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研习营

2007年开始,每年年秒办一次教师培训营。

版主: 光辉灿烂thaichong億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014年12月9日(星期二)《中国报》副刊全版报道:

图片

感谢方俊心!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582998

大講堂‧閱讀趣 孩提時期開始

報導:方俊心
圖:王綏富
 一堂理想的華文課是什麼樣子的?是學生埋頭苦做生字和語法練習嗎?還是師生共同泅泳在文學的大海,汲取養分,建構與創造新世界?大約從1984年開始,華小華文課本所收錄的課文按“生字表”撰寫,表上明確列出一至六年級學生須學習的生字,課文得按“表”操作,不能有半點逾越。

 與此同時,生字新詞、造句、聽寫和各種語法練習,已深入成為我們小學時代學習華文的記憶,對于課本中採用過的教材篇章,大多數人是一則也想不起來。

 我們學華文的目的難道僅此而已?寫出正確無誤的句子,明了各種語法的關係,這就是華文的全部面向了嗎?


18位同學依序入座,“教室”也已佈置就緒,一場公開課快要開始了。

 同學的座位外尚圍了個“ㄩ”形,150位參與“兒童文學與語文教育”研習營的營員靜待著,等吉忠蘭老師開始上課。吉老師是中國親近母語協會活躍成員,中國江蘇省海安縣骨幹教師。她要向大家示範如何教導長達3萬字的兒童文學作品《美人樹》。

 起初吉老師用她極優美的聲音,抑揚頓挫地表演起來,有時像暴風雨敲打在屋頂的瓦片上,有時又像小雨淅淅瀝瀝,但同學始終反應冷淡,坐在最前排的一位同學還趴在桌上。

 故事前進了,吉老師不急不徐,邊說故事邊向同學問問題,引發他們參與的興趣,大家受到了鼓勵,開始變得有勁,漸漸坐直了身子。

 講到故事精華之處,吉老師邀同學到前面朗誦角色的對話,繼續發問問題,這時營員已能輕易察覺到教室氣氛活絡了起來,連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學也第一次舉起手,參與討論。

 關于友情、信任、自由與生命……一本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承載著何其豐富的元素,豈可在短短一小時裡導讀盡致?離開教室前,每位同學都拿到了這本書,準備帶回家去,開啟自己的生命與作品的對話。當他們畢恭畢敬地給吉老師起立行禮,我幻想著這是他們人生中難忘的一節課。

兒童文學走進小學課本

 2011年,小學標準課程(KSSR)首次把兒童文學作品編列進課本內,勇敢的創舉,標誌著兒童文學終于堂堂正正走進小學校園。

 在KSSR指引下,低年級華文課中12節裡有5節閱讀課,高年級則是10節中有4節,立卑師範學院華文講師黃先炳如是指出,“也就是有接近一半的時間,老師要進行閱讀教學。”

 但即使是這樣,黃先炳無奈表示,有很多老師還是“傳統教學”的支持者,他們不是教導閱讀,而是把閱讀當成純粹識字的工具,“讓學生閱讀課文后,還是寫生字、造句、聽寫……以前那些,”重點都沒有放在指導閱讀上。

 根據他接近三十年的觀察,這樣的現象,從過去到現在並沒有太大改變,而且有些老師過分強調課文的道德觀念,把焦點放在講大道理上,忽略了文學的美感和趣味。

 這樣是不是代表改變無望了呢?“我的看法是樂觀的。妳聽過二十八十法則嗎?”黃先炳問。一家企業靠百分之二十的人才打下大部分江山,余下百分之八十員工處于被領導的地位。

 這3年來,由他帶領的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積極推動兒童文學閱讀及其相應的教學方式,他們在多地進行公開課示範、教學研習營、兒童閱讀營等活動,期望能從影響小學教師開始,紮起民族語文的根。

