: 14-01-08 周一 8:01 pm
来自: 柔佛巴罗

把照片上载在我的面子书上了,欢迎进来看看。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 ... 866&type=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30日早上七点多,就有学生在家人的陪同下前来报到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枫中之樱
帖子: 153
注册时间: 31-10-08 周五 9:27 am
来自: 马来西亚最北部
联系:

终于整理好一切的思绪了,小女子的有意想要诉说对研习营和阅读营的看法。

研习营

我觉得在朗读《小鹿班比》方面,甚少教师可以以丰富的感情朗读出该小说丰富的内涵。还有就是时间方面的不足,使得该朗读环节显得沉闷,犹如朗读者有意呈现出最好的感情但是听者多是无意或无心去聆听,原因是因为一些老师在朗读方面读得极快,让听者有时候摸不清他们在读些什么。我想身为教师的我们在朗读方面还必须加强,因为丰富的朗读经验可以带领儿童感受文章的思想、领会其意境。

至于徐老师的教课,我只能说她的教课是给我们看到一个大概情况,无法批评她的课究竟是上得好还是不好,因为对我来说,徐老师在讲解理论上、方式和设计上有她的一套,所以通过那一套的方式和设计,我们只要清楚一个大概,便可以了解到一堂绘本教学是如何进行的。然而,对于整本书的教学我依然还是摸不着头绪,这或许是因为时间的紧凑,所以我们都无法深入了解整本书教学的概念。


阅读营

在阅读营中,我发现膳食组和场地组是最为可怜却也牺牲最大的。膳食组和场地组可说完全没有机会和我们一同参与,这让我有点想为他们抱屈。膳食和场地很重要,倘若我们可以得到当地居民或是参与学生的家长的协助,我想膳食组肯定会有更多的机会加入我们。我想我们可以这么做:
第一天由xx组的学生家长到来帮忙。第二天由xx组……
或许考虑到家长们都是白领族,我们或许也可以得到义工们的帮助,不一定是当地的义工,也许可以得到外地的义工的协助,这样就会事半功倍了。

我也发现到,不少的学生似乎都是在不清楚的状况下来参加这一阅读营,因为多数的他们都误以为是平常的生活营,较倾向于游戏型而非阅读型,所以不少的学生都在看着时间表不停地发问什么时候可以玩,然后当我们这些爱心姐姐和哥哥回答接下来是:“阅读时间”,他们总会:“哈…”一声。要不就是完全对所介绍的书毫无兴趣,然后宁愿一直翻看小册子中的时间表。只有少数的几位时可以看出是真的对阅读感兴趣。像我的阿拉丁组的营员,完完全全、真真切切就那么几位是专心阅读的,其余的都似乎对阅读不感兴趣,要不就是要我们不停地讲故事给他们听、要不就是翻翻几页的书便把书放回原处,最终我只能马不停蹄地阅读绘本给他们听,然后提出一些相关的问题让他们相互交流。

这些孩子中,也有一些会问到,我们得到了印章盖印后,会不会得到礼物或是什么奖励吗?当时的我其实难以联想到原来阅读也需要奖励的啊~没有奖励就没有阅读,这是哪儿来的道理呢?或许自小母亲就让我自行阅读、自行理解书中的美丽世界、甚至是朗读出书中的故事,所以我从来都很少向她要求奖励,只知道阅读是一件很美丽、很浪漫的事呢!但是望向现在的孩子,我发现不论是什么地区的孩子,他们的想法的确倾向于奖励、奖励、奖励。没有奖励就什么都不做,这也未免太现实了吧??看来这些孩子在价值方面的认识还需要提升。

接下来,我觉得成果发表会没有我想象中的来得那么美、也不是我想象中由儿童来进行。因为据我的感觉,我会更想看到孩子们的阅读的能力的提升(不需提升得太多,只想弄清他们的阅读能力的程度)、阅读古时候对股市的理解到底有多深而非不停地复述故事,我更想知道的是他们对阅读的概念到底有多了解、是否清楚阅读的作用等,然后再从中鼓励他们。例如:我的阿拉丁组,我会告诉他们如果要让自己的写作能力、表达能力提升,那么阅读绝对是可以帮助到你们。不要探求那些奖励,重要的是你们通过阅读所学到的东西。就是如此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奉劝着,他们才慢慢改变态度。

