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儿童阅读营_2013

2009年,我们在关丹开始办儿童阅读营……
回复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将协助代购【第五届儿童阅读营推荐的童书】,儿协与法请会员享有30%折扣,截止日期为2013年12月31日,有兴趣的朋友注意咯!

【预购】第五届儿童阅读营推荐童书(低年段)
【预购】第五届儿童阅读营推荐童书(高年段)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kuanghong 写道:《星洲日报·活力副刊》的报道:
http://life.sinchew.com.my/node/9480?tid=47


兒童閱讀營‧翻開一本書‧打開一個世界
星洲日報/副刊‧文:梁慧穎/圖:許瑞謙‧2013.12.17



從2009年起,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和彭亨佛教會每年趁學校年終假期會在關丹舉辦兒童閱讀營,參加的兒童介於三年級至六年級。

顧名思義,閱讀營就是要推廣閱讀,不過除了引領兒童愛上閱讀,推薦他們讀甚麼書也很重要。

讀一流書,做一流人;就從翻開一本書,打開一個世界開始。

激發孩子們的閱讀興趣

坦白說,在還沒有採訪兒童閱讀營之前,心裡難免嘀咕:要小朋友三天兩夜都在看書,他們受得了嗎?會不會很枯燥乏味?當實地來到關丹參加這個閱讀營,這個疑慮很快就消除了。

無可否認,比起一般排滿團康活動的生活營,這個閱讀營顯得安靜許多。儘管它還是有一些闖關玩遊戲的活動,但其餘時間確實都是與書為伍。加上活動地點是在佛學會,因此這個閱讀營少了喧鬧的玩鬧聲,更多的是朗朗的誦讀聲。

今年的閱讀營已來到第五屆,營員人數從第一屆的一百二十多位,增加到今年的一百六十多位。他們分成低年段(三、四年級)和高年段(五、六年級),大多數營員是關丹當地人,另外也有營員是來自雪蘭莪、檳城、柔佛等其他地方。

雖然這個營的活動離不開閱讀,但活動形式不是一成不變,例如它有作品導讀會、繪本份享會、主題閱讀課、整本書導讀課和自由閱讀時段。主辦單位還特別邀請中國知名的兒童閱讀推廣人岳乃紅,來帶領其中幾項活動。

回顧過去4屆,這個兒童閱讀營其實有一直在改進。

身為營長、同時也是在職華小教師的郭史光宏說,他們辦第一屆的時候,就是因為擔心會悶壞了營員,所以把活動排得滿滿,還有唱歌和講故事。之後他們也試過推行獎勵積分制度,卻發現營員變成好像是為分數才閱讀,似乎本末倒置,於是經過檢討和調整,閱讀營從去年開始回歸純粹的閱讀。他說:“雖然現在沒有像前幾屆那麼熱鬧,但感覺是比較踏實的。”

從歷屆到現在,這個閱讀營都沒有要求營員寫閱讀報告,它主要還是以點燃營員的閱讀熱情及打開營員的閱讀視野為目的。郭史光宏說,像作品導讀會,它的目的是把好書介紹出去,這個部份重點是激發閱讀興趣,不是培養閱讀能力。有別於作品導讀會,主題閱讀課才比較注重閱讀方法和閱讀能力的培養。

孩子們彷彿已經陷入書中的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在為期3天的閱讀營,總共有6個持續默讀(SSR,Sustained Silent Reading)時段。所謂持續默讀,是營員選好書後找個位子坐下,在接下來的20分鐘時間內,營員只能閱讀、不能交談,也不可以換書來看。現場除了有輕音樂伴讀,營員之間盡是一片靜默。

第一天的時候,雖然有小部份的營員因按捺不住而一副想找人聊天的樣子,可是第二天漸入佳境,大家明顯比前一天更專注,彷彿已經陷入書中的世界,甚至有營員還覺得20分鐘短了點呢。

今年是閱讀營第二年有安排持續默讀的時段,郭史光宏表示:“你會發現,他們(營員)其實是可以靜下來閱讀的。”

20分鐘說長不長,但對於好動的人來說,它是訓練專注力很好的一個方法。郭史光宏從過去的經驗發現,集體持續默讀會塑造一種凝聚的氛圍,有的人即使書快看不下去了,但當看到周圍的人都在專注閱讀,他也唯有繼續讀下去。“當然,這段時間不能太長,不過也不能太短,因為書有時候你必須耐著性子去看,才看得懂它好不好。”

再來,他說閱讀營導讀了那麼多好書,需要保留一段時間讓營員自己去閱讀、去領略,“就好比我們一直在講這道菜有多好吃是不足夠的,總得讓你自己去品嘗。”

持續默讀有很重要的一點是:由於每個人閱讀喜好不同,因此必須有豐富類型的書讓營員去選擇。今年的閱讀營就準備了五百多本書,而且每個持續默讀時段之前會有作品導讀會,讓營員至少知道有甚麼書可以選擇,不至於在書海中感到迷茫。

參與這屆閱讀營的工委有56位,他們都是在職教師、師範學院的講師或學員。在閱讀營的前幾天,他們才剛參加過兒童文學研習營,算是為閱讀營作事前的培訓。

目前兒童閱讀營共辦了5屆,郭史光宏說,這都屬於初階而已,他們計劃來年同時辦進階閱讀營,好讓參加過的營員接觸更多不一樣的作品,閱讀層次也相應提昇。

閱讀引領孩子更好地成長

打從1994年開始,國內就有一群教育界人士為推廣兒童文學不遺餘力,每年都會舉辦兒童文學研習營,不過早期的研習營比較傾向於兒童文學的創作。後來受到海外兒童文學評論家的啟發,逐漸打開了本地對兒童文學的視野,於是兒童文學不但在2007年列入我國師範學院的課程,師範學院資深講師黃先炳等人還在去年成立了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

目前兒童文學協會的會員有300位左右,以在職教師居多,宗旨以推廣兒童文學為主。

到底兒童文學的定義是甚麼?

