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死与道德伦理间......

走进白衣天使的世界

版主: 安樂yuyawei

安樂
帖子: 25
注册时间: 09-12-06 周六 5:50 pm
来自: Kajang
联系:

其实我经常都觉得矛盾. 替病人抽痰是基本的工作, 让病人的呼吸得以舒适. 但是, 每个让我们抽痰的病人都觉得十分不适.

尤其是那些病入膏盲的病人, 我们该做的是让他们安祥地离去. 而抽痰似乎在增加他们的痛苦. 因此, 若没必要, 我不会替这些即将离去的病人抽痰.
不求福寿安康, 但求智慧明睿; 不求事事如意, 但求毅力勇气; 不求减轻负担, 但求增加力量.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791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http://www.xici.net/b81254/d16828484.htm

柯尔伯格在80年代初对其理论作全面的总结时,提出了他的最新的、最全面的、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修正的道德发展阶段模型。其具体内容如下:


水平 A:前因循水平


阶段1 惩罚与服从阶段

内容
所谓对的,就是绝对服从规则和权威,避免惩罚,不造成物质损害。

(1)所谓对的,就是不违反规则,为服从而服从,不对人和物造成损害。

(2) 做得对的理由是避免惩罚和权威的强力。

社会观点
本阶段的人采纳的是自我中心的观点。处于这一阶段的个体不考虑他人利益或认识他们与行为者的利益之间的区别,更不能把这两种观点联系起来,依据物质后果而不是依据他人的心理兴趣裁判其行动,把自己的观点与权威观点相混淆。



阶段2 个人的工具主义目的与交易阶段

内容
所谓对的,就是能满足自己或他人的需要,按具体交换原则作公平的交易。

(1) 所谓对的,就是遵守会给某人即时利益的规划。一切能满足自己利益和需要的行动就是对的,并且也赞允别人这样做。对的也就是公平的,即一种平等的交换、交易和协定。

(2)做得好的理由是在能满足自己的需要或利益的社会观点情况下,还应必须认可别人也有自己的利益。

社会观点
本阶段的人采纳的是一种具体的个人主义观点。他能把自己的权威和别人的利益及观点加以区别。他(她)意识到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各种利益,且充满着冲突,所以,所谓对的是相对的(具体的个人意义上的)。个人通过工具主义交换服务,通过对他人和他人的善意的工具主义需要,或通过对每个人的等量公平给予,来把彼此之间相互冲突的个人利益相整合或相联系起来。

 

水平 B:因循水平


阶段3 相互性的人际期望、人际关系与人际协调阶段

内容
所谓对的,就是应该扮演一个好角色,关心别人,珍惜别人的感情,与伙伴保持忠诚和信赖,激励遵守规则和期望。

(1)所谓对的,就是遵从亲人的期望,或一般人对某人作为儿子、姐妹、朋友等的角色期望表示遵从。“为善”是至关重要的,意指有良好的动机,关心别人,维护相互关系,维持相互信任、忠诚、尊敬和感恩之情。

(2)做得对的理由,就是要按自己和别人的标准社会观点“为善”,如果一个人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关心别人,那就希望自己也有善的行为(金科玉律)。

社会观点
本阶段的人采纳的是一种与其他人发生关系时的个人观点。他意识到人所享有的情感、协议和期望高于他个人的利益。他能用“具体的金科玉律”所阐发的观点,设身处地地考虑问题,但是,他仍不具有普遍化的“制度”概念。

阶段4 社会制度和良心维持阶段

内容
所谓对的,就是对社会尽职尽责,恪守社会秩序,维护社会或群体的福利。

(1)所谓对的,就是要履行个人所承诺的义务,严格守法,除非它们呈现与其他,已规定了的社会责任及权利相冲突的极端情况。所谓对的,也指对社会、群体或机构有所贡献。

(2)做得对的理由乃在于致力于使机构作为一个整社会观点体运行,自尊或良心则指履行个人既定的义务,或考虑这种后果:“假如每人都这样做,会怎么样?”

