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班级读书会"文档记录

2017年开始,我们利用各种管道开设全国班级读书会。

版主: 光辉灿烂旅人thaichong

回复
thaichong
帖子: 299
注册时间: 29-10-11 周六 12:02 pm

周益民谈“班级读书会”

主讲人:周益民老师
日期:17/09/2015
时间:晚上八时


老师们,各位热爱儿童阅读的同仁们,晚上好。很高兴,与大家相约周四晚,共聊儿童阅读的话题。

首先要抱歉一下,今天白天忙了一天,傍晚到家即坐在电脑前准备,想先敲点文字,好使等会的信息量大些,效率高些,谁知一敲键盘,才发觉要说的太多,来不及敲完。等会边聊边敲,速度势必慢,也考虑不会周全,请原谅。

今天是群活动的首场,由我起个头,抛个砖。希望大家热情参与,共同讨论。我们考虑,每一次群活动聚焦一个话题,切口小一点,讨论深入一点,这样,效果或许更好。

今天是首场活动,所以,我们解决一个基本的问题,即对班级读会这个概念的理解。在讨论进入本体之前,我想,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班级读书会在大陆的发展历史。

本世纪初,一批先行者在大陆倡导儿童阅读,这其间,在理念与实践方面,均受到台湾不小的影响。这其中,“班级读书会”是最早输入的概念,以前在大陆,只有“课外阅读指导课”的概念。 在班级读书会的起步阶段,有三个人发挥了重要的先导之力,他们的影响一直延续之今,并且日益扩大。


“班级读书会”推动人:
第一个人,“红泥巴”的阿甲先生。

图片
图片
在《说来听听》〈朗读手册〉〈打造儿童阅读环境〉等重要著作均未引进大陆的时候,阿甲自行翻译了部分重要章节,供网友们分享,这大概是十二三年前的事了,至今,我的移动盘里还保存着那些最初的文件。

如今,我们很多耳熟能详的国外儿童文学名著,当时知道的人很少很少,阿甲即开始做着一步步的启蒙工作。2005年,红泥巴专门出刊了“班级读书会专辑”,这也是讫今为止,很有限的班级读书会文本资料中的重要一本。




第二个人,徐冬梅女士。

从1999年开始,她和她的“亲近母语”团队,克服了许多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挫折、打击、非议、嘲讽,坚定不移地推动着儿童阅读的研究与实践,其中,由丁筱青女士主持研制的小学各阶段的阅读书目,成为影响最为广泛的儿童阅读书目,我的视野中,也是大陆第一个最为系统的儿童阅读书目,后来其他机构和个人的诸多书目,其实都有这个书目的影子。当然,前不久,他们又推出了最新版书目。
亲近母语团队坚持理论研究与实践行动相结合的策略,在两个方面均获得重大成绩。2004年,在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亲近母语儿童阅读教育课程研究和实践〉一书,应该是大陆儿童阅读领域最早的研究成果之一。因为亲近母语的推动,班级读书会得以很快在扬州地区先行实验,进入实践行动层面。

第三个人,王林博士。当时,他还在人教社小语室。我曾鼓动徐女士修订再版,可她事物缠身,无法修订,实在遗憾。这本书里,对儿童阅读的诸多问题进行了厘清,很有价值。
图片

再则,当时人教论坛正是红火活跃期,现如今的很多小语界大咖,那时都在人教小语论坛或话唠或潜水,王博利用这个平台,团结影响了一批教师,在论坛上发布了诸多有影响的帖子。
我在2003年做出大陆第一个班级读书会完整文本,就是受了王博当时发布的一个台湾老师的班级读书会文本〈女儿的故事〉的影响启发。

说到这儿,可能老师会有疑惑,我怎么未提被誉为“大陆儿童阅读推广第一人”的梅子涵先生。我郑重说明,梅先生从1999年开始致力儿童阅读推广,影响巨大深远,但今天,我们聚焦于“班级读书会”的话题,当时,梅先生似乎尚未触及这一层面。

上面的三位,多少似乎都可以归入理念先导一类,下面说实践层面。

实践层面:
图片
在实践层面,谁是大陆最早开始班级读书会实践的老师呢?扬州的岳乃红老师。岳老师此刻正在外地,以后,本群也会邀她跟大家交流

在此顺便郑重纠正一个误传。我不止一次看到有人介绍我,说是大陆最早的班级读书会行动者。我不敢掠美,可以说是第一批,或着说是最早班级读书会完整文本的推出者,但真正的班级读书会实践最早者,确实是岳乃红老师。她最早的实验案例,即是《草房子》,时间是2003年。可以说,《草房子》的热销,在一定程度上,与这批阅读推广人分不开。岳老师在2004年出版了《班级读书会123》,2007年修订重版,改名为〈班级读书会ABC〉。这本书,是大陆最早的班级读书会专著。首版我转赠了新疆一位老师,手头的是修订新版,2007年的。陈老师好,《上读书课啦》不是专著,是案例集。