至于绘本讲述故事,给我一种插播的现象,因为说实在的,如果是由孩子来诉说,那会更美丽,因为孩子在阅读中,总会放入属于他们的感情,讲述起来也会有另一种味道。或许当初应该以这一形式进行,因为家长父母会更捧场自己的孩子胜于由我们这些爱心姐姐或哥哥来讲述。或许父母的心也会因为孩子的讲述而改变。

言语上若有冒犯之处,望请见谅。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枫中之樱 写道: 言语上若有冒犯之处,望请见谅。
您惨了,明年不给您参加。:P :P

呵呵,这里搭建的本就是沟通平台,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听不听也是读者自己决定。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徐冬梅老师也写下了感想。


先有泥土,后有花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7db1b010127vv.html


马国讲学记之感想(一)
亲近母语 徐冬梅



今天12月6日。是从马来西亚返国的日子。飞机已经起飞。黄老师早晨5:30起身,将我们送到机场,光宏还有另外两位同学也乘坐机场大巴特地赶来送我们。真是令人感动。

要有近五个小时的飞行旅程。正好可以写写感想和后面的旅行。前面儿童阅读师资研习营和儿童阅读营的时候,课排得非常紧。每天都要备课,事先准备的内容也要根据实际的情形做些调整。幸亏杨老师及时发回活动的报道。后面旅行时,我希望可以全心享受自然的美景和难得的休闲的乐趣,也不想写作。回到国内,又要面对纷繁的事务,恐怕有难得还有时间和精力来补记前面的感想。

这次去马来西亚讲学,是源于朱自强教授和一民老师的推荐。虽然已近年底,而且一直活动连连,但我还是接受了彭亨佛教会黄先炳博士的邀约。一直从光宏的博客了解到马来西亚的儿童阅读推广的讯息,但希望实地考察一番,增加更深切更具体的感受。

杨一直负责和黄老师通过电邮飞鸿往来,教师研习营的教学内容都是由我设计的。我重点把儿童诵读、图画书阅读和文字的儿童文学的阅读做了专题的讲解,并接受黄博士的建议,设计了相应的实践和操作环节,让学员可以透过自身的实践来更具体地感知和体验教学内容。教师营的具体课程安排如下:

(编按:参见儿童阅读推广研习营流程表)

参加研修的学员近150名,一部分是已经有教学经验的华文老师,更多的还是正在师范学习的学生。研习营的操作证明,这个构思和计划基本上比较理想。特别是诵读部分和图画书讲述和教学比较成功。在诵读的讲解和示范中,我也试着将古诗文的吟诵带进教学中,效果很不错。马来西亚的华人大多祖籍为福建或者广东,闽南话、客家话、粤语为主,而且教学中不太重视诵读的练习,教师、师范生的华语朗读能力还是很不够,很需要切实扎实的训练。结业的诵读嘉年华很感人,每位学员,包括黄老师、他的夫人余律师、我和杨,还有三位师范的讲师,教育部课程司的林老师都诵读或者吟诵了一首诗歌。《日有所诵》得到很多学员的喜爱,他们从中选择了各种体裁的诗歌进行诵读,清新有趣的童谣童诗最多。

图画书讲述和教学,我重点介绍了基本模式。学员掌握得比较好。分组的实践和操练环节也非常重要,每次学员们分组设计教学或者讨论问题都特别投入。每一组上来汇报也很踊跃。每次汇报后我都会做比较具体的点评。活动后不少老师都跟我表示,他们从互动环节获益很多。

我这次选择两本整本书,一本《小狐狸阿权》,一本《小鹿斑比》,准备跟大家分享整本书阅读的技巧和方法。我选择这两本,是因为他们都是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同时它们一本为短中篇的集合,一本为完整的故事。可惜的是,《小鹿斑比》因为没有及时抵达,学员们没有能完整读完整本书。就限制了对整本书教学设计的操练。好在《小狐狸阿权》大家基本读完了,各组设计了不同的教学,进行了交流。虽然大部分是就单篇进行的设计,王老师还在最后的半天展示了《小熊》的研讨课。但还是比较好地分享了这种类型作品的欣赏和教学。只是从整体上,例如进行一些相关篇章的比较,探讨新美南吉的作品风格等等还不够。但这对于文字的儿童文学阅读经验比较缺乏的马来西亚的孩子来说,也许这些有些难。如果《小鹿斑比》可以顺利运到,学员们可以全部读完,做一次班级读书会的读后交流会会更有意思。