社会观点
本阶段的人已把社会观点与人际协调或动机相区别。这种人采纳了一种制度观点,并据以确定角色和规则。他或她是依据自身在制度中的地位来确定个人关系的。

 

水平B/C:过渡水平 这一水平属于后因循水平,但尚未具有原则性特征

转型性内容
在这一过渡过程中,选择是个人的和主观的,且以情绪为基础。良心被视为是任意专断且相对性的,视为诸如“责任”和“道德上是对的”等观念。

转型性社会观点
在这一阶段中的人采纳的社会观点已超脱了他所处的社会,把自身看成一个个别的决策者,而不受任何普遍化的社会义务或契约所束缚。这种人能按特定社会规定来承担和选择契约,但不具备这类选择的原则。

 

水平C:后因循与原则水平
道德决定是由那种按公平和福利运作来设计的社会中,全部组成或创造这个社会的成员同意的那些权利、价值或原则中产生出来的

阶段5 至上的权利、社会契约或功利阶段

内容
所谓对的,就是维护基本权利、价值和合法的社会契约,甚至它们与所属群体的具体规则和法律相冲突时也如此。

(1)所谓对的,就是认识到这种事实:人人都持有各自不同的价值和观点,而大多数价值和规则却相对于他所属的群体。但是这些“相对的”规则只有是公平的才应该遵守,因为它们是一种社会契约。而某些非相对的价值和权利,诸如生命和自由,则应在任一社会中都必须遵守,而且不管大众的意见怎样。

(2)做得对的理由,一般说来,是认为有义务遵守法律,因为人们缔结这种社会契约的目的乃在于用法律来发展全人类的福利,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家庭、友谊、信任及工作义务也是自由协商的,在尊重别人权利的前提下形成的义务或契约。个人对法律和责任的考虑,是以对人类整体功利——“为绝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的理性批判为基础的。

社会观点
这一阶段的人采纳了一种超前的社会观——这是一种理性的个体意识到价值和权利优于社会依附和契约的观点。他通过正规的协商、契约、公平的机制和正当的过程来整合各种观点。他或她既考虑道德观点,又考虑法律观点,认识到它们的冲突,发现整合它们困难。

阶段6 普遍性伦理原则阶段

内容
这一阶段的人被假设为一种全人类都应当遵从的普遍伦理原则所指导。

(1)至于什么是对的,阶段6的人受人类普遍伦理原则所指导。特定的法律或社会协议之所以通常有效,是因为它们建立在这种原则之上。当法律违反这些原则时,阶段6的人仍会按这些原则行事。这些原则仍是普遍的正义原则:人权平等和尊重个人作为人类的尊严。这些不仅权是公认的价值,而且也是用来作出独特决定的原则。

(2)做得对的理由是:作为一位理性者,他已证明了原则的有效性,因而立志为之献身。

社会观点
这一阶段的人形成了一种用于社会治理或伦理依据的观点。这种观点是任何懂得道德本质或懂得尊重人是作为目的而不是手段这一基本道德前提的理性者所采纳的观点。

上述的道德发展阶段模型是经过柯尔伯格及其同事在美国进行30年的追踪研究和在世界各地进行的跨文化研究的结果所证明的。不过,柯尔伯格第三次修订的标准问题道德判断测量量表只能测量前5个阶段,并不能测量作为普遍伦理原则取向的第6阶段。也就是说,该模型的1至5阶段是经过实证证明的,阶段6没有经过实证证明,只能以哲学和伦理学来证明。正如他自己所指出的:“……也许阶段6所具有的心理学实证的意味较小,而只是为道德发展的方向作具体的说明,那就是:伦理道德的发展乃是继续前进的。”
口琴王
帖子: 15
注册时间: 13-03-08 周四 11:56 pm
来自: selangor, rawang

安樂 写道:大家是否知道, 什么是ethical dilemma? 其实它就代表了一个徘徊在道德伦理间,让人左右为难的状况. 例如在医学界, 当一名病人病入膏盲,无法医治,神智却还清醒; 在他要求安乐死的时候, 医护人员就陷入了ethical dilemma的困境. 这个状况, 在医学界是常见的. 相信许多护士都曾亲身体会过. 我在七月开始了护士学士课程 (degree in nursing), 这个课题希望能和大家分享.