这本我只是挂名而已,里面是老师们的智慧,包括本群大咖星星老师和军晶老师。
这之后,越来越多的老师加入了这一行列,很多人现在已为大家所熟知。

以上简单介绍了我所了解的班级读书会在大陆的历史,我基本算是亲历者
遗憾的是,这个名称有似乎被冷落的迹象。随着儿童阅读的愈益兴盛,“班级读书会”却鲜有人再提起,我们听到更多的是“整本书阅读”“读写绘”“主题阅读”“群文阅读”“阅读推荐课”等等。

几个月前,季总来到南京,与我探讨,希望重提“班级读书会”,倡议班级读书会,表示愿为之不懈努力。我为之感动,兴奋。季总是个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物,考考大家,你们知道哪些杰出的书与他有关?

由这样一位有情怀有胆识的出版人组织这样的活动,我当然赞成并乐意参与,这对我本身也是提高。下面,进入本体,说说班级读书会的概念。

什么是班级读书会呢?常听人这样问。也听有专家说,你上的这个是语文课,不是班级读书会。我的观点是,不要作茧自缚。没有是不是,对不对,而是研究怎么更好,更优化。

说像语文课的,我想问,一个优秀的文本,为什么就不能像上语文课那样品味咀嚼呢?就像星星上走在路上那样。再者,语文课难道就是这个面貌吗?为什么语文课就不能像班级读书会呢 ?读书会有标准面貌吗?语文课堂教学研究了几十年,大纲,课标,专家指导,可问题仍多多。班级读书会是新生事物,又哪来的标准?所以,我们不要有任何顾虑,行动起来是第一位的。我们都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标准。那么,如果实在要下定义,我尝试一下:

1、作为一种组织:班级成员以阅读为媒介形成的一种组织形式。
2、作为一种课程:以班级为单位,有计划地安排、开展阅读活动,成员间进行多种形式的阅读、讨论和交流。

今天,我们其实主要讨论是第二个层面。说到这儿,给大家看两个案例。我想,大家最感兴趣,应该是最早的班级读书会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好,请看岳乃红老师的《草房子》:

一、猜猜看
出示描述作品人物的文字,猜一猜人物的名字。
二、心心相印
1.在这些少年儿童形象中,你最喜欢哪一个?
2.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儿童形象,你认为他们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3.在这么多人当中,你有没有找到自己的影子?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
4.来到了油麻地小学,你最喜欢和谁交朋友呢?
三、真情告白
1.谈一谈,读了这本书以后,你最大的感悟和启发是什么。
2.把自己的感悟浓缩成一句话写下来并交流。
四、精彩回放
自由选择自己认为精彩的描写人物内心世界的段落和着音乐读给大家听,并适时说说自己的阅读感受。
五、 推而广之
1.教师与学生分别推介《草房子》。
2.教师向学生推介曹文轩的其他作品。


这个案例即来自《班级读书会ABC 》

大家看2003年,班级读书会刚到大陆时的模样。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案例的突破,学生为中心的围绕一本书的交流。在此之前,整本书绝少正儿八经地进入到我们的课堂。看话题设计,有张力,有贴近性,有空间。

在这些少年儿童形象中,你最喜欢哪一个?
2.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儿童形象,你认为他们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答案不唯一,指向多元。

我们再来看一个案例,也是草房子。考考大家,这是谁的?
图片
军晶拿出一个同岳乃红完全不同的版本草房子,当时,让我们一阵惊叹。深圳南山实验学校老师又是一种思路——以《草房子》为例的单元学习——“如何阅读小说”。 他们聚焦在阅读策略上。先阅读《如何阅读小说》(M•J•安德勒等),再切入到文本补充作家本人的《因水而生》 。提醒学生阅读《草房子》过程中留意关于水的章节来体会本文的内容。最后是微型写作。我们看到,同为《草房子》的阅读,阅读内容及活动组织大相径庭。

我个人认为,班级读书会,要把握其特质,所谓特质,就是不同于其他阅读方式之处。我们可以把班级读书会同亲子共读、自由阅读比较,这样,比较能领会其特点。

同自由阅读比较,具有互动性特点。这是我以前写过的一段文字:相对于个体自由阅读,班级读书会建立了一个由同伴、教师乃至家长等共同参与的群体环境,具有信息丰富与多元的可能性,有利于组织群体成员间的互动交流。这种互动过程常常也是一种经由他者发现自我的过程。

同课文阅读比较,有什么特点呢?