語文是人類不可分割部分

 國內華文教育受中國影響甚大,1963年張志公提出“語文工具論”,獲得廣大支持,其中包括著名教育家葉聖陶,以及權威語言學家呂叔湘;此一觀念也遍及馬來西亞,長期以來,很多人把語文(華文)當成交際和學習其他知識的工具。

 中國海洋大學教授、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朱自強不認同這種看法:“它沒有正確反映語言和交際的關係。”

 以木匠為例,當他完成了一張桌子,他的鋸子、斧子、刨子等工具可以不再有用,甚至可以被丟棄,但語言卻非如此。“當交際完成后,我們可以把語言丟掉嗎?”

 再者,工具隨著時代演進和科技創新,不斷更新和被替代,然而語言的不可替代性,就像人的雙手,一直都是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們靠語言建構我們對世界、對心靈的認識,一個“杯子”,一分“快樂”,要是沒有語言,我們無法建構心智;語言的三大功能:傳達信息、認識世界、表現心靈,並非“工具論”可以表述盡致。

工具論讓語文教育僵化

 朱教授分析,在“工具論”下,語言成了明確且擁有統一標準之物。顯然的,此觀點也大大影響了國內學習華文的方式,為了能夠掌握好“工具”,我們必須反復做大量練習,透過機械式的培訓強化技能,像學習修車一樣。

 這種培訓包括兩層面,一,基礎知識,即語言學知識,如句子成分、詞性分析;二,基本技能,學習字詞的寫法、背誦詞語解釋等。

 結局就是,語文教育成了僵化教育,語言的建構和創造力,在這過程裡完全被機械的方法和統一標準抹殺殆盡。

 “現在中國特別講究創造型社會,然而我們的語文教育,卻跟這目標背道而馳。”

 儘管中國經濟還是加速地發展起來了,但“我認為我們還沒有從中國製造中擺脫。諾貝爾科學獎可以說是個標杆吧?它注重科學的創造性、發現性,然而海外華人有獲得此獎的,在中國教育體制下出來的卻沒有。”

 他大膽推測,要是不從基礎教育改造做起,這種創造力將會遙遙無期,而語文教育的改造,必須從摒棄工具論開始。

文學教育培養綜合能力

 小學語文該如何教?“我認為,怎么用就怎么教,跟使用沒關係的就不要教。”朱自強教授直截了當。

 文學教育絕對是語文教育中重要的一環,其中專門為兒童書寫的文學作品,扮演的角色至為緊要。KSSR把兒童文學列入小學華文教材,正是應和了朱老師的觀點。

 “文學教育培養的是一種綜合的能力,想像力、創造力、理解力、分析力,還有個人價值觀的塑造。”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接受文學教育,就如先前所提到,按黃先炳觀察,國內多數老師還是“工具論”的實踐者。

 朱教授推測,這有可能是因為“工具論”所帶來的教學成果是可計量的,比如做題目、寫生字,師長們都能看見數量的累積,有標準答案,並且可用分數統計成果。

 “這就是應試教育的產物,我們的教育裡有著濃厚的功利主義色彩。”

 只是這樣的教育方式,能帶我們走多遠?
thaichong
帖子: 299
注册时间: 29-10-11 周六 12:02 pm

博客更新:2014年“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研习营报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f55327c0102vari.html
http://msiachild.blogspot.com/2014/12/2014.html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老黄 写道:法情曾经转载过朱自强老师早期的一篇文章:

小学语文教育是语言教育还是文学教育

朱自强老师在亲近母语论坛上的讲演:
朱自强: 文学教育的方法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有关语文“工具论”之说,另一篇值得一读的文章:
邱克威《硬著頭皮上的語文課》
沉砂
帖子: 14
注册时间: 20-12-14 周六 5:47 pm