是不是只要是小朋友看得懂的故事書,就是兒童文學?對此黃先炳表示:“很多讀物小孩能看的我們就把它當作兒童文學,例如《西遊記》,但實際上如果從嚴格的定義來說,它並不是,包括伊索寓言,很多都不算是兒童文學。”

談兒童文學不得不談兒童觀;黃先炳指出,西方國家在17世紀提出兒童觀,即尊重兒童,且讓兒童順著他們本性成長,而不是把大人的意志強加在兒童身上。

“兒童閱讀時容易代入角色和融入到故事裡頭去,所以我們有時說:兒童文學是解放兒童的一種文學,兒童透過閱讀能自己得到心靈上的一種寬慰。不過,兒童文學不僅是迎合,它還有一個很大的任務,是引領――引領小孩能更好地成長。”

所謂引領,黃先炳強調不是教訓兒童,“不是一個小孩犯錯,然後得到教訓學乖,然後大人再跳出來饒恕小孩的那種模式。”他說,兒童文學不一定晦澀難懂,但也不是那麼簡單。

文學閱讀其實沒有標準答案

岳乃紅是中國著名的兒童閱讀推廣人,她這次受邀來馬來西亞除了負責兒童閱讀營的其中幾場導讀會,還出席了兒童文學研習營,跟馬來西亞的老師分享她在推廣兒童閱讀這方面的經驗。

在馬來西亞待的這段日子,不管是對這裡老師或學生的閱讀力,她都有了大概的瞭解,而她覺得馬來西亞在文學教育這一塊,跟中國還是有段距離,這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

“第一,從教材來說,我看了馬來西亞的小學語文教材,感覺文學性是比較弱的,當中的語言很多都是淺白的話,就是俗稱的`大白話’,大白話不太能把漢語的意蘊給充份表達出來。

第二,從教師來看,我覺得可能跟這邊的教育大有關係,因為這邊的老師要承擔馬來文、英文和中文的教學,所以有些老師在教學過程當中壓力非常大,加上老師本身對兒童文學的瞭解不夠,不知道目前有甚麼作品是適合兒童讀的,也不知道兒童適合讀甚麼,造成小朋友在他這個年齡段沒有讀到他應該讀的作品。

“第三,由於前面兩個原因,造成很多小朋友話語方式沒有在文學的語境當中。文學是拓展人的經驗和豐富人的想像,兒童如果沒有在他的關鍵年齡階段讀到應該讀的文學作品,他的想像就可能比較單一。如果讀得不多,就可能對他的想像和語言表達能力是有點缺失的。”

在這次的兒童閱讀營,岳乃紅負責的環節包括誦讀、繪本份享會、主題閱讀課和整本書導讀課,不管是低年段或高年段的營員,她都有所接觸,而她發現這裡的小孩似乎都不敢大膽表達自己的看法。

“文學的閱讀其實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也沒有對和錯之分,純粹是把自己的體會和感受跟大家分享。為甚麼小孩會有顧忌?我覺得可能跟他們平時的教學會有關係。”

岳乃紅著有《班級讀書會ABC》,對班級讀書會的經營相當有心得。她認為,好的課堂應當是小朋友與教師之間平等交流,“以閱讀課為例,老師應該是個`聊友’,意思是孩子在聊的過程中可以毫無保留,甚至可以駁斥老師的一些觀點,對孩子來說是沒有任何的負擔和心理壓力的。”

不過在這過程當中,她認為老師若是一味地順從孩子也是不對的,因為要是這樣子,老師的價值就無法體現,因此她覺得老師應該扮演引領的角色,當然前提是老師本身的閱讀經驗必須是非常的豐富。

在中國,閱讀營學校會辦,民間組織也會搞。岳乃紅說,面對應試教育,當地有些閱讀營也許功利性比較強一些,但也有組織如她本身有參與的“親近母語”,倡導的是讓孩子透過閱讀來提昇文學素養。“我們不搞題海戰術,而是真正地從閱讀文學開始。我所在的學校,像誦讀、主題閱讀和整本書閱讀,我們都是納入課程裡的。”

不僅如此,她說,目前在中國很多地方,有許多媽媽加入“故事媽媽”的團體,倡導親子閱讀,而這些都是自發的民間團體,“特別是在經濟發達的地區,人們越來越重視閱讀。”透過閱讀,中國這些家長也希望藉由文學,讓孩子從電玩走出來。

兒童文學作品雖然是給小孩讀的,但有些內容其實蘊含哲學的概念,所以也值得成人閱讀。岳乃紅就說:“以往我對兒童文學也不是太瞭解,但是做了兒童文學推廣以後,包括自己讀了很多作品之後,我覺得好的兒童文學作品也滋潤了我們成人。”


第五屆兒童閱讀營推薦書目


图片

图片
回复

回到 “关丹基地儿童阅读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