如果说课文阅读课尚有某种强制性,班级读书会则首先强调学生参与阅读、参与交流的自由与主动,要充分重视学生在读书会中的兴趣、自觉、心向、热情等心理倾向性因素。读书会的开展要将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引导他们建立对阅读的感情放在首位。因此,班级读书会的阅读首先是“情趣阅读”。

我还提出第三特点,也是最容易引发争议的一个观点:深度阅读。

如果说自由阅读依赖着阅读者已有的经验背景,更利于个体的内省吸纳,亲子阅读因为特定的成员与场地而利于激发阅读兴趣,那么,班级读书会就应该充分发挥其拥有不同背景群体成员的组织结构优势。

首先,班级读书会的交流建筑在个体自由阅读的基础上,如果仅是前期自然状态的低水平简单重复,显见是一种内耗。其次,班级读书会因为“互动阅读”的特点,组织内各成员背景的差异为个体间的交流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加之读书会带领人的策略规划,都为“深度阅读”提供了可能。再次,“深度阅读”使得阅读者体验到了超越感官的欢愉,促使他们同阅读建立起更为稳固的情感联系,其实质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情趣阅读”。我们以为,这恰是课外阅读进入课堂的最大意义所在,也是对当下儿童阅读平面化、功利化的一种颠覆与正引领。

我想,关于读书会的概念今天暂且说到这儿。后面还有诸多话题空间,留待群内各位探讨。就像前面有老师询问光宏“裙子”的课型问题等等。

我想,关于读书会的概念今天暂且说到这儿。后面还有诸多话题空间,留待群内各位探讨。就像前面有老师询问光宏“裙子”的课型问题等等。






问答环节:
马来西亚郭史光宏问:
小王子哥哥可否就自身的观察,简单谈谈这十多年来,班级读书会自引入中国大陆至今,有了哪些发展?(问题有点大,也许可以让老师多开一场专题演讲了,呵呵)

南京周益民答:
光宏这个问题好有难度。我觉得,其实可以缩小口子,在每个阶段,选取最典型的案例,分析,比较,会发现其中发展的轨迹,还有隐秘的诸多信息。就好比前面的两节草房子,其实就代表了探索阶段和发展阶段。

福建谢兰珍问:
我在班上组织读书会,主要的目的创设阅读环境,促进学生参与阅读,适当开展阅读交流及指导。但目前阅读交流的困惑在于:学生所读书目不一,兴趣点各不相同,所以一直难于找到的效的突破方法。(共读一本书的讨论除外)

南京周益民答:
这个可以参阅岳老师著作,她通过组织书香小队,能比较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福建 余惠斌问:
请问季老师:你为什么要重提班级读书会?它和整本书阅读这样的概念,有什么区别呢?

福建 秋荣答:
突出班级,容易共建班级气场,相同气场下还可以有不同的个性,可以按兴趣分组读不同的书。

马来西亚光宏答:
整本书阅读”,更多强调“整本书”,以书为本。
“班级读书会”,更多侧重在“班级”和“读书”,以及各个成员组成的“会”,以人为本,更接近一种教育生活吧?

北京禹田季晟康答:
我不太关注整本书阅读或者各种概念的阅读,我看到的是班级作为儿童阅读的一个支点。儿童从个体阅读转入群体阅读,从自我阅读转向在多元讨论中的自我成长。我从自己的成长的角度,感觉那些有不同意见的阅读争执其实对我帮助特别大。我还是觉得社会的希望在儿童,让他们有一个多元视角的认知,挺重要的。
认同光宏老师说的,班级读书会鼓励讨论,更贴近教育生活。

温州 丁丽娜答:
读书会更广泛,可采取更多的形式。如:启动课,交流课,展示课。形成阅读共同体,相互自然而然地交流起立。在读书的过程中也可建立一些读书活动。


福建陈秀英说:
季总更关注群体对儿童的影响。

北京禹田季晟康答:
准确的说是,儿童在群体阅读中的成长吧。

北京禹田季晟康说:
和@南京周益民 老师聊天时,他还提到一个“大阅读”的概念,不是只有正儿八经讨论是读书会唯一的形式。

江苏南京琅琊路小学 杨卉问:
@马来西亚光宏 觉得班级读书会不该重于分析 ,而是通过“会”的形式,让学生因为共鸣而有话聊,因为共情而分享,在书中与“你”相遇,达到共成长的目的,成长既是学生,也是老师。

马来西亚光宏答:
是的。“整本书阅读”,给人的感觉更多是一门技术活儿。“班级读书会”,更关注其中的“人”与“交流”。
回复

回到 “班级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