世界上最粘的胶水
——马来西亚之行随笔1


夜半醒来,小木屋外,灯光昏黄而温馨,虫声呢喃,这几天,它们一直与我同在。我在杨总和岳老师的文字中早已对这里的一切相当熟悉,熟悉到仿佛早就来过数趟。

终于有一次神清气爽的醒来,有种叙述的冲动。打开电脑,却不知道要写什么,早就没有了每天书写的习惯,那些庸常的平凡的琐碎,草草淹没在岁月的流里,没有回首,也无需回望。

那日到达吉隆坡,走下飞机,我搜寻可以交流和值得信赖的面孔,带着一丝忧虑和紧张,我跟着稀疏的人流(一下飞机,就隐没在两旁的店铺中)和中文字的引导,乘坐轻轨,去提取行李和通关。周围似乎没有可以对话的人,我只是凭着感觉一直前行,不住地回头并四处张望,试图与一张黄色的面孔沟通,可惜,他用手势和英文回复了我。幸好,换登机牌时遇到的那个马来西亚人追上来告诉我该怎么走,他甚至特地绕过来告诉我该在哪里验证、盖章、拿行李,那一刻异常感动,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遗憾我的相机里也只有他的背影。我不知道他是谁,住在哪里,他带给我到达这片土地后最初的亲切。

机场出口,我没有看到黄老师一家的身影,如果他们在,我会一眼认出他们。万能的微信在那个时候失去了魔力,没有网,一切都无济于事。没有慌张和焦灼,我推着行李车来到长廊上等待。外面大雨,一对情侣在拍照,我比任何一次出差都要平静心安。“是吉老师吗?我是先炳的太太,我们十分钟之后到!”我先记住了这温婉的语调,当那个穿着绿上衣的身影出现在机场五号出口,朝里面张望的时候,我早已穿过人群和车流看到了她。“我是先炳的太太”这声音此刻依然在耳边萦绕,这几天,先炳太太余老师(她是律师,我更愿意称她老师)一直伴在左右,悉心照顾。就好比昨日,5点多就散场,她为了让我到房间稍稍休整,约定6点半出门。我以为她要先回家接小照照们来,在房间洗漱好,时间还早,就磨蹭了一会儿,赶到时,她早已在车里静静守候。她并没有回去,而这几天她一直和我们一样的作息,还要开车在家、会场、办公室之间奔波,她不住地咳嗽,每一声都牵扯我心疼。这个女性,用她的亲和细腻打动了我。她看过的童书之多(她家里几书橱的绘本、童书都用透明薄膜细心包好),胜过国内很多语文老师,她对儿童文学的理解和感悟也很深刻。她甚至主动申请每周二到学校去讲故事,至今已经超过48场。她在报刊杂志写专栏文章,谈佛教,谈素食,谈人生。

在马六甲,出老师(华文学校老师)成为我的导游。他的橙色上衣非常显眼,皮肤黝黑,极易出汗,登三宝山时听到他轻微的喘息,可是后来,却精力十足地带着我游玩,不放过任何一个景点。他的脚上穿着一双超大的皮凉鞋,感觉特别舒服的样子,那身打扮,似老农一样敦厚。他是一个特别尽责的导游,在每一处他认为值得停留的地方驻留、讲解,甚至随身准备了“道具”(仿佛是一场精心预设的教学,尽管已经演绎过无数遍),他提醒我在值得留影的地方拍照,并不厌其烦地主动帮我拍照。马六甲有种熟悉的味道,那种熟悉之一来自耳朵里听到的华文,眼睛里看到的黄色皮肤。他们虽然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还不时夹杂着英文单词,要及其专心地聆听才能够听懂。穿过掺杂着各种味道的菜市场,走过一条条大街小巷,如果没有相机的记录,我早已经忘却那些房子的样子,但是,“娘惹”餐中甜品的味道还弥散在舌尖,马来西亚的甜食,我喜欢,尤其是热饮,喝下去胃里暖烘烘的。我娇贵的胃,那些五花八门的美食,我算是无缘享用了。余老师总说我吃得很少,不知怎么了,吃一点就饱了,但是,看着照照(黄博士的小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用手指抠出鸡蛋饼塞进嘴巴,细细咀嚼,我觉得仿佛吃进了自己的肚子一样香。