先讲述一个个案, 希望大家能了解ethical dilemma的状况:

曾经, 在我工作的病房, 有一位末期肺癌的病人. 他是一名教师. 从他进院开始, 他对我们这些护士就特别尊敬. 每次从他房间出来, 不论我们做得好或不好, 他都会很诚恳的对我们说谢谢. 但是, 他的癌细胞, 已扩散到骨髓里. 那种痛入骨头里的感受, 他总是强忍着. 麻啡 (morphine—止痛药) 的剂量, 越打越高, 最后只能持续注入 (infusion). 而这位病人, 也因为这种药物, 陷入了昏睡状态.

病人就这样昏睡了几个星期, 他的太太在之前常要求我们替病人抽痰. 后来发现每次抽痰后病人都泪流满脸, 于是就要求我们尽量不要抽痰了. 但是, 由于病人长期昏睡, 肺活量不多, 导致肺发炎. 在呼吸间就能听到痰的声音. 不知道的人, 还以为护士都没做好工作, 不替病人抽痰.

这位病人求生的意志比普通人强, 所以病情拖了很久他也没有断气. 他的太太要求医生让病人早日离去, 这是因为他不想再看到病人痛苦下去.

这时候, 我们所有的医护人员就陷入了ethical dilemma的困境.

经过他的太太与医生讨论后, 医生吩咐我们在病人咳得很严重, 痰很多时, 替他打一针高剂量的麻啡, 来帮助病人死去. 医生把药名写在药单后就离去了. 一直在身旁照顾的我们, 谁也狠不下心来打这支药针. 毕竟, 护士学打针给药是要治疗病人, 让他们得以康复. 没有人想要背上杀手的罪过. 后来, 他的病情拖延了大约一个星期, 他还是自己断气了.

这时另一个我从文章 (journal) 里看到的个案:

一名博士得了一种自律神经中枢的病症, Shy Drager Syndrome. 这时种残忍的病症. 病人的头脑清醒, 和正常人一样. 但是, 他却使人慢慢地失去控制手脚的能力, 不能吞食, 甚至无法说话. 倘若是你, 得了这种病症, 你想说不能说, 想动不能动, 只能躺在病床上, 任人摆布. 那是多么的悲惨啊!

这名博士已完全了解自己的病症, 他已无法动弹, 只能勉强说几句话. 他对医生说自己已无法得救, 他明白若持续吃东西, 他可能会被啃死. 但是, 他希望能吃食物, 直到自己死去为止. 这个请求, 也让医护人员陷入了ethical dilemma的困境.

这是病人的意愿, 但是, 你们是否能了解我们护士在喂这名病人吃东西的心情? 若你是一名护士, 你该怎么做?

我的讲师告诉我们三样最重要的事项:
1. Autonomy -尊重病人的意愿
2. Beneficence -选择对病人有利益的决定
3. Nonmaleficence -选择不伤害病人的决定
考虑了这三样事项后, 再想想以下四个道理 (principle) , 才决定:
1. Veracity -给予诚实, 准确的解释
2. Justice -公平合理
3. Confidentiality -尊重病人的私隐权
4. Role fidelity -保持护士该有的角色
(若翻译不准确, 别见怪)

在ethical dilemma的困境里, 护士是病人与家属的顾问. 他们的决定, 往往取决于护士和医生的解释.
愿以这七个道理 (principle), 与护士们共勉之.
遇到这种情形真的是很矛盾。
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
http://theodoravoon.blogspot.com
wooiaun
帖子: 202
注册时间: 20-01-07 周六 6:49 pm
来自: Perak, Malaysia.

安樂 写道:其实我经常都觉得矛盾. 替病人抽痰是基本的工作, 让病人的呼吸得以舒适. 但是, 每个让我们抽痰的病人都觉得十分不适.

尤其是那些病入膏盲的病人, 我们该做的是让他们安祥地离去. 而抽痰似乎在增加他们的痛苦. 因此, 若没必要, 我不会替这些即将离去的病人抽痰.

抽痰的时候病人会痛苦,但是,是不是抽痰过后病人会比较舒服呢?如果抽痰后病人会比较舒服,就让他痛一阵子,过后就比较好啦!

不过,换成我是下不了手的! :cry:
這世界上至少有一個地方你可以控制……你的心境。
回复

回到 “守护天使”