儿童阅读营也有近150名孩子参加。我共给孩子们上了四节课,一节诵读,一节吟诵,一节《小狐狸阿权》的导读,一节从《小鹿斑比》的电影切入的这本书的导读。前面三节都还不错,第四节课可能还是由于孩子们没有读过这本书,而平时文字书的阅读经验比较缺乏的关系,虽然他们听得还是很认真,但到后面相对比较难的部分,他们的参与不够。之所以这两本书都是导读,是因为孩子们都还没有读这两本书。《小狐狸阿权》我主要用的是大声读的方法,重点导读的是《小狐狸买手套》,小朋友们只听我读完一遍,反映和回答问题都很棒,所以如果从一年级起,常给孩子们诵读和朗读文学作品,孩子们的语言能力和文学的感受力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儿童阅读营的内容很丰富,除了阅读,每天都有团康和游戏的时间。特别是孩子们排着队伍,诵着佛号,下来吃饭,饭前持诵斋前偈的场面令人难忘。这些平时也在家中娇生惯养的宝宝到了佛教会住云水寮(每人一个垫子,小男生小女生分开,大家一起住在一间屋里),三天都吃素食,要受很大的拘束,但这种经历对于孩子们来说应该是难忘的。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先有泥土,后有花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7db1b010127w3.html


马国讲学记之感想(二)
亲近母语 徐冬梅



虽说是我去讲学,但这次马来西亚之行让我获益匪浅。

从读书的程度和中文水平看,马来的老师和师范学生以及儿童自然不及大陆,但他们都彬彬有礼,举止有度,态度诚恳。参加师资研习营的师范生也只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这次的学习安排特别紧张,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十点半都有听课、分组备课、试教等各种活动,每天还有当日的反思,往往都到十一点才散,生活的条件很一般,但他们一直兴致盎然。每天无数次遇见,目光相接,都是“老师!”,粲然向我们问好。从来没有见到他们在任何场合大声喧哗,要集体合影,黄老师一声令下,百余人不到十分钟就聚在大殿前。事先没有准备,何会长怕遮挡后面的同学,临时提议搬来一些椅子,这些年轻人立即行动,没有一个人把椅子在地上拖动,都是轻轻悄悄。

孩子们也是一样。固然他们天性好动,但跟国内小朋友相比,他们非常有教养、懂礼仪。可见,读多少书,并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这给我很大的启发和反思。我们国内的教育太过于重视所谓的知识,但对内心修养和行为习惯太过忽视。文革以来,中国传统文化赖以依存的一切,包括社会形态、秩序、礼仪、宗教信仰等等都被打破,加之独生子女都被宠养,不少孩子、年轻人行为乖戾,言语粗野,实在值得我们父母们和教育者关注和反思。

这次十天的马来之旅 都由黄博士安排,幸有机会接触到他的夫人余律师和他的四个男孩。余律师需要照顾、教育四个男孩已经让我们这些抚育一个孩子就已经叫苦不迭的妈妈们自觉逊色。不仅如此,她还打理着自己的律师业务,她更是黄老师的私人助理,同时还是一位儿童阅读的热爱者和推广者。整个研习营期间,她都努力安排好孩子们和律师事务,坚持天天来听课。每天为我带来不同的水果。儿童营的所有奖品都是她购买的。儿童营闭营当天恰巧是黄博士和光宏的生日,老国王和年轻的国王都在一天降生,真是难得。余律师精心准备了生日蛋糕和别出心裁的庆祝仪式。活动结束后,余律师一直陪伴我们,到海边、庄园以及吉隆坡游玩,一路上偶尔三个孩子偶尔起个争执,她只是轻声细语说:“阿关,不可以”,“照照,不要这样”而已。我想她的和颜悦色和不怒不争的态度是孩子们谦逊有礼、很有素养的重要原因。他们的四个男孩都是素宝宝,而且都是胎里素,但都很健康可爱。