想起来的第一晚,长长的等待之后,小船沿着马六甲河穿行,两岸无限风光,朦胧的睡意袭来,甚至觉得那游玩是在梦中。两岸有异国的气息,但也有熟悉的江南风情。

这几日,看到好多孩子,一张张可爱的面庞,蜷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裹着的头巾。课堂上有个小小的男孩,头发喷了发胶,梳得非常整齐,戴着黑框的眼镜,穿着学生装,似乎在某个老电影里看到过一样好玩。最可人的还是小照照,他吸着大拇指,抱着早就变得灰灰的他的玩具兔子和小枕头,躺在车里,不是车座上,而是车座下,安然熟睡。车里也有一股熟悉的家的气息(此行我在这车里呆了共有十五个小时之多)。到了该下车的时候,照照会睁开眼睛,突然爬来,跟着我们到每一个地方游玩,尽管他已经去过很多次。这个8岁的孩子,有着孩子该有的天真顽皮,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安静,定能生慧,不错的,一个被绘本滋养长大的孩子。我依然没有弄清老三的名字(黄学智、黄学慧、黄学观、黄学照),他白皙的皮肤在太阳下显得更白了。他那么懂事,在任何时候都充当着搬运工的角色,在机场,他把我的大箱子搬进车里,在拿督家(蔡先生是华裔第二代,他拥有400英亩土地,用十几年时间治理环境,并拿出70英亩盖庄园别墅),他又提着它沿着高高的木梯送到二楼我的房间,在马六甲,他抱着一大袋特产,穿过几条长长的街道……好几天了,我一直等待看到老大(曾骑行22天,1800公里,穿越泰国,目前正在台湾骑行)和老二,我想看到这幸福的一家子。如果他们一起出行,该是怎样的壮观。我甚至有点小小地嫉妒他们,有这么多可爱的孩子。我开玩笑说,要把小照照藏进行李箱,带回中国,他总是说“不要,不要,就是不要”,语调像极了唱歌。期待他们一家再次来中国。

黄老师的笑声非常孩子气,和他不说话时的深沉截然不同。这个深谙古典文学的大男人,是不是对儿童文学很不屑呢?得知他们一家子来接机,我说,考考你们的眼力,你们要找到一个穿灰色衣裤,梳大辫子的灰姑娘。他说,我们凭直觉一定认出老师的。后来,竟然丢过来一幅画——一只水晶鞋。这应该是一个可爱的大人,我想。之前,只有封邮件一来一去,不算真正沟通,他发来邀请函,我只是没头没脑地回复“收到”。临行前,他发来电话号码,以便机场联系,落款“先炳”。“穿不下就打道回府,我们不要冒充的。”这是在我说“不知道能不能穿得下水晶鞋”时,黄老师的回复。其实,这次远行,我内心一直充满忐忑,不是因为第一次出境,而是觉得我似乎还没有足够的储备,也许,我本来就是一个冒牌的灰姑娘。我的讲座和课堂,还是有些隐隐的遗憾。有些真正想表达的,源自内心的东西,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讲出来。不知道听的人,又是怎样的感受?