出国前就知道光宏年轻,见了面,还是觉得吃惊,真像一个高中生,居然刚刚二十四岁,师范才毕业,刚工作一年。真是后生可畏。以前读他博文,还有毕业论文,佩服他的文学素养和教育识见。这次听他上图画书课,看他主持各项事务的能力,更加觉得他前途无量,祝愿他能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能顺利来到中国深造。马来西亚的华人教育太需要懂得儿童、有较好的文学素养和人文素养的领军人物。

之前对黄先炳先生并没有太多了解,只知道他是光宏的老师,曾在南京大学修到古典文学的博士。这次活动,当然包括朱自强老师等去马讲学的活动都是他一手创办并策划的。他也是这次活动的主办单位——彭亨佛教会的发起人之一。他应是马国师范学院的华人教育的召集人。本身有很重的教学任务,同时在佛教会担任总务,一度因何会长身体欠佳而出任会长。我在关丹讲课一周,就前有七天的禅修营,连着我们的儿童阅读师资研习营,儿童阅读营,期间还穿插国民服务的边缘少年营等等活动。听何会长和黄老师介绍,一年中大型的法会有五次,平时的各种活动一直不断。可想而知,作为后勤统领的黄老师该有多忙。他每周日还坚持为公众开讲《论语》。每天上法情网站更新信息。更为感佩的是,他爱生如子,虽短短几日,我能感受到他对学生的慈父严师的爱。正好这次活动也有另外三位师范学院的老师在,分别是黄碧云、周广洁、陈老师,她们也极爱护学生。马来西亚的公交多有不便,老师们为了学生能安心的学习,一会帮学生去买车票,一会送学生去车站,真是令人感动。

从我的见闻看,种族问题在马来西亚还是一定程度上存在。马来西亚曾经应该是马来人和华人势均力敌。但现在的情况是,马来人约占50%,华人占30%,印度人占10%,其他可能还有其他一些种族。现在的马来政府比较偏重保护马来人的利益,而华人往往比较热衷于挣钱,对政治的参与度不够,致使现在在税收、就业、福利、教育等问题上,华人比较吃亏。华文教育也受到忽视,甚至一定程度的抑制。而将华文教育工具化、应用化的倾向更加重了年青一代对中华文化的隔膜。很多情形和国内非常相似。例如华文教材的问题、教学理念问题、考试过度问题等等。而黄老师和光宏他们利用“法情”网和彭亨佛教会以及各种力量推动儿童阅读和中华文化教育的尝试无疑是非常有意义的。不过道路可能相当漫长和艰难,衷心祝愿更多热爱母语的朋友们一起,共同努力,开创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新的格局。

其实我想海外的儿童华文教育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和马来西亚同样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例如真正树立儿童本位的教育理念,例如必须比较好地处理语言文字、语言文学、语言文化的关系,例如要重视儿童文学的语言教育功能等等。

让我们共同期待,让我们共同努力!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徐冬梅 写道: 从读书的程度和中文水平看,马来的老师和师范学生以及儿童自然不及大陆,但他们都彬彬有礼,举止有度,态度诚恳。参加师资研习营的师范生也只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这次的学习安排特别紧张,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十点半都有听课、分组备课、试教等各种活动,每天还有当日的反思,往往都到十一点才散,生活的条件很一般,但他们一直兴致盎然。每天无数次遇见,目光相接,都是“老师!”,粲然向我们问好。从来没有见到他们在任何场合大声喧哗,要集体合影,黄老师一声令下,百余人不到十分钟就聚在大殿前。事先没有准备,何会长怕遮挡后面的同学,临时提议搬来一些椅子,这些年轻人立即行动,没有一个人把椅子在地上拖动,都是轻轻悄悄。
我非常同意这点。
借此机会表扬这两位老师。
那天拍照过后我们做善后工作,他们二人搬椅子回大殿,发现椅子脚沾了泥土,就小心去掉,才把椅子搬上去。粗心的人不会这么做,他们只想完成任务,缺乏责任心。
这两人不然:
图片
回复

回到 “教师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