有一帮可爱的讲师,他们把笑声洒在每一个角落。从第一次一起吃晚饭,一直到活动结束,他们的笑声一直感染着我,连爱薇老师(又是一个亲切的人,一个坚强而豁达的女性,一个伟大的母亲)也一样被感染了,跟着他们没来由地笑。高高的身影,胖胖的身影,笑盈盈的脸,轻柔的语调……他们每一个人都鲜活地在我的记忆中。还有光宏,这个邻家男孩有着超乎他年龄的稳重、深刻,偶尔羞怯,甚是可爱。他的每一次发言都及其有分量,看得出下了很多钻研的功夫。让我这个整整大了九岁的人由衷地佩服和惭愧。羡慕这群年轻的朋友,在他们还没有走出师范院校之前,就遇到了儿童文学。这是怎样的机缘啊!三天的魔鬼训练营也让我们有了这样难得的体验。分组阅读,说课上课,评课辩课,扎扎实实。尤其是昨日下午,观摩他们从“教学脉络清晰度”“阅读兴趣激发程度”“阅读能力的培养”“教学可行性”“互动程度”“思维活跃程度”这几个角度评课辩课,感觉新鲜而高效,也难怪益民老师盛赞这样的教研超越国内的很多教研活动。

昨日最后的分享,没有激情澎湃的话语,都是朴实无华的真情流露。朱老师匆匆离开,当我追出去准备送行时,早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影,好在还可以经常遇见。这么多年,听了朱老师无数次演讲,这一次一连四场,也是最最认真的一次。

这几天,日子依然是平常的,没有情绪的大起大落,仿佛原本就该是这样的。我想详细地记录所有,但最后就潦草到只剩下一点矫情了。

马六甲海峡的壮阔还在眼前,拿督的庄园静谧怡人,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不仅仅是一个世外桃源。拿督的眼神,像刀和剑,这个人应该有着传奇的人生经历,他是怎样一路拼杀过来的呢?彭亨佛教会又是怎样的?当然是一个安详慈善的处所了,有一晚太疲惫,晕乎乎中竟然忘记拔下门上的钥匙,不过,安然无恙。

早晨起来,打开小木屋前后的门,让微风吹进来。有人在门外打扫,传来刷刷的声音,他朝我用英文说一声“早安”,又笑着离去,我只是微笑挥手。

世界上最粘的胶水是什么?不是那样浓烈恣意汪洋澎湃的激情,而是这么质朴的亲切、向往和认同。它是长久的,可以温暖和启迪以后的人生旅程。它粘着我的今天和明天,也粘着我在这里遇到的一切。感恩这样的相逢!

2014年12月4日凌晨
于马来西亚关丹 彭亨佛教会 二寮房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沉砂 写道:世界上最粘的胶水
——马来西亚之行随笔1


还有光宏,这个邻家男孩有着超乎他年龄的稳重、深刻,偶尔羞怯,甚是可爱。他的每一次发言都及其有分量,看得出下了很多钻研的功夫。让我这个整整大了九岁的人由衷地佩服和惭愧。羡慕这群年轻的朋友,在他们还没有走出师范院校之前,就遇到了儿童文学。这是怎样的机缘啊!三天的魔鬼训练营也让我们有了这样难得的体验。分组阅读,说课上课,评课辩课,扎扎实实。尤其是昨日下午,观摩他们从“教学脉络清晰度”“阅读兴趣激发程度”“阅读能力的培养”“教学可行性”“互动程度”“思维活跃程度”这几个角度评课辩课,感觉新鲜而高效,也难怪益民老师盛赞这样的教研超越国内的很多教研活动。
同学们,身在福中要之福哦!我们有人、有物、也逐渐摸索到方法了,只要大家意志坚定,坚持做下去,我们会看到教育的改变。

沉砂 写道: 昨日最后的分享,没有激情澎湃的话语,都是朴实无华的真情流露。……

这几天,日子依然是平常的,没有情绪的大起大落,仿佛原本就该是这样的。……

世界上最粘的胶水是什么?不是那样浓烈恣意汪洋澎湃的激情,而是这么质朴的亲切、向往和认同。它是长久的,可以温暖和启迪以后的人生旅程。它粘着我的今天和明天,也粘着我在这里遇到的一切。感恩这样的相逢!
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的情,淡淡的,却细水长流。我们在活动中从不煽情,不要大家因为参加了活动而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我们需要的是能量、动力。

谢谢吉老师的文字鼓励。
回复

回到 “教师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